《十剑表雄风》

第六十四章

作者:陈青云

   王全这一句话无疑火上加油,庄凌冷笑道:  “这样说来,武怀民是在你们教内啦?”  王全被庄凌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当下怒道:  “在教内又怎地?不在教内又怎地?我就不叫你上去。”  庄凌也听不出来王全这几句是气话,还以为武怀民真的在九华山,只见她粉脸一变,怒视王全一眼,说道:  “你们都在骗我,要把我们分开,非先教训你不可!”  可字方自出口,只见人影一闪,两声清脆之声响起,王全竟被庄凌打了两下耳光!  这两下耳光打得王全无法闪避,敢情这两记耳光打得不轻,只见王全踉跄后退,伸手摸了一下火辣辣的脸。  庄凌冷冷一笑,说道:  “这耳光叫你以后别骗人!”  王全这一气,把一张脸也气得变成了猪肝色,一声暴喝,九节连环鞭一抖,猛向庄凌扫去,喝道:  “好大胆的女娃儿,竟敢到九华山来撒野!”  鞭影过处,猛打庄凌中盘!  庄凌冷笑道:  “我没有教训你,你倒先教训起我来了,我就接你几招。”  喝话声中,只见她身影快如闪电,白影一闪,王全一招已告走空。  这身手使王全大吃一惊,他根本没有看清对方用什么身法,闪过他这一鞭狂扫!  就在王全心愕间,庄凌身子已凌空击下,出手一招“雪花压顶”。  王全一招走空,已知不好,一届身,刚想闪过对方一招——  这当儿,庄凌已大喝一声“躺!”只听王全一声闷哼,喷出一口鲜血,九节连环鞭“锵啷”落地,仰身栽倒。  庄凌已恨透了王全,以为王全骗她武怀民不在九华山,所以下了重手,还算是她手下留情,否则,王全哪还有命?  庄凌冷冷一笑,不屑道:  “原来是不堪一击,也敢口出大言!”  冷笑声中,已飞身向总堂方向奔去……  一阵冷笑之声,破空传来,人影闪处,一个人倏然立在庄凌的前路,来人正是内堂堂主杨百川。  杨百川一望地上口吐鲜血的王全,转眼一望庄凌,冷冷一笑,说道:  “女娃儿胆子不小,竟敢跑到九华山来撒野,还打伤本教门人,杨百川也想领教几招。”  庄凌一望杨百川,说道:  “他是一个坏人,怎么不能打他?”  杨百川身掌内堂堂主,专管九华山大清教一切大权,他最恨有人冒闯九华山,何况还打伤他们的门人?  当初阴阳剑客冒闯九华山,只点倒了王全,便激起杨百川玩命,如今一个黄毛丫头冒闯九华山,还打伤王全,怎不令杨百川气极?  当下纵声一笑,气极地喝道:  “小娃儿强词夺理,非教训你一顿不可。”  庄凌冷笑道:  “你也配教训我?笑话!现在我要找人,没有时间,否则,也非要给你两下耳光。”  杨百川这一下简直要气破了肺,想不到自己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竟受一个黄毛丫头在口头上轻薄。  对方如果是个成名人物,这倒罢了,庄凌只不过是个十八九岁小丫头,这气怎使他受得了。  这一气,气得他满脸通红,发须根根竖起!  庄凌一望杨百川气极的神情,冷冷一笑,说道:  “你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我又没有打你!”  杨百川几曾被人如此奚落,一声虎吼,喝道:  “小娃儿真不知死活,先接一掌。”  话声甫落,呼的一掌,猛向庄凌击去——  这一掌是杨百川气极而发,威力奇大无比,猛打庄凌前胸。  庄凌粉脸一变,在极快的晃身之间,杨百川一掌已告递空,叱喝声中,双指骄进如朝,点袭杨百川“期门”穴。  这身手令杨百川暗吃一惊,庄凌的身手,快通电光石火,避招出手,几乎在刹那之间,同时做到。  杨百川跃开五尺来远,冷笑道:  “女娃儿果然有几手,难怪目中无人,再接我几掌试试。”  试字方自脱口,飞身扑进,刹那之间,连攻三掌。  三掌出手,以内家真力打出,威力奇猛无比,招招内藏杀手,以各种不同的手法,迅疾打出。  杨百川这一下真是气出真火,手下再不留情,掌力如诗,狂卷攻至。  庄凌这一来也是打出怒火,她以为这些人有意让武怀民不跟她见面,而不让她上九华山。  所以,庄凌也怒到极点,她遥遥从断魂谷跑到九华山,目的乃在找她的心上人武怀民,如今杨百川出面阻止,正好激起她的怒火,以为他们故意不让他俩见面。  她曾在武怀民的面前说:“如果有人把他们分开,我一定要把那人杀死!”  只见她脸色一变,泛起一片杀机,从掌影之中闪过杨百川急攻三掌,叱喝声中,猛打一招“风卷残云”。  杨百川三招杀手全合走空,心里已是感到吃惊,自己自出江湖以来,哪曾碰过如此强敌,对方一个女娃儿,招式、身法竟快得令人咋舌!  “风卷残云”一攻出,他急身暴退,庄凌已在这刹那之间抢攻三掌。  这一来,杨百川才知道厉害,当下被对方三掌迫得后退五步。  庄凌三掌递空,气得几乎令她哭出声来,当下一声叱喝,掌法一变,出手抢攻一招“彩虹一现”。  也在庄凌攻出这招之际,他们四周,来了十几个太清教高手,把他们两人围在垓心。  再说庄凌递出一招,杨百川只觉一片掌影势如彩虹骤现,令人头昏眼花,不知掌势何来。  杨百川不愧为江湖成名人手,在此情形之下,已知不妙,当下不敢怠慢,纵身后退——  但庄凌这一招内藏数招不同变化,出手不但快,而巨招式令人无法揣测!  杨百川纵身暴退,只见她身影一闪,右掌一招“雨打横山”,在杨百川暴退之际,迅即击出——  一声闷哼,杨百川踉踉跄跄后退十大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苍白,额角汗如雨下。  这一掌打得杨百川不知被对方用什么手法所伤,他只觉心血一震,伤势已是不轻!  庄凌厉声一笑,说道:  “原来是不堪一击,也敢口出大言!”  “言”字方自脱口,无数暴喝之声响起,掌力如涛,猛向庄凌立身处卷来!  太清教十几个高手,已同时发动攻势,庄凌打伤杨百川,他们怎能不管,其中一个喝道:  “打死这黄毛丫头,看她有什么能耐。”  太清教十几个人同时发动攻势,威力也非同小可,掌势如涛,四面八方围攻而至!  庄凌气得大喝道:  “你们这些坏人,为什么不让我们见面?”  这一气,气得她滴下两颗眼泪,粉脸铁青,身子飘然而起,避过十几个人围攻之势,乘势拍出一掌。  庄凌这一来真是气到极点,手下毫不留情,她已存下凡是阻止她上太清教总堂的人,一定要把他们杀死之心。  由于她存有此念,因此,太清教也伤了无数高手。  只见她身影快如电光石火,在叱喝声中太清教高手,已经躺下了五个人!  其余之人,见庄凌在出手的刹那,便打伤了五个高手,心里都不由一愕!  庄凌泛起杀机,喝道。  “你们这些坏人,我要叫你们通通躺下。”  话毕,身如蝴蝶穿花,闷哼之声响起,所有之人已全部躺下。  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躺下的,真是被打得不清不白。  庄凌冷哼道:  “谁再阻止我见他,我就叫他跟你们一样。”  看也不看一眼,一展身,向总堂飞奔而去——  庄凌这次闯山,比上一次赵亦秋闯山更为厉害,她不但打伤了无数高手,而且还存心要把阻止她的人,全部杀死!  庄凌打伤王全,暗卡已传报总堂,杨百川被打成重伤,总堂之人无不大为震惊!  十几个高手又伤在庄凌的手里,总堂所有高手,真是吓了一跳,来人竟敢大闹九华山大清教总堂重地!  开堂三者闻讯色变,三个人一齐飞出总堂,向山下跃去。  刑堂堂主谷云龙也吃惊不小,对方来意不明,便大闹九华山太清教总堂重地,情形显得有些严重!  当下不敢怠慢,急报教主武翠莲,以做定夺!  再说开堂三老乃太清教中帮助武翠莲创教之人。三人急孔向山下跃去。    三老就想不透一个女娃儿何以大闹九华山,而且打伤无数门人以及内堂堂主杨百川。  纵身飞跃间,一条人影,急速如风向总堂方向飞来。  三老一字排开,手中紧握铁拐,蓄势攻出。  庄凌一见三个老者拦阻去路,停下脚步,冷笑道:  “三位请让开,否则我也要叫你们躺下!”  三老在对方来意未明之前,本想喝问,被庄凌先来一个奚落,脸色同时一变,气极而笑。  笑声甫敛,其中一人喝道:  “女娃儿口气不小,先说你到九华山大闹本教,意在何为?”  喝问声中,三老已经欺进三步,铁拐准备攻出。  庄凌黛周一竖,说道:  “我要找一个人!他们不让我找!”  “什么人?快说!”  庄凌一望三老发怒脸色,说道:  “你们何必凶?我要找武怀民!”  “武怀民?”三老同时脱口应了一声。  这三个字对开堂三老是非常陌生的,他们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原因是武翠莲在宣布武怀民的名字时,开堂三老并未在场,如今庄凌问起,叫他们有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这情景犹如赵亦秋当初上九华山时,问武怀民的名字时叫王全如坠五里雾中一样。  三老正待开口,庄凌已经说道:  “怎么?你们也不让我见他么?”  三老其中一个说道:  “女娃儿无事生非,本教根本没有这个人。”  庄凌冷笑道:  “没有这个人?不会吧?”  三老脸色一变,左侧老者喝道:  “女娃儿年纪轻轻,就敢如此目中无人,本教向来以忠实对待江湖朋友,难道还会骗你不成?”  庄凌这一气非同小可,刚才王全已经告诉她太清教有武怀民,如今开堂三老竟说没有,这分明故意阻止她去见武怀民。  心念一起,粉脸骤变,喝道:  “你们都在骗人,你们教内明明有这个人。”  中间那老者冷笑道:  “女娃儿大概是有意到九华山寻过节的了?”  说话声中缓缓向庄凌欺进。  庄凌从一个说有,一个说没有的话里以为对方故意阻止他们见面,要把他们分开。  倏然,她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太清教之人,说有与没有,这中间大有蹊跷,莫非武怀民故意不见她?  思忖至此,心里微然一酸,说道:  “我问你们,是不是武怀民不肯见我?”  右侧老者喝道:  “本教根本没有这个人,怎么会说他不肯见你?”  庄凌冷冷一笑,说道:  “这个人就在你们教内,没有错的。”停了一停,怒道:  “只是你们这些人阻止我们见面,我要杀死你们这些破坏我们的人,如果是武怀民故意不见我,我一样要把他杀死!”  三老其中一人喝道:  “女娃儿,你要找什么人,我们不去过问,但是你到九华山打伤我们门人这一节,我们倒要把你擒下发落。”  庄凌放声一笑,粉脸呈一片杀机,“锵!”的一声,长剑出鞘,缓缓向开堂三者迫来,冷冷道:  “我相信他会见我,一定是你们不让我们见面,你们这些坏人,一定要我们分开,我一个一个的杀!”  开堂三老一望庄凌脸色,也不由心里微微一愕!  庄凌能在举手投足之间,打伤王全,掌伤内堂堂主杨百川,再打伤十几个门人,这功夫已是非江湖一般高手可比。  如今庄凌粉脸所呈露的杀机,使人望之心愕!  开堂三者心念及此,觉得三个人要无法将这黄毛丫头制下,太清教声誉,便会一败涂地。  心念之中,只听庄凌一声叱喝,长剑卷起一片青芒,化作无数的剑影,猛向开堂三者立身处击来。  庄凌——已经在她纯洁的心灵之中,埋下了杀机,下手再不会留情。  剑势攻出,化作三朵剑花。三朵剑花,分击三老。  开堂三老大吃一惊,这剑势迅厉无比,三老齐声暴喝,铁拐同时出手,振腕打出!  开堂三老同时发动攻势,其势之猛,也非凡比。  三老在太清教里为武功最高之人,联合出手,威力何等之大?  但庄凌是一个身负绝世武功之人,以赵亦秋的阴阳剑法及双客剑法,均无法在她手里走过三招,如今开堂三老一齐出手,威力虽然奇大,庄凌却无动于衷!  这一场拼斗,确实精彩绝伦,庄凌的身法,精奥得令开堂三老咋舌,剑式之奇诡,超出武学常规。  一时之间,剑影如虹,拐影如山,上下翻飞好看已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