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六十五章

作者:陈青云

开堂三老虽是内力精纯,无奈庄凌身法太快,一时之间,不但无法将庄凌制下,

而且几次几乎被对方击中。

这一来开堂三老才知道厉害,对方确实身负奇诡武学,武功高得出奇。

心念之间,开堂三老倏然觉得事情严重,如果三个人再伤在对方手里,这事情

简直令人不敢想象。

开堂三老心泛此念,存心拼命,连声虎吼,拐势如涛,疾如雨点,盘打横飞,

迅疾攻出——

开堂三老拐法一变,拼命之心已决,倒把庄凌迫退几大步。

这一场根斗,打得日月无光,尘土翻飞——

庄凌心存杀机,见被对方三人迫得连连后退,气得银牙咬得格格作响,粉脸铁

青。

叱喝声起,剑式一变,化作无数银虹,猛打直刺!

十招过后,只听几声惊呼,开堂三老随剑芒过处,均被庄凌挥开了三寸来长血

口,鲜血如注,汩汩而下……

三老脸色同时一白,心打冷颤!

他们飘身后退,呆呆地望着庄凌。

动手过招,只是在极短的一瞬之间,凭开堂三老的武功,也被庄凌伤在剑下。

庄凌一声叱喝,猛向开堂三老扑去,她存心把开堂三老毁在剑下,出手一招

“横断巫山”,猛击过去——

“锵!”的一声,庄凌只觉右腕一阵酸麻,长剑竟被弹震回来。

她暗吃一惊,下意识退了数步,放眼一望,又来了一个握剑老者。

来人,正是刑堂堂主,回风剑客谷云龙。

谷云龙见庄凌连伤数人,气得浑身发抖,冷喝道:

“女娃儿好残忍的手段,本教与你有何过节,你竟敢大闹本教总堂重地,打伤

本教开堂三老。”

庄凌怒喝道:

“你们这些坏人,连你我也要杀!”

谷云龙再也忍耐不住,暴喝一声,回风剑法使出第一招“回风拂柳”,振腕打

出。

谷云龙骤然发招,其势如电,一招出手,后面跟着一招“哪吒献环”,准备继

而攻出。

庄凌冷笑喝道:

“既然找死,就别怪我。”

话声甫落,长剑反打一招“穿云取月”。

这种不避反进的打法,大出谷云龙的意料之外,这超越武学的招式,竟使谷云

龙暴退!

这当儿,一个极速的人影向场中飘落!

放眼望去,来者是一个脸蒙黑纱身材娇小之人。

来人,正是太清教教主武翠莲。

武翠莲一到,谷云龙躬身一揖,说道:“第子参见教主。”

“谷堂主不必多礼,请站在一旁!”  

谷云龙应了一声是,恭恭敬敬退了开去——

武翠莲眼光一扫庄凌,看了受伤的开堂三老一眼,冷笑道:

“你这位姑娘,是何人门下,打伤本教数十位高手,丝毫没有把本教放在眼内,

是何道理?”

庄凌怒气未消,冷笑道:

“打伤几个坏人有什么了不起,如果你想阻止我,我也会杀你,至于我师父是

谁?你不配知道。”’

武翠莲冷声笑道:

“打伤本教门人这笔帐,我们先不谈,姑娘年纪轻轻,心黑手辣,情理难容,

你到本教打伤数十位门人,是否有人指使?或另有原因?”

庄凌冷笑道:

“我要找人,他们却不叫我找,而且阻止,骗我,我自然要打他们。”

武翠莲道:

“那你要找什么人?”

“武怀民!”

“武怀民?”武翠莲暗吃一惊,问道:“你找他做什么?”

“我只要见见他。”

武翠莲心里一动,脱口问道:

“那你母亲一定是庄慧珠了?”

庄凌微吃一惊,说道:

“是啊。你怎么会认识我母亲?”

武翠莲把原先的怒火压了下来,庄凌为武怀民而上九华山,他们告诉她武怀民

不在,她自然不会相信。

情字,迷惑了无数的青年男女,她曾经是过来人。爱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促使

她做出任何事情。

想到这里,她感喟地叹了一声,打量了庄凌一眼,她心里微微一震,庄凌娇美

如花的脸庞,使她怦然心动。

而且庄凌一脸稚气未脱,人见人爱,武怀民会爱上她、迷恋她,实无可厚非,

她的确能让任何一个男人喜欢。

然而,他们被造化捉弄了,他们是一对兄妹呀!

思忖至此,她微微感叹,人生不过几十寒暑,当他们得不到他(她)所需要的

东西时,是一件多么不幸的事。

他们是不幸的,但这不幸的事,却在他们身上发生……

正当武翠莲沉思之际,庄凌又开口说道:

“你既然认识我母亲,大概不会不让我见他吧?”

武翠莲苦笑了一声,回头一望开堂三老及谷云龙,说道:

“四位即请归国总堂,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

开堂三老忍着伤势,与谷云龙应了一声是,奔回总堂。

“庄姑娘,你到九华山,是你母亲叫你来的吗?”

庄凌被武翠莲这突然一问,不由怔了半晌,才道:

“不,我母亲并不知道我要到九华山,我自己偷偷跑出来的。”

武翠莲又道:

“那你母亲没有告诉你一些什么?”

庄凌摇了摇头,答道:

“没有,我母亲应该告诉我一些什么吗?”

武翠莲凄然答道:

“是的,她应该告诉你一件事,……也许她怕你承受不起。”

庄凌疑惑地望着这个脸蒙黑纱之人,她无法知道武翠莲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怔了片刻,说道:

“这件事,跟我见武哥哥有关么?”

武翠莲答道:

“是的,这关系你们一生的幸福。”

庄凌一时之间,也不明白武翠莲说什么,当下微微一笑,说道:

“我不懂你的话,我只是要求你让我见武哥哥,你不知道我是多么想念他!可

他竟没有到断魂谷来看我。”

这话出自一个胸无城府的少女之口,听来令人倍感忧伤。

武翠莲望着她微颦黛眉,神色间,充满了焦急与期望,这情景看得武翠莲黯然

情伤!

她默默地念着:“不幸的事,不应该在他们身上发生啊!”

是的,她想到了这个问题,黑蝴蝶庄慧珠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她们都有同样的想法,都认为这对年轻人太过美好,不应发生不幸而又可怕的

后果呀!

她黯然一叹,说道:

“庄姑娘,你们正在恋爱!”

庄凌打断了武翠莲的话,接道:

“我知道,武哥哥曾告诉我,我们在谈恋爱了。”

武翠莲苦笑道:

“这是孽债,我知道,民儿也非常想念你,因为你非常让人喜欢。”

庄凌喜道:

“这是真的吗?你怎么知道武哥哥想念我?”

武翠莲望了一下四周,说道:

“我自然知道,因为他是我的儿子啊!”

庄凌哦了一声,倏然扑向武翠莲的怀里,叫了一声:“伯母!”眼泪如泉,夺

眶而出。

她似是见到了亲人那般兴奋,也似投在慈母的怀抱里的心情一样……

“为什么?难道有人要把我们分开?”

武翠莲说道:

“没有人能分开你们,也分不开你们两颗结合在一起的心,然而‘命运之神’,

却一定要把你们分开。”

庄凌粉脸骤变,说道:

“‘命运之神’是谁?我一定要把他杀了。”

武翠莲苦笑道:

“‘命运之神’是宇宙间的一切主宰,它能支配任何一个人,也能支配你我,

所以,它有能力叫你们分开。”

“为什么?伯母你告诉我,我不懂。”

武翠莲道:

“是的,我应该告诉你,告诉你这件不幸的事,像你母亲告诉你一样……”

庄凌说道:

“伯母,你说吧!我愿听你的话。”

武翠莲苦笑一声,启齿又止,她怕当庄凌听到这件事时,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情。

她把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她不忍伤了这美丽而又纯洁的心灵。

“我应该告诉她么?”武翠莲无数次念着这些字,她终于决定不告诉她,以免

伤了这完整的少女之心。

庄凌见武翠莲久久不答,又道:

“伯母,你为什么不说啊?”

武翠莲叹了一声,改口说道:

“我不敢告诉你,诚如你所想,武哥哥也许变心了。”

庄凌急道:

“真的?你没有骗我?”

武翠莲道:

“我没有骗你,他走了,永远不要见你。”

珍珠般的眼泪,滚下了她娇美如花的粉腮,她只觉得眼前一昏,喷出一口鲜血,

晕了过去。

她是一个平凡的人,她无法承受这突来的心灵上的打击,她遥遥从断魂谷跑到

九华山,目的乃一见武怀民,但是,这件事使她悲痛慾绝,她的心碎了。

她想象中的事终于来临,武怀民真的不理她了。

如果这是事实,她是不幸的,但,武怀民并没有不理她,只是,武翠莲恐怕发

生可怕后果,才骗了她。

武翠莲一望庄凌口吐鲜血,她心里一痛,也流下了眼泪。

她伸手拍向庄凌“命门”、“还魂”两穴,手指过处,庄凌已倏然转醒,睁着

无力的眼皮,眼泪簌簌而下……

倏然,她伏在武翠莲的肩上,放声大哭!

少女的痛苦是多么哀怨慾绝、排恻缠绵。

武翠莲怕她伤心过度,啪的一声,打了她一记耳光!

这一记耳光打得她理智一清,哭声一敛,呆呆地望着武翠莲,她感情麻木……

武翠莲说道:

“庄姑娘,他知道不能爱你,所以他走了,永远走了,他永远不愿再见到你。”

庄凌喃喃念道:

“他说过他永远喜欢我,爱我啊!”

武翠莲道:

“但是他走了,我只能告诉你,他也许变心啦。”

庄凌喃喃道:

“不会的,我要等他,问他……”

武翠莲道:

“但你不应该等,你母亲也许正在着急,你等他也没有用,他也许永远不回来

了,你回断魂谷去吧,我会叫他去看你!”

庄凌咬着牙,流着眼泪,说道:

“想不到他会欺骗我……也好,我就走,离开他……离开所有的人,我会为他

而死,他到断魂谷之后,也许我已经死了……”

了字方自脱口,哭声接着而起,随即展身向山下飞奔而去——

武翠莲大吃一惊,正待纵身追去,但庄凌已经去远了,空中,只留下她哭声的

凄凉音韵……

武翠莲黯然落泪,庄凌带着满腔悲伤离开了九华山,她说要死,但希望她不会

不说武翠莲悲伤,再说庄凌带着悲伤慾绝的心情,离开了九华山,返回滇边!

她的心碎了,希望灭了……

她所憧憬的一切也随之逝去,幸福的花枯萎了……

没有希望,她只有恨,她恨武怀民……

她要杀死他,想不到他会骗了自己的感情,他答应她,如果变心,他要死在她

的手里。

她要上哪里去找他呢?

她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她没有希望,生命像一张白纸,武怀民闯进她的心扉,

只是一个点缀!

她要以死向武怀民抗议,痴心的少女,当她们初恋失败之后,她们便想到了

“死”这个字眼。

这字眼是可怕的,然而,她们却宁愿走上这条路!

她们对生命没有希望,只有死才能解脱她们心灵上的痛苦。

这日黄昏,她已经回到了镇南,而她母亲却已经从镇南赶往九华山找她。

她们没有碰面,庄凌想不到她母亲会去找她,她曾经答应她母亲回断魂谷,否

则她何必离开九华山?

她徘徊在镇南街道,回想着他与武怀民相识的情景……

夜色渐渐黑了,彩霞,换上了美丽的星夜……

她带着沉重的步伐,踽踽而行,月光映射她那窈窕的影子是那么的凄凉……

她孤独地走着……走向了那棵大树之下……

这里,留着他们美丽的初恋,如今,她又回到这里,追忆已经失去的往事!

珍珠般的眼泪,滴湿了她的衣襟。

用宝贵的眼泪,能换回以前的美丽与温馨么?那是不可能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