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六十七章

作者:陈青云

元清子一见阴阳剑客倏然到点苍山,吓得脸色骤变,他估不到这不速之客,竟

会倏然而来。

当下故作镇静,冷笑道:

“我以为什么人有这么大胆子,敢到点苍派来撒野,打伤本教门人,原来是

‘百剑之尊’,这倒幸会了。”

赵亦秋冷笑道:

“不但要打伤人,而且还要把点苍派捣得天翻地覆。”

这狂傲口气,听得元清子脸色骤变,阴阳剑客简直不把点苍派放在眼内!

元清子心里自然有数。十几年前,阴阳剑客曾大闹点苍派,打伤无数门徒,前

车之鉴,历历如绘……

在玉足峰,闻阴阳剑客被掌门师兄震落危岩之下,何以没有死?此次挟怒而来,

一场血战,势所难免。

心念及此,不由微微一骇,阴阳剑容乃出名心黑手辣人物,今日一战,点苍派

不知又要伤亡多少门下弟子。

赵亦秋一望元清子吃惊的神情,得意一笑,说道:

“元清子,李某人好几次几乎死在点苍派手里,所幸李某命长,天不绝于我,

点苍派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李某人讲究恩怨分明,此仇当不能不报。”

元清子冷笑道:

“阴阳剑客,点苍派对你阁下剑学,也想再领教几招,今日既然来了,少不得

又要领教一番。”

赵亦秋冷笑道:

“那当然,不过,我有事相询,间清楚之后,再打不迟。”

元清子道:

“有什么话你先说说看。”

赵亦秋冷冷问道:

“梅山庄主石乾元的千金石小黛,是否来过点苍山?”

元清子被赵亦秋这一问,不由微微一愕,说道:

“没有,这跟你阴阳剑客有什么关系?”

赵亦秋心里一愣,急问道:

“真的没有?”

元清子冷笑道:

“贫道一向不打诳言,不像你阴阳剑客之流……”

赵亦秋冷笑道:

“我阴阳剑客又怎么样?总不至于像点苍派以围攻出名吧!”

元清子脸色大变,喝道:

“对付你这下三流人物,本教何必以光明磊落行为?”

赵亦秋纵声大笑,说道:

“李某人是下三流人物,你们才是正派人物?不管我李某人是邪派人物也好,

下三流人物也好,今天总要再领教你们这些以正派人物自居的点苍派几招不传之秘

。”

元清子冷笑道:

“本教自当舍命奉陪。”

说话声中,已缓缓向赵亦秋欺进,蓄势待发。

赵亦秋似是视若无睹,他的脑中,正在想着石小黛……

石小黛不在点苍山,她会上哪儿呢?

这的确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玉足峰上,见不到她的影子,点苍山也没有她

的足迹,她会上哪儿?

他开始着急、不安,似是……石小黛已不在人间……

想到这里,从心扉里,泛起一股寒意,心里怦怦跳个不停

“难道……难道她会死?不会的……”他无数次地念着……想着……

抬头望去,元清子一脸怒容,正缓缓向他走来……

赵亦秋倏然喝道:

“元清子,石小黛真没有到过点苍山?”

元清子怒道:

“阴阳剑客,你何必如此不相信人,我说没有就没有,难道还会骗你不成?”

赵亦秋冷笑道:

“光凭你说不足为信,我要找上一找!”

元清子怒喝道:

“我倒要先看看你阴阳剑客有多大能耐。”

赵亦秋正待发话,从山上又飘下五个人来。

这五个人乃点苍派门下弟子,武功均是不弱,当下立在元清子背后,其中一人

喝问道:

“我们也想领教阴阳剑客几招阴阳剑法绝学。”

赵亦秋纵声大笑,说道:

“那最好不过,我就叫各位如愿以偿。”

元清子一衡量眼前情势,已到了剑拔弩张之地步!血战一触即发,今日一战后

果如何?实令人不敢预料。

当下欺进三步,拂尘紧握在手,冷冷说道:

“阴阳剑客,请亮家伙吧。”

赵亦秋冷笑道:

“点苍派以围攻出名,李某人就再领教点苍派几招围攻手段。”

赵亦秋此语一出,点苍派之人,脸色同时一变,兵刃同时出手,缓缓向赵亦秋

欺进!赵亦秋本来无意跟点苍派为敌,他已经答应王燕萍不找点苍派算帐,今日,

情形闹得如此,也只好拼了。

况且令玄子跟他有生死之仇,他也想乘此机会了结!

心念一起,已陡起杀机,阴阳剑锵的一声出鞘,喝道:

“很好,李某人就要将各位尽诛剑下。”

元清子回头一扫其余门下五个弟子,说道:

“阴阳剑客为当代奇人,阴阳剑法为百剑之尊,既然到点苍山来了,我们也应

留他住下,不能让他扫兴而走,现在由我领教他几招绝学,各位不必妄动。”

这弦外之音,赵亦秋自然听得出来,当下冷笑道:

“想留住李某人,可能不是容易的事。”

阴阳剑紧握在手,心里伏下杀机!

元清子不再答话,一声暴喝,拂尘出手一招“风啸尘飞”,猛扫赵亦秋中盘!

骤然发难,其势如电,拂尘卷出之势,威力奇大,以内家真力,振腕打出。

元清子一发动攻势,其余门下五人,也缓缓向赵亦秋周围靠拢过来,准备出手

攻向赵亦秋。

赵亦为见元清子一扫之势奇大,倒也不敢大意,微一滑步,避过元清子一招抢

攻,口里冷冷喝道:

“元清子,你也接我一招。”

话声甫落,阴阳剑出手一招“阴阳相克”。

一招击出,只见阴阳剑化作两道红黑光芒,势如电奔!

这身手确实令元清子大吃一惊,拂尘卷空,赵亦秋的阴阳剑已经夹着雷霆万钧

之势攻到。

这一来,元清子才知道阴阳剑法的确名不虚传,阴阳剑客不但身手奇快,而且

出招迅厉绝伦。

吃惊之下,把“风啸尘飞”一招,改为“内外拒客”。

这一招是硬接之招,赵亦秋一收阴阳剑、冷笑道:

“元清子,怎么接不了一招,便拼命了?”

赵亦秋这一激,元清子气得脸色一片铁青,连声虎吼!

当下气极而笑,喝道:

“阴阳剑客,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亡字方自出口,拂尘猛扫一招。

赵亦秋冷冷一笑,说道:

“元清子,你既然找死。也别怪我。”

我字方毕,阴阳剑猛打一招“阳风阴旋”。

出手同是在极短的一瞬,元清子一扫击出,赵亦秋的阴阳剑也同时在这极短的

一瞬之间,振腕攻出。

赵亦秋此刻已隐下杀机,出手再不留情!

阴阳剑一招出手,后面紧跟着一招“阴阳交合”。

元清子为点苍嫡传弟子,武功也自不弱,此刻他已存心拼命,拂尘击出之势,

有如狂风暴雨,刹那间,连攻三招。

这三招以各种不同的手法打出,出手凌厉无比。

赵亦秋见元清子真的存心拼命,倒也不敢大意,这正所谓一夫拼命,万夫莫挡!

一时之间,赵亦秋也不能将他如何。

这一场狠斗,打得天翻地覆,日月无光,看得场外五个点苍派高手,目瞪口呆,

咋舌不已!

这场打斗也精彩绝伦,阴阳剑有如彩虹坠泻,上下翻飞,煞是好看已极!

蓦听赵亦秋一声暴喝,阴阳剑在元清子的拂尘狂扫下,疾攻一招。

这一招是赵亦秋在情急之下打出,劲为奇大,只听一阵金铁交呜之声,荡开了

元清子的拂尘,喝道:

“元清子,你也接我三招。”

话犹未毕,阴阳剑疾出三招,回环击出。

三剑击出,红黑剑芒化作六朵剑花,朵朵剑花,招招杀手,招内套招,的确是

精奥武学。

元清子一连狂攻,已斗得精疲力尽,赵亦秋连攻三剑,一剑方自避过,第二剑

又自攻到!

惨叫声起,元清子随剑芒过处,左臂即被削落,应声而躺!

惨叫之声,入耳心惊,惊醒了站在场外的五个点苍派门下弟子。

赵亦秋傲然笑道:

“凭这点能耐,也敢在我李某人面前卖狂!这未免死得太冤枉了!”

说完,放声一笑,笑得极为做蔑!

点苍门下五个弟子同声暴喝道:

“阴阳剑客,接我一招!”

喝声甫落,五个人同时飞身扑进,兵刃疾出如涛,分击而出。

赵亦秋一旋身,阴阳剑使出一招“阳风阴旋”——

只听无数锵啷之声,五个人兵刃同时脱手,斜飞落地!

吓得五个点苍派门下弟子脸色骤变,他们根本没有看清自己手中兵刃是如何被

阴阳剑客打落的!

这一惊,五个人同时退了数步——

赵亦秋冷笑道:

“凭你们也配跟李某人动手,还不快滚!”

点苍派五个弟子脸色一白,都答不上话来。

赵亦秋傲然一笑,说道:

“如果再不走,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这五个人被赵亦秋这一激,哪能忍受得了,当下同时一声怪吼,又猛向赵亦秋

扑来,齐劈一掌。

赵亦秋大喝道:

“既然如此,就别怪李某人大开杀戒了。”

说罢,阴阳剑振腕打出三剑,发出无数清吟之声,扫打点苍派五个弟子,出手

奇快!剑芒过处,已有几人应声而躺!

赵亦秋再一抖阴阳剑,猛打两招“阴风狂扫”、“阴气冲天”。

惨叫声中,五个人全都躺了下来。

赵亦秋剑伤五人,只是在极短的一瞬间,便告做到。

他看了地上的六个人一眼,冷冷一笑,说道:

“各断一臂,略示薄惩,就凭你们这副身手,还差得远呢!”

说完,又是一声冷冷长笑,猛一展身,奔向点苍山顶!

顾盼间,道院已经在望,只见山腰道观林立,无数人影在走动……

赵亦秋心里忖道:“点苍派不愧为名门正派,门户森严,只可惜有失空门中应

有所为,作事过分毒辣!”

就在赵亦秋心念间,点苍派道院里,飞奔出五个人来。

赵亦秋上点苍山,点苍派门下弟子早已发觉,一除传报总院之外,并派几人先

截住赵亦秋。

这些人还没有回报总院,便已经伤在赵亦秋剑下。

这下,监院五老不由得大感震惊,他们还不知道来人是阴阳剑客,还以为什么

人,敢有这么大胆子。

点苍派掌门令玄子适功课未毕,不知道详情之外,其余点苍门人都已经知道点

苍派来了强敌。

监院五老曾参加上次玉足峰围攻阴阳剑客,五条人影齐身而来,顾盼之间,已

经立在赵亦秋前路!

五老一字排开,眼光过处,脸色大变,赵亦秋哈哈一声大笑!

监院五老估不到阴阳剑客没有死,这的确令他们震惊。何以阴阳剑客几次都没

有死?

被震落百丈危岩,是他们亲眼目睹,难道此人已经练就一身钢筋铁骨、不坏之

身不成?

监院五老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其中一人喝道:

“原来是阴阳剑客,大闹本派,意慾何为?”

赵亦秋纵声笑道:

“果然是名门正派,快人快语,贵派与李某人有三江四海之仇,各位谅也清楚!”

五老其中一人喝道:

“那阁下是到点苍山来寻过节啦?”

赵亦秋冷笑道:

“不错,李某人讲究恩怨分明,此仇当不能不报。”

其中一人又道:

“阴阳剑客!你未免太不把本教放在眼内了,本派与你阴阳剑客虽有过节,你

也不能数次大闹本派。”

赵亦秋冷笑道:

“点苍派以正派人物自居,竟做伤天害理之事!……”

五老其中一人接道:

“本派几曾做过伤天害理之事?”

赵亦秋冷笑道:

“贵派对李某人就是一个例子,千灵岩上,贵派出动点苍三剑,把李某人围攻,

震落危岩之下;玉足峰下,贵派掌门人令玄子率领十几个高手,以围攻手段,把李

某人震落危岩之下,但李某命长,否则,今天还有命在?”

赵亦秋这一番话,说得监院五老满脸通红,久久答不上话来。

赵亦秋又道:

“身为玄门中人,也应该体念上苍有好生之德,就凭贵派所作所为,也配称为

玄门道士?”

赵亦秋连说带激,只气得监院五老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监院五老哪曾受人如此奚落?其中一人暴喝道:

“阴阳剑客,记得当初你是无故大闹本派么?本派才如此对付于你,这能怪本

派手段过于毒辣?”

赵亦秋傲然而笑,说道:

“毒辣我倒没有说,不过,我对付贵派的手段,也不算毒辣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十七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