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七章

作者:陈青云

沉默片刻之后,石岳又开口说道:

“萧老前辈你要上哪儿呀?”

萧堂哈哈大笑:

“我要到梅山庄抢个老婆呀。”

石岳脸上一红,说道:

“老前辈,你总是爱开玩笑,你是去找我父亲吗?”

萧堂点点头。

赵亦秋似有所悟,斜视了萧堂一眼,问道:

“老前辈,当初阴阳剑客不是受你一记独特点穴法吗?”

萧堂心里微然一震,看了赵亦秋那冷漠的神情一眼,黯然道:

“阴阳剑客当初确实受老叫化一记独特点穴法,何以八年后还有命重现江湖,

这的确是个问题。”

赵亦秋又冷冷问道;

“老前辈,晚辈斗胆请问阴阳剑客生前跟你有何仇恨?”

萧堂一叹道:

“如果以阴阳剑客的人而论,并非大恶不赦之人,他做事全凭兴致所然,他任

性、骄傲、冷漠,他认为他爱怎么做就怎么做,江湖各派人物没有一个不吃阴阳剑

客的亏,他做了很多错事,却并不承认,他认为他要做的事都是对的,而且,老叫

化的师弟,也丧命在阴阳剑客的手里。”

赵亦秋不平道:

“阴阳剑客纵然不是,老前辈等以围攻手段,是否有违武林正义呢?”

萧堂脸上一红,呐呐道:

“各派高手一致认为,对于阴阳剑客这种卑鄙的人,不需要用光明磊落的手段,

何况阴阳剑客武功高不可测,如一击不成,反留后患。”

赵亦秋冷笑道:

“那么,现在阴阳剑客又重现江湖了,难道不是后患?”

萧堂的脸上,罩上一层忧虑的神情,黯然道:

“当然这是极大后患,不过,我们要尽力而为了,不管阴阳剑客是否会给江湖

带来杀劫,我全力对付他。”

赵亦秋的脸上,杀机隐隐而现,鼻孔里轻轻哼了一声,心里付道:“萧堂,多

让你活两天,看你怎么对付阴阳剑客。”

萧堂突见赵亦秋脸露杀机,心里一愣,他已觉赵亦秋好像对自己不怀好意,但

是他觉得根本不会跟赵亦秋相识,自然更不会有仇。

萧堂沉思了片刻,说道:

“那么你们两位先走吧,我马上就到。”

石岳答声“好!”与赵亦秋双双向马匹走去,跨上马,马鞭一挥,吧的一声,

马长嘶一声,又往前奔去。

赵亦秋又回头瞪了萧堂一眼,嘴上傲然一笑,才策马奔去。

萧堂见马去得老远之后,心里越想越觉得赵亦秋非常可疑,自然,他目前还摸

不清赵亦秋的来路。

他思索片刻,微微发出一声轻叹,随即身形一展——倏然在萧堂还未展起身影

之际,眼前人影闪处,他的面前突然飘下了一个人——

萧堂霍然一惊,下意识退了数步,放眼望去,只见面前站着一个书生模样的中

年人,手里拿着一根银笛。

中年书生脸色罩着一层寒霜,嘴上微露淡淡笑容,冷冷问道:

“前辈大概就是名满江湖的关东乞侠了?”

萧堂被他突然一问,不觉一怔,思忖道:“此人轻功分明已臻化境,为什么会

突然现身问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而且,江湖上根本没见这号人物呀!”他思忖至此,

不觉多打量了那中年书生几眼,然后哈哈笑道:

“不敢,不敢当,老叫化正是萧堂,阁下拦阻去路,不知有何指教?”

那中年书生冷冷又道:

“在下有事相问,前辈能否相告?”

萧堂念头一转,说道:

“阁下有事尽管说,如是老叫化所知,自当相告。”

那中年书生点了点头,思忖一下,又冷冷道:

“刚才骑在马上那两位少年,前辈大概认识吧?”

萧堂也是聪明人,江湖上见多识广,知道大有蹊跷,说道:

“认识,阁下问这个不知是何用意?”

那中年书生好像沉思一件事,也不回答萧堂所问,片刻之后,又冷冷问道:

“前辈既然认识,大概知道他们住于何处吧?”

萧堂心里一震,心里连说怪,赵亦秋已使他觉得奇怪,而这个中年书生比赵亦

秋更怪,怎么会中途相问石岳的住处?这事情大概不会简单,忙反问道:

“阁下问这两个人住处,意慾何为,请先讲明。”

那中年书生又冷冷一笑问道:

“我若不告诉你是为什么,那你是决不会告诉我他们两人住处了?”

萧堂说道:

“当然!”停了一停,似有所悟,问道:“未悉阁下尊讳,能否见告?”

那人又冷冷说道:

“既然前辈不肯相告,也就算了,在下名讳,前辈知之无用。”

刹那间,萧堂的脑中,突然闪电般地掠过一个人,他想:“这个人看来大有来

路,是否与他有关?”思忖至此,他心里不觉打个冷战,把眼光又放在那中年书生

的脸上,那中年书生的脸上,依然是那么冷漠。

那中年书生看了萧堂一眼,依然用冷漠的口吻说道:

“前辈既然不肯相告,在下也只好走了。”话落,向前缓移而去。

萧堂望着那人背影,心想非把事情察个水落石出不可,怎么一天便碰到这两个

怪人,心意打定之后,忙喝道:

“阁下慢走!”余音未息,直向那中年书生追去。

那中年书生停下脚步,回头看了萧堂一眼,问道:

“前辈,喊住在下,有何指教?”

萧堂满脸含笑说道:

“阁下是哪路朋友是否能见告?”

那人冷冷一笑,说道:

“这个,前辈也不需要晓得,既然你不肯相告他两人住处,也就算了。”话落,

又向前缓缓移去!

萧堂脸色突然一沉,喝道:

“阁下如不把身份讲明,老叫化就不让你走!”

那中年书生倏然冷冷一声长笑,声音划破长空,引得山岳回鸣,笑声停后,瞪

了萧堂一眼,反问道:

“前辈就以那独步武林的点穴法留住我?”

中年书生出言之下,不屑之色溢于言表。

萧堂虽是顾忌对方武功,但,他是江湖成名人物,几曾被人此如奚落?气得脸

色一变,喝道:

“如阁下不讲明身份,老叫化也只好这样。”

那中年书生又是一声冷冷长笑,倏然,脸色一紧,道:“就以前辈那几手,未

必就能留住在下吧?”言下不屑之极!

萧堂大吼一声,喝道:“那你就接我一掌试试!”试字未毕,翻腕错掌,一掌

直向那中年书生劈击过去。

那中年书生讥笑声中,身形闪处避过四尺——

只听砰的一声,萧堂一掌击在地上,激起漫天尘沙飞扬。

萧堂心里一惊,思忖:“果然好手,身影快得出奇……”思忖间,又连劈出两

掌。

萧堂劈出三掌,只不过刹那间的事,但依然被对方几个晃身,全部避过,心里

暗暗吃惊。

蓦闻那人说道:

“在下已让你三掌,表示对你尊敬之意,如果你真要再打,可以,有个条件。”

萧堂喝道:“什么条件,快说。”

中年书生冷笑道:

“我再让你三招,决不还手,如果你依然无法击中我,一个条件,告诉我他们

俩人的住处。”

萧堂喝声“好”,一招“笑指天南”,双指骈进如戟,指点中年书生当胸“璇

玑”穴。

这一招快捷无比,中年书生低喝:“来得好。”忙使个“鲤跃龙门”,横里闪

出三尺左右。

萧堂见一招落空,身子倏地掠起,“云龙现爪”,又向那中年书生罩头斜击而

下——

这两指配合得快若电光石火,那中年书生身影还未站稳,萧堂第二招“云龙现

爪”又已抓到——

他在微微吃惊之下,一个“鲤鱼倒穿波”往后退出一丈来远,又闪过一招。

萧堂一见两招均告落空,心里吃惊,非同小可,他知道自己决非对方敌手,再

一招必定也无法制了对方,自己又何必多出一招,丢这个大脸?念头一转,含笑拱

手道:

“阁下果然好俊功夫,老叫化真算开了眼界。”

那中年书生冷冷一笑,说道:

“如果还有一招你不想出手,那么该履行诺言了。”

萧堂因有言在先,只得说道:

“那两个人住处,我只知道一个……”

那中年书生笑着接道:

“你就说你知道的那个吧。”

萧堂苦笑一下,说道:

“骑着黑马的那个,就是梅山庄主石乾元的长公子石岳。”

那中年书生点了点头,一揖道:

“谢谢前辈相告,在下走了……”

萧堂突然喝道:“阁下与阴阳剑客是否相识?”

中年书生听后,放声哈哈长笑,说道:

“既然前辈相问,在下就告诉你吧,阴阳剑客的确是在下朋友……”余音未息,

人影闪处,已消失在树林之内。

萧堂一见来人轻功,不觉吓得咋舌,而且对方自称与阴阳剑客相识,到底是为

什么?这个中年书生又是谁?一连串的问题,顿时在脑际盘旋。

他想,既然对方相问住处,可能会到梅山庄,那么到梅山庄之后,又会如何?

是敌?是友?

蓦然,他大吃一惊,思忖:对方既然是阴阳剑客的朋友,必定要到梅山庄寻仇

。思忖至此,他下意识打个冷战。

他愈想愈奇怪,干脆不想,轻功一提,直奔梅山庄而去……

梅山庄——座落在中条山梅花岭不远处的一个村落,全村有一百户人家,村民

皆以农为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民风朴素,平静的日子,真可称为世外桃源。

在这村落的南面,耸立一座以红砖砌成的院房,周围约有三十余丈,也均用红

砖为墙。

这便是梅山庄主石乾元的住处。

时至仲秋,石乾元的住宅,显得比往常热闹,每天均有武林高手出入于此。

石乾元自从阴阳剑客重现江湖的消息传来之后,心里吃惊势所难免,显然,阴

阳剑客重现,武林上又埋下一棵杀机的种子。

他相信,阴阳剑客直到九年后的今天,才又重现江湖,在武功方面,自是要高

出八年前,当今武林,何人能敌?

但是,石乾元已不怕阴阳剑客向他寻仇,同时,他也要与阴阳剑客一较长短,

这自然另有原因,暂且不提。

对阴阳剑客这一重现江湖,各派人物均与梅山庄主保持联系,商讨对付阴阳剑

客的办法。

赵亦秋来到这里之后,石乾元对他也另眼相待,他觉得这个孤独的年轻人,有

好些跟人不同之处。

石乾元——这个年逾半百的人,他满脸沉毅之色,他被武林各派人物尊重,对

于赵亦秋,他总认为赵亦秋的身世可能极为不幸,否则,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何

以这等沉默寡言?

同时,在他心中,也同样泛起跟石岳一样的想法,这个想法是:“假如赵亦秋

能跟他女儿石小黛结成连理,真是天生一对……”但是,他已从他儿子石岳口中,

得悉赵亦秋的武功在他儿子之下,何以能抵得过大江南北的武林年轻高手?

原来,石乾元正为他女儿设擂招亲,日期在八月十五日,距今只不过十来天。

至于赵亦秋,他绝对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他所以来到这里,只不过想找机会替

他师父报仇罢了,何况,石小黛到底长得什么样子,他根本没有见过。

其实,他目前也不敢祈求娶妻养子之事。

石乾元更不会想到,他身边这个孤独的年轻人,正在梅山庄为武林埋下杀机。

萧堂与石乾元原是至交,萧堂一再探询赵亦秋的身世,赵亦秋只是闭口不谈,

萧堂也只好作罢。

对于中途出现那个神秘的中年书生,石乾元颇表重视,而赵亦秋更是想不透是

谁,而且对方又说跟自己相识,他就根本没有相识这个人呀!

但是对于这件事,赵亦秋目前不去想它,每天,他均在注意出入这里的任何一

个人,尤其找机会先向萧堂下手!

夜,带着丝丝微寒,笼罩着大地。

梅山庄,更显得异常静寂,在静寂之间,也笼罩着杀机,梅山庄的周围,派有

无数高手把守,以防阴阳剑客与那神秘的中年书生。

至于中年书生是谁?依然是个谜。

蓦地——

远处三条人影,急速如风。几个起落之间,已飘落在庄主住宅附近——

蓦听一声暴喝:“是谁?”

那三条人影中一人说道:

“烦请通报庄主一声,说点苍三剑来访。”

声音歇后,接着一声哈哈长笑,石乾元与萧堂已飘身而出。

石乾元一见点苍三剑突然来访,哈哈笑道:

“点苍三友,近来可好?到里面再谈吧!”余音未息,引着点苍三剑进入小客

厅,坐下之后,献上香茗。

点苍三剑的董立俊拱手道:

“在下兄弟三人,深夜打扰,在此谢过。”

石乾元笑道:

“说哪里话来,这样未免显得见外了。”

于是,五个人开始畅谈起来,自然是免不了谈到阴阳剑客的身上,董立俊叹了

一声,倏然说道:

“阴阳剑客又重现江湖,的确出人意料之外。”

石乾元也叹口气说道:

“阴阳剑客既然先向点苍三友挑战,其余跟他有关的人,自然也难逃过他的毒

手……”说到这里,又把萧堂所见到的那个神秘的中年书生,告诉点苍三剑一遍。

点苍三剑自天虹嫖局关闭之后,到处约请能手,准备重新对付阴阳剑客。

他们今天到梅山庄,无非想与石乾元研讨对策,何况,阴阳剑客已有一年之约,

上点苍山。

点苍三剑听石乾元说那神秘的中年书生,又是阴阳剑客的朋友,心里未免又多

了一分顾忌。

于是,五个人都开始沉默下来,脑中都在思索那位中年书生。

萧堂的脑海中,突然又闪过赵亦秋那孤独的人影……

赵亦秋,此刻,正被一股莫名的情绪,盘旋于脑际,使他无法入睡,在这股情

绪里面,包含着师门恩情与朋友的友谊交织着……

石乾元与石岳对待他的一切,使他感到人生的温暖,他曾反复思索着:“我师

父是坏人吗?”这种想法使他在刹那间,不觉地对他师父的以往为人感到怀疑……

但,突然,阴阳剑客带伤回来的情景,又在他的脑际一闪而过,他紧咬着牙,

思忖道:“不,我师父是对的,我要替他报仇!”

从小客厅里,传来了点苍三剑、关东乞侠、石乾元的交谈声……

赵亦秋从床上一跃而起,脸露杀机,缓缓走出大客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