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八章

作者:陈青云

蓦然——

就在赵亦秋要拐出大门之际,跟一个迎面而进的黑影撞个满怀,两人同时退了

三四步。

倏闻那条黑影发出娇滴滴的声音,嗔骂道:

“死鬼,走路也不看看,难到你没有长眼睛不成?”

赵亦秋冷笑一声,放眼望去,跟他撞个满怀的人,是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玄衣

少女。

那少女也抬头看了赵亦秋一眼,倏然,她芳心一震,脸上飞过一朵红霞,刹那

之间,她竟呆呆望着赵亦秋。

这个玄衣少女,正是石乾元的女儿石小黛,她刚从外面回来,想不到她刚一进

门,正跟迎面而出的赵亦秋撞个满怀。

她以为撞到她的人,大概是家里的佣人,于是她开口骂了一声,想不到她一看

之下,竟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

而这个陌生人那副沉毅的脸孔,在刚才刹那一瞥之间,使她的芳心之中,泛起

了一丝涟漪……赵亦秋只是冷冷瞪了她一眼,连看也不再看她一下,便走出大门。

石小黛看赵亦秋一走,下意识的喊声:

“喂!……”以下的话,她竟说不出口。

赵亦秋被她一喊,一转身,冷冷问道:

“怎么?你还没有骂够么?”

石小黛尴尬地笑了一声,说道:

“不,你能原谅我刚才的唐突吗?”

赵亦秋傲然一笑,道:

“那没有什么,只要你不再骂我没有长眼睛就成了。”

石小黛急道:

“我是无意的嘛,人家已经向你赔了不是,你为什么还生气?”

赵亦秋傲然轻笑一声,接着道:

“姑娘,我并没有说不行呀?”

石小黛报给他一个嫣然媚笑,她觉得赵亦秋这句话像一颗定心丸似的。之后,

轻笑盈盈,扭着娇躯进门去了。

赵亦秋怔了怔,然后,发出了傲然的笑容……

石小黛进了小客厅,发现点苍三剑与关东乞侠均在座,忙福了一福,道:

“黛儿叩见爹及四位伯伯。”

石乾元问道:“黛儿,你刚从外面回来吗?”

石小黛慢慢应了声“嗯!”她的脑海中,正在想着她家里为什么突然来了一个

陌生人。

当她想到她与赵亦秋撞个满怀时,脸又是一阵绯红……

萧堂白眼一翻,打着哈哈道:

“黛姑娘,你吉星高照,可别忘了请我……”

石小黛脸又是一红,娇嗔道:

“萧伯伯,您坏死了……”

石小黛嘴里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却是甜甜的。

萧堂哈哈笑道:

“你要饭伯伯虽坏,可没有你小心眼那么坏,有话放在心里头不说出来,是不

是?”

石小黛娇怒道:

“萧伯伯,您再说我可不依您了。”

萧堂哈哈一笑,连嚷道:“好,我不说我不说。”

石乾元望了石小黛一眼,问道:

“黛儿,你出去这么多天,打听到阴阳剑客的行踪没有?”

石小黛摇了摇头道:“没有。”

点苍三剑的春雨一字剑董立俊道:

“阴阳剑客既然没有死,我们不得不重约各派高手,再来一次围攻,未悉两兄

意思如何?”

石乾元摇了摇头道:

“这倒不必,阴阳剑客如不改前非,我们为支持武林正义,迫不得已,再纠合

各派人物也不迟。”

石小黛倏然又想到赵亦秋,脸上泛起红霞,问道:

“爹,我们家里为什么突然来了一个古怪的年轻人?”

石乾元似懂非懂,随口问道:“什么古怪的年轻人?”

萧堂哈哈一笑,向石乾元道:

“黛姑娘所说古怪的年轻人,就是赵亦秋呀!”

石乾元恍然大悟,笑问道:

“怎么?你见了他吗?”

石小黛脸上又是一阵绯红,她怎么能将跟赵亦秋撞个满怀的事说出来?她只是

点头作答,脸上一热,把头低了下来。

萧堂哈哈笑道:

“我说嘛,黛姑娘只要你喜欢……”

石小黛满脸通红,嗔怒道:

“我不来了……”话犹未了,人如小燕般地往内室去了。

点苍三剑与萧堂又被逗得哄堂大笑。

这一笑,倒把紧张的气氛缓和下来,点苍三剑的洒花一字剑马文扬道:

“萧、石两兄,阴阳剑客已经言下一年之内,到点苍山找敝派寻仇,敝派也不

惜全力对付……”

冯文扬话犹未毕,蓦地里,一声极刺耳的冷笑之声,破空传来,这笑声来得非

常突然,五人霍然一惊。

萧堂身形一晃,直向窗外掠出,点苍三剑与石乾元也随后追出。

屋外,夜色苍茫,哪有人的影子!

这刹那之时,五个人的心里,同时泛起一阵颤栗。

他们都在想:“这是谁?会不会是阴阳剑客?”想到阴阳剑客,他的心里,泛

起一阵莫名的恐惧。

“大概不会是阴阳剑客吧?”他们也反复地这么想。

他们又环顾周围片刻,四野依然是静静的。

石乾元似是自言自语道:

“这个笑声是谁?”

萧堂接着道:

“由这冷笑声音听来,对方的内功,分明已有相当造诣。”

突然,萧堂的脑海中,又想起了一个孤独、傲漠的人影——赵亦秋。

对于这个行踪可疑的年轻人,他想:“他会不会是阴阳剑客的传人,也就是第

二个阴阳剑客?”他越想越觉有理,脱口问道:

“石老弟,你想赵少侠是否跟阴阳剑客有关?”

石乾元倏然一惊,反问道:

“你说赵亦秋会是阴阳剑客的传人。”

萧堂沉忖片刻,说道:

“我不敢断定他是阴阳剑客的传人,但他行踪有点怪。”

石乾元思索了一下,说道:

“这个我想不会,当初根本没有听过阴阳剑客有收徒一事,至于赵少侠可能是

一个身世不幸的人,才变得沉默寡言。”

石乾元这一说,萧堂才把怀疑的心,化作淡然。

董立俊说道:

“刚才的笑声,会不会是阴阳剑客?”

提到阴阳剑客,每一个人的心里又是一惊,萧堂摇摇头道:“恐怕不会吧?……”

萧堂吧字未落,蓦地,又是一声刺耳的笑声,破空传来。

五个人同时打了个冷战,放眼向发声处望去——

蓦地里——

一条人影,快逾电闪,直向离梅山庄不远的一片松林泻去!

五个人大喝一声,身影纵起,直向那条人影追去!

刹那间,他们已到这片松林之外,不觉把脚步停下。

就在他们凝视松林的当儿,松林之内,又传来一声冷笑。

萧堂被逗得火起,大喝道:

“朋友既然是有脸的人物,也应出来亮亮相。”

萧堂话声刚落,一声哈哈大笑,但笑声依然是那么冷峭,蓦地里,眼前人影闪

处,已飘落一个人来——

五人同时一惊,下意识的退了三四步,抬眼望去,萧堂心里又是一惊,又退了

数步——

来人,正是萧堂在路上所见到的那个神秘中年书生。

中年书生会突然在梅山庄出现,的确是每一个人意料之外,石乾元不愧为一庄

之主,在此场面下,依然含笑拱手道:

“阁下夜临梅山庄,石某人等有失迎迓,在此谢过,如阁下不弃,进庄喝杯淡

茶如何?”

那人好像似闻未闻,冷冷的眼光,环视五人一眼,然后开口向萧堂冷冷问道:

“前辈,你喊出在下,是否想再留住我?”

萧堂脸上一红,喝道:

“阁下夜探梅山庄,意慾何为?不妨明言。”

那中年书生道:

“这是我个人的事,你们管不着。”

萧堂又道:

“阁下到梅山庄,是否替阴阳剑客寻仇?”

那中年书生听后,又是一阵极长的冷笑,声划长空冰冷之极,笑声停后,脸色

依然那么冷漠,说道:

“哼!你们想找阴阳剑客,阴阳剑客已在你们身边多时了。”

五人又是一惊,环顾四周一下,深恐阴阳剑客真会在他们身边出现似的。

萧堂见石乾元、点苍三剑均在此,胆子为之一壮,冷笑一声,喝道:

“阁下既然是阴阳剑客的朋友,不要说我与点苍三友不让你走,就是我们石庄

主也不会让你走。”

中年书生又是一声冷笑,不屑的问道:

“怎么,你又想以独特的点穴法留住我?”

萧堂被说得反羞为怒,暴喝一声,一掌便向那人劈击过去。

这一招快逾迅雷,又是挟怒而发,端的奇快已极。

中年书生身子一闪,也未见怎么做势,便避过了这一拳。

萧堂一掌落空,石乾元与点苍三剑暗喝:“好快身法!”就在他们思忖间,萧

堂又连攻三掌。

这三掌聚萧堂毕生功力所发,萧堂恨不得在一击之下,便把对方毁在掌下,方

出这口气,只见掌风过处松树吧吧应声而折,飞枝四落!这三掌威力如何,可想而

知。

萧堂猛攻四掌,对方依然无伤,倏间中年书生道:

“关东乞侠,就凭你这两手功夫,还差得远了。”

萧堂在石乾元与点苍三剑面前,竟被对方如此奚落,自己是成名人物,这个脸

还往哪里去放?怪吼一声,喝道:

“那你就再接我一招试试!”试字未毕,欺身而上,右手一招“双龙抢珠”,

左手一招“大海捞针”,一招两式,分取那中年书生双眼与“中极”穴。

这一招两式奇快之极,中年书生身子一沉,出手奇快,双掌急吐,反扣萧堂双

腕要穴。

萧堂见他以招接招,心里暗吃一惊,双掌急撤,长啸一声,身子腾空而起,右

掌运足全力,一招“雪花盖顶”,猛向那中年书生罩头斜击而下。

这一招更是奇快,中年书生微一闪头,右腕双指骈进,反点萧堂足下“涌泉”

穴。

萧堂一击落空,心里暗道:“不妙。”在空中急忙使个“云里翻身”才飘落下

地。即是如此,脚上也微感一麻。

萧堂不愧为江湖上成名人物,功夫的确高人一等,在翻身落地的刹那,双掌已

运足全身内力修为,平胸猛推过去。

中年书生双掌也平胸推出,“轰”的一声,两人不约而同退了数步。

萧堂见自己聚毕生四五十年的内力,竟被对方轻轻接了过去,心里不觉一寒,

乍闻那中年书生道:

“关东乞侠的武功也不过如此,还是去对付阴阳剑客吧。”

萧堂打出真火,也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怒喝道:

“先收拾你再讲……”讲字说到一半,又再欺身进招。

中年书生冷笑声中,挪步滑身,倏然,脸上杀机隐隐而现,出手极快,一招

“白蛇吐信”,点向萧堂“关元”重穴。

这一招奇快绝伦.萧堂右掌未撤,中年书生双指已经点到,萧堂吃惊之下,

“鲤鱼倒穿波”,往后退去——

但中年书生好像知道他有这一招似的,就在萧堂还未退后之际,一招“饿虎扑

羊”,又欺身击到。

这两手配合得有如电光石火,眼见萧堂已无法闪招——

蓦地里,中年书生忽觉背后冷风袭到,心里一惊,猛点双足,横里闪开四尺来

远,转眼望去,袭击自己的人,正是点苍三剑。

点苍三剑齐喝道:

“阁下果然好俊的功夫,咱们兄弟陪阁下走几招。”

话犹未毕,点苍三剑一齐出手,三剑势若狂风暴雨,卷起三道青芒,分取那中

年书生要穴。

萧堂也向那中年书生猛扑过去。

石乾元还是站在那里,他想不出这个中年书生与阴阳剑客有什么关系,而且对

自己好像没有什么恶意。

他沉忖良久,始终无法找出答案。

蓦闻一声长啸,石乾元抬头望去,那中年书生已拔出背后银笛,振腕一招“泼

风八打”,“锵”的一声,竟将点苍三剑递出的长剑荡了开去。

点苍三剑心里吃惊非同小可,那中年书生神态安逸,眼光环了他们五个人一眼,

冷冷说道:

“各位的武功不过尔尔,还是回去对付阴阳剑客吧。”停了一停又道:“何况

你们与我也没有大仇大恨,至于我是谁,你们也不知道,何必打这个冤枉架?”

说完,锐利的眼光,又环视了他们一遍。

五个慑于对方莫测高深的武功,不敢贸然再次出手。

那中年书生又道:

“石庄主,在下得罪之处,等八月中秋自当登门谢罪,希望你们注意,在下走

了……”余音未息,猛点双足,人影闪处,已消失所在。

五个人又是一惊,身影展起,退出这片松林。

萧堂越想越气,不要说对方是什么人,就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还打了这场冤

枉架,而且把脸也丢大了。

不要说萧堂心里满肚怒火,就是石乾元与点苍三剑心里也是满腔怒火,凭自己

五个人的武功。竟让对方来去自如,传开出去,这个脸怎么丢得起?

一路上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真是心事重重。

五个人到梅山庄周围之后,才放缓了脚程,石乾元道:

“这个中年书生的确有点怪,非察个水落石出不可,看他到底跟阴阳剑客有什

么关系。”

萧堂狠狠道:

“对方既然说八月中秋到梅山庄,大概不会言而不信,到时候再看吧,当然,

我们无论如何也得问明对方是谁。”

沉默了片刻,董立俊开口向石乾元告辞道:

“石兄,咱们兄弟三人,连夜诸多打扰,就此告辞了。”

石乾元道:

“点苍三友,黑夜行路诸多不便,我看还是在小弟处暂住一夜,明天再开始查

探,未悉意下如何?”

董立俊又道:

“这个倒没有关系,阴阳剑客已对本派立下一年约期,本派也不能不早做准备,

否则,到时恐措手不及。”

石乾元点了点头,说道:

“点苍三友既然有事在身,小弟也不多留,希望以后还常到小弟处一走。”

董立俊笑道:

“那当然,八月中秋咱们兄弟三人,再重到梅山庄。”

萧堂也说道:

“点苍三友,回去请替我向贵派掌门人令玄子问个好。”

点苍三剑齐道:

“兄弟当代萧兄禀告。”

石乾元又道:

“小弟也不远送了。”

点苍三剑道声:“不敢当。”身形齐晃,几个纵跃之间,已消失在苍茫的夜色

里。

石乾元与萧堂望着他们走后,才走回小客厅。

点苍三剑奔了一程,蓦地里,又是一条黑影,急速如风,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消失。

点苍三剑霍然齐惊,下意识地停了脚步,环视周围。

在黑夜笼罩下,四野依然是那么苍茫。

点苍三剑的脑中,又打了个问号:“这是谁?是不是刚才那个神秘书生?还是

阴阳剑客?”

想到阴阳剑客,他们下意识又寻视了周围一遍,深恐阴阳剑客真会在他们身边

出现,此刻他们的心中,真有草木皆兵之感。

春雨一字剑董立俊道:

“二弟三弟是否看到刚才那条人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