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剑表雄风》

第九章

作者:陈青云

冯文扬与荣雁应道:“看见了。”

董立俊又道:

“以此人轻功看来,均在你我之上,莫非是那神秘书生?”

这句话三个人根本无法解答。荣雁突然道;

“是不是阴阳剑客?”

阴阳剑客四字一出口,三个人同时在心里打了个冷战。

洒花一字剑冯文扬狠狠道:

“如果是阴阳剑客,难道咱们真怕他不成,我就不相信阴阳剑客这几年又学到

了什么本领……”

冯文扬话还没有说完,蓦地里,又是一声冷笑之声传来。

点苍三剑齐惊,身形齐晃,直向发声处扑去。

但依然四野苍茫,哪有人的影子?

三个人相顾片刻,董立俊道:

“此人好像是为咱们而来,不知是谁?”

奔雷一字剑荣雁强作镇静道:

“不管是谁,如是有脸的人物,何必学那鼠辈行为?”

荣雁话声刚落,又听一声刺耳的冷笑。

冯文扬被逗得无名火起,怒喝道:

“何方朋友。鬼鬼祟祟,有种的何必藏头露尾?”

冯文扬余音未息,乍闻一声哈哈狂笑,一条人影奇快无比,衣袂飘风之声未绝,

已飘落下一个人来。

点苍三剑心里霍然一惊,飘退数尺,放眼望去——

来者竟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点苍三剑惊得脸无血色,阴阳剑客四个字几乎脱口而出。

刹那间,点苍三剑同时感到一种空前绝后的紧张。

出乎他们意料之外,阴阳剑客终于在这里出现了。

阴阳剑客看他们这副惊恐的表情,冷笑了一声道:

“点苍三剑,近来可好,还认得李某人么?”

董立俊朗声道:

“阴阳剑客,你跟踪咱们兄弟三人是何用意?”

阴阳剑客又是一阵狂笑,冷冷道:

“点苍三剑真不愧为名门正派,真是快人快语,九年前的一段过节,咱们也得

重新算算呀。”

冯文扬怒道:

“阴阳剑客,那你是存心跟咱们兄弟过不去了?”

阴阳剑客冷冷道:

“这不是过得去过不去的问题,点苍三剑既然先向李某施下辣手,李某人最讲

恩怨分明。”停了一停,锐利的眼光,向他们扫视了一眼,又道:“三位不是向石

乾元说不惜全力对付李某人吗?好,李某人倒要看看三位有什么不传之秘,使出来

让我见识见识。”

阴阳剑客这话简直轻狂到了极点,直把点苍三剑气得脸色铁青,不过点苍三剑

心里有数,阴阳剑客九年后又重现江湖,武功必定要高出不少。

是以阴阳剑客虽然说话轻狂到极点,点苦三剑依然不敢贸然出手。

他们自然也想不到,站在他们眼前的人,正是第二个阴阳剑客赵亦秋。

赵亦秋目睹点苍三剑吃惊的神情,心里觉得从未有过的兴奋与骄傲,现在,他

已经真正体会到他师父以往的声誉与地位。

他冷笑声中,带着不屑的口吻道:

“点苍三剑,何必那么紧张,李某人当初没有死在你们十一个的手里,这是你

们感到意外的事吧?”

他看了点苍三剑气得发青的脸色,又道:

“既然三位不服气,快出手呀。”

点苍三剑被赵亦秋这一激,“锵啷”几声,长剑同时出鞘。

点苍三剑虽然长剑出鞘,依然不敢向赵亦秋攻去,这故然是点苍三剑存有一分

忌惮,这分忌惮使他们不敢先贸然出手。

点苍三剑心里有数,以兄弟三人的武功,绝不是阴阳剑客之敌,但强敌之前焉

有退缩之理?何况,点苍三剑均是武林出类拔萃人物,所谓“士可杀不可辱”,便

是这个道理。

如果对面所站的人,不是阴阳剑客而换上别人的话,点苍三剑怕不早动上手才

怪,但他们慑于阴阳剑客的声威,却不敢贸然出手。

他们心里明白,点苍三剑若一出手,势必凶多吉少,说不定还会落个横尸梅山

庄的地步。

赵亦秋神态安逸,不时发出冷笑之声。

尽管他外表装作十分安然,但内心却有点不能相信自己的武功,点苍三剑名满

天下,自己如果不敌,势必败露身份。

他又冷笑一声,冷冷道:“点苍三剑,长剑既然出手,也该上呀,我看还是三

剑一齐上算了,免得李某人多费手脚。”

冯文扬倏地一声哈哈长笑,这笑声包含愤怒,的确,点苍三剑几时受人如此奚

落过?笑声停后,怒喝道:

“阴阳剑客,你既然看得起咱们兄弟,咱们兄弟自当舍命奉陪,请亮家伙吧!”

赵亦秋狂笑一声,喝声“好!”锵的一声,阴阳剑已经出鞘。

只见阴阳剑在黑夜里,放出两道夺人魂魄的红黑光芒。

点苍三剑心里又打个冷颤。

赵亦秋抖了抖手中的阴阳剑,不屑道:

“点苍三剑,快上呀!”

董立俊大吼一声,人已飘身扑进,右手长剑一抖,振腕一招“春雨淋花”,直

向赵亦秋罩头斜劈而下。

董立俊这一招迅若骤雷,又是挟怒而发,功力的确不是一般江湖高手可比,如

换常人,必定无法闪避。

但只见赵亦秋在稍一晃身的刹那,轻易闪过一招。

董立俊见一招递空,心里暗暗吃惊,错步振腕,“天外来云”、“八方风雨”

两招杀手,又向赵亦秋猛攻而至。

赵亦秋见他剑力势着暴雨,不敢贸然硬接,滑步族身,堪堪避过两招,阴阳剑

疾吐,“阴阳相克”,指取董立俊“章门”穴。

赵亦秋这一招快到极点,阴阳剑化作两道红黑光芒,已向董立俊当胸疾点而至

董文俊见自己两招又告递空,心知不好,眼看赵亦秋阴阳剑又告点到,急忙使

个“鲤鱼倒穿波”,才勉强闪过一招。

但赵亦秋的阴阳剑法暗藏无穷变化,在董立俊飘身后退之际,第二招又自点到

赵亦秋这两招快逾电光石火,董立俊再撤剑避招已自不及,心里一横,手中长

剑往赵亦秋递到的阴阳剑一迎——

赵亦秋见董立俊挥剑接招,存心拼命,冷笑一声,长剑急撤,左腕疾吐,双指

如戟,反取董立俊“幽门”穴。

赵亦秋这一出手,只不过在刹那之间,董立俊便告败落。

冯文扬与荣雁见状大吃一惊,两人长剑猛递,分取赵亦秋背后“命门”、“灵

台”两大死穴。

赵亦秋忽觉背后冷风袭到,忙抹步滑身,横里闪开三尺。

他看了三人一眼,冷冷道:

“对,一起上才像话嘛。”

董立俊大吼一声,喝道:

“阴阳剑客,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话犹未了,欺身而上,手中长剑“天山落雁”、“疾风劲草”、“飞钹朝海”

三招杀手,连环攻出。

赵亦秋忽觉董立俊手中长剑。化作漫天剑幕,分别递到,心中暗忖道:“果然

不愧为剑上名家。”思忖间,阴阳剑连演精奥招式,已将董立俊的三招杀手化解过

去。

赵亦秋让过三招以后,立即抢攻二剑。

董立俊的王剑不但没有伤他分毫,反而几乎伤在他的剑下。

冯文扬与荣雁也在董立俊出手之际,同时出手,施出洒花剑法与奔雷剑法,直

向赵亦秋周身要穴点至。

赵亦秋力敌三人,自是稍感吃力。

在这宁静的夜里,四个人便在此地展开一场生死的决斗。

刹那之间,又互攻了五、六招。

蓦闻一声长啸,赵亦秋身子倏地一转,使出“阴阳剑”第二招“阳风阴旋”,

“锵!”的几声,竟将点苍三剑的长剑荡了开去,三人也同时往后退了数步。

点苍三剑大为吃惊,猛一咬牙,三支长剑若似三条游龙,直攻赵亦秋要穴,出

手毒辣无比。

他们心里雪亮,如果今晚他们不是阴阳剑客之敌,也就没有活着离开梅山庄的

可能。

点苍三剑虽然施展全力,依然还是非赵亦秋之敌。

所谓“名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四个人出手不过短短的十招左右,但双方

心里已有数了。

赵亦秋阴阳剑快逾奔雷,疾如闪电,每出手一招,均暗藏杀手,招式各有不同,

威力也各异。

如以武功而论,赵亦秋阴阳剑法未达火候,点苍三剑未必在短短的十几招,便

告落败,这自然是点苍三剑慑于阴阳剑客的声威,以及那夺人魂魄的阴阳剑,无法

贯注全力精神。何况名家出手,讲究以静制动,身剑合一,赵亦秋先声夺人,点苍

三剑心存惧敌,出招自然不能随心所慾。

顾盼间,彼此又交换了七八招,赵亦秋逗得火起,长啸一声,身子腾空掠起,

阴阳剑猛抖,振腕“阳光普照”、“阴风狂扫”两招杀手,分取点苍三剑。

这两招快如电光石火,蓦闻“锵啷”数声,点苍三剑的董立俊与荣雁的手中长

剑,竟被赵亦秋挥落。

这一下,点苍三剑惊得面无血色,赵亦秋阴阳剑振腕一挥,剑光过处,董立俊

与荣雁的肩背上,已被赵亦秋划破五寸余长的裂口,鲜血汩汩而下。

赵亦秋的眼触到两人身上的鲜血,不觉一愕!

血!使他开始愣住,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见到人身上的血,刹那之间,从他心里

泛起一阵莫名的难过与不安。

他的脑际倏然闪过一个念头,他想:“我为什么要置他们于死地?对,我要替

我师父报仇,我师父就丧命在他们手中。”

想到报仇,他的脸上又泛起了冷漠与傲然,只要他现在再一出手,点苍三剑必

然丧命在阴阳剑下。

赵亦秋一咬牙,阴阳剑猛挥,指向两人劈击过去。

冯文扬惊叫一声,他心里明白,自己再出手也是枉然,他闭上眼睛,暗叹道:

“点苍三剑已经完了。”

眼看董立俊与荣雁就要丧命在阴阳剑之下——

蓦地——

赵亦秋的面门突觉滥风袭到,他吃惊之下,把递向董立俊与荣雁的阴阳剑收回,

直向那袭到的暗器挥去——

“锵!”的一声,已将那暗器击落,原来是一个小石子。

赵亦秋放眼望去,哪里有一个人的影子。

这刹那之间,赵亦秋的心里也不觉泛起一丝寒意,董立俊与荣雁也同时在赵亦

秋一愣之间,拾起地上的长剑。

这刹那之变,点苦三剑根本没有看清什么,他们更不知道阴阳剑客为什么没有

向自己下手。

赵亦秋冷笑声中,猛一咬牙,喝道:

“点苍三剑,再接我一剑。”剑字未毕,挥剑进展,阴阳剑连演三招杀手“阴

阳交合”、“阴气冲天”、“阴阳相克”,猛攻三人。

赵亦秋三招阴阳剑绝学,化作漫天剑幕,他存心将点苍三剑毁在阴阳剑之下,

替阴阳剑客报仇。

剑光过处,几声惊叫,点苍三剑的身下被赵亦秋划破了一尺来长的裂口,点苍

三剑的脸上苍白如纸,汗如雨下。

点苍三剑惨呼一声,同时仆倒下去,赵亦秋猛下辣手,疾若迅雷,又向点苍三

剑劈击而下。

这刹那之间,点苍三剑明白已无生还之理,何况赵亦秋这一剑又是快捷无比?

倏然——

赵亦秋突觉眼前人影闪处,“锵啷”一声,阴阳剑竟被弹震回来,不但如此,

还把一只右臂震得酸痛。

他在吃惊之下,往后退开数步,抬头望去,袭击自己的人,正是赵亦秋在路上

所见到的那个中年书生。

这突然之变,点苍三剑根本没有看清来人。点苍三剑双目紧闭,身下创口剧痛

如割,额角汗如豆大,滚滚而下。

赵亦秋庆幸自己就要得手,倏然被中年书生所救,大吼一声,喝道:“阁下是

什么人,竟敢管李某人的闲事?”

那中年书生好像闻所未闻,缓步向点苍三剑移去,探手入怀,取出三颗丹葯,

纳入点苍三剑的口中。

赵亦秋见对方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气得大吼一声,骤然发难,阴阳剑疾

出如电,直向那中年书生背后点到,口里喝道:

“阁下既然敢管李某人闲事,先接我一剑!”

赵亦秋突然发难,不过在瞬间,就在赵亦秋阴阳剑递到那中年书生背后寸许时,

那中年书生身形一闪,赵亦秋的阴阳剑竟告落空,这一下,赵亦秋不觉心里暗暗吃

惊。

那中年书生脸色冷漠,冰冷的眼光,注视了赵亦秋一眼,嘴角泛着淡淡的笑容

点苍三剑在剧痛之际,突觉有人在他们口中塞下一颗东西,接着那东西便化液

而下,直达四肢百骸,伤口剧痛,即告消失,在地下一跃而起,放眼望去,不觉感

到一点迷惑。

中年书生会突然又告出现,又救了他们三条生命,的确在点苍三剑意料之外。

董立俊黯然一叹,向中年书生移去,躬身一揖道:

“咱们兄弟三人蒙阁下出手相救,重生之德,没齿难忘。”

那中年书生回顾了点苍三剑一眼,冷笑道:

“三位伤口未复,不宜多动。”

董立俊被中年书生这一说,又退了回去,此刻,点苍三剑的心中,突然感到无

限的愧意。

几个时辰以前,自己三个人还跟对方排个你死我活,想不到中年书生就在自己

三人要丧命在阴阳剑之下的时候,现身相救。

点苍三剑说不出心里是什么味道,怔怔地望着那中年书生。

赵亦秋在吃惊之下,暴喝一声,又向那中年书生攻出一剑。

那中年书生,冷笑声中,不闪不避,手中银笛向赵亦秋的阴阳剑递出——

“锵”的一声金铁交鸣之声,两人同时退了数步。

由这一招看来,两个人的武功,实不相上下。

赵亦秋却又暗吃一惊,他以为自己的武功,当今武林无人能敌,想不到下山不

到一个月,便碰到了这等高手。

他吃惊之下,怒喝道:

“阁下果然有两手,报个名儿,须知李某人阴阳剑之下,不杀无名之卒。”

那中年书生听后,冷冷一声哈哈长笑道:

“我的名字值三十万两金银,只要你拿得出来,自然相告。”

赵亦秋听得几乎气破了肚,对方根本没有把自己看在眼内,暴喝之下,阴阳剑

又向那中年书生连攻三剑。

这三招是赵亦秋挟怒而发,奇快绝伦,只见漫天剑幕,分向那中年书生周身各

处疾点而至。

中年书生见赵亦秋出招奇快,吃惊之下,不敢怠慢,错步滑身,避过赵亦秋快

攻,银笛猛递,反向赵亦秋抢攻两招。

赵亦秋见三剑均已落空,知道遇上劲敌,眼前中年书生二招快逾迅雷,不敢大

意,挪步滑身,才避得中年书生二招急攻。

赵亦秋与中年书生一交上手,不觉把一旁的点苍三剑看得英明其妙,心里就想

不透他们为什么会交上手。

据中年书生所谈,阴阳剑客是他的朋友,为什么会跟阴阳剑客交下手,而又救

了自己三个人的性命?

这一连串的问题,直把点苍三剑弄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

就在点苍三剑思忖间,赵亦秋又跟中年书生互攻了五六招,依然是无法分出胜

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剑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