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剑春秋》

第十二章

作者:陈青云

一个荒郊的残破古寺,野坟累累,黄色泥土连茅草都不生长,看起来四野光秃秃的,附

近十里没有人烟,更别说香火了。

这一天,刚过了晌午。

古风走在前面,他说这寺里住着一个老和尚,很可能可以提供司徒业的行踪。

老和尚是谁?原来这老和尚是当年岭南五虎岭的盗魁屠明,浑号叫屠夫的便是他,五十

年前黑自两道,谁要提起他,莫不敬畏三分。

他为什么来到这里?什么时候来到这里?无人知道。

董卓英没听说过这个名号,他心中的疑问特别多。

远远的还没有来到寺门,古风一眼已看出寺门已半倒,剥落不堪,寺门上的牌匾,也早

已蚀化,字迹模糊已不可辨。

董卓英叹了口气,向古风道:“那个人住在这里?”

“不错,屠明确是住在这儿。”

“这么破烂住所……能住人么?”

“为什么不能?”

“屠明为何千里迢迢到这里来呢?”

“伤心人别有怀抱,行事不求人知。”

“他有什么伤心事?”

“听说他以前犯了一件很大的错误,从此远离人群,隐居避世,痛心忏悔。”

“是为了杀人杀得太多了?”

“也不尽然,是为了感情的事。”

董卓英听他这么说,不由默然,内心感触良多,感情的事,是人生最难调理好的,也是

最易伤人的。

二人到了门口。

寺内,一片沉寂苍凉。

古风道:“卓英,咱们进去瞧瞧!”

董卓英摇摇头道:“还是你先进去通报一声较为妥当,就说我董卓英求见。”

古风道:“唔!也好!”

话落,他即走向寺内,一路上破瓦残砖,苍苔满地,根本不像个有人住的地方。

古风终于走到最后一间较为完整的厢房前,厢房门阶上没有芜草苔藓,显示有人住过的

样子。

古风在门口高声叫道:“屠老前辈在吗?”

空寺寂寂,静无回音。

古风提高了声调又道:“屠老前辈,晚辈古风和董卓英特来求见……”

风吹草摇,仍是没有第二种声音回答。

古风浓眉微轩,心忖:这老和尚难道是云游四海未归,但阶前落叶甚少,似是有人打扫

过。

他心念至此,决心探个究竟,上前伸手向门上一推。

门是虚掩着的,轻轻一推便开了。

木榻上坐着一个老和尚,白色长眉紧闭,坐相庄严。

古风微感一怔,屠老前辈正在坐关,自己闯了进来,实在莽撞之至,只得又轻声禀道:

“晚辈不知道老前辈正在坐关,只是因为董少侠有急事求见大师,晚辈才不得已带他来,请

大师恕罪。”

言辞委婉,字字清朗,想不到木榻上的人仍是没有反应。

古风疑心顿起,急急一个箭步上前,靠近榻边,仔细观察老和尚的脸色,并用手轻探鼻

息,才知道老和尚已归返道天了。

于是他急速退出厢房,奔向寺门口。

董卓英见他急匆匆的奔来,心中一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古风,屠老前辈是不是在里面?”

古风奔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在……里面,只是……”

“只是怎么样?”

“只是他已经死了!”

董卓英大惊,道:“此话当真?”

古风喘着道:“当然是真的,我亲眼所见,绝对假不了!”

董卓英大感失望,但侠义之心油然而生,接着又问道:“屠老前辈是被歹徒所害?”

“不知道,在下来不及仔细查看,就先赶了回来。”

“他尸身现在何处?”

“在厢房内。”

“走!咱们去看看!”

二人连袂飞驰,再回到厢房内,董卓英经过一翻察勘,证实老和尚是寿终正寝,返归道

天,不是被人所害。

古风走过去掀开老和尚的袈裟,发觉衣襟下压着一张白纸,不由讶道:“快看,这里有

一张纸条!”

董卓英道:“快抽出来看看!”

古风把白纸条抽出,见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不少的字,随即交给董卓英道:“你来念念

看,老和尚留下什么遗言?”

董卓英接过,念道——“余俗家姓屠名明,幼时生长武夷,五岁起即好弄枪弄棒,嗜武

成癖,十二岁时横行乡里,路人侧目。

弱冠后独身前往岭南,在五虎岭占山为寨,劫富济贫,终以杀孽太多,致遭天谴,家中

亲人鲜得善终,儿时情侣亦背离别嫁,亲恩爱情,两无一是,遂于知命之年,大澈大悟,远

来此荒僻山野,皈依我佛,清修二十五年。

届时当脱却臭皮囊,还我真面目。

届时倘有客人来访,必为武林后起之秀,老衲别无所赠,留赠偈言四句:青中藏青,人

在天外,尘里飞石,外甥随舅。”

董卓英念完了,古风听懂了大半,只是后面那四句,混淆不清。

古风道:“老和尚这赠言,是什么意思……”

说着,他又径自接道:“卓英,你好好的推敲一下内中原因,老和尚好像是预知咱们会

来似的。”

董卓英沉思了一会,心中有了概念,道:“屠老前辈,一生功过,都已过去,咱们先把

他的遗体入土为安,然后再寻求答案!”

古风当然赞同。

就在寺中一块高地上,挖了个大坑,掩埋了老和尚的尸体。

董卓英搬过一块大青石条,竖埋墓前土中,运起金刚指功,龙蛇飞舞的刻上了“故武林

怪杰屠明大师之墓”。

古风看了看,道:“你为何不刻上‘五虎岭’三个字?”

董卓英道:“屠老前辈生前已厌倦了那个山岭生涯,何必死后还提它呢?”

古风点点头,没再表示意见。

董卓英最后在墓碑上,再写上“岁次乙丑季秋”六个字。

琐事停当,已是晚鸦噪林,红霞满天的薄暮时分。

二入席地而坐,先吃了点带来的干粮,寺中的古井,汲出来的井水,又清又凉,微带甜

味。

古风微喟了一声,无限婉惜的道:“大好甘泉,弃在此荒僻之乡,若是拿来酿酒,岂非

胜过贵州茅台!,真是可惜!”

董卓英淡然一笑,没说什么。

二人吃完了干粮,也为沧桑古寺,凭添一份凄切的气氛。

隔了半晌,董卓英道:“古风,咱们来研究一下那四句偈言……”

古风道:“难解,在下想不通,还是你说吧!”

董卓英思索了好一阵,才道:青中藏青,必是一个蓝字,因为蓝字化解开来,岂非青中

有青?”

古风点点头道:“好像有道理!”

董卓英不去理会他,继续说道:“人在天外,所谓天外飞鸿,飞鸿是靠什么起飞,是靠

羽毛,这或许是个羽字。”

古风欢呼道:“对,对极了,你说得对极了!”

董卓英道:“尘里飞石,尘者土也,土中含有大小石头,石头到处有,本不足奇,但飞

来的石头,就不多见,你记不记得有个飞来峰的地方?”

“这个……这个……”

“峰即是石峰,这一句可能是个峰字。”

古风不禁连连点头,表示赞许。

“最后一个字嘛……”

古风忙问道:“是什么字?”

董卓英苦苦思索,也想不出来。

古风嘴里不由连连念着“蓝羽峰”三个字,但他念了十几遍,仍只是“蓝羽峰”三个字

而已。

董卓英突然叫道:“有了,最末一个字是个后面的后字。”

古风喜道:“哦!怎么说?”

董卓英道:“这一字最难猜,也最好猜,外甥随舅,俗语说舅舅大于天,外甥随着舅

舅,不论行坐,必在其后,所以这一字定是个后字。”

古风忙从头念了一遍,大叫道:“蓝羽峰后,哎呀!老和尚真不得了呀!”

董卓英忙道:“你想到了什么?”

古风兴奋的叫道:“这意思是说,在岭南群峰环绕中,有一座天然的奇峰,这个峰就叫

蓝羽峰……”

董卓英也道:“不错,区区也想起来了,蓝羽峰不但峰奇,而且景奇。”

古风得意的道:“这一点该是我先想起来的吧!”

董卓英笑道:“蓝羽峰下有一条河流,当地人戏称绿江,水面如镜,清澈见底,江中绿

草绿苔,和两岸削壁悬崖的绿叶绿树,相映成趣。

“整条江水都是绿绿的,而且山重岭叠,奇峰异石,各擅胜场,其风景之美,意境之

佳,已不是言语所能形容。

“同时,其中有一处叫做万石林的,干奇百怪,什么形状的石头都有,迤逦沿江而成,

蓝羽峰是其中最大的峰头,听说那座山岭更为奥妙!”

古风向往的道:“咱们去看看好么?”

董卓英点点头:“区区也正有此意!”

于是,二人纵身离去。

七天后。

二人来到了慕名向往的蓝羽峰。

经过了长途的跋涉,二人精神不懈,毫无倦意,径奔后山。

蓝羽峰的后山,跟前山可大不一样,景致风光,引人入胜,更隐藏着另一种神秘玄虚的

意境。

山形突兀,石洞到处可见,半隐半藏,深幽不知几许。

董卓英登上名山,心情一时激动,不由引吭长啸,发舒心中郁积之气。

这一声长啸,足足有半盏茶工夫,方才歇止。

想不到长啸声止,却引来虎吼相应。

一时风起云涌,满山满谷,到处响应着百兽之王的低沉吼鸣。

二人面面相觑,蓝羽峰没有见到三尺之童,却先已逗来蓝羽之虎相迎。

古风望着那无数的石洞,皱紧眉头,道:“卓英,那老和尚把咱们引来蓝羽峰,难道是

要咱们来打虎么?”

董卓英道:“不是打虎,是抓虎。”

“抓虎吁把老虎抓来有何用?”

“你再想想看!”

“在下看到老虎,脑袋先已发晕!”

“亏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此虎不是野虎,背后必是豢养有主,抓住它,何愁其主人

不出面?”

“唔!有道理!”

“我看这样好了!”董卓英剑眉一扬:“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开始动手!”

二人一阵商量,便去捕捉那只闻其声而不见其影的猛虎。

董卓英居右,古风在左,向着山顶矮树丛中阴影内前进。

董卓英艺高人胆大,纵身掠起,几个起落,人便已到了矮树丛林的边缘。

说也奇怪,矮林中一片沉寂。

不但见不到虎影,连虎声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董卓英静听一会,便领先进入林中,转过一个比人高的巨石之后,观察地面,发现地上

残留有虎爪痕迹。

他急忙打了个手势,古风看了,急奔过来。

“有情况发现?”

董卓英点点头道:“你看,那边地上的脚印是什么?总不会是野猪所留下来的吧?”

二人朝那边看去。

古风高兴得嗓子都变了调,压低了声音道:“好家伙,是两只!”

“是两只猛虎,一大一小。”

“怎么知道是一大一小?”

“从虎爪的痕迹中判别,着地有力,痕迹大而深的必是大老虎。”

“小的那只呢?”

“定是只幼虎。”

“那好极了,咱们抓着它,带回去豢养!”古风不脱稚气的脸孔,高兴得泛红晕,恨不

得一下就能捉到。

董卓英附着他的耳朵道:“尊驾最好是慢点高兴!”

“为什么?”

“因为这两只老虎并不是无主之物,咱们也不是专为捕捉老虎而来的。”

像是被淋了一头冷水,古风鼻子里哼着道:“试试看,说不定它的主人同意转让也说不

定。”

就在这时,一声虎啸,发自山岩后方,接着狂风自左近刮了起来,直把矮树林梢的枝叶

吹断不少。

风从虎,风助虎威。

古风指着山岩下,惊叫道:“老虎来了!”

果然,一只高大凶猛的白额老虎,徐徐的出现在二人眼前。

董卓英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这万兽之王,果是不同凡响,小牛一般高大,隆起的虎背,

显示出它正当壮年。

两只像灯笼似的虎眼,闪闪生光,头如笆斗,宽阔的大虎嘴,张开宋有如血盆大口,露

出两颗尖锐的虎牙。

古风怔住了,他没想到这只老虎是如此威猛壮大。

蓦地,古风抬手指向那巨虎的身后,道:“卓英,你快看……”

“什么?”

“不得了,那后面又来了一只老虎!”

董卓英随着他的手指看去,果然,又走出了另一只白额虎。

这一只老虎的躯体,比前面那一只要小得多,虎纹花白相间,毛皮同样美丽光泽,它摇

尾走过来,停靠在巨虎身旁。

古风一怔之下,倒抽了一口气,道:“现在看你的了!”

董卓英道:“别紧张,让区区试试看!”

那只巨虎似已通灵,听见二人的对话,低低地吼了一声,一双巨眼,一瞬不瞬地对董卓

英看。

董卓英见那老虎,背毛微耸,虎爪向地上连抓两下,忙喝道:“古风,快退!”

话声未歇,白额巨虎两只前爪,猛地向地上一按,前弓后箭,形如飞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剑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