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剑春秋》

第十四章

作者:陈青云

到了第三天。

雨收天霁,旭日露出了笑脸,阳光普照大地。

柳家庄的翠柳池,是一个荷叶形状的大水池,宽广各有三里长,如其说它是水池,倒不

如称之为小湖比较妥当。

沿池畔遍植青一色的倒垂柳,枝枝垂到水面上,微风吹来,身心舒畅,如置身在大自然

中。

最难得的是池水,还是流动的活水。

柳庄主柳铮善于图说之学,他选好了地形,在西侧挖了个水道,引进了东流入海的捷地

河上流的河水流入庄内。

然后劈山开池,疏滨暗道,将注入池中的水,又从暗道中迂回流出到河中去。

柳家庄为了这工程的进行,整整耗费了三年时间,才算完成。

柳家庄的翠柳池,也因此享誉了北五省,而翠柳池畔的英雄宴,更是轰动武林,人人知

晓。

但柳家的发迹,其中却含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掌故。

据说柳家庄在最初,开劈翠柳池时,原打算以半亩方圆为准。

想不到在动工的第五天,负责监工的柳景,他举起锄头,深深挖到地面下一丈左右,锄

刃突碰到一块铁板,发出“当”的一声脆响,震得柳景的双臂发麻,锄刃也断裂了一个缺

角。

柳景当时愣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

呆了一阵之后,柳景忙率工人整理场地,除去浮土,大伙儿齐声惊叫,原来泥土中埋着

一口大铁箱。

柳景为人忠诚,立即跑去禀报庄主:“庄主,不得了啦!你快来看看!”

柳铮知道他忠厚可靠,可能碰到了什么怪事,便道:“为什么一定要老夫去看看,你先

说说是什么事情?”

柳景急道:“庄主,我们在土中挖到一个大铁箱……”

柳铮笑道:“大铁箱又不是黄金箱,你把它丢弃不就得了么!”

“庄主,你去看看,铁箱里装的是什么呀?”

“唔!好吧!”

柳铮随着柳景,弹身奔出,如飞赶到现场。

经过一番周折,铁箱挖了出来。

铁箱黑黝黝的,两端生满了铁锈,但中面却画着一只凤凰,看不出是何物制成。

柳铮亲自押送着这只沉重异常的铁箱回到了内宅,费了一番工夫,打开铁箱,居然是口

宝箱。

箱中珠宝,耀眼生辉,光彩夺目,碧绿的翡翠,鲜红的宝石,耀目的明珠,件件都发出

闪闪金光。

从此,翠柳池扩大了范畴,挖掘的工程浩大,由原先的半亩之地,延长伸展为一个不小

的湖泊。

柳景也因此而调升为前门总管。

柳家庄的财富,从此富甲太行山。

关于这件传闻,董卓英和古风二人倒不关心,他们所关心的,只是那英雄宴到的将有哪

些人。

还有,司徒业是否真的会在英雄宴中出现?董卓英仍然穿着黑色的衣衫,面如冠玉,气

度雍容,古风年轻英俊,穿了套白色衣服,一黑一白,十分醒目。

二人进入场中,立刻赢得无数赞叹。

翠柳池畔全是一片绿草如茵的草地,柔软整齐,恰似铺上一条绿色的地毯。

会场的入门处,正是前门总管柳景亲自率领十八名彪形大汉,站在门边迎接各路英雄好

汉。

站在柳景旁边的,是上次在张家口会过一面的谷鼎。

枣面人也在,但态度已大为恭顺。

谷鼎远远望见董卓英和古风二人行来,忙趋前一步说道:“董、古二位少侠,欢迎光

临!”

董卓英含笑道:“谷兄今天可忙了,到的客人不少吧!”

谷鼎恭恭敬敬的答道:“时辰还早,还不到一半呢!二位是本庄的贵宾,奉庄主交代,

特致欢迎!”

说着,就亲自引导进入草坪,请二人坐在西首第一桌首席上。

原来草坪上的酒席,排列成八卦形,分成八路,每一路的第一桌,围绕着一个圆环,圆

环中摆设一座木造天坛,高逾二丈,雕工精细。

董卓英抬头回顾,只见坐在他右侧第一桌首席的,是一位身穿宝蓝长衫的年老员外,须

发如银,却正是南义马荣宗。

坐在他左侧第一桌首席的,却是一个乌簪高髻,灰袍白袜的道人,长得鹰鼻深腮,年纪

虽在中年以上,头上却是白发苍苍了。

从道人再过去,又是一路的首席,坐的是一位相貌庄严的老者,却是北侠宋世彬,想不

到他二人同时来参加。

可是和他同席的还有一位高顶尖嘴,红眼长臂的老者。

古风对那位老者,看了忍不住想笑,观其形,确实带有七分猴相。

董卓英悄悄对古风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古风摇摇头。

董卓英道:“这位老者,足迹甚少踏入中原,不知道他为何会来赴这盛宴。”

古风一时好奇心大起,问道:“他是谁?”

“此君乃是久居天山南麓大圣崖的仙猿方承基。”

“哦!难道今天的英雄宴,有什么目的?”

“这就不知道了!”

这时,陆续的又有不少的客人来到,武功出众,尊为一方之雄的都是被引导入席,其次

的就各自找座位自行坐下。

但他们多数对方承基窃窃私笑不已。

董卓英目光四下巡视,希望能够看到司徒业的影子,但就是找不到。

他微感失望,心想,也许他等一下会来。

渐渐地,各桌都坐满了客人,一共是四十桌。

午时已届,悠越的钟声响起,一连敲了三下。

天坛的顶端,突然展现出十个金色大字:“煮酒论英雄,英雄在座中。”

这十个金字甚为讨好众人,立时博得如雷的掌声乙接着,那十个大字倏地隐去,又出现

了八个大金字:“以武会友,强者为尊!”

这八个字一出现,场中有的鼓掌,也有的发出不同意的议论声。

然后,八个金字不见了。

跟着又出现了十个大字:“玉牌嵌金鼎,送与有缘人!”

这一次博得全场最热烈的掌声。

董卓英眉头深锁,他无意于什么金鼎的,原只想早一点在会中打听到司徒业的消息,马

上就辞谢离去。

现在事情有了演变,演变成尔虞我诈,大家各以武功相拚,谁还有什么真心诚意赴这场

盛会?就在他暗自长叹之下,天坛上的字又变了:“恭请董少侠出座主持。”

董卓英大惊失色,望着那一列字体,脑海中干头万绪,思潮汹涌,不知是接受还是不接

受的好。

古风在旁,笑逐颜开,他打气鼓励道:“千百人中选上你,一切的荣誉也属于你,快出

去吧!”

董卓英依然冷若冰霜地不太感兴趣,骂他道:“这可能是一石二鸟之计,你高兴得未免

太早了一点。”’古风不服气的道:“管他娘的那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干了再说!”,

二人正在小声辩论,突然大厅中一片肃静,人人引颈望着草坪东侧方向,坐在后边比较远的

人,很多站了起来。

只见谷鼎又引导四个人走进圆环内圈的首席。

群豪看这四人时,走在第一位的是个白眉老僧,面目慈祥,龙形虎步,不怒而威,手中

持着一根黄杨木的禅杖。

跟在后面第二位的是一个黑发白眉毛的道人,态度安详,步履从容。

这一僧一道,看样子都是德高望重的有道之士,给人的印象非常的正派。

走在第三位的是个秃顶的老者,双目炯炯闪光,两边太阳穴高高隆起,七十多岁的年

纪,精神矍铄。

他一边走,一边向两侧的群众打招呼,点头招手,忙得不亦乐乎。

而在座中的群豪,也多数和他笑脸相迎,想见他交游之广,人缘之佳了。

最后一个是一位浓眉粗眼,高大异于常人的奇装异服之士,头上还包着一块白长布。

这位人士大约是位信奉穆罕默德的回教子弟,面孔严肃,翘起八字胡子,走路虎虎生

威。

这四位后来的有道之士,立即吸引住会场的注意力。

董卓英用茶水在桌面上写下了四个字,先后是空如禅师、一阳道长、昆仑老人、格奇掌

教。

古风看了不住的点头,他心中一面钦佩董卓英的识人之多,但脸色不由一变。

董卓英也不说破他的心思,蘸着茶水,又在桌上写道:“当仁不让,何足畏哉!”

果然,四人入座之后,天坛上又出现了一行大金字:“董卓英人中龙凤,当之无愧。”

群豪一见两次先后出现董卓英的大名,有的点头同意,有的人消息不灵通,不知他是何

许人?又是何门何派的后起之秀?一时间,议论纷纷。

恰好这时送上了酒菜,大伙儿顿时狼吞虎咽起来。

柳家庄的庄丁,一个个穿着绿色锦绣华服,上菜的上菜,斟酒的斟酒,场面真是壮观无

比。

柳铮家财万贯,称得上豪门巨富,群豪不怕把他吃穷,各个兴高采烈,猜拳行令,处处

可闻。

天坛上此时又出现了几个大金字:“薄酒粗肴,不成敬意,饭后余兴,请多多捧场!”

众人看了那四句话,莫不呵呵大笑。

可是那四位后来的有道之士,和先到的南义、北侠,坐在首席上,气度威严,坐相沉

稳,对身外騒扰吵闹,宛似不闻不见。

董卓英静静观察一阵子后,心忖道:“实至名归,究非浪得虚名的可比!”

古风见他目光逡巡全场各桌,一会儿兴奋,眼泛异彩,一会儿沉消萎靡,面色暗青,知

他正在考量自己,是否够上当主持人的这份荣誉·这一顿酒席,整整吃了一个半时辰之久。

奇怪的是东道主柳大庄主柳铮没有出现过一次,既未开口说话,也未客套应酬。

他去了哪里?为什么不现身出来?种种都是不可理解的一个谜。

场中群豪酒醉饭饱之余,有的开口大声呼叫了:“柳大庄主呢?他何以不出来给咱们敬

一杯酒呢?”

有的醉汉更是拍桌责骂,醉言酒语的喝道:“柳铮太瞧不起人了,让咱们坐冷板凳喝闷

酒,真是岂有此理!”

蓦地,天坛上及时又出现了一行大金字:“英雄宴后,武会开始,玉牌金鼎,储以待

君。”

天坛顶端的木门,突然开了天窗,伸出一支旋转的木臂,托着那个绚烂光耀的玉牌金

鼎,高高在上的徐徐旋转。

’那玉牌嵌在金鼎正面,金白色光华,煞是美丽。

高度约达一尺来高,鼎底深雕着九条金龙,张牙舞爪的抢夺鼎端的一颗宝珠。

于是,一片赞叹惊诧之声,此起彼落,群豪竞相睁大了眼睛,想看个清清楚楚。

董卓英在众人混乱声中,目光不瞧向天坛顶端,却暗中注意打量司徒业的下落,奇怪的

是诛心员外也不知何以不来参加。

空如禅师、一阳道长、昆仑老人三位,倒是一派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修养,连眼皮子

眨都没眨一下,闭目趺坐,神色湛然。

只有格奇掌教脸颊肌肉抖动了一下,双目异光一闪,遂即恢复了原先状态。

他目光继续转溜到方承基的那一桌,只见方承基不住抓耳搔腮,想见他已是贪心大起

了。

董卓英再转过来打量时,只见在坐众人,个个面红脖子粗,交头接耳的都在纷纷议论,

不知在谈些什么。

就在众人一片谈话声中,突然传出一声怒吼,有若春雷,喝道:“格老子的,既不见庄

主,又不见主持人,龟儿子搞的啥名堂。”

董卓英望了过去,只见西南侧的第二桌,站着一位高高瘦瘦的汉子,说着一口四川土

腔,踉踉跄跄的走出来。

众人见他已是喝醉,大都懒得理会。’可是,偏偏又出来一位山东大汉,胳膊粗如大

腿,喊道:“奶奶的,你小子鬼喊个熊,俺就是看了不服气。”

这二个糊涂,居然一言不合,当场准备较量起来。

人类好斗的本性,与生俱来,丝毫不假。

高瘦的那人,一手拿酒壶,一手拿酒杯,晕头转向的走着八字步。

但想不到他走到一半,居然一式白鹤冲天,纵起一丈来高,轻盈盈的飘向草坪南端空旷

草地上。

这一手表露出他身法轻灵,手中的酒没有溢出杯沿,显是极高的轻功。

场中多的是高手,高手识货。

立即有人叫道:“好一招醉八仙的风送江帆。”

董卓英和古风二人,默然不语。

那山东大汉,穿得衣衫单薄,满脸酒气,看来呆里呆气的,他不甘示弱,叫道:“俺也

露一手给你瞧瞧。”

说着,他大步而出,一步一个脚印,脚印深入地下五寸。

草地柔软,泥土润湿,但他鞋袜如新,没有沾上一点痕迹,也是不易。

高瘦之人一见山东大汉向他冲来,口中叫道:“格老子的,来得好!”

飕的一掌,直向对方劈去。

掌势之快,迅雷闪电,亦所不及。

山东大汉眼见他一掌劈来,竟然不避不闪。

高瘦之人怒道:“龟儿子不怕死?”

掌势又加快了一倍,力逾千钧。

没想到就在掌势刚要沾上对方衣襟之际,山东大汉施出一招“沾衣十八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剑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