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剑春秋》

第十五章

作者:陈青云

行色匆匆,脚法如行云流水。

刹那间,柳家庄的庭园楼阁,已被董卓英远远抛在身后,只剩下一片模糊的远影。

可是友情的牵挂,使得他脚步骤然停了一停。

柳庄主柳铮的盛情,并没有使他心动,使他心动的是古风,从黄鹤楼结识,经过几番患

难考验,于今终于开始分手。

人生的旅途就是这样乍分偶合,聚散无常么?蓦地,前面半山腰上,传来了一阵笛声。

笛声如泣如诉,哀婉绝伦。

董卓英大感惊奇。

这笛声吹奏得回肠荡气,功力不凡,悦耳之至。

想到这里,脚尖一点,人已凌空而起。

十几个起落之后,他已站在一座幽谷中的丛林边缘。

这时,笛声已停,眼前的景象是一片松涛之声。

笛声不再,但他相信吹笛的必藏在此丛林之内。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入丛林,哪能见得到吹笛之人?。

丛林内落叶积满一地,苍苔到处都是,显见是甚少有人入内。

转过三株古老虬松和一株大榕树的背后,又是一片高大的篁竹林,董卓英左顾右盼,游

目四周,周围静宁沉寂,不闻鸟语,更无花香。

触景伤情,董卓英至此,不由感从中来,时兴大发,脱口吟道干霄篁竹出林泉,百折千

磨亦可怜;莫讶此君今折节,衷心犹复抱云烟。

吟声铿锵,如裂锦帛。

诗以言志,言为心声。

想不到就在此刻,从篁竹后传出娇嫩的浅笑声音。

董卓英一式流云身法,迅如闪电,追入到篁竹的最内边。

一丈方圆的空地上,露出浑然天成的半截白色巨石,巨石上正侧卧着一个年约十二、三

岁的女童。

那女童一身黄衫,一柄玉笛半松半握的横在小手上。

“小姑娘……”

没有应声,黄衫女童睡得十分香甜。

“喂!小姑娘!”

这一次叫声较大,小姑娘真的被叫醒了。

小姑娘翻身坐起,揉揉眼睛,睡意仍浓,满脸尽是疑惑不解。

“刚才的笛声是你吹的?”

点点头,没有答应。

“那刚才的笑声也是你……”

话未说完,小女孩却已摇了头。

“不是你,是谁?”

举手向后一指,后方又是一片茂密的丛林。

董卓英回忆刚才的浅笑,似曾相识,难道又是和她再度邂逅相逢?情孽相牵何时已?天

涯路短再逢君。

他望了望小女孩一眼,想不到小女孩回报他、的是眨一眨眼睛,轻声道:“快去追,她

在等你!”

董卓英一听,也不多想,拔腿奔了出去,一口气穿林奔出数里,看看已到丛林尽头,依

然一无所见。

心中正自惶惑之际,忽听一个低沉的声音道:“慢着!”

董卓英一惊,忙刹住了身形,只见出声招呼自己的,赫然是“芙蓉仙子何小宛”,她隐

身在一块巨石的顶端。

恰好巨石旁又长着一株槐树,枝叶掩映,不是董卓英有过人的眼力,几乎看不到她的藏

身处。

“快到这儿来!”何小宛连连招手,仍是娇憨如昔。

“什么事?”

“别大声小叫,你过来看!”

董卓英走了过去,何小宛伸手拉住他的手,立时一阵暖流涌过,董卓英心中有好多话想

问。

何小宛像知道他的意思,摇一摇手,急道:“那个小女孩是我新交的朋友,现在不要讲

话,快看那边。”

从树隙中遥望过去,只见林外是一块草地,聚集了七八个人影,围着一个渔夫打扮的汉

子。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久未见面的夏若云,五短身材,脸色淡金,眉粗面圆,两眼精光灼

灼,虽是隔得很远,但也看得很清楚。

七八个人—律穿着黑衣,前襟都绣着一头白色的巨鹰,振翅慾飞。

何小宛压住了声音道:“那些人全是嵩阳来的。”

“嵩阳玉哪咤的属下?”

“不是他还有谁?”

“为了什么?”

“天知道,看了再说。”

“不成,夏若云是在下的朋友,在下不能坐视。”

“傻瓜,先看热闹,再伺机出手。”

“在下耐性有限。”

“不会多等的,马上就会明白。”

二人交谈未毕,场中传来夏若云的声音。

“你们都不配,要么就找你们主子来。”

那几个黑衣人中,站在最中间的一个大个子,沉着嗓子道:“老兄,别伤了双方的感

情!”

夏若云哈哈大笑道:“这里不是嵩阳!郭坤。”

“我郭坤到哪儿都是这个样子。”

“很好,姓夏的天生也是这副德性。”

“你真的不愿合作?”

“区区已经表明过了!”

暴喝声中,郭坤一掌向夏若云迎胸劈去,“砰!’’的一声巨响中,夏若云上身微微晃

了晃。

郭坤却向后退了半步。

郭坤吃了闷亏,双眼通红,使了一个眼色,呛呛声中,所有在场的黑衣人都拔出了身上

佩剑。

“姓夏的,大爷说不得只有用强了。”

“你试试看!”

何小宛看到这里,脱口道:“好一个‘水上飘’!”

董卓英笑了笑,没表示意见。

黑衣人中,暴出了一声怒吼,二条人影越众而出,两支长剑,挟着惊人气势,罩向夏若

云头顶。

震耳雷鸣挟惨号俱起,二名剑手飞栽而回,眼看是活不成了。

厉喝声中,其余的人齐准备一扑向中央。

蓦地,一声断喝,震动了全场。

“住手!”

黑衣人迅快的退到一边,一个秃头的短小老头,缓缓地自外向场中走来。

何小宛娇笑道:“正主儿现身了!”

董卓英以前没见过玉哪咤,想不到此人身材不高,貌相平庸,竟何以会被冠上了玉哪咤

的雅号。

何小宛道:“阁下的疑问,等一下就有结果。”

场中两人,分别打量了对方一眼,夏若云抱拳一礼道:“闻名天下的玉哪咤,在下有幸

一见,真是光荣之至。”

“尊驾好霸道的剑法!”

“不敢,在下被迫出手,事出无奈。”

“死者学艺不精,怪不得人,夏兄没有什么好抱歉的。”

“在下并没有说出抱歉两个字。”

“尊驾的口才也不坏。”

“贵我双方,向来风牛马相反,郭大堡主为何如此相逼?”

“实不相瞒,此事如得夏兄协助,将来的富贵……”

“住口,区区一向视富贵如浮云,大堡主不必再说了!”

“好,本堡主就领教尊驾的高明。”

“堡主的风雷掌,还唬不倒区区在下。”

玉哪咤退后一步,身子微矮,大喝一声,风雷掌挟雷霆万钧之势,暴卷而出。

夏若云双掌平推,正面相迎。

惊天动地的暴震声中,砂飞石舞。

双方各退了一个大步,居然是势均力敌,半斤八两,谁也没有占了便宜。

玉哪咤心头一凛,再次扬掌。

“哈哈……”

一阵撕空裂云的狂笑,破空传来,笑声愈来愈刚,有如连绵不断的旱天焦雷,笑声不

衰,又如滔舀巨浪。

何小宛急急拉着董卓英衣袖,娇声说道:“你瞧!又来了一个大魔头!”

场中两人,暂时都止住了攻势。

一刹时,笑声悠然停歇,一个须眉全白却穿着一身红袍的老人飘入到场中。

董卓英看了他一眼,剑眉一轩,道:“好家伙,果真是言老怪来了!”

“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没什么奇怪的。”何小宛冷冷的接道。

“这两人不在柳家庄现身,却跑到这儿宋,是为了什么?”董卓英仍然未完全进入情况

中。

“告诉你,夏若云身上有宝。”

“你怎么知道?”

“本来我不知道,是玉哪咤的属下谈话时,被我偷听到的。”

“所以你就跟在后面,紧追不舍?”

“不错,不然我怎么能碰上你?”

董卓英苦笑一下,立即把话题扯开道:“老夏身上的宝由何而来?”

“祖传之宝。”

“在下怎么没听古风提过?”

“也许古风不愿提起。”

“你的消息倒很灵通。”

‘‘那是当然!’’何小宛娇笑如花,娇躯不由靠了过去,一阵芳香,扑鼻传来。

董卓英敬而远之,身体挪开,正襟危坐,面色一整,道:“老夏的事就是在下的事,现

在该是区区现身的时候了。”

说着,冷哼一声,人已冲天而起,黄山流云身法,宛似一片浮云,轻灵不带火气,飘身

到了夏若云的身侧。

夏若云高兴得欢呼一声:“是你!”

言老怪和玉哪咤以眼色打了一个招呼,老脸带笑不笑地看着后来的人。

“哈!是名震江湖的董少侠也赶了来,老夫真不虚此行了。”

言老怪大言不惭。

“区区也至感荣幸。”董卓英抱一抱拳。

“听说董少侠在柳家庄很得意,是吗?”言老怪冷冷地板着面孔。

玉哪咤鼓着一双鱼眼,接着也道:“柳铮的玉牌金鼎已是董少侠的囊中物了!”

“可惜两位爽约未去,白白失去了机会。”

“哈!哈!老夫一向以仁义自居。”言老怪一边说,一边摸了摸白胡子。

“那两位此行.....”

“老夫此行是专程向夏兄借一样东西的。”

“请问借什么东西?”

“这一点是夏兄的秘密,不足为外人道也。”

“是吗?如果跟区区有关系呢?”

“阁下是存心找茬?”言老怪白胡子一翘,如果面对着的不是董卓英的话,他早已下杀

手了。

“不敢当!咱们彼此彼此!”董卓英暗中提起五成功力。

俐、宛在树上暗暗担心,她知道言老怪杀人不着痕迹,比玉哪咤暴躁得多。

言老怪窒了片刻,厉声道:“阁下到底有何见教?”

董卓英哈哈一笑道:“谈不上见教,不过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在下劝二位最好收敛

贪念,省省精神!”

“你这是什么意思?”玉哪咤暴喝一声,随意一挥手,尺粗的树干,应声而断。

夏若云打破沉默,凝重地开了口道:“姓郭的,别耍威风了,你那两下子,值不了什么

钱的。”

董卓英眸中棱芒暴射,声色俱厉地指着他二人道:“要你们放手,别再打夏兄的歪主意

了!”

“否则的话呢?”言老怪漫不在乎。

“手底下见真章。”

“胜负如何说法?”

“败的一方干脆走路。”

“胜的一方呢?”

“取走他所想要的东西。”

“哈哈哈!此一时非彼一时,老夫恕不同意!”言老怪纵声大笑。

“你要变卦?”

“不是变卦,是增加赌注。”

“你有这份信心?”

“信心是由兴趣而来。”

“这么说,在下手中这把石剑,也是赌注了。”

“不错,老夫正有此心!”

玉哪咤目注树荫中藏身的何小宛,喝声道:“那个女娃儿给老夫出来!”

姜是老的辣,这老魔头早已看穿,只是装佯罢了。

何小宛纤腰一扭,如玉燕穿林而出。

芙蓉仙子何小宛言辞犀利,粉腮一寒,冷冷地说道:“难道两位也把姑娘我列为赌注

了?”

“老夫不否认。”玉哪咤咧开了大嘴。

这老家伙人老心不老,年过半百,仍性好女色,喜欢花不溜丢的小姑娘。

言老怪不表赞同,他一生不近女色。此点是他俩唯一的区别。

“怎么钻出一个女人来?你是干什么的?”言老怪此时不希望扯上女人的关系。

“怎么?女人有什么不对?”

“老夫一向对女人没好感。”

“这倒是很玄。”

“小丫头,明哲保身,你趁早快快离开。”

“用不着,本姑娘既来之,则安之,何况还有一个人不答应。”

“谁?”

董卓英哈哈一笑道:“就是区区在下。”

“她是你的女朋友?”

“这个你管不着。”

“看来,我们这一架是打定了!”

玉哪咤回顾了言老怪一眼,笑道:“老言,穷蘑菇什么?咱们开始干了!”

言老怪居然老脸一寒,不高兴的道:‘‘别说咱们两个字,老夫并不一定和你合作。”

“老言,你怎么反悔了?”

“扯上女人,老夫就得重新考虑。”

玉哪咤有点老羞成怒,反chún相讥道:“老言,别太自鸣清高了,人家不一定会领你的

情。”

“那不关老夫的事。”

董卓英至此,已大致了解,面前两个魔头是临时仓促合作,,共同对付夏若云,言老怪

为人尚有可取,那个玉哪咤可不得轻易放过他。

就在此刻。

夏若云已忍无可忍,跨前一大步,喝道:“两位看上了在下,来吧!哪一位先来送

死?”

“当然是郭家堡的人先算帐!”玉哪咤一声怒吼,径奔夏若云的身前。

“姓夏的早已看不惯你这衣冠禽兽。”

“你敢骂老夫?”

二人一边说,一边已动上了手。

惊人的劲浪击撞之声,震耳而至,两人各自施展出全部功力,声势之骇人,林折草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剑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