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剑春秋》

第十六章

作者:陈青云

小道。

苍凉无比!

夕阳已落西山!

小道不宽,从乱石中左旋右转,弯曲前进。

董卓英一直没开口说话,只是长啸一声,引颈高诵了两句诗“人生长恨水常东;世事循

环一梦中。”

诗声激昂,大地同起共鸣。

何小宛知道董卓英又想起了他的身世了,不敢多言。

二人沉默丁好一阵子,还是何小宛先开口,她温柔的轻轻说道:“卓英,你去找那小女

孩的师父去吧!她在那座山顶上。”

“为什么我要去找她?”

“你去了就知道。”

“你不能告诉我吗?”

“还是让她告诉你的好。”

“那郭家堡之约?”

“不碍事,你先去一趟,再谈其他。”

“在下不懂你的用意!”

“人生的经历,不是闯出来的吗?”

这话说得有理,董卓英没表示什么。

接着,何小宛又补充道:“你去吧!我另外还有事。”她没有再多作解释,一扭身,转

身朝回头方向走去。

董卓英明白,她走回头路,是要去处理天玄观的事。

他想,何小宛和天玄道长一定有不同的感情存在。

心念一动,决心到那座山头去看看再说。

奔了一程,董卓英突然感到肚子有点饿,腹如雷鸣,这才想到自己半天一夜,没有吃过

东西了。

放眼四望,尽眼处杳无人烟。

沿途只有潺潺流水陪伴着他。

无奈之下,先弄了些溪水充饥。

蓦地,就在他低头喝水的一刹那。

一条纤纤人影,疾掠而至,翩然落在身前。

董卓英目光一扫,见来人正是那吹笛子的小女孩,心中一动,暗想,这小家伙来得正是

时候。

那小女孩鼓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双手叉腰,眉宇间一脸野气,白玉般的笛子,仍悬

在她的腰际。

小女孩上下打量了董卓英一阵,露齿一笑,脆生生的道:“喂!水喝饱了没有?好不好

喝?”

董卓英慢吞吞地直起腰,眯着眼睛道:“又是你,小姑娘!”

“遇着我有什么不好?”

“遇着你也没什么好呀?”

“哼!”小女孩摸了摸腰隙的白玉笛,噘着嘴道:“不是何姐姐求我,我才不来这个鬼

地方呢?”

“你说这儿是鬼地方?”

“死了那么多道士,又来了一个大鬼母,人少鬼多,阴气森森。”

“你知道我是谁了?”

“当然知道。”

“你说说看,我是谁?”

“长恨生,人生常恨水常东。”小女孩咧开嘴巴,笑得好得意。

董卓英一路上所碰到的都是些鬼鬼怪怪的江湖人物,对面前这个纯真的小女孩,刹时也

恢复了童稚之心。

“你懂得不少,怪不得何姐姐夸奖你。”

“何姐姐夸我什么?”

“你猜猜看!”

“你说嘛!”

“我不想说。”

小女孩灵活的黑眼珠,在眼眶里打了两个转,然后笑笑道:“我猜到了。”

董卓英也笑道:“什么?”

小女孩道:“我也不想说。”

董卓英童心大炽,故意气她,冷冷道:“猜到了不说,还不是等于猜不到!”

“我不怕你用激将法,不说就是不说!”

“你说了,我也懒得去听。”

“你想听也听不到!”小女孩针锋相对,真是厉害。

董卓英心内暗暗折服,嘴上却不轻易示弱的道:“在下一生不信邪,一个黄毛丫头哪是

我的敌手?”

“是不是敌手,最好是以聪明才智来衡量,年龄大有个屁用。”

此话一出,董卓英又吃了瘪。

小女孩指指北方道:“长恨生,你要去那边?”

“你怎么知道?”

“何姐姐同时要你去找一个人,是吗?”

“难道你也认识那个人?”

“当然。”

“她是个什么人?”

“是一个女人。”

“女人?”

董卓英到处情丝围绕,情孽纠缠,只要昕到了女人这两个字,便不由自主的会心生畏

惧。

“长恨生,你怕了?”小女孩羞羞脸,开起他的玩笑来。

“在下不怕世上任何东西。”

“可是,你就是怕女人。”

“谁说的?”董卓英当然不能承认。

“何姐姐说的。”

“何小宛那个混球……”董卓英不由脱口骂出。

“骂得好,有勇气!”小女孩眨眨眼睛,似笑非笑的说道:“何姐姐那么爱你,你还骂

她?你们男人没有好东西!”

董卓英至此完全输了。

口舌之争,他实在不是这个小女孩的对手,缓了缓,他转变了话题,道:“在下身有急

事,再见!”

挥一挥手,董卓英起步就待离开。

“慢一点!”

“干什么?”

“等一等我呀!”小女孩也要动身。

“小丫头,你也要去?”

。“咱仃)同路。”

董卓英心中的惊异,简直无法形容,这小女孩出现得突兀,说的话更是刁钻,自己的行

动处处她都知道,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小女孩抛了一个媚眼,笑道:“你不相信我?”

“在下哪能不信!”

小女孩向前逼近了两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调皮地瞧着董卓英的面孔,自语地道:

“你怕我,?”

董卓英一时语塞,感到啼笑皆非。

倏地,他仰天发出狂笑,声浪如三峡水流,沛然而下,直震得树叶飘飘掉落,许久不

歇。

小女孩受不了他这深奥的玄功气劲,双手掩着小耳朵叫道:“好啦!我说错了话,你别

再笑了!”

“小姑娘,在下是喜欢你。”

“真的吗?”

“当然了!”

“我是何姐姐的好朋友,将来也是你的朋友。”少女娇滴滴的毛遂自荐。

董卓英很感兴趣的问道:“你现在该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我姓董。”

董卓英大感好笑,道:“你又跟我开玩笑?”

“谁同你开玩笑,怎么我不能姓董?我叫董爱萍。”

“董爱萍,你今年几岁?”

“对不起,这是女人最高的机密。”讲这话真是人小鬼大。

“那你的师父……”

董爱萍打断了他的话,拉起他的手道:“快走,再不回去,我要挨师父的骂了!”

两人一路无言,直向前奔去。

董卓英发现董爱萍的轻功也相当了得,只要略微缓了一下步子,她就马上跟了上来走个

并肩。

约莫奔了一顿饭的时分。

沿途都是荒草满目,附近见不到炊烟。

董爱萍又朝南指了指道:“你看,我师父就住在那山上。”

那是一座高耸云表的山峰,山头白云缭绕,山腰下长满了一片艾艾苍苍的枣子树。

此时,正是枣子成熟,红遍山坡的季节,远望密密麻麻的红点,都是一颗颗鳞艳慾滴的

红枣子。

董卓英以前随恩师住在黄山。

黄山的松树天下驰名,但枣树不多,虽然也有几株枣树点缀一下,但哪有这片枣树的壮

观。

董卓英一面奔驰,一面和董爱萍道:“这座山真好,枣子吃不完。”

“你喜欢吃枣子?”董爱萍笑嘻嘻的反问他。

“是的。”

董爱萍忽然面色一黯道:“可惜你吃不到。”

“为什么?”

“我师父规定的,谁都不能吃那树上的枣子,连我也不例外。”

“那又是为了什么原因?”

“因为我师父说,这片枣林是山神的财产,任何人都无权享用。”

“如果有人吃了呢?”董卓英开始对她师父的为人感到怀疑。

“以前有人偷吃,我师父就割掉他的舌头,经过那次以后,就没有人敢再偷吃树上的枣

子了。”

“岂有此理!”董卓英勃然大怒,接道:“你师父是这样的人,真令人难以想象!”

董爱萍满怀委屈的道:“我师父什么都好,就这一点不讲理。”

“走!”

“上哪儿?”

“带我去见见你那个不通情理的师父!”

这一路行程极快,有如星驰丸泻,二人也没再说话。

由山脚下到枣林,有如进入到梦中的森林世界,景象非常奇观,令人叹为观止。

每一株树采等距离种植,二丈一株,不多不少,横看成列,直看也是成列,这种有计划

的栽植,想当年定煞费苦心了。

正当董卓英全神在欣赏枣林时,身旁的董爱萍却一溜烟不见了。

董卓英但觉眼前一花,娇小玲珑的小女孩,如幽灵般的从视线中突然消失,不由心头剧

震,为之一愣。

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以董卓英的功力,三尺外落叶坠地也瞒不过他,何况还是个半大不

小的人。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一个人无端消失,如说是梦幻,但一路上活生生的真实接触,空

气中还留一缕淡淡的幽香。

绝对是千真万确,哪会是幻觉?然而,她去了哪里?她是怎么溜走的?自己怎么会一无

所觉?董卓英环望四周,空山寂寂,林中仍一片寂静无声。

他愣在当场,不知怎么解释才好。

摇摇头,他自承疏忽,山林之美,夺去了自己的注意力,竟让那个顽皮的小女孩,化清

风而逝,又开自己一次玩笑。’董卓英的目光,不期然的瞟向山顶上,山巅的最高处,仍是

云雾缭绕,好奇之心愈来愈浓了。

顿时,他已把饥饿抛诸脑后,一心一意想去见见那山头的主人。

那山岸像是笔直的毛笔,直上云表,白云悠悠,蕴藏着无限的神秘。

他本来想要摘几粒红枣子尝尝,一想到那鬼精灵小女娃说的话,再也提不起这份兴趣来

了。

他洒脱的向枣林挥挥手,弹身上峰。

一口气,他登上了一半以上的山路。

至此已距峰顶不远,景物历历在目。

然而,迎面的是天梯式的石阶,一级一级的重叠,不知到底有多少级,石阶上长满了苍

苔绿藓。

如此幽绝的仙境,想见凡人甚少来攀登。

突地——他目光看到石阶的尽头,人影一晃,衣着正是董爱萍的模样。

他猜到董爱萍故意和他捉迷藏。

于是,他一鼓作气,以超绝的轻功“梯云纵”直奔峰顶。

天梯石阶的两侧,各隔五十步,摆着石狮石虎,还有巨大的石象,只有走兽,而没有飞

禽。

片刻功夫之后。

董卓英一路升登,已升到距峰顶不及十丈之处,仰首上望,只见一座石牌坊,矗立在天

梯的尽头。

石牌坊上的横额,刻着四个古体篆字“枣林天都”。

他停了停身形,正考虑是否直闯进去,还是报名求见?就在此时,峰顶上突传出嘹亮的

呼声——人间有长恨,天都极乐人,长恨生董卓英何在?董卓英微感一怔,略一犹豫,提气

弹身,一个起落,到了石牌之下。

顺着牌坊看过去,牌坊内怪石峥嵘,这里不再是石狮石虎,一律是高矮不等的石人。

巧妙的是这批石人,包含了黑白两道的角色,有少林的僧人,有武当的老道,有貌相凶

恶的黑道头头,也有道貌岸然的卫道之士。

董卓英来不及个别端详,再向里看去。

最后面却是一座五层高的石头宝塔,全塔用黑色大理石砌.成,庄严肃穆之至。

宝塔大门已开,空洞洞的看不出有任何动静,塔顶四周,挂着的却是古色古香的大小风

铃,随风摇晃,奏出抑扬高低的音乐。

蓦地——从大门里飘出一个娇小的人影,一脸刁钻,满腹顽皮,来人正是专和董卓英逗

乐子的董爱萍。

“董大侠,你终于来了!”董爱萍做了一个鬼脸。

“在下一介平民,不是什么大侠!”

“大侠小侠,不是自己就可以决定得了的,阁下何必操这个心呢?请吧!”董爱萍举

手,向里一指。

“是你师父请?还是你请?”

“我师父正在参禅,是我先请你进去。”

既来之,则安之,没有满足好奇心,董卓英是不会中途退出。

进入宝塔内,内部陈设高雅无比,全是大理石的质料,有淡绿、赭红、墨青、纯白等五

六种颜色。

这么多大理石,不知是用什么法子搜集到此?“请上坐!”董爱萍引导他走到一组高背

墨青大理石太师椅前。

“茶来。”董爱萍举手一招,即有一个老仆托着一杯香茗送到。

老仆人白发苍苍,弯腰弓背,但行家一看,就知身手不弱。

董卓英口里不说破,心里有数。

“献上点心!”董爱萍又一招手。

这次是一个老太婆,端着茶盘,盘内四色素食,做得精致无比。

老太婆灰白头发,年逾半百,行动迟钝的缓缓步出,眼风一瞟,老太婆打量了董卓英一

眼。

董卓英心中暗惊,这老太婆的功力,恐犹在那老仆之上了。

“水果招待贵宾。”董爱萍又向内一招手。

刹那间,出来了一个七八岁的童子,竹篮中摆满了水果,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红枣,颗

粒又红又大,引人垂涎慾滴。

水果送来后,小童退出。

董爱萍坐在他的对面,笑道:“董少侠,现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剑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