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剑春秋》

第 二 章

作者:陈青云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的过去了。

这一天,正是约期最后一天的中午。

久雪初晴,大地一片银白。

董卓英和于珊二人,来到了西郊的鸡公山。

鸡公山山形似鸡,整个山的形貌,尤其酷肖一只盛怒的公鸡,鸡冠轩昂挺立之处,是一

壁立百仞的石壁。

壁上寸草不生,颜色呈现赭红之色。

造物者的神奇,可说是巧夺天工,壮观到了极点。

二人到了山上,攀登到鸡冠最高的顶端。

于珊望着满天的白云,幻如苍狗,对着董卓英道:“卓英,这地方的风景想不到是如此

幽美。”

“区区深有同感。”

“如果这地方是一个人迹罕至之处,倒是个终生厮守的好地方。”

“终生厮守?和谁呀?”

于珊笑了,笑得好神秘,两排贝齿,一张小嘴,脸颊上漾起一个深深的酒涡,这酒涡里

将不知醉倒多少男人。

董卓英看得不由怦然心动。

于珊的俏眼望了董卓英一下,娇声道:“一个我愿意长相厮守的人。”

董卓英不敢再问下去了,他明白,自己身负血海深仇,现在唯一的目的,是先要找出仇

家的踪迹来。

一声冷笑,遥遥划空传来。

于珊神情猛然一凛,收起荡漾的心情,娇喝道:“谁?”

董卓英的反应更快,人已如鹰隼拔空而起,对方的笑声未断,他已凌空飞越三丈,到了

树林边缘。

一片矮矮的丛林,此时仍是静悄悄的。

除了风声,再也听不到什么别的动静。

于珊一身白衣,宛如一只粉蝶,跟踪而至。

董卓英双肩一耸,苦笑道:“人家已经走了!”

于珊娇靥上泛起薄怒,道:“见不得人的家伙。”

董卓英道:“于姑娘,你放心,走不远的。”

“你看到了,是什么样的人?”

“只见到黄衣一飘。”

“啊!”

“于姑娘,你知道是谁?”

“当然!”

“是谁?”

“正是约我们前来的魔头。”

“是黑脸章八?”董卓英吃了一惊。

“不是他还是谁!”

“那他为什么不出面,早作了断?”

于珊沉思了一会,继而恨恨的咬牙说道:“黑脸章八最喜欢的就是神出鬼没,这把戏玩

得多了。”

“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董卓英不屑的顺口应了一句。

“对,你说得对,魔就是魔,魔永远就是跟鬼扯在一起的。”

蓦然,又是一声冷笑传来。

这次笑声,却是从左边山岩后响起。

董卓英这次懒得再去追了,闻声回顾,手中一块青石子,猛然抖臂朝发声处打了过去。

只见青石子有如一道青色的强光,在空中忽然斜斜的改变了方向,对正山岩上一株小松

树射去。

“砰”的一声,手臂粗的树枝,竟然被石子打断了一根。

“哗啦啦”巨响,树枝倒了下来。

想不到树枝打断了,却没有人自树上坠落。

少顷之后,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道:“小伙子,留点力气吧!”

“章八,缩头的乌龟,难道见不得人?”

“老夫不是章八。”

“那你来干什么?”

“老夫说的话,就等于是八爷的话,你俩死定了。”

董卓英沉声道:“那你是谁?章八的狗腿子?”

“死到临头,还敢口舌伤人!”

于珊也生气的骂道:“骂你一声狗腿子,算得了什么?待会儿本姑娘还要取你的狗命

呢!”

“老夫不屑与你这臭丫头斗嘴。”

“那很好,叫你主子章八出来。”

“别忙,八爷约你们来,总不会亏待你们的。”

“疑神疑鬼,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在山岩后一丛竹林中,忽地冒出。一个人来。

奇怪的是那个人一身白衣白帽,哭丧着脸,吊着一对长眉毛,手中捧着一根哭丧棒。

于珊一看,嘴角一撇,先是一愕,继而莞尔,扭头朝董卓英笑着道:“卓英,你看,那

是什么玩意?”

董卓英心里有数,知道对方正在施展诡计。

于珊话说完了,竟然对那白衣人招手叫道:“喂!过来呀!

你不是要送什么讯息来给我吗?”

白衣人鬼气森森的道:“本人是章八爷派遣的第一批勾魂使者,专门来捉拿你们这两个

小鬼的鬼魂。”

话声中,哭丧棒向前一指,棒头上突然爆出一团黑烟,罩向二人立身之处。

于珊正待出掌迎敌,不料自己柔软的小手已被一只大手捉住,耳中传来董卓英的声音:

“小心,此烟有毒!”

二人不约而同,齐齐弹身一跃,已纵到二丈外的上风地点。

就在二人刚刚站稳的当儿,不料又从背后冒出另一个怪形怪状的人来。

这人头上戴着太师帽,一身黑色长袍,面如黑炭,三绺长须飘飘胸前,最妙的是右手中

擎着一支大毛笔,左手捧着一本流水簿。

于珊指着那人道:“喂!你是章八派来的第几批勾魂使者?”

对方仍是鬼气森森的声音:“老夫不是勾魂使者。”

“那你是什么?”.“老夫职掌生死之簿,来此查验你二人生前的罪行。”

“放你娘的狗臭屁,本姑娘一生坦坦荡荡,要查罪行,先把章八抓来。”于珊粉腮一

变,突发娇嗔。

董卓英暗中传音说道:“于姑娘,不要和他们动气,小心中了他们的诡计。”

于珊心中一凛,果然闭口不再说话。

半晌,一阵脚步声传来。

从山岩后转出一队鬼卒,有的拿着手铐,有的拿着脚镣,最前面的一个鬼卒,手中的木

牌上写着九个大字一“奉命拘拿董卓英于珊。”

蓦地,铜锣声连敲出三响,鬼卒后面,是四个手执灯笼的宫廷装束卫士,簇拥着一位纶

巾羽扇,穿八卦道袍的老人缓缓走出。

那老者面含微笑,一副悠闲潇洒的神态,但面黑如锅底,黑得几乎连眉毛都分不出来

了。

来人不问可知,必是黑脸章八无疑。

董卓英第一次见到他这副尊容,心中才明白他为何要装神弄鬼唬人的原因,此人天生是

属于魔鬼型的角色。

于珊见怪不惊,所以一见到黑脸章八出现,先是冷冷一笑,继而娇喝道:“章八,你终

于露面了!”

章八不愧是一方霸主,沉着稳定异常,先是一阵震天的大笑,然后才道:“于珊,想不

到你的命真长,这一点倒出乎本座的预料。”

于珊笑吟吟的道:“姑奶奶今天心情不坏,章八,这是你的运气好。”

章八黑脸一板道:“本座一向运气好,征南闯北,会过了无数高人,你又算得到老

几?”

于珊反chún相讥道:“章八,别尽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姑奶奶前次让你从剑下逃生,只

不过是姑奶奶念你成名不易,你有什么好吹的?”

章八右手一挥,嘴角泛起一丝轻蔑的笑意,问道:“这位是……”

董卓英昂然抢着道:“董卓英。”

章八回首向黑判官交代道:“你查一查,董卓英是何许人,他的罪行有几条?”

于珊娇躯一扭,人已腾空而起,剑尖斜指,对着章八刺了过去。

章八一声断喝,道:“臭丫头,慢点,让本座把话说完。”

好一个于珊,人在空中,闻言后立即倒转一翻,脚上头下,有如一只燕子归巢,又飞回

到董卓英的身边。

站定之后,口中便道:“章八,姑奶奶等了一个月,好不容易等到了今天,你是不是胆

怯了?”

“笑话,本座怕过谁来,只是心中有一些疑问,先弄清楚,再作了断。”

董卓英暗中点头,他也正有此意。

原来听说章八和诛心员外有过命的交情,但此事是真是假,是否言过其实,先得弄清楚

再说。

于珊道:“好吧!你既提到,姑奶奶就要先问一问你?”

“好,本座让你先问。”

“卜老前辈身上的毒是谁下的。是不是你作的怪?”

“流言可畏,本座自视甚高,尚不致作此卑下之事。”

“那你三番两次,派人去请卜大明,是何用意?”

“这很简单,卜大明与本座有一点渊源,其武功值不得恭维,但对医理之精深独到,黄

河两岸,还得算他为第一人。”

“可是卜老前辈还是中了宵小的毒害。”

“本座对此不表意见。”

董卓英插嘴道:“尊驾是否认识诛心员外其人?”

章八蓦然一惊,道:“你找诛心员外何事?”

董卓英见他话中有话,紧接着问道:“尊驾还没答复我的问题。”

章八敞笑一声,道:“问题很容易答复,本座得先了解你问话的用意,和你有什么目

的?”

董卓英坦然道:“在下和诛心员外誓不两立,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能说出原因吗?”

“这……”

“不便说出?”

“很抱歉,没有必要说出。”

章八沉吟了一下,缓缓地道:“既承相问,本座也坦白回答,诛心员外不是那种江湖小

人。”

董卓英怒道:“阁下不必为他掩盖,虽掩盖也无济于事。”

“本座是实话实说,用不着掩盖什么。”

“那你承认是他的朋友了?”

“对,而且是多年的旧交。”

“他现在人在何处?”

“不知道。”

“你……”

“前两个月我们还见过面,此时他可能已去了三湘。”章八解释的说。

“此话当真?”

“本座身为一门之主,一言九鼎,岂能信口雌黄。”

“那老匹夫上次跟你相处多久?”

“盘桓三日,杯酒尽欢。”

“快人,快语,豪气可嘉,可是……”

“可是什么?”

董卓英吸了口气,像是极力抑制内心的情绪,然后才道:“只是诛心员外是一个衣冠禽

兽,阁下却与禽兽为伍,在下深觉遗憾。”

章八摇摇头,大不以为然道:“这是你的看法,咱们暂且不提他,你们的话问完了,该

本座提出问题了。”

董卓英看了于珊一眼,道:“公平之至,你问吧!”

“本座的问题有好几个,归根结底为一句话,二位不知有没有豪兴,随本座到一个地方

走一趟?”

于珊恐防他又弄鬼,道:“是不是去你那有名的石屋?”

章八哈哈大笑了起来,道:“于姑娘知道的可真不少,本座的石屋奥妙无穷,如果你怕

了,你可以不去。”

说着,用手指了指鸡公山的西麓。

董卓英顺着他的手指看去。

那儿确实有一座石屋,屋高大约总在二十丈左右,巍巍而立,连接着山脊隆起,令人莫

测高深。

于珊最怕被人相激,闻言道:“那也是你的狡兔三窟之一。”

章八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说道:“管他是狡兔之窟,还是魔鬼之屋,你们两人去是不

去?”

董卓英道:“去,请带路!”

章八神色飞扬,大喝一声道:“贵宾驾临,速速摆道迎接!”

刹时,各色鬼怪,一晃眼已走得一个都不剩。

这一座石屋相当的壮观,门外松柏环绕,石翁仲整整齐齐的罗列两旁,每边均是八个。

石屋前,正中有一块高逾一丈的青色巨石,其作用正如一扇大石门。

此时,两旁火把齐明,如同白昼。

当门而立的是牟总管。

左右站着紫裳八杰。

牟总管脸含微笑,迎客在石屋门口。

董卓英自上次在卜大明处和牟总管见面之后,就知道此人精细,严守分寸,对他颇有好

印象。

牟总管一见对方到来,躬身哈腰,说道:“两位贵宾驾到,请进!”

董卓英成竹在胸,含笑还了一礼,道:“有劳大总管了,在下进去坐会,很快就出来,

总管是不是仍然守在门口?”

牟总管淡淡一笑道:“当然,董少侠能进去,又能出来,在下必然还在门口恭送,现在

暂让在下为二位带路吧!”

董卓英漫不经意的道:“偏劳了!”

二人昂首阔步,随在牟总管身后,径向前行去。

过了走廊,转了个弯,前面竟是条马车都能行驶的石板大道。

路面即平又直,不过,两旁则是复杂异常。

一共是二十四个彪形大汉,头戴鬼怪面具,面目狰狞,各人手中掣着一把长刀,斜斜交

举高中,交叉成一片刀幕。

人在刀幕下行走,刀气森森,有如鬼域,充满了肃杀而令人战栗的气氛。

董卓英牵着中珊的手,昂然走了过去。

蓦然,那二十四名手执钢刀的彪形大汉,同声齐喝,钢刀相互对打对砍起来,发出巨大

的兵刃撞击声。

董卓英悄声道:“别理它,这是耍把戏唬人的。”

于珊把手紧了紧,表示她知道。

于珊边走边把来路的各处地形,暗暗默记在心。

再过去就是一个十字路口,里面四通八达,有如迷宫。好在每走到一道路口,便会看到

一道指路标志。

走了一会,视线豁然开朗。

一看,原来他们已走到一座大厅的入口。

这座大厅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剑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