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剑春秋》

第二十章

作者:陈青云

峰顶奇寒,松涛盈耳,怪石嵯峨,是个挺秀的地方,由峰顶四望,可见群峰拱服,另一

面是一片断岩,深不见底。

何小宛明眸一转,道:“英哥,这是个避世的好地方!”

“嗯!是不错,风水极佳!”

“你也研习过勘舆之学?”

“哦!不,随口乱道而已。”

“那诛心员外传讯要你前来,不见人,也不见什么记号留言,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何小宛温柔的看着他。

“山区偌大,一时也许联络不上,我们等吧!”

“噫!那是什么?”

董卓英顺着何小宛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箭地之外的松林中,隆起了一座石冢,苔痕

斑驳,看来已有相当年月了。”

当下,一笑道:“宛妹看不出那是一座石冢么?”

何小宛微哂道:“你方才说此地的风水极佳,想不到已有人在此地长眠,看来此人后人

必甚通达……”

董卓英莞尔道:“宛妹真相信此说么?”

何小宛道:“姑妄言之姑信之,本来是无据的。”

董卓英点了点头,道:“这石冢看样子当年是草草堆砌,如果后代发达了,怎不来整修

呢?也许是个孤魂野鬼,生时落拓,死后独守空山。”

“说得妙,我们去看看,有没有墓志?”

“好呀!来吧!”

董卓英当先弹身过去,只见墓碑苔痕犹新,露出字迹,似被人刚刚抹去的,定睛一望,

不由惊退了两个大步,脸色全变了,那神情令人不敢逼视。

何小宛奔了过来,一见董卓英神色有异,不由脱口惊问道:“英哥,怎么回事?”

董卓英全身发抖,俊面铁青,咬牙不语。

何小宛望去,发现了墓碑上的抹痕,走近两步,俯身念了出来:“武林名宿一指擎天司

徒业之墓。”

她登时明白过来,栗声道:“英哥,你要找的人死了?”

董卓英疯狂地笑了起来,笑声凄厉,四山齐应。

何小宛花容失色,幽幽上前道:“英哥,安静些!”

董卓英歇斯底里地狂叫道:“他死了,他竟然死了,哈哈哈哈,天道何存?神鬼何

公?”

何小宛搓着柔荑道:“英哥,不要太激动!”

就在此时,一条人影电奔而至,赫然是一个锦袍蒙面人,何小宛脱口道:“他来了!诛

心员外!”

来的可不正是神秘人物诛心员外。

诛心员外一来到面前,激动的道:“长恨生,你我都来迟了,看来真的是此恨绵绵无绝

期了!”

董卓英咬牙切齿地道:“迟了!此恨怎消?”

诛心员外颓然道:“老夫这一生被他害苦了。”

“他怎会葬身此地呢?”

“这个谜恐怕难以解开了!”

董卓英疯狂的情绪稍稍平静,替何小宛与诛心员外引介了之后,道:“阁下愿说与司徒

业结仇的经过么?不过,不必勉强……”

诛心员外一把扯落蒙面巾,露出了两颊恶疤,激愤地道:“这就是司徒业所赐!”

何小宛看到诛心员外的容貌,不由惊呼出声。

董卓英咬着牙道:“这是怎么回事?”

诛心员外怨毒至极地道:“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路过池州,闻说‘一指擎天司徒

业’义名卓著,有古孟尝之风,于是,我慕名去拜访他……”

“结果他徒有虚名,上了当?”

“不,他确实表现得义薄云天,我作了他的座上客,被接待为上宾,一住数月,我突兴

思家之念,坚辞而行,那是个阴雨的黄昏,他亲自送我走了十里……”

“表现得很不错!”

“就在将要分手之际,他突然翻脸,指我破坏了他的家庭,我当时百思不解,追问之

下,他也不说原因,硬迫我与他动手i”

“啊!这决非无因的!”

诛心员外越说越激动地道:“我当时年轻气盛,要动手便动手,一上手他便施杀着,看

样子有心置我于死地。

“我们二人拚了有百余招,我栽在他的‘一指禅’的神功之下,他料我必死,临走用剑

毁了我的脸……”

“结果他仍然没有说出杀人的理由?”

“没有,他走后,我也自份必死,因为‘一指禅’已伤及心脉,不料天不绝人,我巧逢

一位苦行神僧,他把我带到雪峰山他的草庐,足足半年,才救活了我……”

“以后呢?”

“我脸孔被毁,已无面目回家见妻子,于是,我苦求那位神僧收留,传我克制‘一指

禅’的武功。

岁月如流,等我学成下山,庆云山庄已成废墟,我回家,妻儿已杳,只剩下一幢空屋,

我恨上加恨,天涯寻仇,就是这样!”

董卓英心念几转,道:“区区有句话想问……”

“问吧!”

“阁下前此硬要区区说出身世,又指出区区只有娘而生父下落不明,为什么?”

诛心员外脸孔又起抽动,颤声反问道:“我说的对是不对?”

“说对了,正因如此,区区才要追问!”

“你……姓范不是?”

董卓英心头一震,向后退了一步,栗声道:“范?”

“芙蓉仙子何小宛”惊声道:“英哥,洛阳城……”

董卓英激动地道:“阁下莫非是‘中原一秀范世瑶’?”

说完,紧盯着对方静待下文。

诛心员外全身一震,栗声道:“你……怎么知道?”

“如此阁下当认识‘绛衣仙子关宝珠’?”

诛心员外“蹬蹬蹬”退了三个大步,脸孔扭曲,双目暴睁,久久才进出一句话道:“你

是……瑶儿?”

董卓英也跟着激动起来道:“晚辈叫董卓英……”

“那你……刚才说……”

“晚辈无意中碰到了尊夫人与令郎!”

诛心员外全身颤抖,泪水夺眶而出,语不成声地说道:“他……他……母子俩……现在

何处?”

“已回岳阳故居!”

“多……多久的事?”

“两天前的事!”

“啊,天!他母子还在人世!他母子恨我吗?”

“这是人之常情,不过尊夫人吩咐阁下回去。”

“当然,当然,我为什么不回去,不过……”

“怎么样?”

“我这面目,啊!我怎能见他母子?当年……为了一口气,为了虚名,我抛妻弃子,

我……算人么?迟了啊……”

“现在回家还不算太迟!”

“董……少侠请赐告详情?”

“晚辈认为前辈回家之后,由范伯母说比较恰当!”

诛心员外用手绞扭着自己的头发,显示他内心痛苦到了极点,令人看了鼻酸。

何小宛幽幽地道:“范前辈不要自苦,这是命,身为武林人,像这等奇惨遭遇的,比比

皆是,即如小女子与董少侠,也是奇苦难对人言……”

董卓英突地回身面对石冢,厉声道:“两位闪开!”

话声中,双掌扬起。

何小宛惊声道:“英哥哥,你要做什么?”

董卓英双目赤红,狂声大吼道:“毁墓鞭尸!”

声音中充满了无比的恨与怨毒,使人听来不寒而栗。

蓦地两条人影,自不远处的石笋后现身出来,双双弹身到了墓前,董卓英大感意外,收

掌转身面对来人。

来的是两个五十上下的老人,其中之一道:“谁说要毁墓鞭尸?”

董卓英厉声道:“区区在下,两位还记得吗?”

那二老正是万古今,万古同。

“小子,咱们又碰头了,为何要毁墓鞭尸?”万古今面孔一板。

“仇,血仇。”

“俗语说人死恨消,仇不及白骨,你太过份了!”

诛心员外突地厉声大叫道:“关外双英,当年黑脸章八的护法,屡易其主,跟谁谁就倒

霉,两位知道‘中原一秀范世瑶’吧!”

万氏兄弟脸色一变,万古同激声道:“姓范的,你又打算做什么?”

诛心员外手指双颊,道:“为了这个!”

万氏兄弟惊“哦”了一声,双双后退了两步。

诛心员外栗声道:“司徒业真的死了了’万古今冷冷一笑道:“这话问得稀奇,假的不

成?”

“如何死的?”

“生死是人必经之事,何必追根问底。”

“两位在荒山野岭,是伴墓么?此举可传万世!”

“人投我以桃,我报之以李,感恩知遇,这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尤其是我辈中

人……”

“父母之丧,也不过三年,不近人情!”

董卓英早已按捺不住,向前跨了一个大步,凌厉又充满了恨意的目芒,一扫关外双英,

道:“两位现身口的,是要阻止区区毁墓鞭尸?”

万氏兄弟齐声应道:“不错!”

董卓英缓缓抽出‘石纹神剑’,道:“无人能阻止!”

万古今勃然变色道:“未见得!’兄弟双双拔出了长剑,各占了一个位置,场面骤呈无

比的紧张。

董卓英一字一句地道:“阻我者死!”

这一句话中所包含的杀机,令人不寒而栗。

诛心员外与芙蓉仙子双双挪开了数步。

董卓英石剑斜扬,剑身泛出圈圈白色光晕。万氏兄弟齐齐面现惊容,但没有罢手意思,

互使一个眼色,作出了出击之势。

董卓英厉声道:“最后忠告,区区不想流不相干者之血,如两位执意拦阻,区区算做被

迫杀人!”

万古今暴喝一声:“狂妄!”手中剑猛挥而出,万古同如斯响应,从另一角度上展剑出

击。

飒飒剑气,裂空有声。

白光暴闪,“波!”然巨响嘶空而起,随之是两声闷哼,万氏兄弟双双踉跄后退,老脸

顿呈紫酱之色,目中尽是骇芒。

这种阵仗,的确是惊世骇俗,罕见罕闻。

董卓英沉声道:“现在抽身还来得及!”

“办不到!”栗吼声中,双双又展剑进击。

十五招后,董卓英一咬牙,“石纹神剑”贯足了十二成真力,白光大盛,猛然罩去,震

耳慾聋的响声,挟惨号声,万氏兄弟双双栽倒下去,剑折人亡。

“阿弥陀佛!”一声震耳的佛号,倏告传来。

三人同感一惊。

举目望去,一个五十余岁的灰衣僧人,如行云流水般飘来,转眼到了场中,威棱的目光

一扫“关外双英”的尸体,又宣了一声佛号,然后冷电的目芒,一扫在场的三人,寒声道:

“迫贫僧开戒么?”

董卓英看这老僧,似曾相识,但一时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

诛心员外纵声狂笑起来。

老僧目光在诛心员外面上绕了几绕,突地面色剧变,下意识地退了数步,喃喃道:“我

佛慈悲,孽本自作,该解了。”

诛心员外止了笑声,狂呼道:“记得我么?”

老僧颤栗地道:“范施主仍活在世间……”

诛心员外向前一欺身,道:“司徒业,你很感意外是吗?想不到你造了假冢,还出家当

了和尚!”

董卓英登时血脉贲张,双目尽赤,杀机直透顶门,怪不得似曾相识,原来他便是“一指

擎天司徒业”。

儿时模糊的记忆,多少还保留些残余,他老了,还剃光头,但轮廓依稀……何小宛激动

地道:“英哥,就是他?”

董卓英握剑的手在激颤,目眦慾裂地瞪着当了和尚的司徒业,何小宛的话他一个字也没

听进去。

诛心员外厉吼道:“司徒业,在我没索取代价之前,你先说说当年何以毒手相加?”

司徒业铁青着脸道:“范世瑶,你要索何代价?”

诛心员外一指自己的脸道:“先做同样的记号,然后杀你!’,“恐怕你还办不到!”

“别倚恃你的‘一指禅’,保不了你的命!”

“范世瑶,难道你已习到了专破‘一指禅’的‘无相神功’!”

“一点不错,你完全猜对了!”

“可是你没想到我这十几年来并没闲着,我也参透了专破‘无相神功’的‘菩提掌’,

怎么样?”

诛心员外显然大感震惊,一时无语。

司徒业沉重地道:“我已皈依三宝,痛悔前非,不愿重开杀戒,所以今天我不想杀你,

不过,你必不甘心,所以我愿一现神功,让你心服!”

说完,单掌斜扬,大喝一声,朝身旁一株巨松凌厉切去,一挥立即收手。

众人看着无声无息,巨松安然无恙,以为他故弄什么玄虚,正自惊疑之际,一阵风过,

巨松“轰”然倒地,断口如切,十分平整。

何小宛不由惊呼出了声。

诛心员外陡地拔剑道:“司徒业,不是你亡;便是我亡,别的没得说了……”

司徒业道:“那么,你必死!”

诛心员外厉吼道:“你还没答应我的问话?”

司徒业断然的口吻道:“贫僧不拟答复!”

诛心员外一扬剑,道:“那只有动手了!”说完,一剑狠狠划去,这一剑蓄恨而发,势

道惊人。

司徒业举掌一挥,诛心员外攻出的剑倒震而回,闷哼声中,踉跄退了四五步,张口吐出

一口鲜血。

司徒业依然沉静如恒地道:“贫僧不杀你!”

诛心员外脸孔已变了形,簌簌抖个不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