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剑春秋》

第 四 章

作者:陈青云

就在当天下午,快要山衔落日的时刻。

董卓英和何小宛来到了城南的利民当铺。

利民当铺开在一条巷子的顶头,气派雄伟,墙高院大,两扇红漆的大铁门,显得又厚又

重。

血红的一个大“当”字,高高悬挂在大门上方,老远就看得到。

如果说这个“当”字,是用鲜血染的,那一定用的是穷人的血。

董卓英和何小宛走进了利民当铺的大门。

董卓英轻轻抖落身上的雪花,向柜台内瞄了一眼,故意拉开破锣似的嗓门,嚷嚷道:

“老板!老板?”

这时,由柜台内走出一个老朝奉,抬手将老花眼镜向鼻粱上移一移,眯着一双老鼠眼,

打量了二人一眼,道:“二位有何贵干?”

董卓英胸脯一挺,大声道:“到这儿来还有什么好干,当东西呀!”

何小宛接口道:“你不是老板吧?”

“不是又怎么样?是又怎么样?”

“不是的话,就叫你们老板出来。”

老朝奉板着脸孔,极不高兴的道:“二位要当什么东西,跟我说一样。”

董卓英道:“不成,你作不了主,最好叫你们老板出来,亲自成交。”

何小宛在一旁也道:“咱们这一笔买卖,客得不得了,等闲人物不敢沾手,只有贵东家

才拿得准。”

老朝奉傻了眼,如果说不相信他们吧!看他们二人一表人才,衣冠楚楚,不像是诳骗之

徒。

如果要相信他们嘛!凭自己数十年来的精深门槛和阅历丰富,却看不出他们身上有什么

值钱的当品。

老朝奉不由怀疑的看着他们,没有搭腔。

何小宛一脸正经的,又催道:“你最好快点,不然,我们换别家去了!”

老朝奉只得耐着性子问道:“二位到底要当的是什么东西,能不能先拿出来,让老朽看

看,如果真作不了主……”

董卓英道:“你看有个屁用,那种价钱你作得了主吗?”

老朝奉狠下心,咬了咬牙道:“好,你们等着,老朽这就进去一趟。”

隔了不到半晌时光,从里面传出了一阵杂乱脚步声。

董卓英伸出三个指头,表示出来的是三个人。

何小宛眼珠一转,笑笑点头。

首先出来的是一个彪形大汉,四十多岁年纪,一脸横肉,眉粗而黑,活像两把毛刷子似

的。

身上穿的可是讲究得很,团纹的长锦袍,看样子是上等绸缎。

随在他身后的是一个八字胡的冬烘老先生,瓜皮帽下的两只鼠眼,深如寒潭,透露出一

份精明和二份世故。

另外一个就是那老朝奉了。

三人鱼贯前行,快步走了出来。

锦抱人未开口,先打了个哈哈,笑道:“在下程天宝,外号锦上花,二位财神爷上门,

敝店荣幸之至。”

何小宛端详了对方一下,开口道:“程大老板,听说你春风得意,赚进了不少金银珠

宝,所以人家才称呼你‘锦上花’,是吗?”

程天宝哈哈笑道:“这是商场上册友开的玩笑,哪能当真?”

何小宛道:“好,过去的暂且不谈,咱们兄弟二人,今天来到宝号,正是也要给贵宝号

来上个‘锦上添花’。”

程天宝笑眯了眼答道:“承二位瞧得起,程天宝敢说句大话,只要拿出来的东西好,再

大的价钱,敝店也出得起。”

站在程天宝后面的那位老冬烘,鼠眉一扬,上前一步,扶一扶老花眼镜的镜框,道:

“对,敝东家说的没错,两位客官,请先把东西让老朽鉴赏一下。”

董卓英微微笑了笑,道:“没问题,保证看了满意。”说到这儿,他故意提高声音道:

“难道是在这儿看?贵宝号的规矩是一定要站着看?”

程天宝抱歉的道:“对不起!请至内厅奉茶!”

一行人鱼贯的走向内厅。

董卓英沿途留意,发现在几处隐暗之处,有不少破绽和疑问。

他心中暗想,这家当铺的确不单纯。

等到进入内厅之后,下人送上了香茗。

首先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仍是何小宛,她扫视了众人一眼,谈淡一笑道:“程大老板,

现在该看你的了!”

程天宝道:“做生意的还是一句老话,见了货色才谈价钱。”

董卓英面孔一肃,接着向自己一指道:“货色就在这里!”

程天宝一愣,道:“你说什么?”

董卓英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声道:“大老板不是说看货色吗?区区就站在这里了!”

程天宝、老冬烘、老朝奉三人同时大吃了一惊,他们几乎以为耳朵听错了,哪有毛遂自

荐,自己把身体送上来当的!

老冬烘面色一板,厉声喝道:“小伙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董卓英道:“没什么意思,区区看上了贵宝号财大势大,特来当我自己,想混一碗安稳

的饭吃。”

老冬烘双目突然一睁,寒芒倏闪,厉声道:“小伙子,原来你是来撒野的!”

董卓英皮笑肉不笑的道:“冬烘先生,你最好少开尊口,程老板还没有表示意见,用不

着你穷嚷嚷!”

程天宝沉吟了片刻,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年轻人,你坦白的说,你进到我家来的目的

是什么?”

何小宛轻笑了一声,婿姗的向前走上一步,娇声说道:“这些问题,在下最清楚,是想

一见阁下真面目。”

程天宝眉头微皱,道:“就这么简单?”

“也想借此机会肯定一下自己的身价。”

“所以你们就要求见我的面,把自己当给我?”

“不错。”

“你知道这种当品,是有违常规的?”

“知道。”

“知道了还敢来!”

“我还知道程大老板,现在正需要杰出人才。”

“你有什么杰出?”

何小宛回顾了董卓英一眼,道:“伙计,你表演一手给人家看看。”

董卓英答应了一声:“好。”

然后他故意龙行虎步,走到了客厅中央,双臂下垂,肩不动,腿不摇,人却如鹅毛般向

空中浮升了一丈左右。

程天宝和老冬烘双双傻了眼,他们没想到这年轻人,竟有如此高明的轻身功夫。

老朝奉不懂武功,只会打算盘,此时两眼如铃,翘起八字胡,心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

么?董卓英轻轻的从空中落下地面,随即双掌交握,反复摇摆了三下。

猛听他喝了一声“打”,右掌掌心向前推出。

掌风呼呼,打向了对面五尺远的乙个大理石凉床。

众人定睛一看,凉床“砰”的发出巨响,从中断裂为二段。

这手大力金刚散手玄功,登时震慑住了场中各人,连何小宛也感到瞠目结舌。

程天宝面色阴晴不定,只见他见风转舵的哈哈一笑,赞道:好人才,好功夫,这当品我

要了。”

接着,他向董卓英道:“尊驾的价钱,请开出来吧!”

董卓英目注何小宛,道:“谈生意你比较在行,还是由你开口吧!”

何小宛笑笑道:“大老板真要了?”

“不错。”

“不后悔?”

“在下不喜开玩笑,说话算话。”

“那你也不问问我们当物的动机?”

“没有必要。”

“为什么?”

“因为我这个人有个毛病,除了爱钱财以外,还爱人才。”

“说得好,真不枉我二人跑这一趟。”

“两位一起当,还是这位小兄弟一人当?”

“你大老板有这么大的胃口?”

“不瞒二位说,敝店不怕人才多。”

“也不怕价钱高?”

“承二位瞧得起,我已经说过,再高的价钱,我都要付清。”

“好,不过……”

“不过什么?”

“还有一个附带条件。”

“什么条件?”

“程大老板必须把杀害乔高奎的那个家伙先交出来。”

此言一出,程天宝面色大变。

老冬烘倏的拔出腰围上的软剑,剑挟雷霆,疾劈而出,罩向何小宛,大喝道:“果然是

两个捣蛋的鼠辈,姓乔的就是老子杀的!”

何小宛不退反进,左右双手如穿花蝴蝶,一面空手接招,一面娇笑连连道:“老冬烘,

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咱们生意还没谈成呢?”

董卓英纵身一跃,同时冲向程天宝劈面就是一掌。

程天宝喉咙间发出一阵怪笑,长袍如行云流水,五指如钩,沉马坐身,双掌以十成功力

平推出去。

说起这位老冬烘,穿着煞像乡村里小学究,完完全全只是伪装骗人。

原来他就是当时在西南广西梧州的独行大盗淳子桓,生平作恶无数,杀人如麻,不但白

道中无法容忍他,就是黑道中人也看不过去。

最后他不得不改头换面,化装成现在这个模样,托身躲藏在程天宝的庇荫之下。

他俩暗中收受贿赂,杀人越货,以开当铺为幌子,臭味相投,还豢养了一批杀手,专做

害人利己之事。

程天宝在这种情形下,怎能交出老冬烘淳子桓?董卓英一上来就采取猛攻,连施煞手,

一道撼山栗岳的劲气,匝地卷向了对方,劲气之强,骇人听闻。

老朝奉吓得一声惊叫,登时惊动了当铺内其他隐伏的人手,众人顿即把客厅的两道门,

阻得水泄不通;然而,室小人多,地形狭窄,场中四个高手,捉对儿厮杀,别人也帮不上

忙,只得侧立旁观。

就在此时,场中的一对,先已分出了胜负。

董卓英精灵,看准了程天宝的弱点,专门以小巧的贴身动作,绕着程天宝的下三路,一

招三式,招招不离他的双腿。

程天宝幼时双腿曾得有暗疾,确实在紧张时刻,会有不良于行的酸麻感觉。

蓦地,突传出一声低沉而沙哑的惨号,悲切凄迷,惨不忍睹。

接下,程天宝踉跄地挪动脚步,身体摇摇晃晃的有如醉酒的酒鬼,双腿一巅,便栽了下

去。

主子一死,两侧门外的众人,下意识胆寒了起来,董卓英一声暴喝,人如天马行空,弹

身扑了过去。

这时,不断的惨号哀叫之声,此起彼落,门外的走道,又栽倒下了四个精壮汉子,个个

面孔扭曲,瞠眼突睛,都是被他以重手法劈死。

此时,淳子桓已渐渐招架不住了,黄豆大的汗珠儿,从额头上不断掉下,脸色苍白得吓

人。

何小宛身形飘逸,把对方逼到一个死角里。

淳子桓气喘如牛,两眼翻白,自知必死,不过此人心狠手辣,临死时还想捞回本,找个

陪葬的。

何小宛焉能放过他,及时使出一招“笑指天南”,如剑的指风,点向敌人的腰胁,右脚

进踢飞出,正踢中了淳子桓的后背心。

这一脚,直把这个西南巨寇,作恶多端的独行大盗,踢飞到一丈来高,人如断线的风

筝。

“叭达”一声,淳子桓跌落在地,张口吐出血柱般的鲜血,一阵*挛之后,便不动了。

何小宛拍拍手,道:“好了,任务完成,其他的人就不必计较了。”

其实,利民当铺再也找不出一个人来,不论老少都已跑光了。

董卓英叹了一口气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何小宛悠然道:“这大概就是人性黑暗的一面。”

董卓英好像没有听进去,自顾自的说道:“在下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不能再耽搁下去

了。”

何小宛依依不舍地道:“你走得这么快?”

董卓英何尝不是依依不舍,但他不能,只得毅然道:“在下身负血仇,寝食难安,其他

事务均在次要,在下就此告别。”

何小宛急道:“董少侠,你……”

话未说完,董卓英的身影已去远了……一幕二幕的往事,涌上心头。

大约是双方邂逅之后的一个月光景,道经陈州,在旅店中听见了一件惊人血案,皖豫镖

局局主“七海游龙上宫予”的独生子,在新婚之夜,被新娘所杀,还有四名仆婢罹难,而新

娘子赫然正是“芙蓉仙子”何小宛。

据说,双方当年是指腹为婚的,她不但心狠手辣,而且水性扬花,这种蛇蝎女子,岂堪

交往?幸而自己发现得早……董卓英呆立墓地仍然想着往事,却被何小宛一声:“英哥哥”

打断了。

“芙蓉仙子”姗姗上前数步,凄怨地道:“英哥哥,你到底为什么不理我?”眼眶登时

发了红。

董卓英冷冷地道:“以后请姑娘别叫我英哥哥,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明白,过去的,忘

了它吧,只当我们当初不认识,你是你,我是我。”

“芙蓉仙子”粉腮遽变,道:“我到底做了什么?”

“不必提了……”

“我要你说。”

“反正你的事与我无干,我不想过问!”

“你……面冷心冷,薄情寡义……”

“何姑娘,还说不上吧?你还是请便。”

“董卓英,你另结红颜知己?”

“那是在下的事。”

“你……”

“正如在下不管姑娘的事一样!”

“你……你……骗了我的感情……”

“姑娘,也许说你骗了在下才对,请便吧!”

“芙蓉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剑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