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剑春秋》

第 七 章

作者:陈青云

离开了武昌,董卓英怀着一份惆怅,两份落寞。

他信步而行,只感天地茫茫,世俗冷暖,全在于自己的一念。

此时,云淡风轻,近午时刻。

董卓英昂着头,行走在坦荡的官道上,脚步相当稳健,给任何人的感觉是他不但高傲,

而且是个高手。

武林人的高傲分许多种,有的是故意装出来的高傲,借以提高身价,掩饰缺点;有的是

恃技而骄,目无余子;有的则是天生高傲,他本身并不觉得自己高傲,只是他的神情举止给

人以高不可攀的感觉。

董卓英属于最后的一种类型,使人一见就感觉他很高傲。

他的两眼笔直地望着前方,不左顾右盼,也不看地,一步一步从容踏出。

“好高傲的人!”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发自身后。

董卓英充耳不闻,前行如故,当然,不能说是他没听到,因为声音就在身后很近,他不

是聋子。

“喂!站住!”是娇喝,但声调很扣人心弦。

董卓英停了脚步,没回身,但心里暗自嘀咕,又是一个女人。

香风触鼻,一个身影蝴蝶般旋到他的身前,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年纪不会超过二

十,娇媚之中微带着荡意,一身粉红劲装,意态相当迷人。

董卓英冷眼望着对方,面上毫无表情。

“你为什么这样骄傲?”少女似笑非笑。

“在下并没有这种感觉!”董卓英神情冷漠地说。

“我知道你叫董卓英,近一年来大出风头。”

“在下对你也不陌生!”

“噢!”粉腮上绽出了春花似的笑容:“你认识我?说说看!”

“‘一朵花’吴媚……”他话没说完,自动刹住,不想说下去,他听说过江湖上有这么

一个女人。

“不错,你说对了!”她笑得更甜,向前挪了一步,道:“你准备上哪里去?”

“出路由路,没准地方。”

“啊呀!那真巧,我也是出来闲荡的,毫无目的,我们两人可以走在一道。”她一厢情

愿的说。

“在下不习惯跟女人同行!”

“哟!我的董公子,跟女人一道会辱没了你?”‘一朵花’翘起了小嘴,斜瞟着董卓

英:“我知道你的心意,你认为我不配跟你走在一起,是吗?”

“随便你怎么解释!”说完,举步朝斜里跨出,想绕过“一朵花”。

“不稀罕,请吧!”“一朵花”侧身让路。

她的举动大出董卓英意料之外。

他以为她会死缠不休的,想不到她这么干脆,反而使他觉得有些赧然,他没说第二句

话,真的举步离开。

“臭美,自以为了不起,我要是拴不住你,就不叫‘一朵花’!”

她喃喃自语,声音很低,董卓英没听到。

董卓英仍保持着那昂首阔步的姿势。

一阵沙沙的穿枝拂叶声,一条人影跌跌撞撞地从路边林子里冲了出来,“砰”地一声仆

了下去,正好栽在董卓英身前。

董卓英大惊止步,只见倒地的是一个壮硕的汉子,满身都是血,衣着不赖,看来不似一

般江湖人。

“路……劫路……”那汉子挣出了短短半句话便告气绝。

光天化日之下路劫杀人,简直是目无王法。

董卓英侧转身穿进林子去。

林子里的草地上有一顶被砸得稀烂的轿子,轿边横陈了五具尸体,其中两具是抬轿的,

从穿着可以分辨。

轿子的底座上有只紫檀木箱子,大约三尺长,两尺宽,尺来高,精工雕镂,看上去是只

名贵的箱子。

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趴伏在木箱上,背上在冒血。

三个持剑的蒙面人呈品字形围着轿子的残骸。

管家模样的老者还在喘气,他抬起了头,嘶声道:“这是……

南义马老……英雄……送到北侠……宋大侠…府上的……聘礼,你们……胆大包天,居

然……敢抢劫杀人……进不了公道……”

老者头垂了下去,身躯扭动,翻倒地面断了气。

“哈哈哈哈,……”蒙面人之一狂笑出声,听笑声是个老者。

“尤大爷,下一步行动?”另一个蒙面人开了口。

“先把东西带离现场!”

“好!马上动手!”

两名蒙面人收起了剑,走向木箱。

董卓英在暗中热血沸腾,杀机冲顶。

他不知道木箱里的东西是什么,但由那老者临死吐露的几句话,知道是“南义”送到

“北侠”府上的聘礼。

“北侠”“南义”是当今武林道上备受尊崇的侠义人物,居然有人甘犯众怒,杀人劫

聘,的确令人发指。

“哇!哇!”两声惨叫,几乎是同时传出。

两个蒙面人毁在同伴尤大爷的剑下,有心人计算无心人,自然是非常容易得手了。

姓尤的想独吞?

董卓英一个飞纵,弹落现场。

姓尤的蒙面人连退三步,他想不到暗中还隐得有人。

“你是什么人?”姓尤的狞声喝问。

“‘长恨生’董卓英。”

“哈哈哈!看你年纪轻轻,为什么要管闲事呢?死了不但可惜,而且太冤,可是……又

非打发你上路不可。”

“阁下心肠之狠手段之辣,的确世间难找,死了绝不可惜也不冤。”

“啊!哈哈哈……”姓尤的像听到了什么极可笑的事,狂笑了一阵之后,才又接下去说

道:“小子,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天高三尺,举头三尺有神明,善恶报应分毫不爽。地厚干仞,永埋你罪恶之躯。”董

卓英冷冷地说。

“口齿还不赖!”

“阁下敢报名号吗?”

“那是多余!”

“余”字出口,剑已扬了起来,同时向前跨了一大步。

董卓英缓缓拔出“石纹神剑”,剑高举向天,放落,横在胸前。

武林中这种兵刃可以说是绝无仅有,而起手的动作也相当诡异。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来路?”

“同样是问得多余!”董卓英以同样口吻回报对方。

“小子,你如果知道老夫是谁,就连逃都来不及!”

“你阁下想说,在下也不想听,神剑之下,你无所遁形。”

“神剑何名?”

“石纹神剑!”一朵剑花乍然挽出,原本没光泽的剑竟然泛出寒芒。

“呀!”

惊叫声中,姓尤的蒙面人闪电般朝林深处遁去,蒙面巾掉落现场。

“哪里走!”董卓英大喝一声,弹身扑追。

有心逃命的人,不但逃得最快,而且也讲究逃的技巧,姓尤的蒙面人不走直线,一连几

个闪突,消失在密林里。

董卓英停住身形,心里大为失悔,现场没有当机立断,竟让这邪恶之徒脱了身,而且面

貌也没看清,以后再找他很麻烦。

神秘的木箱仍在现场,不能被第三者所乘。

董卓英又急急奔回了原地。

木箱还摆在轿子的底座上,董卓英走近前去,端详了一阵,决定把木箱送到北侠府上,

说明经过,一切由北侠自己去处理。

他收起了剑,准备动手提木箱……

“住手!”一声暴喝倏告传来。

董卓英收手后退,抬头。

只见三条人影正向他迫近,当先的是个锦衣书生,细皮白肉,人长得不赖,只是眉目之

间隐含邪气。

书生的身后是两名家丁打扮的年轻汉子,看上去很剽悍,全都腰佩长剑。

锦衣书生和两名手下站定之后,目光迅速地扫遍全场,然后狠盯着董卓英,脸上的神色

相当难看,眼里也泛出了可怕的杀光。

“朋友真够本事,居然敢杀人劫物!”锦衣书生直咬牙。

“谁杀人劫物?”董卓英语冷如冰。

“难道还有别人?”

“不错,是有别人。”

“人呢?”

“逃走了,在下一时大意没逮住。”

“哈哈哈!现场只有朋友你一个人,而且正准备动这口箱子,这种话是想骗三岁小孩

么?”

锦衣书生手按剑柄,迫近一步。

两名手下立即移位与主人站成鼎足之势。

锦衣书生躬下身检视一下轿旁老者的尸体。

“背后出手杀人,朋友实在够能耐!”冷笑了数声,接下去道:“区区先自我介绍,

“流香剑”马永生,家父‘南义’马荣宗。”

董卓英心中一动,原来对方是木箱的主人,‘流香剑’这名号很响亮,江湖上有名的花

丛能手。

“朋友大概不会隐瞒来路吧?”

“董卓英。”

“啊!闻名不如见面,想不到实际上杀人越货韵强盗,嘿嘿嘿……”“流香剑”马永生

阴阴的笑起来。

“姓马的,把话说明白些,你不能一口咬定在下杀人劫物。”

“哦!那该怎么解释?”

董卓英冷冷的注视着对方道:“在下路过碰上这档事才拔的剑,本意想把这木箱送到北

侠府上。”

“奇怪,朋友怎么知道这木箱要送到宋大侠府上?”

“是这位罹难的老者临断气时说的。”

“噢!”马永生皱起了眉头,凝望着董卓英,久久,挑眉道:“朋友,照这么说,你还

是行侠仗义,如果区区不及时赶到目睹,这口箱子会送到什么地方?”

“信不信由你!”董卓英心火冒了起来。

“本来就不信。”

“呛!”地一声,马永生拔出了佩剑。

两名手下也跟着亮剑。

“姓马的,最好别动剑!”

“可是区区已经决心要剁了你!”

“你不是在下的对手!”

“哈哈哈!姓董的,你是夸海口不脸红,‘流香剑’剑下流过不少江湖败类的血,而

你,区区要让你的血一滴一滴的流尽,如果你能死一百次的话,区区不会让你死九十九次

的!”

“看在令尊的名份上,在下不想拔剑!”

“你不拔剑也一样死定了。”马永生的长剑扬了起来;“你最好相信奉下的话。”

“除非你能找到证人。”

“干什么?”

“证明你的话不假。”

就在此刻,一个脆生生的女人声音接上话头道:“我可以作证!”一条娇俏身影,从密

林中幽幽出现。

双方都大感意外,转头向发声处望去,同时“啊’’了一声,现身的竟然是“一朵花”

吴媚,媚眼含春,步履生姿,的确像一朵摇曳的鲜花。

怎会是她?

“吴大妹子,怎么会是你?…‘流香剑”马永生双目放光,眉开眼笑,放下了手中的长

剑。

“不是我还会变成别人!“一朵花”似水眸光一转,落到董卓英脸上,嫣然一笑。

“你们认识?”马永生的脸沉了下来,露出明显醋意。

“是认识,在前边道上刚刚分手。”吴媚说的是实话。

“你要为他作证?”

“对!”吴媚媚态依然,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如何证明?”

“很简单,凶手是三个蒙面人,现在地上留下了两个,为首的一个逃脱了,还留下蒙面

巾,而这两个是死在自己人的剑下,为首的可能要独吞这木箱子,不惜流自己人的血,而董

公子一亮剑,他就没命地逃了。”

董卓英吐了口大气,听口气她是尾随在后的,所以全部经过都一一目睹,现场留下的尸

体便是最好的证据。

本来自己想说出来的,却被她抢先说了,检视尸体,凶手的来路不就轻易的可以揭开了

么……

马永生望望董卓英,又望望蒙面遗尸,然后转向“一朵花”。

“大妹子,你亲眼看到?”

“当然!”

“为何当时没出手阻止对方杀人?”

“慢了一步,连那为首的长相都没看清。”

“这么说……大妹子,姓董的讲的全是实情?”

“我可以保证!”说着,吴媚斜斜瞟了董卓英一眼,又转注马永生:“马大少,先认认

凶手的面目。”

马永生抬了抬手,两名手下立即上前抓落死者的蒙面巾。

“呀!”马永生惊叫出声。

“呀!…‘一朵花”也惊叫出声。

“怎么会是这两个?”董卓英的两眼睁大了。

“是黑道上有名的煞星‘焦家二虎’!“一朵花”点了出来。

“那为首的应该是谁?”董卓英皱起了眉头。

“十有九也是关内黑道中的大牌。”“一朵花”偏起了头。

马永生紧绷着脸。

“马公子,木箱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一朵花”娇声的问,她随时开口的声音都是那

么甜,那么悦耳。

“一些……珠宝古玩!”马永生淡淡回答。

“为什么要用轿子抬?”

“图个稳当,怕古玩损伤。”声调似乎不太自然。

“很重的聘礼!”

“这……这……”马永生讪讪地笑道:“大妹子,这是假话一句,并非是什么聘礼,你

想,我们……我还会另去……”

“得了,马大公子,少跟我耍这一套,开门见山地说,我只是一朵闲花,一株野草,你

马大公子要娶进门,当然得找朵名花,宋大小姐美若天仙,北侠南义,门当户对,多美满的

姻缘。“一朵花”嘟起了小嘴。

“吴大妹子!”马永生斜睨“一朵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剑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