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剑春秋》

第 八 章

作者:陈青云

空气显得异常的沉闷,令人感到有点窒息,董卓英不由把目光投向别处。

但“一朵花”的声音却响自耳边:“董公子,我不该问,但又忍不住要问,因为武林中

的‘石纹神剑’只有一把,而照老一辈的说法,这柄剑代表死亡,喝饱了人血,说句难听的

话,是人神共愤之物,难道你不觉得?”

“不错!”董卓英站了起来,面向着她。

“一朵花”后退了一步,目光仍不稍瞬。

“董公子,我觉得……你得到它并不是福气。”

“哈哈哈……”董卓英冷冷地一笑,道:“吴姑娘,这正符合你所说的,天下事不能以

常理衡量。”

“你看我呢?”“一朵花”吴媚突然转口反问了一句,脸上又露出了媚荡之态,前后像

是两个人。

“你很邪!”董卓英不客气地说。

“格格格……”“一朵花”大声浪笑。

“你笑什么?”

“董公子,我很欣赏你的坦率,我承认我绝对不是正经女子,我再想问一句,你已有

‘石纹神剑’,为什么还要那白玉石环?”

“碰上了,好奇。”

“就这么简单?”

“不错!”董卓英冷冷地道。

“董公子!”“一朵花”挑了挑眉:“你现在回答这句话并非发自内心,不过,我还是

相信你!”

“你也很坦率!”董卓英没表情地回了一句。

这句话等于是承认了“一朵花”对他那句话的反应,但他已深深地感到“一朵花”不是

个简单的女子。

夕阳已不知在何时沉到了山后,只剩下一抹残霞。

拂在身上的风已有了凉意。

“一朵花”看看天色,语意深长的道:“董公子,天色不早,此地离市镇很远,我们不

能在这儿过夜。”

“当然,你说要带在下去拜访北侠……”

“不能拜访!”

“为什么?”

“我们如去拜访,师出无名,探人的隐私是江湖大忌,何况白玉石环关系着陈年公案,

你既然只是好奇,这奇不好也罢!”

董卓英无言以对,话是他自己说出来的,事实上又不能吐露出内心的秘密,他想也许可

从中探出司徒业的下落。

“董公子!”“一朵花”自己转了弯:“我也很好奇,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联手从侧

面揭开这谜底。”

“谜底?”董卓英吹了口气:“东西由南义得到,现在送到北侠手上,情况就是如此,

还有什么谜底可言?”

“刚刚不是才说内里大有文章么?你不想知道这文章?”

“当然想。”

“一朵花”掠了掠鬓边的散发,道:“北侠的宝贝女儿改装蒙面拦劫是谜,南义把东西

当聘礼送与北侠是谜,头一拨抢夺者在即将得手之时火拼是谜……这些不算谜底?”

“在下一向独来独往!”

“哦!”“一朵花”小嘴嘟了起来:“说了半天你是不愿意跟我在一道?”

“是的!”

“不要紧,你喜欢独来独往,你就去独吧!我‘一朵花’吴媚真的是一文不值么?笑

话!”说完,猛一跺脚,如飞而去。

董卓英目送“一朵花”的身影在暮霭消失,心头浮起了一缕怅然若失的感觉,但这感觉

只是片刻,很快地他又回复了自我。

白玉石环又在眼前晃动,因为它是“石纹神剑”两件一体的东西。

天边的残霞也消失了。

天色昏黑下来。

暗探北侠府,他作了决定。

宋员外府,在庐陵是数一数二的宅第。武林同道尊宋世彬为“北侠”,但本地人都习惯

称“北侠”为宋员外。

起更的时分。

宋府的内客厅里灯火通明,一个相貌庄严的老者和一个风范不恶的老妇坐在上首,这对

年过半百的老人正是北侠夫妇。

侧方马永生正襟危坐,但神情显得不安,居中的八仙桌上放着那只白玉石环。

“马贤侄,你说这只白玉石环遭连番劫夺,对手都是些什么人?”“北侠”开口询问,

神情十分严肃。

“回禀宋世伯,除了已死的‘焦家二虎’,能确定的只有一个年轻剑手,叫什么‘长恨

生’董卓英,身份来历不明。”马永生恭谨地回答。

“这点世伯我会设法查明。”“北侠”宋世彬顿了顿:“这只白玉石环就劳贤侄原物带

回吧!”

“宋世伯……”马永生满面惶恐。

“马贤侄,令尊会知道退回去的原因。”

“宋世伯,小侄此番到庐陵……”

“马贤侄,你师妹秀玉坚持她的终身大事要等三年后再谈,因为……上门求亲的人不止

马贤侄一人,我和你世伯也很为难。”宋夫人开了口。

“世伯母的意思……不准备应允这门亲……”马永生站起身来。

“马贤侄不要误会,你世妹十分固执,做父母的不能太勉强她,只好依她……等三年后

再议!”

“世伯母……”

:“马贤侄!”北侠宋世彬又接回了话头,说道:“你先到客房歇歇,这一路上辛苦你

了!”

“宋世伯,以小侄所知,这桩事是两位先已首肯了的……”

“不错!”“北侠”抚着颔下长须:“在书信上老夫是同意了,不过,事情发生了变

化,老夫不得不重新考虑。”

“世伯所说的变化是指师妹吗?”

“唔,说对一半。”

“那另一半呢?”

“令尊十分明白,你回去一问便知。”

“宋世伯为何不现在就明白示知?”

“北侠”拿起了桌上的白玉石环,站起身来,上前把它递到马永生的手里,宋夫人也同

时站了起来。

“马贤侄,东西还是你收回,你累了,去歇着吧!”

“宋世伯……”

“有话明天慢慢再谈,我叫人加强戒备,你可以安心!”

“世伯!”马永生把白玉石环接过,脸色变得很难看:“既然世伯和伯母都同样心意,

小侄没再留下的必要,想立即告辞!”

“嗳!这是什么话,宋马两家是世交,婚事并非不成,只是缓谈,贤侄就这么连夜走

了,我夫妇问心何安……”宋夫人望了“北侠”一眼,又接下去道:“再说,又如何向令尊

交代呢?”

“世伯,伯母,小侄常年在江湖闯荡,并非头一次出门,请放心,小侄会把自己照顾得

很好,告辞!”

说完,长身一揖,转身挪步。

“北侠”夫妇互望了一眼,双双跟上。

马永生跨出厅门,回身又行了一礼。

“唉!贤侄年轻人,未免任性了些!”“北侠”摇摇头。

“马贤侄,代向令尊堂问安!”宋夫人扬声叮咛。

马永生“唔”了一声,匆匆穿院而去。

夫妇俩回身到原位坐下。

“老爷子,我们这样做……会不会被马家认为太绝情?”

“夫人,这是无可奈何的事,马永生是个江湖上出了名的花花大少,秀玉对他一向厌

恶,谈婚事是天大的笑话。”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回信答应?”

“我没有答应,只说可以考虑,但要看秀玉的心意而定,武林门户不同于世俗……”吐

了口气,抑低了声音道:“夫人,白玉石环是我多年梦寐以求的东西,但这种沾满了血腥的

东西,现已失去大半作用。

“听说‘石纹神剑’已被董卓英所得,现在又发生了劫夺之事,很快就会风传江湖,你

想会替我们家带来什么后果?”

“这点……我也想到,所以才同意你的处置。”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你没想到。”

“什么?”

“马荣宗的用心!”

“什么用心?”

“夫人,你想,白玉石环落在他的手里,除了他自己恐怕没任何人知道,现在他以礼作

聘,显然大悖常情。”

“老爷的看法呢?”

“很可能这秘密已经泄出江湖,为了避免祸害,把它送到我家,有事就可以双方全力应

付,不必他独力承担。”

宋夫人默然的点点头。

北侠又道:“另方面,我家秀玉是独女,一旦成了马家媳妇,你我百年之后,东西仍是

马家的,我只是代他保管,风险由我担。”

“不对!”宋夫人轻摇着头。

“有什么不对?”

“东西到了我们家,我们就可以立即采取行动了,这一点马荣宗应该想得到的。”宋夫

人很有见解的说。

“嗯!”“北侠”深深一想,道:“这当中一定另有蹊跷,问题是消息何以会外泄而引

起劫夺?”

“老爷,你一再说拒收白玉石环的原因要马永生回去问他爹就知道,这又是什么用意

呢?”

“没什么,我早已怀疑他的用心。”

“侠名满天下的南义会……”

“很难说,人心难测,表里如一的江湖人太少。”伸了个懒腰:“夫人,安歇吧!我睡

外书房,马永生这一下聘,说不定会有朋友上门。”

“唉!这从何说起,凭空惹上这麻烦。”

董卓英刚刚进城,正要向人打听“北侠”府的位置,突然发现马永生带着两名从人进入

一家客店,心里不由起了嘀咕,马永生多半已经纳完了聘礼,东西已到“北侠”手里,现在

去能探到什么吗?

一阵犹豫之后,他也住进了这家客店。

在房里安顿下来,他在想:“照‘一朵花’的说法,那企图劫夺白玉石环的蒙面女子,

是‘北侠’的宝贝女儿宋秀玉,可能么?完全不近情理,哪有下聘到自己家,当事人去谋劫

聘礼的道理……”

房门推开一半,一条人影出现门边。

董卓英一看,眼睛发了直,连呼吸都窒住了,这不速现身的,竟然会是“一朵花”吴

媚,这神秘妖艳的女人?

带着惯常的媚笑,在灯光映照下更显得诱人。

“董公子,不想碰头偏偏又碰了头,我们真是有缘!”

“唔!”董卓英有些啼笑皆非。

“我先落店你后到,不是我故意找你。”

“在下没这么说!”

“我可以进来么?”

董卓英略作思索之后道:“当然可以!”

他忽然感觉到这放荡的女子在这一带逗留,必然有什么企图,而且,她是个非常不简单

的女人。

“一朵花”进入房间,反手关上了房门,不客气地在桌边坐下。

董卓英坐在另一边,两人隔桌相对。

“吴姑娘,你知道‘流香剑’马永生也住在这店里么?”董卓英试探着打开话题。

“知道。”

“哦!”

“我还知道他在拜访‘北侠’府之前,就先订好了房间。”

“你们……”

“董公子!”“一朵花”抬手阻止董卓英说下去:“你可别误会,坦白一句话,像马永

生这种人还不会放在我“一朵花”的眼里,你别以为我们是同类,对我他还真的是不配,倒

是你……我倒希望能做个朋友!”

“你使在下受宠若惊!”声音是冷漠的。

“别说口不应心的话,我不是三岁小孩,一个甜头就可以哄得打转,我们既然不期重

会,我跟你商量件事……”

“什么事……”

“一朵花”突然压低了嗓子:“那东西还在马永生的身边!”

“你怎么知道?”董卓英瞪大了眼。

“我到过‘北侠’府,亲眼看到事情的经过,‘北侠’夫妇够厉害,推托了婚事,也拒

绝了白玉石环。”

“真的?”

“对别人欺哄诓骗我全来,对你不会!”她说的很正经的样子,似水的眸光与灯光争

辉。

董卓英的心弦为之一颤,话不管真假,人的耳朵都拣好听的收,这是人生来的性格中的

弱点,能克制这一点的,不是上智便是巨姦。

“我希望能相信你这句话,下文呢?”

“我想先听你一句真话……”

“在下从不柞假?你想听什么话?”董卓英笑了笑:“如果你是指儿女之情而言,那在

下告诉你,我们可能不是一对。”

“格格格……”“一朵花”媚笑了数声:“我看得出,你这句话是真心话,我也不会贱

到自己送上门,我要听的不是这句话。”

“你要听什么?”

“你想得到白玉石环的目的?”

董卓英闭上了嘴,定睛望着“一朵花”,能说出来么?

他必须考虑到可能发生的种种后果。

她呢?难道她不想要?

她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董公子,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说从不作假吗?”“一朵花”

吴媚紧迫盯人的逼视着他问。

“就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在下要考虑,不想以虚言搪塞。”

“你说出真话,对你只有好处。”

“当然,一个人要对方抖出实话时都会这么说,姑娘既然这么保证了,何不先说出好处

在哪里?”董卓英步步为营。

“我就是心软,经不起逼!”“一朵花”?挑了挑眉,眸光一闪:“简单一句话,没有

我你永远休想得到东西!”

“真的会如此?”

“我可以对着灯火发誓,绝不是信口开河。”

董卓英连眼都不眨,如刃目芒迫照在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剑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