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震武林》

第一章 劫后孤雏

作者:陈青云

大雪纷飞,朔风怒号。

入目一片茫茫。

血——

一滴。

一滴。

滴在雪地上,像一朵朵盛开的桃花,但随即又被不停飘飞的雪花所掩没。

一个小小的身影,一路跌跌撞撞的朝洞宫山侧的一座峡谷中奔去,那一滴一滴

的血,正是从他身上滴落。

他是谁?

在这种漫天风雪的天气中狼狈逃奔。

看他的身影,最多不会超过十二岁。

当这小身影在风雪中消失的刹那,从来路上疾驰来五骑人马,马上人一色的藏

青色大氅,脸上带着风罩,被在身上的大氅被风飘起,露出了一大段剑鞘。

五人同时一勒坐骑,缓了下来,马口冒着蒸蒸白气,由于这一缓势,大氅立被

雪花盖成了白色。

“大哥,这小鬼难道上了天不成,凭我们的快马,先后只差了半个时辰,追了

这么多路,踪影毫无,凭他一个受了伤的十二岁小鬼……”其中一个大声的嚷道。

“我们不是追过头,便是走岔了!”另一个道。

“庄主的脾气你们知道,若是这小鬼抓不回去,可有些……”那最先的一个转

头对四人说。

“这小子可有些门道,吃少庄主削断手指,复挨了老庄主的一掌,竟能飞遁离

庄。”

“奇怪,凭这么个小鬼头,能值得名震江湖的一庄二堡三谷传下六色旗令,联

手追截!”

“老三!你敢是不要命了,怎地口没遮栏!”那先头一骑,回头叱了一句,一

挥手,五骑人马同时加鞭,转眼又消失在茫茫风雪中。

继五骑人马之后,接连又先后驰来三拨人马,略不稍停,疾驰而去。

风住了,雪也止了,阳光又普照大地,那消融了的雪水,向山外潺潺流去。

洞宫山左侧峡谷内一个峥嵘的大石头上,坐着一个清秀俊美的小童。

他抬头望了一眼天色,又朝四外的插天巨峰扫视了一遍,自言自语的道:“我

司徒文又一次逃脱了魔掌!”小脸闪过一丝笑意,是凄然的笑。

他举起尚渗着血水的右掌,看着那仅余的两个指头,脸上倏地升起一种怨毒之

色,杀气直透华盖,这时如果有人在旁看到这不满十三岁的幼童竟有这么重的杀气,

定会大吃一惊。

他伸手怀中,取出一本小小册子,册面上写着一行小字:“司徒文恩仇录”。

他翻开首页,“仇”字下面写着“无名凶手,杀父毁家之恨”。

于是——

一幕血淋淋的惨相呈现在他的眼前!

半月前,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他从睡梦中被父亲投入后院中一个枯井之内,

不久阵阵金铁交鸣和呼轰的掌风之声,隐隐传入井中,他骇极而乱叫乱蹦,他无法

超出十几丈深的枯井,接着一阵阵凄厉已极的惨号声,不断传来,久久始停。

他不明白他的父亲何以要把他投入枯井,他知道家中可能发生了不堪想象的大

事,但他还不致朝坏处想,凭父亲玉面专诸司徒雷的武功名望,谁敢来捋虎须?他

清楚的记得,威震江湖的一庄二堡三谷的主人,曾败在他父亲的手下。

他从小就随父亲习武,虽然年纪不太大,但一般的江湖二三流高手,他还能应

付得了,但,现在,他心急如焚,却无法脱出枯井,最后,他凭着只有二三成火候

的”壁虎游墙功”,慢慢地顺井壁而上,等他脱出枯井一看——

庄院——静寂得有如鬼域,他不由汗毛根根竖立,一路飞奔前院,他惊呆了,

他感觉到事情的不寻常,不祥的阴影直罩心头。

他看到的是血,鲜红的血,到处乱流。

尸身,一具具四肢不全的尸身,横七竖八,比比皆是,而这些尸身,都是他最

熟悉的家人庄丁。

他心胆俱碎,泪如泉涌。

前院大厅前,他父亲一手仗剑,斜靠阶沿之上,他狂叫一声猛扑上去,触手冰

凉。

死了——

他的父亲,一代高手玉面专诸司徒雷,死了。

他晕厥了三次,一双小眼中,泪尽继之以血。

天亮了,在邻居们的帮助下,草草埋葬了父亲和家人,他在坟前立下重誓,学

绝艺,报血仇。

他怀着满腔悲愤怨毒,踏入了江湖。

他往下看“仇”字第二行:“白云庄主神剑无敌蒋桐,一掌之仇,游蜂蒋树芳

断指之恨。”

又一幕恨事,展在眼前。

他途经白云庄,不经意道出了他的姓名,于是,他被少庄主一剑削去三指,又

被庄主神剑无敌蒋桐击了一掌,登时重伤昏死,被擒回庄,囚禁在一间小屋中,他

不明白,何以被人迫害。

天明以前,一个蒙面人,给他服了一粒葯丸,一阵推拿之后,挟着他飞纵山庄,

他问这恩人的姓名,那蒙面人只叮嘱他快逃,隐秘行踪,一庄二堡三谷的人,都要

得他而甘心,他心下大感不解,想问明原因,但那蒙面怪人已匆匆而去。

于是——

他在小册子的“恩”字下面写了“蒙面怪容”四字。

在漫天风雪中,他狼狈逃奔,跑到洞宫山下时,他已发觉后面有数骑追来,于

是转道奔向侧方的山谷,侥幸脱了魔掌。

由于蒙面人的一句话,他又在小册子的“仇”字下面加上了“二堡三谷”四字

他怔了片刻之后,把小册子纳入怀中,忽然触着一物,他又不自禁的取了出来

这是一块小小的王佩,他从小就佩在身上,曾听父亲说过,此佩一共两块,这

块刻的是一条张牙舞爪活灵活现的龙,而另一块则是一只凤。

那块凤佩系他的姐姐佩挂,在他只有一岁时,他的母亲携了他姐姐一去不返,

他曾梦想着他妈妈姐姐的容貌,他渴望着能见到她们,他曾不止一次的问过父亲,

但他父亲一听就大发雷霆,唬得他不敢再问,但他的小小心灵中,却无时无刻,不

在惦记着他的母亲和姐姐,他曾想到等他长大了,仗剑江湖,无论天涯海角,他要

揭开这个谜。

于是——

他沉缅在复杂纷歧的思潮里。

他要雪亲仇——但是仇人是谁?他不知道。

他要寻找母亲和姐姐——但天涯茫茫,他无所适从。

他要报复断指之恨。

他要弄清楚一庄二堡三谷何以要追杀他?

首先,他知道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要有超人的武功。但他到何处去学武功呢?

以他的父亲玉面专诸能击败一庄二堡三谷的主人,武功岂是等闲,但仍敌不过仇家,

而饮恨九泉,那仇家的武功,岂非更是骇人听闻……

他不禁彷徨失措。

试想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面对这些大问题,他能怎样安排呢!

在他父亲的熏陶下,他奠下了极好的武学入门的根基,而且资质超人,但要谈

到解决任何一项问题,都差得太远。

突然——

他的眼光触及三丈外石隙之中,一堆白森森的东西。

定睛一看,赫然是一堆死人的骸骨,他惊愕了半晌之后,慢慢移步过去,虽在

光天化日之下,仍不免寒气直冒。

那骸骨只剩下了头颅、脊椎和四肢胴骨,显然年代已经久远了。

他小小的心灵在忖想,这尸骨也许是像他一样被人追杀而曝尸荒山绝谷,于是

恻隐之心,油然而生,他要把它掩埋。

这一念之仁,决定了他的命运,而江湖无边的杀劫,也由此揭开了序幕。

他寻了一个土穴,把白骨一块块的拣起,放入土穴之中。

当他拣到最后一块白骨时,一样乌光闪亮的东西出现了,他好奇的拿起来一看,

原来是分量极重的一支铁笛,长不到三尺,仔细一辨认,笛上有“坎离铁笛”四个

古篆字,他可弄不清它的来历。

他想,这铁窗定是这死去的人的遗物,于是连同髌骨一起放入土穴之中,他正

想捧土掩上时,那闪闪乌光的铁笛似乎具有绝大的诱惑力,使他踌躇不决。

他想了又想之后,终于又拿起这支乌光闪闪的“坎离铁窗”,用衣袖一拂拭,

更觉得光可鉴人,把玩不忍择手。

他掩好了土,默视道:“不矣你是公公还是伯伯,这支铁笛就给了我吧!”

他又坐回那大石之上。

心中忽生奇想,不知道铁笛坚实不坚实,如果拿来做武器,倒是不错,他心里

想,手却不停猛向所坐的大石边沿击去。

克的一声,石屑纷飞,那大石被击崩了尺余长的一道缺口。

呀!我真糊涂,如把奋砸坏了,岂不可惜。

细一审视,夷然无损,不由大喜过望,童心忽发。

心想:”我何不把学自父亲的剑招化在笛上一试。”

忙一跃下地,亮开门户,运劲一挥。

蓦地——

铁笛在这一挥之际,突发出呜呜的怪啸,尖锐刺耳,难听已极,不由惊唬了一

大跳。

他却不知,这啸声在二十年前,曾使武林中人亡魂丧胆,谈笛色变,造成了无

边血劫。

愕然了片刻之后,又一招一式的演练起来,随着剑势的加量,那怪啸也愈来愈

凄厉刺耳……

兴尽之后,现实的问题,又紧紧的窒息着他,他究竟何去何从,他现在已是无

家可归的孤儿,身负血海奇冤的人,还有一庄二堡三谷在截杀他。

但,他不能久避深山,因为他要学超人的武功。

他跪在地上,喃喃祝告,愿父亲在天之灵保佑他,能遇高人,学成超人武功,

更希望不要碰见一庄二堡三谷中的人。

于是——

他左手持奋,右手只有两个指头,他怕被人耻笑,深深的隐在袖中。蹒跚的向

谷外摸索出去。

雪后天霁,空气分外清新。

司徒文——

左手持着一支乌光闪亮的铁笛,右手笼在袖中,踽踽行在官道之上。

他的目的是要求见五大门派之中的任何一位掌门,求人家收他为徒,他年纪虽

小,但是出生武林世家,对一些武林掌故,可懂得不少。

他想少林寺乃武衡之祖,达摩祖师传下的七十二种绝艺之中,只要能学到任何

一种,何愁大仇不报,而武当派却是天下剑术的领袖,张三丰祖师遗留的剑笈,精

深博大……

经过一番思索之后,决定先奔嵩山少林寺。

正行之间,尘头起处,奔来五骑快马,距司徒文三丈之外,惊咦一声!齐齐勒

马停住。

一看——

当先一个粗眉阔口长须的高大老者,赫然就是那白云庄主神剑无敌蒋桐,正阴

恻恻的看着他,后随四个壮汉。他不由唬极,连退了三步,这真是冤家路窄了。

一老者,四壮汉,同时翻身下马,缓缓向司徒文逼来。

白云庄主神剑无敌蒋桐,在司徒文面前六尺之地停身,阴恻恻的一声冷笑,狞

声道:“小鬼,今天不怕你飞上天去。”

司徒文知道,今天要想脱身,势比登天还难,想起自己乃是玉面专诸司徒雷的

儿子,岂能如此胆小,坏了父亲的英名,豪气顿生,把心一横,瞪起一双黑如点漆

的小眼,大声道:“老鬼,这样苦苦追杀我,却是为何?”

“嘿嘿!小鬼,这个么!你地下老子会告诉你,你就认了吧,乖乖追随你那老

鬼父亲一道去!”说完,又欺进了一步,两手缓缓上举平胸,脸上挂着一丝冷森的

笑。

神剑无敌蒋桐鉴于日前一掌将司徒文击昏重伤,不料仍被他逃脱,迫得飞传一

庄二堡三谷协议制定的“六色旗令”,联手分道追杀,可以想见事情的不寻常,现

在狭路相逢,岂能让他逃出手去。

所以慎重得如遇到强仇大敌般,蓄势运劲,立意将这十二岁的幼童一掌毙于掌

下。

因为这小孩的存在,关系着一庄二堡三谷数十人的生命安全和一段武林秘辛,

如果这一段秘幸被揭开,一庄二堡三谷在江湖上将成众矢之的,无法立足。

司徒文见神剑无敌蒋桐似要立取自己性命而甘心,不禁心胆俱寒,自忖今天万

难逃出魔掌,以自己的微末之技与他拚,无异是以卵击石,但他却不甘心束手待毙,

好歹总得一拚,咬咬牙,不待对方出手,左手铁笛一挥,猛向神剑无敌蒋桐攻去。

虎父无犬子,莫看他小小年纪,在情急拚命之下,这一击居然狠辣均备,只是

嫌劲力不足而已。

神剑无敌蒋桐正待出手一举而毙对方之际,忽见一道闪闪乌光,挟着尖锐刺耳

的怪啸,向自己扑来。

先前他可未曾注意对方手中所持的东西究为何物,此刻怪啸之声入耳,心头电

闪的想起一个人,不由面色遽变,连连后退,身后的四壮汉也被这怪啸声弄得心神

不安,掩耳疾退,满脸惊惶之色。

司徒文一招攻出,见对方并不还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劫后孤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面震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