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震武林》

第十章 情天双怪

作者:陈青云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两重光幕,已告接触。

“噗!噗!噗!”劲气互撞,发出一连串的巨响,劲力激荡,向四外飞迸疾射,

锐风万啸中——

传出一声尖锐刺耳的金铁交鸣声。

银杖骷髅令主,一个倒翻,飘落三丈之外。刚才的碰击,银杖几乎出手,忙一

检视,一生赖以成名的“银杖骷髅令”竟被崩坏了半寸一块裂口,不由一阵急怒攻

心,浑身簌簌而抖。

兵刃被毁,岂不等于去名除号。

司徒文也在同一时间,身形连晃,退了三步,他的右肩,已被银杖微微拂中,

痛入骨髓,按捺住一声闷哼。

铁笛下垂,若无其事的站立当场。

场中众人这时才回过魂来。

那被铁笛书生怪啸震伤的,兀自倒地不起。

周遭又恢复了冷清,凄凉——

一声凄厉绝望的长啸,发自银杖骷髅令主的口中,在晓色朦胧中,那啸声是如

此的苍凉,凄怨——

它代表了一代豪雄的悲哀末路。

人随声起,啸声渐去渐远,只剩袅袅余音荡漾空间。

穷家帮众,垂头丧气的扶起伤者,纷纷隐去。

司徒文长吁了一口气,点头赞赏对方不失英雄本色。

现在,场中只剩下雪山魔女和司徒文,相对无语。

一场风暴过去了,她又回到了现实,一缕幽怨,也跟着由心的深处升起,不禁

发出一声苍凉凄绝的叹息。

这一声幽幽长叹,像箭般射入司徒文的心坎。

她竟是这样的痴心苦恋。

他不禁心中一动,星目一扫眼前的一代妖姬,另一个意念,又倏自心中升起,

她虽美如天仙,但内心却卑贱无耻,而且自己已经与公羊蕙兰姑娘定了名份。

于是——

一丝冷意,立上面庞。

的确,雪山魔女的美,有如悒露春花,没有人见了她不砰然心动,为她着迷,

甘愿拜倒石榴裙下。

他不敢再向她多看一眼,他怕禁不起诱惑。

他想起山岭小屋中的那一场绊色绮梦,犹觉耳红面热,心跳不已,他把那回事,

当作了一场荒唐的春梦。

她犹如一朵被弃于地的鲜花,行将化作春泥。

一颗心,直向无底的深渊沉落!沉落……

他想到母亲和姐姐,现在也许正在想念他,丞盼他去援救,也许正在受着逍遥

居士的折磨,也许……

他心急如焚,似乎分秒的时间也无法忍耐!

“李姑娘……”

她蓦然抬起粉面,美目中流露出无限凄怨,注视着曾经共过患难,亲热的呼唤

着兰姐的他,如今兰姐已被唤作李姑娘,这一声声生分的称谓,使她芳心尽碎。

“大德不敢忘,容后再为图报!”

声出人起,待到报字传来,人影已沓。

她肝肠寸断的看着他翩然而逝,她这时,脸皮再厚,也不能追赶上去,即使追

上了,她已能怎样?

“痴心女子负心郎!”她喃喃自语了一句,两行清泪,又顺着粉颊流下,她的

心已被撕成碎片,向虚空飘浮。

晓凤,吹拂着她洁白如雪的衣袂。

天明了,而她,仍如置身在漆黑的暗夜中。

她没有天明,因为在命运之神的播弄下,她失去了生命的光,她宛如阴险风涛

中的一叶孤舟,四顾茫茫。

叱咤江湖,睥睨风云,姿容颠倒众生,武功震慑群雄的她,这时,万念俱灰,

心冷如水。

生命——

对于她也好像失去了应有的价值,她已失去了生存的意义!

晨光曦微中,她也走了。

怀着一颗破碎的心走了。

她不再有希望,也不再有憧憬,一切都幻灭了。

官道上——

一个白衣丽行,娇美如天仙,但却秀眉紧锁,禺禺而行,她的脚步,一如她内

心般的沉重。

蓦然!一声宏亮震耳的佛号,起自身前。

她芳心一震,止步停身,抬起失神的秀图一看,面前整齐的排着数重人墙,僧

道俗均有,都是满脸凝重愤怒之色。

当先一个黄袈娑的高大老和尚,她认得出,这老僧是峨眉佛印禅师,佛印禅师

身后,一字形排着七个白眉老僧,低眉合目,一脸肃然之色,是昆仑七老,再以后

层层分列,不下五十人之多……

她此刻,心灰意冷,杀机尽混,不复昔日的娇横倔傲,凤目一扫众人之后,侧

身就想从旁边走避。

佛印禅师,宽大的袍袖轻扬,一股飒然罡风,凛冽雄浑,随一摆之势拂出,阻

住雪山魔女的身形,道:“阿弥陀佛!女施主请止步!”声如洪钟,嗡嗡震耳。

她不由一愣,敢情这些五大门派的各代高手,是冲着自己而来,粉面一寒,冷

冰冰的向佛印禅师说道:“老禅师此举是何用意?”

“善哉!善哉!孽海无边,回头是岸……”

“大和尚是向小女子说法劝善来了?”

“罪过!罪过!我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女施主妄逞凶顽,残杀我五大

门派弟子三十人之多,老纳受五大门派之托,特地前来寻找女施主,消弭此劫!”

她一听,当面这些名门正派的高手,果然是专门冲着自己一人而来,本来已如

死灰的心海,又开始激荡,一股孽火又在心底燃烧,已泯的杀机也逐渐抬头。

“为了区区小女子一人,竟劳五大门派,这么多位高僧剑士,长途跋涉,千里

追踪,不敢当之至!””说完,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娇笑,这一笑有如玉盘落球,rǔ

驾初啼,柔媚入骨的娇躯也跟着花枝乱颤。

佛印禅师,垂眉合目,露出一副庄严室相。

昆仑七老,合口同唱了一声:“阿弥陀佛!”

其余一般年青高手,一个个耳热心跳,目眩神驰!

佛印禅师,双目一睁,精光隐现,沉声道:“女施主如能回头是岸……”

话未说完,雪山魔女粉面倏寒,杏目中煞光隐隐,抢着道:“大禅师是否知道

五大门派弟子致死之由?”

佛印禅师闻言,悟了一怔,道:“难道还有什么另外的原因不成?”

“小女子剑下一向不容轻薄邪婬之徒!”

“这就是女施主杀人的道理,所有毁在你手下的人都是轻薄之徒,我看,未必

尽然吧?”

“不错,这是他们取死之道!”

“女施主造此无边杀孽,有干天和!”

“依大禅师之意,准备如何处理?”

“请女施主随同老纳返回峨眉,由五大门派公决!”

雪山魔女,不由粉面变色,杀机顿起,大声道:“如果小女子不愿就范呢?”

佛印禅师,双目倏睁,精光暴射,声如沉雷的道:“佛门虽广,不渡无缘之人,

女施主如果积恶不返,一意孤行,那老纳只有传令下手擒拿!”

随着这一句话,人影晃处,已把雪山魔女团团围住。

她粉面一变,柔媚中含着三分不屑,转身逐一向四周打量,看得一群年青高手,

纷纷低头。

人比花娇,花无人媚,这一代红粉女魔,艳光照处,任你定力再高,也得为她

的绝世芳姿倾倒。

只见她芙蓉如面玉为骨,双瞳剪水,琼鼻瑶口,满头青丝,如乌云覆压,蜂腰

肥臀,胸前双峰隐隐,配上那一身白色宫装,比起西子王嫱,犹胜三分。

飘飘然若嫦娥降世,仙女临凡。

四周年青高手,一个个怦然心动。

“女施主是否经过三思?”

“我李玉兰,敢作敢当,用不着三思四思。”

佛印神师,闻言之下,脸罩寒霜,声如沉雷般道:“女施主既然执迷不悟,恕

老纳得罪了!”

场中空气,倏呈紧张。

众人对于这一代妖姬的功力,可知之甚详,要想降服她,可得要大费一番手脚,

也许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本姑娘话可说在头里,一切后果,恕不负责!”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声落,人群中闪出武当十大弟子中的一元子,向佛印禅师恭声道:“武当门下

一元子请命!”

佛印禅师,微一颔首。

一元子长剑一领,就向雪山魔女欺去。

雪山魔女,粉脸遽变,杀机立起,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既未作势,也未戒备,

根本就不把一元子看在眼下。

一元子是武当年青一代弟子中,十子之首,武功自非等闲,见雪山魔女那一副

傲态,怒火陡炽!大喝一声:

“请亮兵刃!”

雪山魔女并不答话,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

一元子首先请命出手,当然是自命造诣不凡,要想在五大门派众高手之前,一

露身手,见对方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下,那能不气。

刷的一声,剑气如虹,白光闪处,带起嗤嗤剑风。一招“三环套月”,有若暮

秋花飘,旋舞飞翔,当头罩落。

雪山魔女,仍是不闲不避,婷婷绰立,眼看……

当剑光将要及体的刹那,娇娇轻灵妙曼的一扭一转,避赤来势,右手五指,幻

起瓣瓣兰花,捷如电闪的向剑身抓去。

这一着不但出于一元子意料之外,而且也使四周众人大吃一惊,想不到,她竟

敢狂到这般地步。

说时迟,那时快!

一元子一剑刺空,顿感不妙,蓦见对方,五指幻起瓣瓣兰花之形,向剑身上搭

来,快得简直无法形容,抽招换式,已经不及,只觉持剑的手一紧一松,一支青钢

长剑,竟告脱手,骇然而退,脸呈死灰之色!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两人乍合倏分,一元子的长剑,已到了雪山魔女手中,不

由惊噫出声。

佛印禅师,定力何等深厚,竟也不由面目失色。

以一元子的造诣,竟然在对方手下走不出一招。

人影一阵晃动,武当十子中的另外六子,已纷纷纵落当场,满脸愤容,把雪山

魔女围在垓心。

齐齐怒哼一声,六只长剑,幻起弥天剑气,如满空瑞雪纷飞,凌厉狠辣的洒向

雪山魔女!

雪山魔女,冷森森的笑了一声,玉腕划处,长剑已掣在手中,一片寒森森的冰

飚,超越寻常的威猛劲力,以浪排涛涌之势,漫卷向攻来的六只长剑。

一片金铁交呜之声过处,人影乍合倏分。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她各接了武当六子每凌厉的一剑,这种玄奇绝奥的剑法,

和深沉的内力,简直是骇人听闻。

武当六子,一退之后,六道凛寒刺骨的剑气,又骤若闪电般,射袭过去,点点

星芒流泻,射向她周身要害大穴。

雪山魔女,樱口紧混,手中剑一腾一转,舞起一片泼水不入的劲光气墙,抵住

了六子凌厉毒辣的剑式。

六子招式一变,六只长剑,颤成千条寒光,一片劲冷剑气,挟雷霆万钧之势,

又指向她周身百骸。

她见武当六子,竟然着着进逼,招招毒绝,不由勾起她的杀机,手中长剑,震

出几条锐利无比的剑气,迎击那千条寒光,以十成功力,贯注剑身,剑声嘶吼刺耳

慾聋。

“铿!铿!”连声,寒光暴敛,惊呼声中,有两缕白光,冲天而起,划空射向

场外,显然六子之中,有两人长剑已被磕飞。

六子被她这奇诡狠辣的一招,震得一怔神。

五大门派观战高手,也暴发了一声惊叫。

就在六子这一怔神之间,她以最捷快的速度,左手暴弹出几缕幽幽的阴风,右

手长剑,就势变招,身形猛欺一步,只见白芒闪处,惨号立起。

这种罕见手法,真是奇诡精奥,狠辣兼备。

就在惨号顿时的刹那之间,昆仑七老,闻声知变,同时距离斗场也最近,不约

而同的,各劈出一掌。

昆仑七老,年纪均在七十开外,功力何等浑厚,这七人同时劈出一掌,劲势之

强,足可扫平一座小丘。

雪山魔女,蓦觉一片罡风,由身后涌来,劲势之强,惊世骇俗,有若山崩海啸,

滔天洪流。

刚猛疾劲,无可无拟,念头未转,劲风已将及体,千钧一发之间,急提丹田真

气,雪山派绝传的“凌虚身法”,已然施出。

只见她凌空的身形,曼妙如仙,在空中,奇异的随着汹涌的劲风飘荡,轻巧得

如一根羽毛般,随风飘舞着。

原来这种绝妙的身法,专靠一口丹田真气,全身就像是一根羽毛般,使那凌厉,

刚猛无俦的狂飚,击中身上而毫不着力。

她任督二脉,已为司徒文打通,所以提气运功,极是容易,否则恐怕等不及施

出身法,就得伤在七老手下。

场中连佛印禅师在内,全被她这一手身法,愣愕住了。

众人这才看清,武当六子,连首先下场的一元子在内,共是七人,三人失剑,

两人负伤,道袍上血迹殷然,另两人已被她指风袭中,倒地不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情天双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面震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