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震武林》

第十二章 血雨腥风

作者:陈青云

“天毒尊者”亲率门下“十大堂主”“四大护法”及其他六十余高手,踏入江

湖。

仅分秒之差,他错过了活冤家死对头司徒文。

而司徒文,却直扑九疑山“白骨坳”天毒门总坛。

三天民司徒文已抵嘉禾,九疑山遥遥在望。

由此入山,以他的绝世功力,只消半日,就可抵达“白骨坳”。

他在嘉禾打尖饱餐之后,便出城奔向九疑山。

他感到非常纳罕,竟然看不到天毒门人的踪迹。

正行之间,前路迎面驰来一辆篷车,在这日正当中的时候,那辆篷车,竟然遮

掩得密不留缝。

而那车把式,却是一个狞猛大汉,一身劲装疾服,说什么也不像个赶车的,眨

眼已临切近。

车把式乍见迎面奔来一个俊美书生,正想出声喝让,忽然一眼瞥见那书生腰间

插着一支乌光黑亮的铁笛,不由亡魂皆冒,面目失色,一带缰绳,口中“磨!磨!”

连声,手中皮鞭,挥得“劈啪!”大响,正想从侧绕过。

司徒文一见大疑,不由大喝一声:“与我停下!”

右手一扬,一股悠悠劲气,应掌而出,宛若在路中布了一堵无形的网墙,那拉

车的马儿啼聿聿一声长嘶,人立而起,几乎把车弄翻,戛然停住!

车把式心中大急,猛挥数鞭,那马负痛,不断蹦跳嘶鸣,但却无法前进半步,

宛如苍蝇扑纸窗似的。

这时,车中正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从一个指头大的破孔中,焦急的望着司

徒文,正庆幸着救星天降。

车把式并非等闲人物,在江湖上也算得是一流高手,但他心中有数,眼前这位

小煞星,他可惹不起。

现在如果一个应付不巧,就得尸横就地,心中电转之后,装着一脸怒容向怪手

书生大声道:“阳关大道,公子爷这是什么意思,”其实他心里在打鼓。

司徒文一怔之后,冷冷的道:“车里是什么人,往哪里去?”

车把式道:“这个公子可管不着!”

“我偏要管!”

车中人,喜不自胜,那对水汪汪的大眼,顿露喜色!

车把式脸色一变之后,哭丧着脸道:“车里是内眷,进城看医生!”

司徒文不由沉吟起来!

车中人听了车把式的答话,气得发昏,她急得心火直冒,生怕司徒文听信他的

鬼话,不顾而去……

“我不相信!”

车把式轻轻一摸辕座侧的剑柄,必要时只好出手,苦笑一声,硬着头皮,高声

应道:“公子简直是无理取闹,我早说过是内眷偶得重病,进城就医,你既不信,

你就自己看吧!”

说完一脸无可奈何的愤然之色,其实惊魂早已出窍了,他右手抚着剑柄,左手

扣了一把毒砂,如果对方真的要掀开车帘看的话,他就要……

车中人穴道被制,口不能言,身不能动,急得在心里大叫:“看呀,快看呀!

掀开车门看呀!”

但!久久,毫无动静,一丝绝望,由心底升起,完了……水汪汪的大眼睛中,

挂下了一串泪珠。

司徒文到底是江湖阅历不够,听车把式煞有介事的这么一说,反而踌躇了,心

中电转道:“管他呢,还是办自己的正事要紧,如果车内真是人家的内眷,岂不要

闹出大笑话,此事传出去,我怪手书生之名岂不……”

想到这里,不由转变口风道:“你说的可是实情?”

车把式一听,立知对方已被自己蒙住了,急进:“我犯不着要骗你呀!”

“我就是江湖人称的怪手书生司徒文……”

车把式表面故作吃惊的样子,道:“啊!原来是名动武林的司徒少侠,失敬!

失敬!”心里却在暗笑。

车中人芳心慾碎,肝肠寸断,怎奈口不能言。

司徒文续道:“以后如果被我知道你巧言哄骗……”

“哪里的话,哪里的话!小的天大的胆也不敢,实在是内人偶患急症,进城就

医,怎敢骗你老!”

司徒文讪讪的一挥手,道:“去吧!”

这一声“去吧!”击碎了车中人的心,几乎晕厥过去,有如万丈高崖失足,直

往下沉!沉!沉……

车把式如逢皇恩大赦,一声:“磨!吁!”

鞭影挥处,风驰电掣而去。

车中人是谁?

正是那无极老人的孙女、司徒文的未婚妻公羊蕙兰。

自那日旅店中,司徒文为逍遥居士引走,千手神偷也追踪而去,恰值“天毒门”

中两个堂主也投宿该店,见有机可乘,遂用迷香把公羊惠兰姑娘迷倒劫上“白骨坳”

“天毒尊者”老谋深算,囚禁公羊蕙兰,作为必要时引诱司徒文之用,三日前,

“天毒尊者”率众下山接应“幽冥夫人”,嘱人将公羊蕙兰姑娘送到“云岭分坛”,

不意险些为司徒文识破。

怪手书生出现嘉禾城,够奔九疑山,直扑白骨拗,这连串的消息,使天毒门大

大的震惊。

总坛之内,差不多所有高手,都随掌门今主离山而去,只剩下蛇魔崔震暂时总

理坛务,得讯之后一方面召集总坛内所有留守的徒众堂主,共商应付之策,另一方

面飞箭传警,请掌门令主驰回。

司徒文入山之后,展开“天马行空”身法,尽朝峰顶林梢疾掠门见而行,因为

他尚不知道,这“白骨坳”座落何处,由峰头岭顶驰行,视界广阔,可以便于寻觅

岂知,两个时辰过去,他一连奔越了数十座峰头,仍然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连樵夫都不曾碰上一个。

展现眼前的,是一片郁郁苍苍,山套山,峰连峰,不知绵亘多远,他不禁有些

自悔孟浪起来。

为什么不在事先探问清楚呢?

他停下身形,茫然四顾,一时之间,没有了主意。

突然——

对面峰脚,靠谷底之处,一个小黑点朝谷内星丸跳掷般隐去,由此至谷底,少

说也有数百丈远近,错非是司徒文目力通神,否则绝难发现。

他心中一动,深山穷谷之中,出现了武林人,而且是在“天毒门”范围之内,

则那人纵然不是天毒门人,也必与天毒门有关。

当下略不迟疑,身形起处,如一缕淡烟般朝谷底飘去,眨眼工夫,已达谷底,

但已失去那人影踪迹。

他顺谷而入,百丈之后,谷道向东一折,突然现出两座插天石壁,陡削笔直,

光秃秃的,草木不生,真有猿猴难攀,飞鸟不渡的气势。

两壁之间,现出丈来宽一条夹道,暗晦阴森,阳光不照,靠右石壁之上,写了

“白骨之坳,擅入者死”八个擘窠大字,一看就知是用“大力金刚指”所书。

司徒文这一喜,岂同小可,想不到居然被自己误打误撞的寻到了“白骨坳”,

想到立即就可快意恩仇,不由豪气冲霄而起,热血澎湃激荡,仇恨之火,熊熊燃烧

起来。

身形闪闪飘向右面石壁,左手正中三指,疾朝岩壁一插,藉三指之力,身形已

稳稳紧贴那垂直的石壁之上。

右掌抹处,那“白骨之坳,擅入者死”八个大字,已随着石屑的纷飞,而隐去

无踪。

右手食指,运足“玄夭指功”,一阵疾飞乱点,那石壁之上赫然改换成“天毒

邪门,武林除名”八个字。

写毕,飘身落地,轻如无物,对那八个字满意的笑了一笑,只见一「字笔走龙

蛇,苍劲古雅,入石径寸,深浅如一。

然后,昂然缓步走入那削壁夹巷。

夹巷两壁如刀砍斧削,顶上露出一线天光,时而有一两块浮云,冉冉飘过,巷

道幽深阴暗,颇多转折。

他正自奇怪,何以人山这久,还不见天毒门人现踪。

突然此时——

巷顶之上,响起一声尖锐的呼哨,刹那之间,灰包、滚木、擂石如雨点般落下,

声势十分骇人。

好个怪手书生,临危不乱,身形连闪疾晃,避开那大木巨石,两手交互挥拍,

如海样深沉的劲气,把那些石块烟灰震得四散疾射,巷道宽才不过一丈,那些石块,

在壁间来回撞射,呼轰之声,震耳慾聋,势如千军怒吼,万马奔腾。

良久,才进了不足十丈,而巷道夹壁,竟有多长,其中还有什么布设,不得而

知,不觉焦躁起来。

长此下去,不被砸死,也得活活累死。

“怪手书生,白骨坳就是你埋骨之所!”

“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闯来!”

……

一声声谩骂,嘲弄,从巷顶飘来。

司徒文几乎气煞,真成了“小鬼跌金刚了”!

而那木石灰包,更是如狂风疾雨般击落。

司徒文聪明绝顶,已被他看出,那些滚木擂石灰包,都循着他的前路而发,身

后三丈之外,略无声息。

此时,巷道之内,因有石灰粉包抛落的关系,已是一片迷茫,有目难睁,司徒

文全靠精湛的内功,闭住呼吸,凭着超绝的敏感,闪避那巨木大石,但已是灰头土

脸,狼狈不堪了。

若再如此下去,任你功力卓绝,也得含恨呜呼。

思念之中,身形如一只弩箭般向来路疾射。

五支之外,果然声息均无,前面仍自呼喝不已。

因灰烟迷漫的关系,对方犹未发觉人已脱出。

司徒文略不迟疑,猛提一口真气,身形垂直射起,将及十五丈之高,这种功力,

简直是匪夷所思。

等到升势将尽,身一偏,左足斜斜向下侧一点石壁,身形又陡然升起,如此左

右交互蹬点石壁,成之字形向上飞升,数百丈的绝壁,竟被他在半盏茶的时间内登

上峰顶。

一看——

山势绵亘约里许,也就是说这绝壁夹巷,有一里多长,壁顶,无数人影晃动,

兀自手忙脚乱的一个劲向巷内抛落木石灰包,口中不干不净的谩骂。

又是一声了亮悠长的呼哨声,起至身侧不远的一块大石之后,随着哨声,火光

倏现,竟已改用火攻。

一团团烈焰,向夹卷之中投落。

司徒文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若再退脱身半刻,准得葬身火海,同时也暗恨对方

手段歹毒,无所不用其极。

想起那发呼哨声的人,显然是这一群人之首。

身形一起,捷若鬼魅般向那发声之处飘去,有如幽灵现踪,不带半丝声息,已

轻若一根羽毛般落在石侧两丈之外。

一座巍然铁塔,矗立前面。

心中暗叫了一声:“铁塔怪魔!”

刹那之间,新仇旧恨,齐涌心头,杀机顿炽。

五年前,“铁塔怪魔”数次截杀他的往事,历历在目。

双掌运足十二成功劲,口中猛喝一声:“怪手书生向你索命来了!”掌随声出,

劲势之强,足可推平一座小山丘,放眼武林,恐怕没有人能承受得起这一击。

“铁塔怪魔”一心注意着指挥手下徒众门人,向夹巷内的“怪手书生”攻击,

在他的心念之中,“怪手书生”既然敢公然的大摇大摆进入这巷道,在这种骇人听

闻的疯狂攻击下,一百个也得报废,正自得意不已。

.原来“怪手书生”司徒文,直奔“九疑山”之际,“天毒门”总坛,早已得

到报告,因为掌门令主,已率一众高手下山,虽已飞鸽传书,但远水不能救近火,

代令主“蛇魔崔震”,曾是司徒文手下亡魂,知道现存的高手中,没有一人是他的

对手。

又鉴于以前数次交手中,“怪手书生”竟然不畏绝毒,连“三刻绝命故”那等

毒绝天下的毒,都伤不了他,那“白骨坳”中原有的布置,决阻止不了他,集众计

议之下,由“铁塔怪魔”率众在绝壁夹巷之上,设下埋伏;自己则在总坛内另设奇

谋。

且说“铁塔怪魔”正在得意之际,乍闻喝声起自身后,不由亡魂皆冒,他真猜

不透司徒文到底是人还是神。

是人,哪里能有这种匪夷所思的身手,正待……

但——来不及了。

一片几乎有如实质的罡网劲幕,已狂卷而来。

威势之强,他连梦都没有梦到过。

“轰!”的一声,一座铁塔已如狂风扫落叶般的,被击落数百丈深的夹巷之内,

连哼都来不及呼出。

司徒文双目赤红如火,继续向前飘去。

那些天毒门人,一面不断的抛落火球,一面高声叫嚷谩骂,如果“怪手书生”

就此殒命,这件功劳岂同小可。

殊不知煞星已经照命。

数声惨号传处,那当头的五人,突然翻落夹巷火海之中,近身的人,不由惊魂

出窍,放眼四顾,却又不见人影。

难道这五个人是被鬼推落不成?

倏然——

惨嗥之声,此起彼落,而人,也不断的从壁顶翻落。

奇怪,难道大白天出鬼不成?

一时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血雨腥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面震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