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震武林》

第十三章 鬼手医圣

作者:陈青云

千手神偷想不到小兄弟数日不见,功力又增,一块心头重石方才放了下来,面

上沉重之色也倏然隐去。

老婆子可就不同了,她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司徒文豪气冲霄的大叫一声:“接第二掌!”

双掌平胸推出,凛冽罡风,以排山倒海之势暴卷而出。

不老书生羞怒交迸,一咬牙,双掌以十成功劲闪电般劈出,迎向对方掌风,掌

劲方吐,立知不防,对方的掌劲,雄浑刚猛,有如浩瀚海洋,心念之中……

又是一声石破天访的巨响,激撞得四周空气噗噗连声。

旁立的两人,骇然变色。只见司徒文连退三步,方始立稳身形,而不老书生,

却跌坐丈外,嘴角已渗出血水,面容煞白,凄厉如鬼。

老婆子疾奔过去,伸手要扶,不老书生已是悲愤填膺,心中比死还要难受,想

不到三十年老娘绷倒孩儿,会折在后生小辈之手,今后还有何颜立足江湖。

身形霍地站起,一掌推开老婆子,又复欺身上步。老婆子不由怔愕住了。

司徒文这一掌虽说震伤了不老书生,但自己也感到一阵血翻气涌,见对方面目

凄厉,无限怨毒的缓缓欺来,心想你既不知进退,可怨不得我了,又复蓄劲而待。

不老书生脚步沉凝,日暴精光,显然要图“背城借一”。

场中的气氛,简直迫得人喘不过气来。近了——双方距离不及一丈,不老书生

吐气开声,挟毕生修为内力,猛然推出一掌,劲风中竟然发出轰轰雷鸣。

司徒文面色一凛,双掌叫足十二成功劲,猛然挥出。

“轰隆!”一声撼山拔岳的巨响过处,司徒文噔噔噔连退五步,身形摇摇慾倒,

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不老书生已被震飞到两丈之外,鲜血狂喷不休。

司徒文朗声高叫道:“昔日的三掌,换今天的三掌!至于在下杀死五岳散人一

节,如果要报复,在下随时接着!”

话声才落,只见老婆子悲啸一声,身形陡地起在半空,厉叫一声道:“小鬼纳

命来!”

“盘空十打”已自旋展开来,较之方才施之于千手神偷的,更要凌厉十分,显

然,她已存心拼命。

司徒文成竹在胸,脚下展开“烟云飘渺步”,同样掌指齐施,硬接猛打,双方

这一展开绝学相搏,宛若龙争虎斗,只闻劲风锐啸,已分不出人影招式。

蓦然——

两声闷哼之声传处,人影倏分。

老太婆面如白纸,左肩头鲜血涔涔而下,已染红了半边身体,眼中闪射着怨毒

愤怒羞赧……等糅合的奇光。

司徒文看上去没有什么,但从他那痛苦的表情上看,显然也受了伤。

原来在老太婆搏命般的攻击下,他被对方一掌击在侧背肩胛之处,而对方却中

了他的一指,洞穿右肩。

千手神偷这时缓缓走上前来,手抚司徒文的双肩激动的道:“小兄弟,做老哥

哥的闯荡江湖数十年,今天才算开了眼界!”

司徒文赧然一笑道,“老哥哥怎的说出这样话,武学一道深如瀚海,穷毕生之

力也难窥其堂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做小兄弟的却不能以一得而自足!”

“小兄弟,放眼武林,能具备你这般身手的,寥若晨星,而你能这般自谦虚怀,

更属难能可贵,老哥哥一生从不眼人,现在对你小兄弟是心服口服了!”

那边,老太婆抱起尚自昏迷不省的不老书生,一步一步,向道侧的林内走去,

步履踉跄,谁会相信,数十年前跺跺脚武林为之变色的“情无双怪”,会败得这么

惨。

司徒文看着那逝去的背影,神色黯然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数骑骏马,远远驰来!

转眼之间,已达身前,齐齐勒马停住2原来是三个劲装佩剑的壮汉,和一个额

间有一道青痕的老者。

那额间有青痕的老者,翻身下马,向千手神偷一拱手道:“章老前辈,我们哪

里没有找到,原来你在这里,分坛内人已到齐,就专候你老人家共议大事。”

司徒文听得如坠五里雾中,一看老哥哥,仍是那一副玩世不恭的嘻哈之态,休

想从面上得到答案。

奇怪——

老哥哥一向如无羁野马,难道会参加什么江湖帮派不成。

那额有青痕的老者说完之后,转向司徒文道:“这位想来也是老前辈的……”

话到中途突然顿住。

脸上先是一片凶毒之色,随即又变为惊惧之容,脱口叫了一声:“怪手书生!”

身后马上三个佩剑壮汉,乍闻“怪手书生”四个字,齐齐面上失色,显出无限

惊怖的模样。

司徒文不由一怔,俊国扫处,蓦地想起一人,不由哈哈一笑道:“我道是谁,

原来是沂蒙三凶中的‘三眼貔貅’,南昌城郊夺宝之会,你竟然没有死……”

口中说着,心中却奇诧万分,老哥哥到底是弄的什么玄虚,怎的会和“三眼貔

貅”这一类人物来往!

“三眼貔貅”狞笑一声,一飞身上了坐骑,手一扬,向其余三个壮汉道:“我

们走!”齐齐转头飞驰。

千手神偷却急向司徒文道:“小兄弟,不能放走一人,详情等会再谈!”

司徒文正不知下手好还是不下手好之际,听千手神偷这么一说,口中应了一个

“好!”字,人已电射而起。

“三眼貔貅’四骑,正自飞驰之间,忽觉眼前一花,怪手书生已立身在前道三

丈之外,不由唬了个亡魂皆冒。

一紧坐骑,正想猛冲过去,忽见怪手书生单掌轻挥,一股强劲绝伦的罡风,迎

面扑来,四骑马晓聿聿一阵急鸣,戛然停住。

四人见躲也躲不过,逃也逃不了,只好硬着头皮,翻身落马,“刷刷刷刷”三

壮汉长剑出鞘。

司徒文目射奇光,面露不屑之色,恍如不见。

“三眼貔貅”陡地大喝一声:“上!”

三壮汉长剑一领,分向司徒文电疾刺去。

而“三眼貔貅’自己,却乘三人出手之际,从斜刺里一飘身,就想开溜。

司徒文何等人也,焉能容得他逃出手去,一晃身,三剑齐齐落空,人已飞身纵

起,快途电闪,射向“三眼貌貔貅”就空猛挥一掌!

一声惨曝传处,“三眼貔貅”张口射出一股血箭,“嘭”的一声,尸横就地。

三壮汉一剑刺出,人影已沓,方自愣愣间,“三眼貔貅”的惨嗥声,已自传来,

待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时,怪手书生又如鬼魅般出现身前。

这种功夫,他们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司徒文为了要急于明白事实真相,不愿多事纠缠,既然老哥哥要他不要放走一

人,自然有他的道理。

心念之中,掌指齐施,三声凄厉的惨嗥传处,他连看都不看,转身驰回原地。

“老哥哥,这是怎么回事?”

“这四人都是‘天毒门’云岭分坛属下!”

司徒文一听到“天毒门”三字,杀机顿起。

“云岭分坛在何处?”

“距此十里外的云岭山麓‘无忧堡’即是!”

“无忧堡!”

“不错!无忧堡就是云岭分坛!”

“一庄二堡三谷之一!”

“不错!”

“那分坛主自是无忧堡主东方明无疑?”

“一点不错!”

“老哥哥何以与……”

“哈哈!小兄弟,为了那小妞儿,老哥哥我答应人家荣任云岭分坛护法之职,

不错吧?”

“小妞儿是谁?”

“无极老头的孙女公羊蕙兰,你的未婚妻呀!”

司徒文一把抓住千手神偷的手,激动万分的摇撼着道:“公羊蕙兰姑娘,她……

她落在无忧堡?”

“不错!”

“老哥哥,我们走!”

司徒文听千手神偷道出未婚妻“公羊蕙兰”落在“天毒门”云岭分坛所在地的

“无忧堡”中,不由急怒攻心。

同时,他也记起当年,一庄二堡三谷主传下“六色旗令”,追杀他的那一笔旧

债,激动的道:“我们走!”

千手神偷嘻嘻一笑,一把拉住他的手道:“小兄弟少安毋躁,我话还没有说完

哩!”

“那就请快说吧!”

“小兄弟就以这般形貌前去?”

“大丈夫做事光明磊落,何惧以真面目示人,而且就凭那些小丑,还真不放在

我小兄弟的眼下!”

“话是不错,但如果对方在情势所迫之下,毁了你那淘气姑娘,那时你又如何?

难道杀几个人就可弥补得了?”

司徒文不由语塞,人在对方手中,实在值得考虑,如果不幸而如老哥哥之言,

岂不遗憾终生。

“依老哥哥之见呢?”

“你且听我慢慢道来,‘天毒门’劫持兰妞儿的目的,是想从她身上安排一条

毒计,诱你上钩,目前因‘天毒尊者’与‘幽冥夫人’因事赴天南玄阴谷,所以把

‘兰妞儿’暂时国在‘云岭分坛’,这真是天赐良机!”

“老哥哥何以知道得这般清楚,还有……”

千手神偷扬手止住他的话道:“还有刚才的四人何以寻我回堡共商大计是吗?”

司徒文不由暗佩老哥哥的机智,察言知意,不由将头连点道:“正是,正是,

老哥哥何以与‘天毒门’有交往?”

千手神偷神秘的一笑道:“昨日途经此处,见‘无忧堡’结彩张灯,有不少江

湖人物出进,料知必有要事,想起这‘无忧堡’既是‘天毒门’的分坛,何不前往

一探,也许对小兄弟不无好处,岂知一访之下,对方竟然异想天开,要请我出任分

坛护法!”

“老哥哥于是便一口答应下来?”

“当然!当然!有酒有肉,何乐不为?”

“以后呢?”

“小兄弟可知道一句俗话?”

“什么俗话?”

“贼无空手!”

司徒文不由噗哧笑出声来!

千手神偷接着又道:“昨晚,我偷偷地巡堡一周,却发现了小妞儿被国在堡内

一座石塔之中,只因戒备森严,不然也不必费事了!”

“老哥哥刚才说堡中张灯结……”

“不错,今天是堡主东方明六十大庆,所有堡谷主及附近二百里内的黑白道人

物,都将来堡祝寿!”

司徒文心中不由一阵疾颤,敢情好,昔年追杀他的一庄二堡三谷主,除了白云

庄主已死之外,全部到齐,这倒免得自己分头找寻费事!真是天赐良机!

眉目之间,煞气又现。

“今天的事,老哥哥有何高见?”

千手神偷低声向司徒文说了一会,他不由把头乱点,连称“好计!”两人处理

了“三眼貔貅”等四具尸体之后,分道扬镳。

这时,正值申西之交,碧天如洗,万里无云。

“天毒门”属下的云岭分坛“无忧堡”中,结彩悬灯,鼓乐齐鸣,筵开百桌,

一批批的武林人物,络绎不绝的投帖进堡,堡中洋溢着一片喜气。

原来今天是无忧堡主,也即是天毒门云岭分坛坛主东方明,六秩华诞之期。

厅内院中,酒筵盛开,珍膳并进,水陆杂陈,群雄毕集,堡主东方明满面春风

的与众宾客周旋。

宾客之中,比较受人瞩目的,计有:

千手神偷章空妙。

粉面铁佛尹明伦。

桂林八大嫖局之首的振武镖局局主“撕风剑常子斌”,和该局的总镖头“河溯

大豪舒霸”。

沂蒙三凶之首的“赤手怪”。

离心堡主“西门无忌”。

落星谷主孔崇明。。

断魂谷主“一掌断魂闻中声”。

鬼愁谷主“鬼主方魁”。

……

还有各路霸主及黑白道人物不下二百人之多。

正当酒过三巡,宾主欢腾之际……。

一个头目模样的人,手持一份大红拜帖,径自走到厅中首座之前,恭敬的把那

张大红拜贴呈与寿翁东方明。

无忧堡主一看之下,不由大感怀疑,问那头目道:“来人什么模样?”

“启禀分坛主,来人是一个中年书生!”

“中年书生?”

“是的!”

堡主东方明把那大红拜帖递与高踞首座的千手神偷道:“前辈可认得此人?”

千手神格接过一看,不由哈哈大笑道:“啊!原来是他!”

“他是谁?”

座中群雄,纷纷想知道究竟,翘首而望。

千手神偷不慌不忙的“咕嘟!”干了一杯酒,然后把那大红拜帖朝同席众人的

面前一照。

只见上面简单的写着:“天蓝星尹民”五个字。

无头无尾,帖不像帖,简不像简。

座中各人不由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这“天蓝星尹民”是什么来路,不由齐把

眼光集中在千手神偷面上。

千手神偷忽然收起笑答,郑重的道:“天蓝星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鬼手医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面震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