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震武林》

第十四章 红粉干戈

作者:陈青云

这日午间,司徒文在“宝鸡镇”打尖歇足之时,听见所有的酒窖,沸沸扬扬的

谈论着“怪手书生”独挑“天毒门”总坛,以及血洗“无忧堡’等等事迹,加油加

酱的把他形容成了一个介于“神”与“人”之间的功力通玄的人物,听得他心里暗

暗的好笑。

忽然,一个怪客拉大了嗓门高叫道:“各位是否愿听一个惊人消息?”

“什么!惊人消息!”

“顺风耳,你且说说看!”

那被人称做“顺风耳”的酒客,大指一挑,得意洋洋的道:“这消息可是一件

武林大事!”

“别卖关子了,快说吧!”另一个酒客不耐的催促道。“武林鼎鼎大名的五大

门派,各推代表五人,齐集峨眉金顶!”

“去你的吧!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还有下文!”

“什么下文,别打哈哈了!”

“三日之后,五大门派的代表将齐集峨眉上院,共商裁决一代妖姬‘雪山魔女’

滥杀五大门派弟子……”

司徒文一听,宛若焦雷轰顶。“雪山魔女李玉兰”曾无数次救过他的性命,她

对他付出了全部的爱,甚至最宝贵的贞操。

他误会她是一个婬贱的女魔,毫不留情的辱骂她,刺激她,甚至,他想毁去她,

等他知道那是一场莫大的误会,他误饮了“千年和合露”,行将血管爆裂而死,

“雪山魔女”为了救他而不惜奉献身体时,一切都晚了。

她在心碎之余,大开杀戒,凡是垂涎她美色的不屑之徒,没有—个能逃出她的

手下,其中多数是五大门派弟子。

于是五大门派震怒了,各选高手十人,以峨眉“佛印样师”为首,联手对付,

在众寡悬殊之下,她被捉回峨眉,囚于峨眉上院,静候五大门派公决。

司徒文此刻心乱如麻,太多的事,等着他去办。

天南“玄阴谷”之行,关系着中原双奇两家灭门血案,和无极老人的无辜惨死,

眼看一月之期快要到临,他必须乘“天毒尊者”和“幽冥夫人”两个魔头在一道时

清结。

未婚妻公羊蕙兰姑娘,被“哑毒”所害,口不能言,约定至多十日,他必取得

解葯回去救治。

而目前,“雪山魔女”将要受五大门派的公审,如果不按时赶到,万一被五大

门派毁了,岂不抱憾终生。

他曾一再誓言,要救出兰姐姐,以释前愆。

他又想到,他与“雪山魔女”已有肌肤之亲,他毁了她少女的贞操,而公羊蕙

兰姑娘,却又是名分已定的未婚妻,两女之间,他无所谓取舍,他现在是考虑如何

安排。

思虑良久之后,他决心先赴峨眉,救出“雪山魔女”。

匆匆用罢了酒饭,正待出店上道,赶奔峨眉山。

蓦然——眼前一亮,走进一个美如天仙的白衣少女。

只见她长得芙蓉如面玉为骨。澄如秋水般的杏眼上横着新月般的两弯柳眉,琼

瑶口,皮肤赛雪欺霜,体态婀娜,使人见了,如浴春风,顿生非非之想。

座中酒客,一个个眼都看得直了。

司徒文一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幽冥公主”任慧珠,记得在白骨坳后山

之时,自己曾答应过不伤她,却不知她何以在此地出现,双方既无恩无怨,管她呢。

自己的正事要紧,心念一定,立起身来,缓缓步出店门。

头也不回的就向镇外走去。

出了镇集,正待展开身法……

蓦地——

身后传来一声娇唤:“少侠请留步!”

他回头一看,白衣飘飘,“幽冥公主”已追了前来,眨眼之间,已成了一个面

对面。

一阵*女特有的幽香,扑鼻而来,心神不由一荡。

“幽冥公主”任慧珠,凄然一笑之,幽幽的道:“少侠何往?”

他不由剑眉紧皱,道:“在下因要事赴峨眉一行,姑娘追赶在下何意?”

任慧珠慾言又止者再,最后无限凄楚的道:“小妹不幸,生不逢地,身世堪悲,

最近才知道家母生平所行,都是大悖天理的事,有母如此,做子女的情何以堪,所

以……所以……”

两行清泪,已挂上粉颊,宛若一朵带雨梨花。

“所以怎样?”

“所以小妹已看破红尘,寻座人迹罕至的古庙,青灯呗叶,修个来生,但,变

生意外,幸喜天假其便,得逢少侠。”

司徒文惑然不已,不知对方和自己说这些话的用意。

“姑娘请说吧!在下对于姑娘善良的天性,十分感动,愿尽自己之力,替姑娘

做一件事!”

“小妹家母临行之时,把‘幽冥教’传教之宝的‘幽冥真经’和一柄上古仙兵

‘金吾剑’,交由小妹保管,天毒总坛被毁之后,小妹携带这两样东西下山,不道

在前面十里处忽逢‘砚山三怪’,被强夺而去,小妹尚幸轻功不弱,得以逃脱,不

然……”

司徒文一听,眉目之间,又现煞光,“幽冥真经”得失尚无关紧要,那“金吾

剑”关系着一桩武林奇案,黑白道高手五十人曾因此丧命,虽然时过境迁,但中原

双奇两家的血案,却肇源于这柄,“金吾剑”,岂能让魔道中人再行得去!……

思念未已,又听任慧珠道:“这两件物事,也可算是武林瑰宝,如果让魔道中

人修成‘幽冥真经’所载的歹毒武功,再加上‘金吾剑’上古仙兵,岂不要造成武

林大劫,小妹即将皈依我佛之身,怎能种此恶因,天幸得遇少侠,以少侠的盖世功

力,必能代小妹了此心愿,不知少侠肯俯允所请否?”

司徒文激动的道:“姑娘放心,即使不是姑娘提说,我听说到这样的事,也断

然不会袖手不管,行道江湖,所为何事!”

幽冥公主任慧珠,芳心大慰,脸上愁云尽扫,道:“此生已矣,但愿来生有所

报答!”

一语双关,言外之意,当然也有着某种成分在内。

说完目不稍瞬的望着司徒文,也许她要把他的身影容貌在心版上刻得更深刻些,

良久,幽幽一叹!

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子,造物者也给她一副倾国倾城的芳姿,但却给她一个酷

惨的命运,她爱司徒文!从第一次见面起,她的一缕芳心,已系向个郎。

但,她所喜爱的人,却是她母亲的生死强仇,她不能去爱他,她自悲她不光明

的出身,最近她才知道她是私生女,她也悲哀她竟有母如枭,为天下武林所不齿。

卿本佳人,奈何薄命!

于是——她意冷心灰,决心跳出这十丈红尘。

司徒文被她看得心旌摇摇,意马心猿,忙镇静心神道:“姑娘所托,在下誓必

达成,我有急事在身,不能久留,请姑娘原谅,就此别过!”

任慧珠微一点头,无限酸楚的道:“是的,我也该走了!”

多么凄凉的语调,充满了失望,痛苦,幻灭……

司徒文将起的身形,也为之停了下来!

“姑娘!我很同情你的处境,你这样做是对的!”

她感激的点点头,那充满了善良智慧如海样深的眸子,再度无限眷恋的移到司

徒文的脸上。

他几乎不克自制的想……

但,理智告诉他,切不可因一时的感情冲动,而自误误人,单只公羊蕙兰和雪

山魔女两个,已尽够他伤神了。

于是——

那突发的感情,又冷却下来。

他想安慰她几句,但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个毒如蛇蝎的母亲,却生下这样善良的女儿。

老天的安排,也未免太残酷了。

他无法再忍受下去了,否则,他理智的堤防会崩溃,后果将不堪设想,他怎能

去爱一个血海仇人的女儿呢!

“姑娘!愿你珍重!”

声落,人已在数丈之外,再闪而没。

以短短三天的时间,要赶到峨眉山,势非日夜兼程不可,如换了另外任何一人,

决无法做得到。

他一路把“天马行空”轻功身法,施展到了十成,如一缕轻烟般,迅快绝伦的

飞逝。

这种速度,已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当他觉得真力微乏时,他已奔行了两天两夜了。

他不停的在祝祷,让他能如期赶到,他要凭自己的功力,去阻止这一幕悲剧的

发生。

他想,如果他不能如时赶到,而“雪山魔女李玉兰”已经毁在五大门派之手的

话,他不惜大开杀戒。

他一直对于那些自命名门大派的沽名钓誉之徒,存着很深的成见,他本身所遭

遇到的几件武林公案,足以证明那些名门大派常常是非不明,黑日个分,以致弄得

道消魔长,武林一片血雨              腥风,他恨透了这些伪君

子。

如果这次“雪山魔女”万一被毁,他决心大开杀戒。

他十分清楚,“雪山魔女”决不是无缘无故的见人就杀,因她长得太美,具有

太多的诱惑力,任何人见了,都要垂涎三尺,除非是木头人,才能不动心。

一些江湖登徒子之流,见色起意,所以才会招致杀身大祸,虽然“雪山魔女”

手段未免嫌狠,但也不能全怪她一人呀!

“雪山魔女”杀人,引动了五大门派再次联手对付,但那些杀人不见血,甚至

于积恶如山的败类巨魔,名门大派又何以缄默不语,难道那是应该的。

自私,彻底的自私,枉自挂着侠义道的招牌。

“雪山魔女”杀了五大门派不肖弟子,而遭受联手合攻,最后还要联合公审裁

决,而那些巨魔大憝,只要不侵犯到五大门派,不管杀人多少,也可不闻不问么?

简直自私得可鄙!

他愈想愈气,他要看看堂堂武林宗派,如何对付一个女子,他要见识一下所谓

公正的裁决。

他飞驰得更快了z他无论如何要在五大门派的代表公款“雪山魔女”之前赶到

峨眉上院。

峨眉上院宽广堂皇的偏厅之中,五大门派的高手济济一堂共有二十五人之多,

僧道俗全有。

每个人的面上,都带着庄严肃穆的表情。

庄严的气氛,使厅内静得落针可闻。

三声悠扬清越的钟声,打破了这沉闷的空气,厅中各人不;互望了一眼,表示

这一场隆重的公裁要揭幕了。

钟声余波袅袅荡漾之中,厅内侧门中走出一个白眉老和尚步履安详,宝相庄严,

直朝居中的大师椅走去。

各派代表齐齐起立为礼。

白眉和尚朗宣了一声佛号之后道:“各位少礼,请坐下!”

这白眉和尚,正是俄眉派长老“佛印禅师”。

“雪山魔女”也是由他率领五大门派高手擒回,今天又由他主持五大门派公裁

处置“雪山魔女”之事。

五大门派代表,竞相提出意见:

有的主张处以极刑,以慰被杀的各门派弟子的英灵。

有的主张砍其肢体,以为作恶者戒。

有的主张废其武功,囚禁终生。

有的主张……

……

于是——

在五大门派代表的公决下,”决定了“雪山魔女”的命运。

“废去武功,囚禁终生。”

峨眉“佛印禅师”高声宣布了决定之后,道:“现在就请各位施主,同门,驾

移‘金顶石窟”,执行决议,废去这一代魔女的武功!愿我佛慈悲!”

众人神情十分肃穆的立起身来。

“阿弥陀佛!”各代表中的佛门弟子,齐声宣了一声佛号。

在“佛印禅师”为首之下,各大门派代表鱼贯走出“峨眉上院”,径向“金顶

石窟”行去。

“金顶石矿,原是峨眉弟子触犯戒律之后,静坐思过的所在,现在洞口已加装

了两重粗逾人臂的铁栏,由峨眉门下的弟子中,武功最高的二十个弟子,负责看守

时当午未之交,一日正当中。

“金顶石窟”之前,各大门派的代表们,成环状站立,居中是那白眉老和尚

“佛印禅师”。

齐齐面对石窟的铁栏。

铁栏内,一张俏丽绝俗但却显得苍白的面庞,从铁栅的空隙处向外望,哀怨之

中,带着无比的激动和愤慨。

“佛印禅师”白眉微蹙,朗声向窟洞道:“阿弥陀佛!女施主,老袖今天代表

五大门派……””

“哈哈哈哈!……”

一阵疯狂的尖锐刺耳的长笑,打断了“佛印禅师”的话,各门派的高手们被这

疯狂的笑声,笑得齐齐脸上变色。

只见那张本来是哀怨苍白的俏丽面孔,突地变得凄厉怨毒,激动使得她面上的

肌肉微见扭曲,厉声道:“大和尚,今天代表五大门派要来取我雪山魔女李玉兰的

性命,是也不是,哈哈,名门正派尽是些卑鄙无耻之辈!”

“佛印禅师”定力再高,也被这句话骂的勃然作色。

五大门派的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红粉干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面震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