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震武林》

第十五章 金吾神剑

作者:陈青云

眼看着一场混战就要发生。

如果混战发生,各门派的代表们能否活着离开“金顶石窟”大成问题,如果五

大门派的代表罹难,五大门派焉肯善罢甘休,那后果如何,简直不堪设想!

单只“雪山派”掌门和“雪山魔女”两人,就是够他们应付而有余,再加上

“怪手书生”实力根本不成比例。

如果今天“怪手书生”,不现身插手,那“雪山魔女”早已被废去了武功,凭

“雪山姥姥”师徒,决无能为力。

危机迫在眉睫,“峨眉金顶”将被血雨腥风笼罩。

“雪山魔女”杀机更炽,冷眼注定那些扑来的身影。

其余“雪山姥姥”等人,也同时蓄劲备战。

司徒文举目向天,他连看都不屑一看,不知打什么主意,或许根本就看不上这

些动辄就以群殴为能事的名门大派的高手。

场中,没有一人是他的对手。

“佛印禅师”早已看清了眼前的形势,如果让事实发展下去,别说血染峨眉,

武林中又将是一片血腥。

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飞身疾掠在五大门派代表身前,袍袖交挥,劈出一股内

家掌力,口里突发一声“吭啸”。

这一声“吭啸”乃是运集丹田内力所发的“佛门狮子吼”!

恍若晴空一个霹雳,震得四山齐应,万壑回声。

“佛印禅师”当机立断,阻止了那些前扑的身形。

紧张至极的气氛,又是一松。

昆仑派的另两个代表,急忙上前扶起血人也似的摩云剑客,只见他气息奄奄,

左右肩和前胸,各被刺了一剑。

伤势和他刺伤“雪山四莺”中的王如琼的伤势部位,完全一样,“一剑三伤”

这种功力,可叹为观止了。

各门派的高手们,心内直冒寒气,方才的一股锐气,已跑到不知何乡了,连佛

印者和尚也不由皱眉。

司徒文这时缓缓上前两步,向佛印老和尚道:“老禅师,如果你不想血染佛门

圣地的话,请听我一言!”

“佛印禅师”怔了一怔之后道:“小施主有何高见,请讲!”

场中所有目光,这时都全部集中在“怪手书生”身上,不知他将要说出些什么

样的话来。

“国有国法,派有派规,五大门派根据什么妄逞强横越俎什庖,惩治别派门下

弟子,岂非目中无人?”

顿了一顿之后,接着又道:“雪山掌门人既已现身,就该交由掌门人带回按门

规处置,反而恃强阻止,显然严重的侮辱了雪山一派!”

各大门派的代表们,面上又现怒容。

司徒文恍如不见的又侃侃说道:“雪山魔女杀人是情非得已!”

“佛印禅师”冷冷的问道:“小施主何所据而云然!”

“江湖中首戒婬行、见色起意,杀之并无不当!”

这句话等于是完全否定了雪山魔女杀人的罪行。

各门派代表们不由一阵哗然。

“佛印禅师”脸色微变道:“小施主这句话末免太过武断!”

司徒文还末答言,雪山魔女突然上前把一物塞在他的手中,一看,原来是一本

小册子,他一目十行的翻了一遍。

“如果事实俱在呢?”

“小施主如能举出例证,此事一笔勾销!”

“这个容易,老禅师请看!”       

说着,把手中“雪山魔女”交给他的小册子抛了过去。

“佛印禅师”翻开一看,不由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看完之后,又传与各门派代表们看。

场中,呈现一片死寂,静得落针可闻。

各门派代表们看了之后,一个个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原来册子上,凡属被杀的人,一切人事时地物,记载得非常清楚,这还有什么

好说的呢?堂堂五大门派的弟子,竟然犯了江湖第一大忌,见色起婬心,岂非咎由

自取,死不为过。

司徒文冷凄凄的道:“凭此物,可以向各大门派掌门有所交代了吧!”

“佛印禅师”讪讪的宣了一声佛号道:“既然真相如此,老纳做主勾销这一段

公案,并向雪山掌门人致意,请恕唐突之罪!”

“雪山姥姥”仍愠意不释的道:“寄语五大门派,尔后做事,要三思而行,分

清黑白!”

“佛印禅师”唯唯!

一场红粉干戈,顿告烟消云散。

各门派的代表们,沮丧的离开了现场。

司徒文转过面来,情深意切的叫了一声:“兰姐!”

这一声“兰姐广叫得雪山魔女直甜到芳心深处。

她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这亲切的呼唤了!

她朝思暮想,希望有一天误会消失,重回他的怀抱,现在,她所期待盼望的,

已经来临了。

她觉得,她仍然是幸运的。

现在她回想在石窟之中,她险些儿自点残余,余悸犹存,几乎铸成了大错,不

由激情的叫了一声:“文弟!”

双方露出会心的一笑,千言万语气,包含在这一笑之中。

这些情景看在“雪山姥姥”等人的眼中,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男的如玉树临风,

女的是瑶池仙品,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司徒文重新以晚辈之礼,拜见“雪山姥姥”,喜得她笑逐颜开,对他的绝世武

功,更是赞扬备至。

“雪山魔女”孺慕依依的倚在“雪山姥姥”身侧,备述江湖经历,如爱儿之依

慈母。

“雪山四莺”也不停的问长问短,场中充满了一片和乐。

司徒文蓦地想起,家中公羊蕙兰姑娘在等待着他的解葯,“幽冥夫人”接掌

“幽冥教”的时间已届,还有“幽冥公主任慧珠”所托付寻回“幽冥真经”和“金

吾剑”,他得去寻找那夺宝的“砚山三怪”……

无数心事,纷至沓来,他觉得一刻也不能再延。

忙向“雪山姥姥”等人道:“老前辈,各位姐姐,后辈尚有要事待办,就此告

辞!”

雪山魔女闻言之下,花容遽变,不由眼圈一红道:“文弟你要走了,那我……

我……

她竟哽咽得说不上话来。

司徒文不由俊面一红,道:“兰姐的意思是……”

“文弟,你仍然拒绝我和你同行?”

司徒文看了“雪山姥姥”等一眼之后,急道:“兰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雪山姥姥”见状,早已猜出爱徒的心意,不由一笑道:“司徒少侠,兰儿就

让她随你一道阅历阅历吧!”

司徒文唯唯应命!

他委实不能再多所停留,和雪山魔女二人匆匆拜别“雪山姥姥”,丽影双双,

疾驰而去。

一路上,司徒文心念百转,公羊蕙兰姑娘与他已有了正式婚约,而身旁的兰姐

姐却与他有了夫妇之实,他真不知如何安排自己。

“文弟!我……我已经……”

雪山魔女突然吞吞吐吐的,向司徒文说了这么半句话。

司徒文不由大奇,放缓了身形,只见兰姐姐娇羞不胜的红生双颊,更显得娇媚

可人,心里也跟着一荡,问道:“兰姐!你已经什么?”

“我……我已经有了身孕了。”

司徒文心头大震,率性停下身形。

“兰姐,是真的?”

“嗯!”雪山魔女羞得背转身去。

想不到在那山顶小屋之中,误饮“千年和合露”,春风一度,竟然蓝田种玉,

有了身孕了。

司徒文心里像倒翻了五味瓶,惊、喜、乱、惧齐涌心头,他也分辨不出是什么

滋味。

愕然半晌之后,突地一把搂住雪山魔女的娇躯,颤声道:“兰姐,我……我很

高兴,但我也怕……”

“小傻瓜,这有什么可怕的!”

“兰姐!这消息如果告诉母亲,不知她要如何高兴!”

雪山魔女,嫣然一笑。

两人搂得更紧了……

突然——

前道林中,传来一阵掌风激荡的“噗!噗!”声,夹着杰杰的怪笑声,显然有

人正在交手。

两人放开紧拥的身躯,相顾一笑之后,如两缕轻烟般向那发声的林中电闪射去,

竟然不带半丝破空之声。

眨眼之间,两人已穿林而入,那叱喝声中呼轰的掌风声,已更加清晰,两人轻

同鬼魅,捷如狸鼠,毫无声息的闪身疾进,果见林中一处十丈不到的地方,人影闪

晃。

两人直欺进到三丈附近,隐身树后。

场中地上,躺着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另外,一个身高八尺开外的道士和一个矮瘦老者,正在互不相让的拼斗,满地

残枝落叶,显见拼斗之烈。

双方俱是一脸狞恶暴戾之容,看来都不是什么好来路。

那高大的道士,忽掌忽爪,招式身法怪异已极,而每一出手,那力道相当骇人,

那矮瘦老者,这时已被迫得渐落下风,但仍舍死忘生的硬接硬架。

雪山魔女轻轻一拉司徒文的衣袖道:“那高大狞恶的道士叫‘鬼爪迫魂孙道玄’,

在江湖中凶名极著,最喜生吃人心,十只手爪,坚逾精钢,那矮瘦的是‘砚山三凶’

之首的‘矮阎罗米桂’手底下也不弱……”

“什么?砚山三凶!”

“不错!那地上的尸体可能就是三凶的另两个,砚山三凶和鬼爪追魂,平素来

往极密,不知为什么会互相火拼。”

司徒文一听“砚山三凶”之名,立时想起“幽冥公主任慧珠”所持的“金吾剑”

和“幽冥真经”两件武林异宝,不正是被“砚山三凶”强抢而去吗?真想不到会这

般巧,竟然让自己撞上,否则人海茫茫,要去寻找可真不容易呢!

尤其“金吾剑”曾有五十多个黑白道高手因它丧命,中原双奇两家的血案,也

肇因于这柄剑,岂能再落入邪魔之手。

这时场中情势,已然大变。

“矮阎罗米桂”手中忽地多了一柄金光灿烂的长剑,一看就知是神物利器,

“鬼爪追魂”似有所顾忌,也顿时停手不攻。

两魔虎视眈眈的对峙着,彼此都不开口。

半晌之后,“鬼爪追魂”突然明恻侧的一笑道:“矮阎罗,你趁早乖乖交出手

中的‘金吾剑’,我‘鬼爪追魂’破例放你一条生路,否则,嘿嘿,地上两人就是

你的榜样。”

此言一出,证实了矮阎罗米桂手中那一柄金光灿烂的长剑,正是“金吾剑”,

而“鬼爪追魂”准备黑吃黑。

“金吾剑”上古仙兵,十三年前在洛阳出土,引起了五十多个黑白道高手的争

夺,结果“天毒尊者”在“黄叶山庄”的比武大会中,用毒葯杀了全部与会高手,

仅有“中原双奇”幸免,为了怕这惨无人道的奇案公诸武林,遂又杀中原双奇两家

以图灭口。所以这柄剑沾满了血腥,不想阴错阳差,竟由“幽冥公主任慧珠”之手

而告流入江湖。

司徒文见剑而触动了血淋淋的往事,双目尽赤,但他仍沉住气,隐伏静观,他

自信这柄剑再不会落入他人之手,凭他的功力,要从对方手中取剑,易如反掌。

他又想起与“金吾剑”一同被“砚山三凶”抢去的“幽冥真经”不知是在哪一

人的身上,他要把它毁去,以免经上所载的歹毒阴功,流传江湖,而助长魔焰。

“矮阎罗米桂”手足情深,现在三凶之二已告伤在“鬼爪追魂”手下,满腹的

悲愤,怨毒至极的向对方道:“孙道玄,别做你的千秋大梦,今天我米桂要凭掌中

剑,先削落你的鬼爪,然后再把你剖腹挖心,方息我心头之恨。”

“鬼爪追魂孙道玄”任他十指坚逾精钢,但对于神物利器,切金断玉,不能不

有所顾忌,当下面色一寒道:“矮阎罗,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凭你那几手三脚猫

的功夫,可不放在我鬼爪追魂眼下!”

“用不着废话!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鬼爪追魂”也不由被这句话说得心生寒意。

“矮阎罗,你想是活得不耐烦了!”

“矮阎罗米桂”惨厉至极的一声冷笑道:“孙道玄,今天我米桂要把你挫骨扬

灰,为死者复仇!”

随着话声,金芒展处,狠辣无匹的攻出五剑。

“矮阎罗米桂”在“砚山三凶”之中,数他能为最高,与鬼爪追魂孙道玄的功

力相较,略差一筹半筹。

现在心悲手足惨死对方鬼爪之下,挟愤出招,岂可小视,而且掌中“金吾剑”

上古仙兵,何惧区区鬼爪。

这五剑攻出,迫得孙道玄连退了五步,鬼爪虽坚逾精钢,抓物如腐,但却不敢

轻樱神剑之锋。

“矮阎罗”三剑迫退对方,得理不让,“金吾剑”舞成一片金光闪闪的剑幕,

向鬼爪追魂甜头罩脸的盖去。

“鬼爪追魂孙道玄”又被迫得连连后退,不由急怒交进,身形暴退数步,蓦集

全身功力于双掌,疾推而出。

这挟毕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金吾神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面震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