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震武林》

第十六章 玄阴鬼谷

作者:陈青云

这时,日正当中。

然而“玄阴谷”仍是一片昏昧黝暗。

阴森,恐怖,鬼气逼人。

一个年青俊逸的育衫书生,如行去流水般,向这阴森恐怖的谷口淌来,一只右

手,却笼在袖中。

青衫书生来到谷口,蓦然停住身形,举眼向四周打量了一眼之后,一双俊国神

光湛湛,注定那面“招魂幡”。

只见他冷笑一声之后,陵地左掌一扬,劈出一股罡风。

“轰隆!”一声,尘砂飞扬,那根悬挂“招魂幡”的巨木,齐根而折,横倒在

谷口当路之中。

随着这一声轰然巨响,谷口内立时飞出四条人影,一式的黑’色劲装,头上扎

着一块孝帕,手中各持一根哭丧棒。

俨然是送葬的孝子般,使人一看就感到鬼气迫人。

四个黑衣人,瞥了倒在地上的“招魂幡”一眼之后,齐齐惊咦了一声,面色遽

变,举眼望去,三丈之外,站着一个俊逸潇洒的青衫书生。

人影闪晃中,四个黑衣人,已一字形立在青村书生面前丈外之地,各将手中哭

丧标上横,怒视着青衫书生,但愤怒之中却带着一丝骇然之色。

黑衣人之中的一个嘿嘿一阵冷笑之后道:“招魂幡杆,想是毁在阁下之手?”

青衫书生冰冷已极的一点头道:“不错!”

“既敢到我玄阴谷中撒野,谅非寻常之辈,报上名来!”

青衫书生剑眉一轩,从鼻孔里哼了一声道:“凭你们还不配问小爷的名号!”

这句话说得狂做绝伦,四个黑衣人一听之下,面上勃然作色,齐齐怒哼一声,

手中哭丧棒一领,就要出手。

黑衣人中另一个大声喝道:“小子,你可看清楚了这是作所在?”

青衫书生俊目中奇光顿炽,张口发出一阵高亢的长笑,声如裂帛,直透霄汉,

笑声愈来愈高,也愈来愈厉,直如一根根尖,刺入四人的耳鼓。

四个黑衣人,顿时面现灰败之色,掩耳疾退不迭。

想不到眼前这个看似文绉绉的书生,竟有这等骇人功力,敢毁坏“幽冥教”的

标帜“招魂幡”,必然来头不小。

笑声停歇,四个黑衣人如获大赦,舒了一口长气。

青衫书生笑罢之后,目中忽现骇人煞光,笼在袖中的右手,摹然伸出,骇然只

有两个指头。

四个黑衣人,亡魂皆冒,脱口惊呼:“怪手书生!”

这青衫书生,正是间关索仇的怪手书生司徒文。

司徒文右手两指一曲一伸,两股白气蒙蒙的指风,应指出,发出“哧哧!”的

破风之声。

凄厉的惨嗥声中,红光迸现,四个黑衣人中,已有两人被指风洞穿前胸,鲜血

激射中,倒地气绝。

另外的两人,登时面色如死,心碎胆寒,转身正待……

冷哼声中,又是两缕指风,电疾射出。

又是两声凄绝人寰的惨呼,却是由背洞穿前胸,扑地而亡。

“玄阴谷”内,突然响起一片尖锐刺耳的竹哨之声,此起彼应,直向谷内传去,

渐传渐远。

司徒文冷笑一声,一晃身形便向谷道中飘去。

谷道昏昧无光,阴森恐怖,嶙峋怪石,黝黑峥嵘,好像是无数的幽灵鬼怪,似

要群起扑人而噬。

入谷未及十丈,突觉一股冰寒彻骨的冷风,扑面而来。

司徒文意动功生,护身神罡已绕体而生,那刺骨寒飚,竟然被震得无影无踪,

身形不停,进势如故。

“咦!”

紧跟着这一声惊咦,又是一股寒飚,由侧方袭来,悠悠冷风之中,潜劲如山,

司徒文的身形竟为之一室。

司徒连头都不回,右掌猛然一挥,一股歪风强劲,猛向身侧丈外的一个人形怪

石撞去。

“轰!”的一声,那怪石被击得四分五裂,石屑纷飞中,陡地射起一条白影,

凌空一旋,飘然下地,横拦身前。

谷道虽昏暗,但在司徒文看来,不殊白昼。

现身阻路的,竟是一个身着银色儒衫的中年书生。

司徒文心头电似的一转,忖道:“儒魔金佛,为幽冥教四大护法,看这中年书

生的装束,莫非是名列四魔之首的‘鬼儒’西门斌,他既名列四魔之首,谅来武功

必非泛泛,从刚才的两股寒飚劲气来判断,内力修为也相当骇人!”

当下神华尽敛,冷然问道:“阁下想来就是名列四魔之首的‘鬼儒’酉门斌了!”

银衫中年书生,见对方神清气朗,目光清澈如一泓秋水,知道对方已到了神仪

内蕴的境界,而且一言就道出自己的名号,同样的儒生装束,心中不禁升起一缕奇

怪的想法,略一颔首道:“不错,我正是鬼儒西门斌!”

“鬼儒”西门斌虽名列四魔之首,但平生并无大恶,亦无大善,生性怪僻绝伦,

做事只凭一时的好恶,不问是非,但武功却高得惊人,所以被列为四魔之首。

刚才的两掌中,他已试出这年青俊美的书生,功力竟然远超出他的想象,顿时

对司徒文生出一丝莫名其妙的好感。

司徒文乍见对方之面,业已看出,这鬼懦西门斌,貌相清奇,并不像穷凶极恶

之徒,但何以会被列为四魔之首,心下不由狐疑起来,神色之间也平和了许多。

但又转念一想,江湖中多的是面善心恶之辈,对方既肯受聘为“幽冥教”护法,

还有什么可说的,面色又是一紧。

“鬼儒”西门斌,早已从司徒文的面色中,窥出他的心意,当下微微一笑之后,

不愠不火的问道:“老弟想来就是名震武林的怪手书生司徒文了?”

“不错,正是区区在下!”

“到我‘玄阴谷’何为?”

司徒文俊面一变,杀机立现,咬牙切齿的道:“专程来取幽冥夫人赵冰心项上

人头!”

鬼懦酉门斌冷冷一笑道:“小兄弟未免大言不惭。狂得可以!”

司徒文报以一声冷笑之后,反问道:“阁下是阻止在下进谷还是要为女魔效命?”

鬼儒西门斌沉吟了一下之后,道:“你自信能敌得过‘儒魔金佛’四大护法?”

司徒文怨毒无限的道:“在下与女魔赵冰心,仇深似海,恨重如山,凡阻止我

清结这一笔血债的,当勉力对付,决无反顾!”

“如果你饮恨玄阴谷?”

“哈哈,在下只知血债血偿,荡魔诛凶,不问其他!”

鬼儒西门斌深深为对方的干云豪气所折,又道:“你杀人毁幡,已成‘幽冥教’

生死之敌!”

司徒文冷晒一声道:“幽冥邪教,早就该在武林中除名了!”

这句话充满了狂傲、豪迈,气壮如山。

放眼武林,谁敢说这种使一个大帮巨派,除名江湖的狂语。

然而,在怪手书生的口里说出,却是诚非虚说,“天毒门”的瓦解冰消,就是

一个明证。

鬼儒西门斌,为之心里一震。

蓦然——

谷内不远,传出一阵如野兽般的巨吼,凄厉刺耳,渐渐由远而近,整座幽森的

峡谷,全被这吼声充满。

司徒文神态自若,微微仰首向谷内深处注视。”

鬼儒西门斌突然道:“这是本教第三护法‘金面神吼’古清风!”

“嗯!好极!‘儒魔金佛’第三位‘全面神吼’古清风,在下当然要一一拜会,

真可算是缘分不浅!”

“老弟台,你可敢与我到一个静僻之处,作一场赌斗?”

“赌斗?”

“不错,公平的赌斗!”

“如何赌法?”

“如果我输了,即日脱离幽冥教,如果你输了的话……”

“怎样?”

“江湖争战,各为其主,我不能有泰护法之职!”

司徒文虽不明对方何以要与自己来这一场赌斗,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不由慨

然将头一点道:“在下愿意奉陪!”

这时,那凄厉的吼声,已愈来愈近。

鬼儒西门斌轻喝一声:“随我来!”身形首先电射而起,向谷口之外飘去。

司徒文也星旋电射般跟着疾掠而去。

两条一青一白的身影,以快得骇人的速度,连翩飞射。

眨眼之间,已驰出五里之遥,双方这一较劲,竟然无分轩轾,鬼儒西门斌,心

中大是叹服,他只道自己的“鬼影飘踪”身法,冠盖武林,岂知对方竟然更奇。他

尚不知,司徒文还未全力施展呢!

眼前——

一道断涧横亘,下临无底深渊,宽约二十丈,司徒文在十丈之外,即已看到,

心中想,莫非要越涧而过。

心念未已,只见鬼儒西门斌略不迟延,身形已腾起半空。

司徒文豪兴大发,口中突发一声龙吟般的轻啸,猛吸一口长气,运足丹田内力,

身形也自斜射而起。

鬼儒西门斌身形如巨鹰掠空般一冲十丈,已临断涧上空半中之处,冲势将尽之

时,陡地折腰变势,凌空划了一道半弧,轻灵飘逸的往对岩落去,这一分身手,足

可傲视江湖。

岂知身形立定一看,怪手书生已气定神闲的兀立当地,他这一惊,非同小可,

这种功力,简直是匪夷所思。

不由面上一红,尬尴的一笑道:“老弟台,我已输了一招!”

司徒文对鬼儒西门斌这种坦率的态度,甚为赞赏,把原先对他的看法,又改变

了一些,毫不为意的道:“这也算是一招?”

鬼儒西门斌点了点头,用手朝前一指道:“我们且到那一方草坪之上再说!”

到了草坪之上,两人当面而立。

鬼儒西门斌道:“我们的赌斗以三场为限,这头一场轻功,算是我输了,这第

二场由老弟台出个题目如何?”

“题目还是由阁下出,在下勉力奉陪!”

这武功一道,各有专精,出题的一方,当然是以自己所专为题,他这一谦让,

实际上却是托大之极。

鬼儒西门斌面色微变之后,沉思有顷,道:“这一场以内力掌功为题!”

说着,用手一指三丈开外的两方斗大石头又道:“你我各以一方石头为鹄的,

在三丈外各以内力施为吧!”

司徒文微微一笑,点首同意。

鬼儒西门斌面容一整,双掌上提平胸,一圈一放,一股悠悠劲风,向左面的那

块石头,吹袭过去。

这一股阴柔劲风,看起来毫不着力,劲风过处,石头依然完整如初,丝毫也没

有异样!

司徒文可是识货的人,不由脱口道:“好一手“太虚蚀物掌’,堪称武林一绝!”

鬼儒西门斌微微一笑道:“老弟台不愧人中之龙,竟能一语道出此掌名称!现

在就请一显高明,在下拭目以待!”

话虽如此,心中不无得意之感。

司徒文不见作势,双掌平伸,掌心向前,对正另一块大石,双掌微向后张,怪

事突然发生,那块斗大巨石,竟然像是有人牵引似的,直向身前缓缓滚来。

鬼郧门斌连眼都看直了,他简直就不敢相信,眼前这年纪不到二十的后生,竟

然有这高的功力,能凌虚摄物。

凌虚援物不难,但以三丈之隔。朗凭真无内力,吸引斗大的巨石,这可真正是

武林绝响了!

那块巨石,滚到距司徒文脚前五尺之处,便陡然停住,司徒文微微一晒,双掌

轻轻向前一按即收。

一阵山风过处——

被鬼儒西门斌“太虚蚀物掌”所击的那方大石,突然散了开来,变成了一堆石

屑,散了一地。

而司徒文面前的那方巨石,却是毫无异状。

鬼儒西门斌心中大奇,走上前去,用手指往巨石上一划,那块巨石应指而开,

石粉飞泻而出,剩下一个极薄的石壳。不由面色陡变,继而一声长叹道:“老弟台,

功深不可测,我西门斌一生从不服人,但对于老弟台,却是心眼口服了,我从此时

起就算脱离幽冥教。”

司徒文暗自高兴,这一来,等于减少了索仇时的一个劲敌,但心中却又似乎有

些不忍起来,和声道:“在下侥幸,不足以道,但阁下此举,确属明智!”

鬼儒西门斌突然爽朗的一笑道:“赌斗原以三场为限,现在老弟台已连胜两场,

这第三场当然不用再比了,不过,我还有一个别开生面的提议。”

“请讲!”

“你我既然都以书生姿态,现身江湖,我提议来一个别开生面的文比,以符书

生本色,老弟台是否有兴一试?”

司徒文好奇的道:“如何比法?”

“口述招式,各出三招由对方破解,如何?”

“这确是一件别开生面的妙事!”

两人相对,席地而坐。

司徒文无意之中化去一个劲敌,心中自是其乐融融。

而鬼儒西门斌一生怪僻绝伦,行事全凭好恶,想不到会对司徒文投了缘,化敌

为友。

这也是司徒文的英风豪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玄阴鬼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面震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