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震武林》

第十八章 狂风暴雨

作者:陈青云

司徒文挣扎着站稳之后,向白发红颜等人道:“在下就此告辞,如果我不死,

对于这件冒名行凶的事,总有以报命,在下决不会放过这卑鄙无耻的败类!”

一旁的绝色玄衣少女,较长的那个像是自语般的接口道:“说得倒是非常轻松!”’

司徒文一听,不由怒火倏升,转头怒视了一眼。

那较小的少女忽向那年长的道:“姐姐,是否要提醒他一句,否则像他这样粗

心的人,恐怕将来还要吃更大的亏,说不定性命难保!”

司徒文不由心中一动。

年长的少女轻轻一笑之后,道:“妹妹,如果他肯虚心求教的话,无妨告诉他!”

司徒文倔强的脾气突发,冷哼一声道:“在下的事,不劳两位操心!”

说完,再度瞥了在场的人一眼,踉踉跄跄的移动着艰难的步子,向这一片乱葬

坟场之处走去。

走了半晌之后,身后又传来那两个少女的声音:“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

心!”

“姐姐,我看他怪可怜的!”

司徒文回头一看,果然是那两个少女,又追蹑了来!

不由停了脚步,回身怒吼道:“两位对在下穷追不舍,是什么意思?”

那年长的少女冷笑一声道:“咦!天下人走天下路,难道只许你走,不许旁人

走?”

司徒文气得浑身发抖,举步便向另一侧走去,口中却道:“两位如果再要跟踪

在下……”

“怎么样?”.

“别怪在下无礼!”

“格格!阁下此刻伤势之重,恐怕连杀死一只鸡都难!”

这倒是实话,司徒文也为之一愣,如果这两个少女,要不利于自己的话,要取

自己的性命,不费吹灰之力。

但倔强的天性,使他不顾后果,愤然道:“两位不妨一试!”

两个少女,不由为之一怔。

“姐姐,别管他,我们走吧!”

“妹妹,万一那魔头再度现身向他出手的话,他这一死不打紧,我俩如何向师

父她老人家交代呢?”

“姐姐!”那年幼的向年长的使了一个眼色。

格格娇笑声中,电闪般疾驰而去,转眼失踪。

司徒文听了那少女最后的几句话,反而呆愣了,忖道:“奇怪,她们的师父是

谁,自己的生死与她们何关,怎的会说出自己死了她俩就无法向师父交代……”

他更加迷惑了,他最近遭遇到的,尽都是令人不能置信的怪事,他觉得头涨慾

裂,内部的伤势又开始发作。

不禁喃喃自语道:“管他呢!目前疗伤恢复功力要紧!”

心念一决,强打起精神,向靠山的一面走去。

眼前——

荒烟蔓草,杂树丛生,丘陵起伏,景色凄清至极。

司徒文拣了一个荒草遮掩的土坑,爬行下去,复把草叶掩盖好,这倒是一个隐

秘不过的疗伤地点,不虞被人发觉。

他盘膝坐好之后,取出三粒外祖父“魔笛摧心关任侠”所赐赠的“龙虎续命丹”,

吞了下去。

提聚残存真力,帮助葯力行开,片刻之后,一股热流,自丹田之中升起,遍走

奇经八脉,经十二重楼,叩玄关,归气海,再入丹田,如此周而复始,一遍又一遍……

司徒文的功力,已达到了真气上突天灵,下破地府,中通住督的至高境地,虽

受伤极重,但加上葯力辅助,疗起伤来,事半功倍,当然不能和一般武林人相提并

论。

若不是他功力深厚,资秉超人的话,那一掌早已使他五腑离位,心脉断绝而死,

活不到现在了。

半盏热茶的时间过后,他已进入人我两忘之境。

斜阳衰草,凄风飒飒!

两条一青一黑的人影,在这一片人踪罕到的荒野里,不停的穿梭游走,几乎搜

遍了每一个可能隐匿人的地方。

渐渐,夜幕低垂,虫鸣枯草,星斗放光。

那两条人影,兀自穷搜不休!

另外,又有两条纤细娇小的人影,如鬼魅般的,时隐时现,似乎是怕被那一青

一黑的人影发现,不时变换位置。

这时,司徒文行功疗伤,已接近完成阶段,也正是最紧要的关头,如果受到侵

扰,准得走火入魔。

一青一黑两条人影,忽地停下身形,立身的地点,距司徒文隐身行功之处,不

及三丈。

只听其中的一个道:“奇怪!这小子承受我致命的一击,即使是铁人也得被打

扁,竟然不死而脱走,真是怪事!”

“你当时见他重伤脱走,为何不跟踪下手?”

“因为有两个惹厌的女娃儿在侧,我怕被揭破行藏,待到那两个女娃儿离去,

只转眼工夫,便失去了这小鬼踪迹!”

“为什么不连两个女娃儿一起收拾?”

“这可不简单,这两个女娃儿轻功身法不弱,要收拾谈何容易,如果一个不巧,

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今晚,寻不到这小鬼,你说后果又如何?”

沉默了片刻之后,一个声音又道:“有了!小鬼如果隐身这片荒野的话,谅他

插翅难逃!”

“有何妙策?”

“火攻!”.

“不错,果然是一着好棋!”

“小鬼身负重创,行动艰难,我们从四面纵火,再飞绕巡视,他除了上天入地,

难逃骨化飞灰之厄!”

司徒文仍未醒转,他当然不知危机已迫眉睫。

如果这一青一黑两条人影的凶谋得逞的话,司徒文必葬身火海无疑,这一着真

是神仙难逃。

“如此我们动手吧!”

“你从西南,我从东北!”

蓦在此刻——

不远之处,突然传来一声冷笑!在这荒野夜暗之中,显得分外刺耳,笑声冷得

有如发自极地冰窟之中。

一青一黑两条人影,做梦也估不到旁边还隐伏有人。

互相一打手势,如弩箭般射向发声之处。

又是一声冷笑,比前更加清晰,却发自相反的方向。

两条人影又往回飞扑!

就在一青一黑两条人影转头的一刹那之间,原来发冷笑之声的草丛之中,鬼魅

似的冒出一条纤细黑影。

随口发出一长串刺耳的尖笑,似要撕裂夜空。

一青一黑两条人影,被这神出鬼没的怪人一连几番作弄,心中寒气顿冒,这简

直是迹近鬼魅的行为,是人,绝无法在转眼之间变换一个绝对相反的位置。

两条人影,电疾转身,蓄势戒备。

那条纤细人影,由头到脚,都被一层黑布蒙住,只露出精光灼灼的两眼,在暗

夜里,如两颗寒星,这时,却一言不发,如幽灵敏的兀立在草叶之上,随风摆动起

落。

突然——

又是一条纤细人影,自相反的方向,划空而落,与原先的那怪人并肩而立,两

人俱是一般的装束。

双方相距,在两丈之间。

一青一黑两条人影,任立片刻之后,猝然发难,飘身进步,快逾电掣的各劈出

一道掌风。

人影闪处,那两个黑衣怪人,陡地失去踪影。

一青一黑两条人影,吃惊不小,连连转身向四周电扫,奇怪,两个黑衣怪人踪

影俱无,竟不知是如何消逝的。

“哧!哧!”两声轻笑,发自两条人影的身后。

两人转身看时,却又不见影踪。

接连数次,竟然无法摆脱身后的人。

那黑色人影,突然哈哈一笑道:“好个‘冤魂附体身法’,两位是……”

“知道就好,咱们彼此彼此,谁也瞒不了谁!”

“今夜的事,两位朋友是否可以不插手?”

两个黑衣黑巾蒙面的怪人,这时已现出身形,站立在一青一黑两人影之前,其

中一人道:“正好相反,请两位让过今晚!”

“为什么?”

“歉难奉告!”

“如此我两人也歉难从命!”

“两位一定要对他下手?”

“势在必行!”

“两位认定他在这片草莽之中?”

“不管在与不在,我两人无法放手!”

“如此说来,两位是一定要放火的了?”

“嗯!”

“那不妨试试看!”

双方互不相让,各怀目的,一时之间,剑拔弩张。

一声震彻九天的清啸,自不远处的草丛之中发出,摇曳在这片荒野夜空之中,

使人惊心动魄不已。

两个黑衣怪人,爽朗的一笑,当先破空而去。

一青一黑两条人影,互相低语数声,也自掠空飞走。

转眼之间,四条人影,已消失在无边的夜幕中。

四条人影刚刚消失,草丛之中,又现出一个青色人影。

他是谁?

他正是甫行运功疗伤完毕的“怪手书生”司徒文。

司徒文在短短两个时辰之中,功力尽复,完好如初,一时豪性大发,情不自禁

的发出了一声龙吟般的长啸。

这啸声却惊走了四个人影。

他自己当然一无所知。

如果他知道他所要苦若追索的人,曾经立身在附近三丈之外,而且同样的在搜

索他的话,他决不发这长啸。

他更不知道,如果不是两个黑衣蒙面的怪人,及时现身的话,他或许已经葬身

火海,灰飞烟灭了。

两个黑衣怪人,阻止了一青一黑两人影放火的凶谋。

而司徒文的啸声,却惊走了四个人。

其中有两人是不愿意见他,而另外的两人,却是另有其他打算,而不愿在此冒

险和他一拚。

司徒文痴立片刻之后,也飞身离开了这片荒野。

司徒文离开了那片荒原之后,心中忖道:“目前要想寻获仇踪,仍须要从‘千

面人妖’身上着手,至于假怪手书生和千手神偷一事,只有遇上再算!”

于是——

他又折返广安城而来!

一连几天的明查暗探,“千面人妖”竟然踪迹杳然,如石沉大海,连那两个神

秘的玄衣绝色少女,也未再现芳踪。

他焦灼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半筹莫展。

就在这短短的几天当中,江湖上已是一片愁云惨雾,川省所有的武林人物,都

感到发发自危,惶惶不可终日。

茶楼酒肆,也在纷纷的谈论着:怪手书生,大开杀戒,滥肆残杀川中知名之士。

穷家帮首领穷神聂飞,因昔日曾参与谋夺“玄天秘篆”被怪手书生寻到总舵之

内丧命在铁笛之下。

长江水路三十八寨总舵主“铁指金钩”吴霸天,也于三前的一个月黑风高之夜,

被怪手书生所杀。

川西大豪东方庆忌……

川南金佛山慈云庵住持慈云师太的两大弟子……

雄踞川中的黑道瓢把子“残神毒胆”老巢被毁……

……

以上这些,都是川省显赫一时的黑白道人物,有的早已洗手江湖,有的日正中

天,然而都逃不出铁笛之厄。

而最最令人吃惊的,却是怪手书生竟然第二次重上峨嵋,毁坏山门护法金刚神

像,杀死峨嵋上院长老三人。

峨嵋为五大门派之一,自上次怪手书生因救雪山魔女大闹峨嵋金顶之后,声名

受损不小,现在对方居然第二次再上峨嵋,毁佛像,杀长老,简直视峨嵋派如无物,

是可忍,孰不可忍,势将又要重演五大门派联手的旧事。

司徒文被这一连串的骇人消息,震得几乎发狂。

他清楚这是那假怪手书生的杰作,根据这些传闻的事实,这冒名的人,功力已

到了骇人的地步。

他无法想象这冒名的假怪手书生,是什么企图。

他由此而联想到曾经向他下毒手的老哥哥“千手神偷”章空妙,他与那假怪手

书生是同路人。

于是——一个可怕的意念,在他的胸中升起——

晨曦初现,宿露未干。

一个丰神朗选的俊美书生,青衫飘飘,步履凝重,行走在广安城外的官道上,

一只右手,深深的笼在袖中。

只见他剑眉深锁,似乎有什么沉重的心事,但双眼开阖之间,却又透出一股股

骇人的煞光,令人见了不寒而栗。

坦荡的官道上,不时的驰过几骑骏马,或是疾步若飞的江湖人物,都以仇视的

眼光,瞥扫这踽踽独行的青衫书生。

这情形显示着将有不寻常的事情要发生。

也许这正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先兆。

青衫书生不知是故作不知,还是根本就不知道,对这官道上频频现踪的江湖豪

客,竟视若无睹。

当朝阳的金辉,洒遍了大地时,广安城已从视线中消失,眼前却是广约十亩方

圆的旷野,负山面水,官道沿江而上。

青衫书生行到此处,忽的停下身形,对着那滚滚的江流,黯然神伤,他想到自

己从小到现在的遭遇,不正也和这波涛翻滚的江流一样,无尽止的澎湃奔腾……

一波过去,一波又生。

就在他目夺神驰的当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狂风暴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面震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