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震武林》

第十九章 巧诛女魔

作者:陈青云

司徒文听黑衣人说:“距此五里之外的芦苇中,一方大石之前,你那老哥哥千

手神愉章老前辈受伤待救!”司徒文一听,不由心中巨震,身形疾展往原路驰回。

一路之上,心里疾忖道:“以老哥哥的机智身手,竟然为人击伤,的确令人费

解,那这击伤老哥哥的人,身形必然相当骇人,即不知是何等样的人物!”

同时,他又想起,老哥哥是在广安城外官道场,当自己应付群雄寻仇之际,追

踪一条青影而去,而那条青影,正是他心中怀疑的冒自己之名的怪手书生。

“莫非老哥哥是伤在那冒牌的假怪手书生之手?”

心念及此,不自觉的恨哼出声,身形展得更疾速了!

五里距离,转瞬即到——

照着黑衣人的指示,果然在浩荡无边的芦苇丛中,发现了一方巨石。

巨石之旁,一堆黑黝黝的东西,像是一个人卷卧在那里。

司徒文全身一震,一颗心几乎从腔子里跳了出来,身形如流星般泻落。

一看,那委顿在石旁的黑影,谁说不是老哥哥“千手神偷”章空妙。

只见“千手神偷”双目紧闭,面如白纸,忙用手一探鼻息,气若游丝,已到了

奄奄一息的地步!

不知老哥哥何以伤得如此之重,而且又不知伤在何处!

一时之间,倒有些手足无措之感!寻思道:‘千手神偷’章空妙本已洗手江湖,

因受‘无极老人’公羊明的重托,重出江湖,冀对自己有所照顾,现在如果老哥哥

有个三长两短,岂不令自己抱撼终生。”

目前最要紧的寻出伤处,同时弄明白是被什么功力所伤?

当下,司徒文怀着悲怆的心情,解开了“千手神偷”的衣衫——

一看之下,不由毛发俱竖。

老哥哥胸前左rǔ之旁,赫然一个瘀黑掌印,已肿起寸来高!

瘀黑掌印的四周,现出丝丝黑纹,已遍及了大半个胸部。

看样子,老哥哥是被一种极为歹毒的掌功所伤,若不及早施救,立有性命之虞,

只看那毒气蔓延的态势,恐伯支持不了一个时辰,就要奇毒攻心而亡。

司徒文不禁咬牙恨道:“是谁伤了老哥哥,我必加倍索还。”

忙把“千手神偷”身躯侧转,半倚在那方大石上,自己紧傍盘膝而坐,运起

“玄天神功”先伸中指,以指风虚空连点数处重穴,以防毒气流窜。

然后功集右掌,掌心紧贴“命门”大穴。

他已施展出“玄天秘笈”所载,罕绝人寰的“搜穴清脉功”力老哥哥迫毒!

玄天秘学,盖古凌今,半刻之后,只见“千手神偷”身上,冒出丝丝黑气,腥

臭之味,中人慾呕!

司徒文更加紧全力施为。

黑气由浓而淡,渐至于无!

“千手神偷”胸前的瘀黑掌印,由黑而紫,由紫而红,由红而淡!……

面色又转红润,鼻息粗重。

“嗯哼——”

一声长长的闷哼过后,“千手神偷”已睁开眼来!

激动的叫了一声:“小兄弟!”

司徒文蓦地收功,一跃而起,急着问道:“老哥哥,您究竟是伤于何人之手?”

“千手神偷”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道:“你!”_

司徒文几乎跳了起来,讶然道:“老哥哥,我问您被什么人所伤”’

“被你所伤!”

司徒文这下可没听错,茫然道:“什么?”

“千手神偷”嘻嘻一笑道:“小兄弟,别紧张,我是说老哥哥我是伤在和你一

模一样的那个冒牌怪手书生司徒文的手里!”

司徒文俊目陡射煞光,激动无已的道:“老哥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千手神偷”哼了一声道:“当你正在拼斗群雄之时,我想起那厮既然假冒你

的名大肆杀戳武林中知名之士,目的当然是希望引起武林公愤,联手对付你,以进

借刀杀人之计,这一手导演的好戏,自无不暗藏一旁欣赏的道理,于是,我便向场

外绕去,果然不出所料……”

司徒文接口道:“您发现了那假怪手书生潜伏在侧?”

“当时,我尚未能判定他是否就是那冒名的凶徒!”

“于是老哥哥上前盘诘?”

“不!那厮原来匿伏在草丛中,尚未待我近身,就飞速而遁!我毫不犹豫的疾

起直追,当时只能看到是一条青色人影!”

“哦!”

司徒文不由哦了一声,之后道:“当时我也发现场外飞射起两条人影,一先一

后电驰而去,想来就是老哥哥和那厮了?”

“不错!”

“但我一步之差,竟未追及!”

“那厮忒也黠滑,而且身手相当不俗,老哥哥我自信轻功在江湖中还不致差到

哪里,但竟然无法将之追及,进入这片芦苇中之后,三转两弯,竟把他追丢了!”

司徒文再凝眸注视了片刻,突地想起这眼前的妙龄女尼是谁来,急道:“啊!

你……你不是‘幽冥公主’任慧珠姑娘吗?”

“罪过!罪过!正是贫尼悟因!”

司徒文不由感慨万端,想不到一个善良的女孩子,生不逢辰,偏偏有那么一个

毒如蛇蝎的母亲,落得把似锦年华,长伴青灯古佛。

她的做法,不失为上智之策,如果她不醒悟回头是岸,跟着她的母亲“幽冥夫

人”赵冰心,厮混下去,恐怕很难得到好的归宿。

然而,她选择的人生之路,毕竟是令人生红颜自古多薄命之感的。

司徒文墓地想起她曾托付自己办理的事来,不由歉然道:“任姑娘……”

“贫尼法号悟因!”

“哦!悟因师太,从前在下曾应允代办的事,‘金吾神剑’已由在下寻回,至

于那‘幽冥真经’又二度落入‘死亡谷’中人之手,但在下有自信月内追回,遵命

毁去,以免再流入江湖,毒害生灵……”

“此事贫尼既已拜托施主,一切信赖就是,金吾神剑,上古奇珍,唯有德者居

之,今天贫尼来意不在此!”

司徒文不由心中一动道:“任……不,‘悟因师太来意为何?”

“出家人六根清净,本不应再沾风尘,但鉴及上天有好生之德,出家人岂可不

善体天心,我此来有一句话要告知施主!”

“请讲!”

“孽海无边,回头是岸!”

“千手神通”这时斜效的那块大方石上,闭目养神,对眼前的事,恍如未见,

不知在心里打着什么主意。

司徒文听悟因女尼说出这两句话,不由奇异的道:“在下不明白师太话中之意

。”

悟因女尼满面肃然的道:“贫尼从前与施主有过数面之缘,这是前因,今天我

来就是为了此前因!”

“请少师太讲清楚些好吧?”

“施主不应广造无边杀孽!”

司徒文不由顿悟,对方的意思是指近日来那假怪手书生的一连串冒名凶杀事件,

显然对方也认定是自己所为,不由正色道:“在下目前正遭姦人冒名嫁祸,正在追

凶之中!”

“冒名嫁祸?”

“不错!”

“阿弥陀佛、施主说的是真话?”

“哈哈,我司徒文没有哄骗师太的必要!”

悟因女尼沉吟半晌之后道:“如此说来,重上峨眉,毁佛门金刚,杀死三个长

老不是你所为?”

司徒文恨恨的哼了一声道:“是姦徒冒在下之名做的,目的想是要借刀杀人。”

“贫尼剃度是在峨眉,算是第五十代弟子!”

“哦!”

悟因女尼慾言又止的好几次,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有一件事要奉告施主,望

施主能善为应付!”

司徒文心中又是一动,道:“什么事?”

“本门为了金刚法像被毁,和三大长老被杀一事,掌门方丈大为震怒,已向少

林请出‘五龙令’……”

这时,令在一边的“千手神偷”可沉不住气了,一骨碌翻身而起,双目精光暴

射,讶然向悟因女尼道:“真的有这回事?”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

司徒文俊面为之一变,他想起了从前五大门派联手对付自己的那些往事,俊目

之中射出一种似恨又似怨的光芒,沉声道:“请出‘五龙令’怎样?”

“由各派各选高手五人,入江湖缉拿施主!”

司徒文闻言之下,不由暴发出一阵震夭狂笑,笑声中充满了豪迈恨毒的意味,

响遏行云,直似要撕裂这一片长空般。

笑毕之后,像是自语,又像是对人而发的喃喃道:“好极,五大门派动不动就

实施联手对付,对事实真象,不求了解,自以为是,近百年来,不知造成多少武林

冤狱,我司徒又倒要着实的风识见识!”

同时,他也想起了昔年外祖父“魔笛推心关任侠”被诬裁,被目为魔头种种经

过,和峨嵋上院五大门派遣代表裁制“雪山魔女”李玉兰,连雪山一派掌门若不是

自己出面的话也将被目无余子的五大门派中人所辱等情,一股恨意,倏升心头。

悟因女尼见状,口诵一声无量佛道:“贫尼多言,实希望施主早作准备妥为善

谋,尚望施主上体天心,不要再造杀孽,务请施主三思而行!”

司徒文含糊的应了一声。

“千手神偷”显然十分激动,须发乱颤的向司徒文道:“小兄弟!此事目前最

要紧的是查出这冒名行凶的人,好对五大门派有所交代!”

司徒文感慨的道:“目前很难!”

悟因女尼,注视了司徒文一眼之后,粉面掠过一丝黯然之色,立掌当胸道:

“两位施主珍重,贫尼就此别过!”

他想起在“白骨坳”后山,“幽冥公主”任慧珠对自己一往情深的表现,而现

在,她已为成了悟因女尼,身入空门,永绝尘缘!

他也想到自己坎坷的遭遇,和无止境的奔波拼搏,直到目前,元凶还未授首。

他有家,母亲和姐姐在等待他,未婚妻公羊惠兰,和身怀有孕的雪山魔女李玉兰,

当也在望穿秋水,期待他归去,但大仇未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仍需要奔走

闯荡!

幸与不幸,交织成了人生!

“千手神偷”突然开口道:“小兄弟!五大门派要联手对付你,你准备如何应

付?”

司徒文俊面一寒道:“到时再说,我恨透了这般黑白不分的名门大派人物!”

“方才那小尼姑是……”

“哦!她是‘幽冥夫人’赵冰心之女任慧珠!”

“噫!看这小尼姑似乎天性善良,丝毫也没有乃母的劣性遗传!”

“是的,所以她看破红尘,皈衣佛门!”

正在说话之间,远远传来一声凄厉绝伦的惨嚎,令人听了,不寒而栗!

司徒文侧面再听时,已无声息。

他蓦地想起刚才离此的悟因女尼,这惨嚎声尖锐刺耳,莫非她……

心念动处,急向“千手神愉”道:“老哥哥,我们去看看!”

最后一个看字出口,人已到了余丈外的芦苇梢头,再闪而没。

“千手神偷”也跟着纵起身形追去。

越过芦苇,不及百丈就是临江的官道!

司徒文与“千手神偷”先后到了官道之上,但,可煞作怪,官道之上,静荡荡

的,似乎什么曾也不曾发生过!

“老哥哥,刚才那声惨叫,显然是发自女子之口,依我看,可能是‘悟因女尼’

遭遇了什么不测也不一定,她好心前来报讯,我们可不能袖手不管!”

“怎么管法呢?”

“请者哥哥向东,我向西,我们分头搜索一阵!”

“噫!小兄弟,你看这是什么?”

“千手神偷”指着道上一些散落的黑黝黝的东西说。

司徒文俯身拣起一看,大惊失色道:“老哥哥,我所料不差,悟因女尼已经遭

了意外!”

“何以见得?”

“这些不是悟因女尼所持念珠的珠子吗?珠子既然散落在地还有什么可说!”

“小兄弟心细如发!”

“老哥哥,事不宜迟,我们分道快追!”

“好!”

“千手神偷”应了一声好,顺官道往东驰去!

司徒文则一径往西疾奔!

单说怪手书生司徒文,不顾惊世骇俗,施展开“天马行空”身法,恍若一缕轻

烟,沿官道往西疾飘,一双如电神目,一路扫掠,不放过任何可疑之点。

半盏热茶的工夫,少说也奔行了十里左右的路程,果见百丈之外,一条人影以

骇人的速度疾驰,晃眼之间,已没入一道山环之后。

司徒文既有所发现,不管是与不是,把“天马行空”身法施展到极限,真堤快

逾闪电,疾若流星,向那山环射去。

眨眼之间,已临山环之处,俊目扫处,不由呆了——

原来这山环之内,一边是江,官道坦荡笔直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巧诛女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面震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