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震武林》

第二章 奇缘巧合

作者:陈青云

从这一声惊咦里,他意识到发这厉哨之人,一定是不可一世的都天魔头,以隐

形怪客的身手,尚且惊咦出声,其厉害可想而知,全身不由索索而抖。

“唉!只道有缘却无缘!”是那隐形怪客的声音。

“老前辈……”

“时机过了,小子,你切不可妄动,我看你杀孽情孽极重,但却是过林罕见的

奇村,质禀绝乘,看来你我之间,没有师徒之缘,念在你一番仁心德举上,我老人

家成全你吧!这铁笛关系着武林劫运,切不可失去,一切都看你的造化,你自己去

叩开你命运之门吧!五年之后,我老人家自会寻你,届时你还得替我去完成两件事,

再见……”

语音顿杳,而那凄厉的啸声,已近在咫尺,但又突然转向另一个方向,逐渐远

去,最后消失了。

他被这一连串的奇事,搅得头昏脑涨。

他竭力镇静心神,按捺住泉涌的思潮,他需要冷静的把全盘轻过,加以整理分

析,希望能发现一点端倪。一庄二堡三谷中人追杀他,是在他获得铁笛之前,似乎

与铁笛无关,当然另有别情,目前也无法推测原因,只留待以后再说。

正邪两道人物,舍死忘生的追截他,一再提到铁笛主人,并且从他们的神色中,

似乎极端惧怕这铁笛主人,但又似要达到某一种目的,而不放过他。

这铁笛主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竟连五大门派也如此不顾一切的追索。

那隐形怪客似乎知道这事情的内幕,他又是谁?何以了尘大师在听了他的一番

言语和见了一件光闪闪的东西之后,赫然变色而退,答应了五年之约,这五年之约

却又要自己去了断,这又是什么原因?

那怪客曾说,这铁笛关系着武林劫运……看自己的造化去叩开命运之门,五年

之后还要替他办两件事……

适才慑魂夺魄的厉啸,又是何人所发?

他愈想愈是糊涂,愈觉错综分歧。

天色由明入暗,又由暗转明。

他脑涨慾裂,兀自思索不出半点头绪。

管它呢?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目前,他需要办理的事情太多,追索杀父屠家的无名仇踪,探寻母亲姐姐的下

落,报复断指之仇,和一庄二堡三谷追杀之恨。

想到这里,他不自禁的伸出右手,看着那孤零零的两个手指,目眦慾裂。

但是——

他现在连自保都来不及,还谈得上其他吗?

“是的,我必需要学成超绝的武功,我要自己叩开命运之门,从现在起,我不

再用司徒文这名字,除非我的心愿全了,才恢复司徒文之名!”他激动的大声叫着

于是——

他从树洞里爬出来,怀着坚毅但又迷惘的矛盾心情,穿林面去,他要去摸索他

的不可知的命运,要自已去叩开命运之门。

阳光照着他红喷喷的小脸,把他的身影在地上拉得长长的,他看着地上的投影,

自己似乎变成大人了。

他一路上思索着,他该投向何方?

“小弟弟,只身一人上路,要到什么地方?”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他惊异的回头一看,一个白发苍苍精神瞿铄的老者,手里牵着一匹小骡子,而

骡子上则坐着一个白玉琢成般的小女孩,年纪和他不相上下,头上梳着两个丫角,

睁着一双明澈如秋水的眼睛,满面天真的微笑看着他。

爱美是人的天性,他不由在心里暗赞了一声:“好美丽的女孩!”忽然想起他

不曾回答老公公的问话,面上一红,忙转身作了一个揖道:“老公公,我……我不

知道要去何方!”

老者不由一怔道:“是不是你的父母打骂你而负气出走,你叫什么名字?家住

哪里?小小年纪,可不能胡闹,我送你回家吧!”

他一听提到家、父母,心里一酸,豆大的泪珠,直挂下来。

“嘻嘻,这么大的人,还要哭,羞也不羞!”骡上的小女孩,口里叫着,一只

手却在脸上划着羞他。

“惠儿怎的这样淘气,一点规矩也不懂!”

那女孩见公公疾言厉色的喝斥她,顿时粉脸一绷,嘟起小嘴,像是受了极大的

委屈,泫然慾泣。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老者慈详的问:“不要伤心,有什么为难的事,

说给老公公听!我给你帮忙。”

“多射老公公,我没有……家,也……没有……名字!”

“小猫小狗,石头,树,都有一个名字,你……”那女孩又情不自禁的嚷起来,

老头回头瞪了她一眼,她急忙别转头去看着别处,老公公无可奈何的摇了一下头,

又道:“哦!有这样的事,那你是一个孤儿!”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老公公被他弄得英明其妙,怀疑的看着他。

“我的父亲死了,我的母亲姐姐,下落不明!”

老公公感叹的微喟一声,又道:“那你总知道你的姓氏,怎说没有名字呢?”

他摇头不答。

忽然——

老公公发现他左手所持的铁笛,面色大变,退了一步,激动的道:“你……你

的师父现在何处?”

他茫然的道:“师父,我哪来的师父?”

“你手中坎离铁笛从何而来?这是我多年好友之物!”说完,又自语道:“他

失踪了二十年,难道有这样年青的传人?”

“这支铁笛是一个无名的老人所赠。”他不说实话。

“你说的是真话?”

“不敢欺瞒老公公!”说着,退了一步,望着这激动的老人,右手不自禁的往

头上搔去。

那女孩像发现希罕事似的尖声叫道:“公公,你看他的右手只有两个指头。”

他尬尴的把右手急缩进袖里,涨红着脸,转身就走。

“小友慢走,老夫还有话问你!”声落,白发老公公已立在他前面一丈之外的

道中,身形之快,无与伦比。

他不由一呆,但看老公公,似并无恶意,心中十分歉然,正想把实情说出。

一阵破空之声,倏然传来,十余条人影纷纷纵落当场,他一看,赫然又是一庄

二堡三谷主,四壮汉两老者。

众人相顾哈哈一笑之后,离心堡主西门无忌冷冷一笑道:“小鬼,乖乖随我们

回去吧!”

司徒文双目喷火,口中大骂道:“贼子如此赶尽杀绝,只要少爷不死,哼!总

有一天,要你们一庄二堡三谷冰消瓦解!”

众人听他小小年纪,说出这等怨毒的话,不由杀机更炽,除去他的心也更切。

西门无忌厉笑一声道:“小鬼,你只有今天了,别谈什么以后吧!”话未说完,

曲指如钩,蓦然向他面门抓去。

他骇然大惊失色,只觉手臂一紧,已被那老公公带在一边。

西门无忌一爪抓空,目射凶焰,瞪着白发老人道:“阁下何人,竟敢伸手管我

一庄二堡三谷的事?”

其余众人,纷纷上前一步,一齐怒视着老公公,声势汹汹,大有一拥而上之势

老公公不屑的冷哼一声,傲然道:“老夫的姓名,你们还不配问,你们如果不

服气,无妨一齐上来试试,这小孩的事,我管定了。”

众人见这老者,两眼神光湛然,既敢明言叫阵,当然不是等闲之辈。但,对于

司徒文,不惜传下他们轻易不用的“六色旗令”,联手追踪,誓必要将他毁去,同

时无数黑白两道高手,为了铁笛的原故,要想从他身上,揭开一段武林秘辛,也在

不分昼夜的追截,今天机会凑巧,岂肯放手。

西门无忌大喝一声:“老鬼休狂,要你见识见识一庄二堡三谷的厉害。”

双掌齐扬,猛向老者推去,势疾力沉,力道何止千钧。

西门无忌在众人中,武功最高,而且极富机智,他知如不迅速解决,时间一久,

碰上其他高手再来横插一手,可能又要像前几次一样,无功而退。

白发老者见对方掌势雄浑,如狂涛巨浪般卷来,亦不敢大过托大,面色一整,

双掌交挥,一股阴柔的劲道,应掌挥出,立将对方雷霆万钧的掌势,消解于无形。

西门无忌见自己十成劲力的一掌,宛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不由面色倏变,忽

地想起一人,脱口叫道:“无极老人公羊明。”

众人一愕之后,暴吼一声,纷纷攻上,剑掌交挥,势如排山倒海。

骑在小骡上的女孩,尖叫一声,撤出一把不到两尺的银光雪亮的短剑,由骡背

上飞身扑入斗场,只见她一个小身形,裹着一重银光左冲右突,而那银光寒气森森,

显然是一柄宝刃,四个使剑的壮汉中,立有两人挺剑接住。

司徒文铁笛一抢,呜呜怪啸起处,也自出手。

那白发老者,冷笑连声,双掌运足“无极柔功”,交互挥出,众人攻出的掌风,

似撞在一重软绵绵的物体上无处着力,而随着所用的劲道反震回去,同时一股股阴

柔掌风,一沾身体,立交猛劲道。

众人知道遇上了绝世高手,但仍乍退倏进,狂扑不休,老公公似不愿伤人,所

以被震退的人,发觉自己并未受伤,更形强猛的出手攻击。

那边司徒文身形方展,白云庄主阴笑一声,立时抬上掌爪齐施,不到两招,被

一把抓实,腰际一麻,立被制住,横躺地上像死去一般。

白云庄主收拾了司徒文,见两个壮汉被小姑娘边得团团乱转,小姑娘招式虽奇

奥,但剑短身小力弱,故无法伤人,念头一转,疾向小姑娘射去,猛挥一掌,将小

姑娘震得退了数步,向两壮汉一努嘴,示意地上的司徒文,两壮汉急飘身过去,抓

起昏迷不醒的司徒文,如飞而遁。

白发老者蓦然瞰见,怒吼一声:“鼠辈敢尔!”下手再不容情,一股寒飓起处,

惨号之声随起,立有三人被震飞出去,其余众人,心寒胆颤,愕然一怔,白发老者

电射而起,疾向挟持司徒文的两壮汉身后射去,双掌凌空挥出。

前面两壮汉,蓦觉劲风袭体,阴寒彻骨,避无可避,不禁亡魂皆冒,惨呼声中,

扑通栽倒,鲜血狂喷。

白发老者正想俯身抱起司徒文。

突然——

传来一声女孩的尖叫,不由肝胆俱裂,他仅有这一个孙女伴他孤凄的晚景,爱

逾性命,如有失闪,岂不是要了他的老命,当下不顾地下的司徒文,返身电闪扑回

只见那小女孩面色如土,颤巍巍的兀立当场,忙一伸手抱住,急问伤着哪里。

而众人却乘此时,复挟起司徒文,纷纷朝小路上电掣而遁,瞬息无踪。

原来白云庄主,遗走两壮汉之后,心头电转,要解众人之危,只有向小女孩下

手。

继又见白发老者,突下杀着,一掌震飞三人之后,扑向挟持司徒文的两壮汉,

暗叫一声不妙,立即出手。连向小姑娘拍出三掌,他可不敢伤她,因他知道无极老

人公羊明他惹不起,所以下手极有分寸。

小姑娘被他三掌震得尖叫后退,这一声尖叫,唬坏了公羊明,闪电般飞回,而

众人却得以藉机挟人飞遁。

小姑娘神色一定,急同道:“公公,那七个指头的孩子呢?”

“你没有受伤?”

“没有,那孩子是不是被他们带走了!”

无极老人一心专注在心爱的孙女身上,简直忘了形,闻言哦了一声,一看,四

周静荡荡的,已失去众人身影,不禁顿脚不已。

“公公,我们去追?”

“傻丫头,你急什么,你多大年纪也称人做孩子,这孩子手持你师叔祖的坎离

笛,而又否认是你师叔祖的传人,其中必有蹊跷,你不说,我也得追回问个明白。”

“如此我们快走,他长的多么俊美……”说到这里觉得不妥,小脸一红,倏然

住口,一头钻到老公公怀里,撒起娇来。

“走了和尚走不了庙,一庄二堡五谷,赫赫有名,还怕找不到,此地距白云庄

最近,这批鼠子,必定奔那里无疑,我们可以去上门要人!”

“公公,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付他。”

“这个,我也不大清楚,可能与二十年前轰动武林的一段公案有关,我也是风

闻传言黑白两道正在追截一个手持铁笛的小孩,才以久隐之身,重入江湖。”

“公公,二十年前什么公案?”

“说来话长,以后再告诉你,我们走吧!”

且说司徒文被点中穴道,登时昏死过去,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悠悠醒来,只见

四周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他把方才的事回想一遍,心想,多半已落入贼子手

中,不由怒恨交迸,胸膛要爆炸开来。

他起身摸索,触手都是冰凉的石壁,严丝合缝,用手中铁笛一敲,实拍拍的,

不知有多厚,或者是就地凿成,不由颓然坐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奇缘巧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面震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