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震武林》

第二十章 恩仇了了

作者:陈青云

怪手书生司徒文,脱口叫了一声“死亡谷”之后,身形一展,疾若流星划空般向那两峰夹峙的那片黄沙谷泻去。

转眼之间,已临切近——

只见双峰壁立陡峭,平滑如镜,寸草不生,猿鸟亦无法托足,高人云表,半山之上,雾锁云封,峡谷之内,宽约半里,长不知有多远,一片漠漠黄沙,鸟兽无踪。

停身谷口,首先入目的是右壁之上,四个擘窠大字:

“死亡之谷”

令人怵目惊心,胆战心寒。

放眼望去,整个谷中,鸟兽绝迹,静如鬼域,一阵阵的刺骨阴风,迎面扑来,使人不自觉的会联想到死亡。

司徒文顺手从地上拣起一块碗大的石头,向谷中投去,那石头刚一触及黄沙,便无声无息的消失无踪,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想:“也许石头分量重易沉,何不寻些轻柔的东西试试?”

略一寻思之后,从身边掏出一条汗巾,运起“玄天神功”,一扬手,那条轻柔不易着力的汗巾,冉冉向谷中飘去,十丈之外方才势衰下落!

司徒文目不转瞬的看着那条下落的汗巾。

心中却转着念头道:“如果这黄沙能承受这汗巾,甚或沉落之势稍缓,那凭自己的功力,只须借这一点能载鹅毛的浮力,尚可勉强一试……”

焉知思念未已,那条汗巾和那方才掷出的石头一样,触沙即告消失。

司徒文望着这片鹅毛不浮的沙谷出神!

他现在既不甘心退去,又无法前进一步,狼狈异常。

大丈夫一言九鼎,虽然是刀山剑林,拼却老命也得闯上一闯,如果遇难而退,那“怪手书生”只好在江湖中除名了,何况,此来“死亡谷”一方面是讨回“幽冥真经”,另一方面,还应外祖父之命,探测那汉玉指环的神秘使命。

他急得抓耳搔腮,在原地团团乱转,半筹莫展。

这时虽是丽日当空,然而死亡谷仍是一片阴风惨惨!

他闯白骨坳, 捣玄阴谷, 从没有犹豫过。然而现在他踌躇了,这鹅毛不浮的“死亡谷”,任他功力盖世,也无法施展,确实应了俗语说的英雄无用武之地。

另一个意念,又在心中浮起!

难道“死亡谷”中住的是鬼而不是人,否则如何进出。

但,他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死亡谷”的人他会过,武功虽然奇诡,但还不放在自己眼下,这其中一定另有蹊跷,对的,一定另有蹊跷。

目前,他要作的事,就是寻出这个蹊跷。

他仰头望着白云出没的峰顶,心想,我何不攀上峰顶,纵观一下“死亡谷”的全貌,也许能探出些端倪来!

心念动处、旅展开盖古凌今的身法,向那右侧的一峰射去!

岩壁平滑如镜,寸草不生,飞鸟也难得停身。

司徒文冠绝武林的身法,把“玄天神功”提到极限,轻若一根羽毛,在陡峭的峰壁之上,稍沾即起,不停的打着圈圈,每转一圈,身形便升高数丈……

这种功力,确实已到了惊世骇俗,匪夷所思的地步。

一个时辰之后,居然被他飞旋到半壁之间,一块微的岩石上!

上望峰顶,仍在烟云飘渺之间!

下望峰脚,也呈现一片灰蒙蒙的颜色!

司徒文停稳身形,运足目力向谷中望去,只见这谷实际并不太大,从谷口望进去,似乎极为深远,现在从几百丈的高峰壁下瞰,只见这谷呈马蹄形,向内往左窥去,除谷口之外,前余三面都是绝峰屏障,由峰脚起,全是漠漠黄沙。

既不见有房屋,更不见人踪!

司徒文不由茫然了,忖道:“莫非先后所遇的黑衣人是伪托‘死亡谷’中人,由实际情形看,这谷是个死谷,连草都没有一棵,哪儿来的人?”

蓦然——

谷口方向,出现了两个小黑点,星驰电逐的朝谷中奔去!

司徒文大是激动,他要看这两人沉入漠漠黄沙之中。

紧接着,两人身后,又是五条人形,疾追而来,远远望去,小得如一根手指。

奇事发生了——

原先投身入谷的那两条人影,并不如预期的被黄沙吞没,如弹丸跳掷般,跳跃在黄沙之上,一路前进,看来轻松之极!

这时后来的五条人影,已追到谷口,齐齐停下来!

可能后来的这五人,不是死亡谷中人,不敢贸然而入,所以久立无动静。

司徒文又奇异的把眼光转向前面的两人,只见那两人入谷已将一半,一先一后,跳动的距离方位,像极有分寸,两人丝毫不差!

心中电转道:“奥妙就在这里,但相隔太远,看不出个所以然。”

谷口的五条人影,这时,突地有一人飞身向谷内射去!

身形弧线下落,只见那人影刚沾及那片黄沙,倏告灭顶,影踪俱无!

半晌之后,一声微弱的惨号,才随风送来!

司徒文不禁为之毛发俱竖。

剩下的四条人影,似乎已吓破了胆,不敢再去送死,纷纷飞身退走。

这时,那两条入谷的人影,看看已到黄沙与峰脚接壤的边缘,有如鬼魅般,突然一晃而没,司徒文又是啧啧称怪不已!

这真是匪夷所思的事。

看来,这“死亡之谷”的确充满了恐怖和神秘。

“死亡谷”——在武林人物的眼中,是一个恐怖至极的地方,从来没有人入谷而能生还,至于谷中情形,更没有人能了解。

谷中人出现江湖,是近十年的事,武功诡异,自成一派,但有一点就是谷中人从未与外人发生过纠葛,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死亡谷”——给人的印象是入谷即无法生还,所以传说尽管传说,猜测尽管猜测,没有人能道出真相,它永远是一个谜,无法揭穿的谜。

十年来,不断有人追踪过谷中人,但仍然无法勘破入谷之谜。

任你一等一的顶尖好手,无法在沙上前移一步,只要足一沾沙,即告陷没。

司徒文空负一身盖古凌今的武功,只有望谷兴叹!

他不愿就此退去,即使连退的念头都不曾起过,但他也个能再深入一步。

天晚了,星斗参横,谷中的阴风更甚,浮沙之上,飘游着鬼火飞磷,聚聚散散,宛若一个星海,与天上的繁垦互相辉映!

司徒文仍然像一尊石像般痴立谷口,对这阴森恐怖的景象,丝毫无动于衷,他只在想,竭智尽虑的想,如何才能进香。

“死亡谷”的人,既然是人而不是幽灵,他们既然能出入,自己也一样可以出入,关键只在于入谷之秘。

现在,他要设法探究出这个谜底。

斗转星移,时间永远循着轨迹运行,天又亮了!

旭日,扫荡了阴霾!

司徒文依然半筹莫展。

蓦然——

一阵微乎其微,微到一般高手几乎无法辨出的破风声,传自身后。

司徒文缓缓转过身来!

两条人影,刚好也轻若飞絮般的落下身形!

这两条人影,赫然正是那两个神出鬼没,数度现身的绝色少女。

司徒文不由心中一动,暗忖道:“奇怪,怎的她两个会在这里现身?”

两个绝色少女,看着司徒文,各自抿嘴一笑。

其中年氏的那个突然莺声呖呖的道:“真巧,我们又见面了!”

司徒文口里嗯了一声,心里却转着念头道:“这两个少女像冤魂不散似的老掇着自己,看来是没有什么恶意,但对方的存心却不可不防!”

同时,司徒文也倏地想起,那少女说过的一句话:“……他这一死不打紧,我俩如何向师父她老人家交代呢?……”

由此看来,这两个绝色少女盯踪自己,显然是奉了师命!

但,她们的师父是谁?盯踪自己的目的何在?

心念之中,俊面一寒,冷凄凄的向两个少女道:“两位姑娘追踪在下,到底为了什么?”

那年幼的一个,以抽掩口,吃吃一笑!

年长的那少女,柳眉一扬,反问道:“咦,奇怪!阁下怎么能断定我们是追踪你而来?”

司徒文道:“姑娘又何以证明不是追踪在下而来?”

“奇了,天下人走天下路,你阁下能到的地方,旁人一样可以到!”

“难道前此的几次,都是这样巧合吗?”

“也许!”

“姑娘曾记得两位在对话之时,曾说过什么话否?”

“咦!你阁下倒是有心人,连别人的对话都会给记下来,不过,我倒是记不起说过什么话了,我们每天都在说话哩,阁下试说看看!”

司徒文不由被说得俊面一阵发烧,顿了一顿之后道:“姑娘俩谈话中,曾道及……恐在下不幸的话,无法向令师交代……”

那年长的少女转头向那年幼的道:“妹妹,有吗?”

那年幼的调皮的一笑道:“我不知道!”

那年长的少女,又回过面来向司徒文道:“就算有这么回事吧,阁下有什么意见?”

司徒文板起面孔道:“姑娘既然承认,在下请教令师何人?”

“这个目前不便相告。”

司徒文冷哼一声道:“那两位追踪在下,是怀什么目的?”

“这个么!只有家师才清楚人

“如果两位今天不说实话,恕在下要得罪了!”

两个少女粉面微微一变,年长的那个,娇笑厂声道:“阁下,现在先不谈这个,请问阁下是否要想入这死亡之谷?”

“这是在下的事。”

“阁下能进得了这死亡之谷吗?”

“这个也无劳费心!”

那年幼的少女突然接口道:“死亡之谷,鹅毛不浮,自古以来,没有人能入谷而生还!”

这倒是实情,司徒文心弦为之一颤。

年长的少女又道:“阁下如果能说明来此的目的,我姐妹也许可以略效微劳!”

司徒文傲然道:“不必!”

少女闻言,为之一怔。

司徒丈接着又道:“请姑娘说跟踪在下的目的!”

“如果我不说呢?”

“那可由不得你不说!”

“阁下准备怎么办?”

“两位就别打算再离此地!”

说罢,俊目神光暴射,注定二女!

两个绝色少女,被司徒文逼人的眼神,看得芳心一紧。

那年长的又道:“未见得吧!”

“两位尽可试试看!”

两个绝色少女,相互使了一个眼色,身形电射而起,向谷外飘去。

司徒文冷哼一声,身形也跟着射起,以快得不能再快的惊人速度,超越二女的头顶,半空中,向后挥出一掌,强猛无匹的罡风,卷向两个少女起在半空的身形。

司徒文也在反手挥掌的瞬间,凌空转过身形,冉冉泻落地面。

两个绝色少女,被那片罡风卷回娇躯,双双飘落地面,讵知身形市沾地面,又复弹射而起,一左一有,捷若鬼魅般的再度向谷外射去。

身法之玄奇巧快,妙到毫颠。

司徒文见状,口中发出一声轻啸,啸声中,蓦集全身劲功,闪电射起,扑向右边的一个少女,相隔两丈之处,右手以“玄天神功”中的吸字诀,虚空一招,那少女的娇躯竟被这一招之势,吸得去势尽失,惊叫声中,随即落回地面。

司徒文一抬手之后,略不稍停,刷的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弧,图到那左面的少女头前,顺手挥出一道如山劲气,那少女被卷得凌空两个倒翻,才落实地上。

司徒文以匪夷所思的身手,阻止了两个少女不同路线的身形之后,也泻落地上。

这一连串的动作,都在电光石人之间完成。

两个少女,为之花容惨变!

这种身手,如非亲身经历,决难置信。

两个少女在先后落地之后,知道无法脱出司徒文的掌握,互相一点头,径朝谷内射去,快得有如陨星飞矢。

这一着大大出乎司徒文的意外,两个少女竟然射向谷内!

司徒文被这意外的突变,惊得一愣,慾待阻止,已是不及!

心中暗叫道:“完了,她俩非葬身沙中不可!”

但,事实却大谬不然——

两个少女落足沙中,竟然平安无事!

司徒文不由为之张口结舌,惊诧莫名。

“怪手书生,你自恃功力,要想入这死亡之谷,恐怕今生体想,失陪了,你慢慢的再考虑上几日吧!”

那年长的少女,回头说了这几句话之后,双双踏沙纵跃而去!

司徒文不由恍然而悟道:‘怪不得这两个少女三番两次的在自己面前现身,原来也是死亡谷中人,她们口里的师父,自然是死亡谷主无疑!”

他怔怔的注视着那片黄沙之谷,恨哼一声,下意识的扬掌就向方才那两个女子落脚的位置劈去,黄沙飞扬中,竟然现出了一段石梁。

他不由雀跃起来,喃喃自语道:“好呀!原来这浮沙之下,还有一道石梁托足,怪不得谷中人来去自如,这下可被自己误打误控的发现了这个无数年代以来,武林中无人知晓的秘密!”

身形一起,就向那段石梁泻落!

梁宽仅盈尺,被一层浮沙掩住,若不是司徒文下意识的挥出了这一掌,决无法发现这个秘密!

身形落实之处,试探着向前移去,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恩仇了了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