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震武林》

第四章 鬼哭神号

作者:陈青云

人影一停,只见怪手书生仍是满面杀气的卓立当地,右手笼在袖内,铁笛横斜

胸前,冷峻的注定来人。

方才场外的玄衣女关小情,与公羊惠兰二位姑娘,因太过于关心个郎安危,蓦

见一人电射入场,一掌震散众人,显然功力不弱,故而惊叫出声,此刻见他无恙,

才放下心来。

来人竟是威震南七省的天南穷家帮首领穷神聂飞,须发虬结,眼暴精光,年约

四十上下,一领百补千疮的粗麻布长袍。用一根草绳高掩腰间,扫了场中各人一眼

之后,紧盯着怪手书生。

接着西边人群中又缓缓走出四个鹑衣百结,体态威猛的大汉,各人倒曳一根打

狗棒,走到穷神聂飞身后,一字式排定。

这四人是天南穷家帮以剽悍见称的风、火、雷、电四大金刚。

其余众人,在一散之后,已看清来人,又复围上。

一声宏亮的佛号过处,场中又走入三个五怪的和尚。

怪手书生怒视了三个和尚一眼之后,面带鄙薄的道:“哦!原来是岷山大悲寺

住持觉空老师父和降龙伏虎二尊者,佛驾光临,在下恭迎三位大驾。”

觉空和尚怪笑一声道:“杀徒之恨,老纳不曾稍忘,今夭要你还我公道!”

“好说!好说!五年前追截大德,在下也是念之不忘,我只道三位已经悟彻回

头是岸的禅理了,想不到,已在阎王殿前挂了号,仍然按时赶来!”

三和尚气得面目失色,齐齐怒哼一声,蠢然慾动。

他转头向穷神聂飞冷冷一瞥道:“在下不愿多造杀孽,贵帮在江湖上赤薄有声

名,最好不要来淌这一场浑水。”

穷神聂飞另有存心,怎能听得进这句话,厉声道:“小子心黑手辣,比你那死

鬼师父犹有过之……”

“那你五人今天是行侠仗义而来?”

五人齐齐冷哼了一声,并不作答。

“别装你的臭美,你的存心还能瞒得了我,你想乘群殴合斗之便,来达到你的

目的,是也不是?”

穷神聂飞被他一语道破心事,不由老脸微红,后面的风。火、雷、电四金刚,

也是面色一变,眼暴凶光。

“小子不必嘴上卖乖,我老化子今天要叫你知道,江湖之大,却由不得你这rǔ

臭未干的娃儿逞能!”

“哈哈!冠冕堂皇之至。可惜存心太以卑鄙!”

“小子敢出口伤人!”

须发俱张,两掌缓缓上扬,四金刚也同时举杖作势。

阴山五怪中的老大老二老三,心想老四老五被震飞惨死,手足折翼,脸如巽血,

目中喷火,也自缓缓进逼。

其余幽冥秀才、黑白双判、白发仙娘、红发人屠、巫山三魔及三个丑怪和尚,

虽心怀怯意,但又舍不得退走,照样蓄劲运功,乘机下手。

场中情势,紧张到极点,眼看一场杀劫,即将展现眼前,四围人群,看他那杀

气腾腾,手横铁笛的雄姿,对着这么多的高手,仍是神用气定,不慌不乱,那一份

英豪气,能不令人心折。

数十年前铁笛主人震撼了整个武林的英姿,今日又重现江湖,而且较之当年,

更为出色。

这对江湖是祸?还是福?

除了刚才两个尖叫的女子,现在各怀着忧喜参半的心情外,暗中还有一人,心

神俱醉。她是谁?

就是那黑白道闻名丧胆,姿色颠倒众生的一代妖姬,雪山魔女——李玉兰。

她沉思在遐想中,她第一次动了真情,她紧闭着的心扉,已为他——怪手书生

司徒文而开启,这时,一她不复再是叱咤风云的女魔,而是一头柔顺的绵羊,她内

心已回复了女子应有的温婉。

但,他,不会知道。

穷神聂飞,双掌挟雷霆万钧之势蓦然拍出。

匝地飚风,应掌而起,惊涛骇浪般卷向他。

场内场外众人,也因穷神突然出手而精神一振。

这一掌,揭开了一场庞大杀劫的序幕。

他冷哼一声,不闪不避,右手突地由袖中伸出,两指如戟,直指穷神。

玄天指功岂同小可,两缕白森森的指风,挟嘶嘶破空之声,透过对方雄浑刚劲

的掌风,直趋胸前“璇玑”“中堂”两大死穴。

穷神聂飞掌劲方吐出,蓦觉对方指风锐不可当,如此刚猛的掌风,竟自封挡不

住,心中大骇,忙不迭的闪身侧避,击出的掌劲,收回了一半,另一半自是失了准

头,飘向空处。

而就在他闪身的电光石火之间,一声凄厉的惨嗥发自身后,一看,四大金刚中

的火金刚,倒卧血泊之中,前胸已被指风射穿两孔,鲜血泉喷,登时气绝,魂归极

乐。

原来穷神聂飞,闪身躲避袭来的两缕凌厉指风,站在他身后的火金刚正好补上

空缺,立时洞胸而亡。

场外众人,不由惊叫出声。

场中各魔头,唬得寒气直冒,齐退三步,愕然怔住。

玄天指劲,洞金裂石,何况血肉之躯。

穷神及风、雷、电三金刚,见状之下,目毗皆裂,厉吼一声,两掌三杖齐出,

声势之强,骇人听闻。

场中各人,被这一声厉吼惊觉,纷纷亮掌举杖,举剑出刃,势如万马奔腾,巨

瀑天泻,泣鬼惊神,风云失色。

无极老人祖孙,关小倩姑娘,雪山魔女,心头猛然一震,正待飞身入场。

突然——

一道乌黑闪亮光芒,冲天而起,挟着追魂夺魄的呜呜怪啸,如利剑般戳入众人

心窝,功力稍差,纷纷掩耳不迭。

一阵锵铿砰蓬之声夹着数声惨呼立传,人影乍合倏分,怪手书生铁笛斜举,面

色凄厉,满脸全被杀气笼罩,瞪视着身前众人。

场中众人,脸如死灰,喘息可闻。

地下多了三具尸体。

四周群豪,一阵哗然,对于夺取“玄天秘录”一事,不由凉了半截,谁也没有

自信能接下他的十招。

关小情与公羊惠兰两位姑娘,内心的兴奋,自不用提,雪山魔女李玉兰,更是

如醉如痴,芳心中早已相期。她完全忘记了她此来的目的——不,不是忘记,是放

弃,她对他已一见倾心。

无极老人,手抚长髯,仿佛又唤回了畴昔的豪气。

他——

对着这些五年前追截他,五年之后又生心谋夺“玄天秘录”的人,杀机阵阵自

心灵深处涌出。

恨——

几乎使他发狂,他右手两指,在袖中不停的弹动,左手所持的“坎离铁笛”,

微微抖颤,他已考虑出手。

他觉得对这些卑鄙贪婪,巧取豪夺之辈,无需姑息。

静——

场中静得落针可闻。

对邪魔宽恕,就是对正道残酷。

倏然——

他右手摹出,迅快绝伦的向穷神及风、雷、电三金刚连拍三掌,这三掌快得有

如同时击出,匝地狂飚,波翻浪涌般卷出。

四人一咬牙,同时全力封出一掌。

一声巨震过处,穷神聂飞,面色煞白,被震退三步,风、雷、电三金刚,齐齐

问哼一声,倒飞一丈之外,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身形摇摇慾倒。

穷神聂飞称雄天南四十年,未逢敌手,竟接不住他的一掌,众人焉得不大惊失

色,心旌摇摇。

就在他一连三掌,震退四人之后。

呜的一声怪啸,应乌亮光华之势而起,一招“方生不息”,已然施出,卷向场

中众人。

呜呜怪声愈响愈烈,震得众人血翻气涌。

乌溜笛影,如逆浪千里,漫空飞舞。

迫得众人手忙脚乱,闪避无从。

接着又是一招“九天凝碧”,漫空笛影,忽化成一片黑幕,有如一堵铜墙罩向

众人,惨号之声立传,人影向四外疾射,招式一收,地上又多了四具尸体。

看得四外群雄,心胆俱寒。

先后已有十一个高手,丧生在他手下。

幽冥秀才姦狡绝伦,见机得早,只随在众人身后,所以受伤较轻,但也唬得亡

魂皆冒,闪退在两丈之外,手中折扇下垂,威风尽失。

黑白双判与阴山大怪、红须人屠四人,面无人色,强忍住上涌逆血,愕然看着

他,斗志全失。

穷神聂飞略一调息之后,怨毒的狞视了怪手书生一眼,带着已负重伤的风、雷、

电三金刚,蹒跚离场而去。

杀机一发,即不可遏止。

他冷眼一瞥穷神等四人离去的背影之后,又缓缓向眼前的幽冥秀才等五人走去,

他有心不让他们生离现场。

五人见他目红似火,杀气直透华盖,缓缓逼来,不由亡魂俱冒,冷汗涔涔而下

他们自忖不是他的对手,虽然可以不顾以往名声,一逃了之,但能逃得了吗?

现在他们五人,根本就完全的抛开了谋夺秘录的心思,这种太岁头上动土的行

为,他们不敢尝试了。

他们在转着脱身的念头。

但,他已欺身到不及一丈的地方。

他瞥了地上那些尸体一眼,心中微觉不忍,虽然他恨满胸膛,虽然他们是咎由

自取,可是他并非生性凶恶的人,在无边杀机之中,仍存有一分蛰伏的善良天性。

他左手铁笛又缓缓上扬!

这不啻是死亡的号召。

场中五人,面色骤变,全身簌簌而抖,但困兽犹斗,狗急了也敢咬豹子,当然

不甘束手就毙,明知敌不过,但也蓄势运劲,图背水一拼。

四外群雄,摒住了呼吸,紧盯着那上扬的铁笛,他们似乎已料到了,在铁笛奇

奥无匹的招式之下,那五个人的命运。

他们庆幸,见机得早,没有出手抢夺,否则……

上扬的铁笛,并没有击下。

奇怪,他在打什么主意,还是改变了念头。

“兄台何必如此赶尽杀绝?”幽冥秀才一张本来就没有血色的白疹面孔,这时

更形然白透青。

“玄天秘录,武林异宝,惟有德有缘者居之,既非各位之物,如此蓄意谋夺,

情理难容!”

红须人屠凶残成性,至死不悟,闻言冷哼了一声。

阴山大怪捧着已折断的左腕,眼中闪着怨毒至极的光芒,五个不可一世的阴山

魔头,只剩下他一人。

黑白双判永远是那一副本然的神情。

此际他们五人中,已有四人受伤,决无法承受一击。

“你们如果能够承受我铁笛啸声半刻的时间而不死,今天的事,就算揭过,如

果不幸而死,那是你们命里注定该死,怨不得我!”

五人心头一转,虽然铁笛怪啸,推心裂肝,凭自己的修为,只要能支持半刻,

就可抬回一条老命,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以后再徐图报复不迟。

一声不吭,同时跌坐地上,宁神运功。

他轻啸一声,铁笛信手挥起,只见一团乌亮光影之中,发出阵阵蚀魂夺魄的怪

啸。

越挥越疾,啸声也愈来愈凄厉刺耳,像一柄柄的利刃,戳向心肝。

啸声中,他已贯注了八成内力。

场中五人,勉强以全部功力抵御,但,哪里能承受他八成内力贯注笛中所发的

摧心怪啸。

渐渐面色愈来愈惨白,黄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血气翻涌如潮,坐在地上的

身形,也不停的颤抖。

四周群雄纷纷掩耳,退避二十丈开外,仍觉心悸神摇,极不好受。

铁笛怪声愈来愈烈,五人面色,由白转红,由红变紫,眼看就要七孔溢血,心

肝碎裂而亡。

突然——

三个面目狰狞可怖,装束诡异的老人,徐徐的步入场中,对阵阵摧心厉声,听

而不闻,恍若没事的人儿一般。

这一份功力,确实非比等闲,看得场外群雄点头不已,眼看一场精彩的拼斗,

又要展开。

三个老人,走到距怪手书生三丈之外的地方,立定身形,互使一个眼色,同时

气纳丹田,爆发了一声“狮子吼”,如旱地起雷,声震四野。

怪啸立停。

场中五人压力顿解,不啻鬼门关里逃生,各张口喷出一口淤血,缓缓睁开眼来,

长长舒了一口气。

“小子想来就是铁笛传人怪手书生了,难道你真的认为没有人能够收拾你?”

三老中的一人,疾言厉色的道。他一看过三个诡异老人,就觉得不顺眼,不屑已极

的答道:“就凭你们三个!”

三老者同时一声嗷嗷怪笑,其中之一又道:“小子,你狂得真可以,数十年来,

没有人敢对老夫弟兄三人用如此态度说话,你可知道我三人的来历么?”

“也不过是觊觎秘录,想来乘机抢夺的官小之辈而已!”完将头微仰,根本不

把三老者看在眼内。

这三老者,乃是十年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沂蒙三凶,武功高绝,出手必定是三

人齐上,凶残暴戾,杀人不留全尸,黑白道闻名丧胆,已经十年不履江湖,想不到

今天在此现身,目的当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鬼哭神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面震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