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震武林》

第五章 借刀杀人

作者:陈青云

片刻之后,赤面神煞白眉一掀,狞声道:“小子,老夫现在给你两条路走,看

你走哪一条?”

“你且说来听听看!”

“一条是你乖乖随我们回去,老夫保证替你救活这娘们儿,另一条吗!你准备

给她整理后事吧!”

“哈哈!如果我两条路都不走呢?”

“谅你也难逃出老夫二人手下!”

“你两人有这样自信么?”

“嗯!”

他愤怒已达顶点,右手两指,在袖中不停弹动。

他要出手了。

“两位如果能回答在下一个问题,破例放你们一条生路!”言中之意,视二人

如掌中物一般。

“哼!小子死到临头,还口发狂言!”

“黄口娃儿,不知天高地厚!”冷面银豺补上一句。

“不必尽吹大气,今天如果不说出天毒门追杀本人的用意何在,哼!就别想生

离此地!”

两人是天毒门中数一数二的高手,比起铁塔怪魔、蛇魔崔震有过之而无不及,

焉能吞得下这口气。

两人暴喝一声,四掌齐推,匝地寒飚,卷地而来,势如排山倒海,惊涛掠岸,

骇人已极。

他冷哼一声,飘身三步,意念方动,内力泉涌,两掌以八成功劲,倏然,迎拍

向疾卷而来的狂飚,劲势之强,无与伦比,两人摹觉不对,但已无法收势闪避。

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响处,他身躯一晃即止,而两人却被震退五步之多,丑脸

变色,气翻血涌。

他顾及昏迷不醒的雪山魔女躺在洞口,怕一个照料不及,误伤了她,蓦地欺身

上步,连拍三掌,掌掌俱有开山裂石之威,把二人直逼到五大外的一片平地之上。

若以他原来的功力而论,只能和二人成个平手,但他现在功力又已精进了许多,

所以能将他们迫退。

两人羞愤填心,凶焰陡炽。

赤面神煞须发倒立,面如巽血,曲背矮身,吐气如牛,运集全身功力,双掌猛

然推出。

他微微一晒,不闪不避,以十成功劲迎上。

又是一声巨震,他稳立如山,赤面神煞噎噎噎连退五步,喉头一甜,喷出一股

血箭,面容凄厉已极。

就在这双掌接实,对方退步的刹那之间,冷面银豺的双掌,已自侧方击出,无

息无声,他正感奇怪,突觉这轻飘飘似无力的掌风,竟自夹着一片腐尸恶臭之气,

扑面而来,他忙不迭的屏住呼吸,但已吸入一丝丝,顿觉头昏脑涨,难受已极。

他方想运功迫毒,冷面银豺的第二掌又告袭来。

这正是天毒门中的“腐尸功”,只要吸入少许,一时三刻之后,内腑尽烂而死,

端的阴毒无比。

他的功力已达通玄之境,忙屏息闭窍,快逾闪电的一旋身,已欺到了冷面银豺

身后,左手五指,疾扣他的左肩琵琶骨,右手则紧贴“命门穴”上,此际只要他掌

心微一吐劲,他就得立时丧命当场。

冷面银豺面如死灰,他做梦也估不到,对方在吸入了他所发的“腐尸功”掌风

毒气之后,仍有这般骇人的身手,对方出手欺身之快,简直使他连转念头的余地都

没有。

赤面神煞虽已负伤,但以他的功力修为,略一调息已自好了大半,但投鼠忌器,

他无法出手,只圆睁双目怨毒的狞视着他,半筹莫展。

他方才吸入的一丝毒气,已被存留在他经血内的“九品兰实”的葯力化解,已

无不适的感觉。

在白云庄中,毒绝天下的“三刻绝命散”对他尚无伤害,何况这区区腐尸之毒,

所以心中泰然,毫不在意。

即使没有“九品兰实”之助,他一样可以运用“玄天秘录”中所载的“搜穴清

脉功”,把毒迫出体外。

他方才在洞口连点雪山魔女的三十六大穴,目的在不使毒气蔓延攻心,好易于

救治。

他右掌微微一按冷面银豺的“命门穴”,沉声喝道:“天毒门为什么一再不肯

放过小爷,你到底说是不说?”

冷面银豺要穴被制,生命操在他人的掌握中,性命悬于一发之间,骇得冷汗遍

体而流,但,他不敢说,这件事关系太大了,他宁愿一死。

“小狗,你下手吧,要我说那是妄想!”

他不由怒火上冲,左手五指一紧,齐根隐入左肩琵琶骨内,他痛得杀猪也似的

惨哼不止,汗下如雨,左半边已染成半个血人。

“你到底愿不愿说?”

“小狗!自会有人找你算帐,你只管狠吧!”

他微一用力,咔的一声,琵琶骨已被捏断,痛得他死去活来,心知今天难免一

死,仰首向天,厉声叫道:“师父,弟子要以身殉派了!”声音凄厉如夜半鬼啼,

又转头向赤面神煞道:“翁师叔,你不是这小狗的对手,赶快走吧!请面禀师父,

为我报仇!”

怪手书生不禁被他这突兀的举动,弄得一怔。

“你真的不说?”

“不说!”

赤面神煞悲呼一声,突地一错双掌,疾逾电闪的扑来,他此刻已无所顾忌,救

人无望,只好拚命。

“我必杀尽你们这帮豺狼为心的贼子!”

他杀机潮涌,右手掌劲一吐,惨嗥声中,冷面银豺的身形缓缓倒下,作恶半生,

他得到了应得的收场。

风声飒然中,赤面神然已然扑到,亡命般向他一连拍出九掌,一夫拚命,万人

莫当,他一连数闪,方才避过。

“你找死!”

右手两指疾伸,两缕白蒙蒙的凌厉指风,电闪般射向对方,左手一圈一挥,一

股排山劲气,与两缕指风,同时攻出。

赤面神煞满脸戾气,双掌疾推。

这一掌,是聚毕生功力而发,居然将对方的掌风阻住,那两缕指风,却透过掌

风,直射而入。

赤面神煞电疾的一闪,但仍不能完全避过,肩头一阵剧痛,已被穿透一孔,血

如泉喷!他直门到丈外之地,方才停住身形,口角沁出一股鲜血,凄厉如鬼。

怪手书生双手一收,原地不动,厉声喝道:“老狗,你如果不说出真相,叫你

死活都难……”

蓦然——

一声冷哼由身后传来,冰冷阴森得像是发自九幽地府。

他突地转身,一看,三丈之外,站立了一个面目像僵尸般的高大白发怪人,两

眼射出骇人棱芒,直瞪着他,一不稍瞬。

看那木然的神态,显然是戴着人皮面具。

以他的功力而论,被人欺近身边三丈,兀自不觉,则这白发怪人的功力可想而

知。

他不由心中一凛。

赤面神煞在来人现身之后,已缓缓坐地疗伤。

念头未及转完,洞口雪山魔女倒卧的地方,也出现了三人,其中一人是一个年

在二十左右的少年,另两个则是五十不到的老者,仍然一式的黑袍胸前绣一只白蜈

蚣。

他寒气顿冒,飞身就向洞口射去。

“与我停下!”

一股万钧力道,如飞瀑怒潮般涌来。

他慾起的身形,被这股万钩劲道,硬逼了回来!

发掌的竟是那戴人皮面具的白发老者。

心中微感骇然,以老者刚才随意一挥的掌力来判断,是他出道以来,所遇的唯

一高手。

他越想越恨,也越发的急着要揭穿这个谜底,天毒门究竟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五年之前,一庄二堡三谷主追杀他,五年后,无数的高手追杀他,而这些人,都是

天毒门下。

五年前,他是一个平凡的小孩子,天毒门顾名思义,当然是以用毒称雄,如果

那时用毒来对付他,他岂能活到今天?但,为什么不用毒?为什么?他心里又打上

了一个结,百思不得其解。

“小子,你不必妄想救她,你自身难保!”戴人皮面具的老       

         人阴恻恻的说,阴冷得不带一点人味。

“不见得!”

声方出口,身形如飞矢般电射而起。

白发老人冷笑一声,双掌交挥,一股重如山岳的力道,隐隐含有风雷之声,排

山倒海般涌来!

他半空中就势伸拳舒腿,巧极的倏然一翻一腾,身形闪电般突升一丈,那股如

山掌风,堪堪由脚底呼啸而过。

电光石火之间,他的身形又向洞口射落。

戴人皮面具的白发老人,一掌劈出,竟不能阻住他的身形,心中一动,暗赞一

声好功力,身形电射,与他差不多同时到达洞口。

洞口立身在雪山魔女身侧的两老者一少年,见一条人影星旋电射而来,快得简

直看不清人影,大感骇然,两老者齐齐往侧一跃,而那少年却迅捷无伦的一俯身,

右手已按在雪山魔女的“天灵穴”上。

他不由一室,愕立当场。

“你只要一动,我就先结束了她!”那少年阴阴一笑得意万状的说,那按在

“天灵穴”上的手,示威的微微往上一扬。

就在那少年得意忘形,微一扬手的间不容发之间,他右手两指蓦出,两缕锐利

指风,脱指而出,快得简直不可思议的射向那少年。

咫尺之隔,连那白发老者出手救援都来不及。

众人惊叫声中,夹着半声惨嗥。

那少年仰面朝天,前胸被射穿两个洞,鲜血如喷泉般射出,早已魂归天国,往

阎王老那报到去了。

白发老者因带着人皮面具,脸上仍是一副木然神色,但从那慑人的眼光中,可

以看出愤怒已达顶点。

另两个老者,一脸悲愤怨毒的神色,眼暴凶光,直似要把他生吞活剥了才能甘

心的样子。

赤面神煞仍在原地运功,对这边发生的事,不闻不见。

他满面杀气的盯着眼前三个魔头,心中在疾转着应付的方法,他衡量情势,如

果三人向他出手,那白发老人是一个劲敌,他决无法兼顾到雪山魔女的安全。

最好的办法是先除去两老者,再全力对付白发老人,但这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事,在白发老者虎视眈眈的情况下,除非他一击奏功,看那两老者也不是寻常之辈,

哪能会容他轻易得手。

唯一可行的办法只有设法把三个魔头,引离洞口……

白发老人,年已近百岁,竟然让他在自己面前击杀门徒,气得七窍生烟,身形

簌簌而抖,厉声喝道:“小鬼胆大包天,百死莫赎!”

他俊目奇光闪射,反问道:“小爷与天毒门,何怨何仇,为何如此赶尽杀绝?”

“九泉之下,你那死鬼父亲会告诉你!”

他一听辱及他的亡父,同时,也连带勾起了全家惨死的恨事,顿时悲愤填膺,

目眦慾裂。

蓦出双掌,猛然推向白发老人。

这一掌,含怒而发,劲势之强,无可言喻。

白发老人沉哼一声,也是双掌齐推。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起处,沙石纷飞,洞口上方山壁上的积石,狂泻而下,劲

风呼啸,触体如割。

白发老人料不到他小小年纪,竟有这么深厚的功力,出掌时,未用全力,当场

被震退五步,血气一阵翻涌。

他自己也被对方的雄浑掌力,震退一步,胸头微感一窒,他心头电转,良机不

可失,略不迟延,飞扑怔在一旁的两老者。

双脚才一沾地面,两掌已然拍出,他的目的是要把两老者往坡下逼去,所以功

力已运足十成,双掌交相挥出,刹那之间,一连拍出一十三掌,掌掌俱有开山裂石

之威,铺天盖地,毫无间隙。

两老者本是天毒门中第二代杰出高手,一时之间,竟被他追得手忙脚乱,直朝

斜坡之下退去。

白发老人一时大意,被他一掌震退五步,心中难过万分,猛喝一声,飞风也似

的攻上。

他连头也不回,脚踏“烟云飘渺步”,身形怪异已极的连闪连晃,两掌仍凌厉

绝伦的不断拍出。

两老者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直被逼退到方才交手的平地之上,白发老人连挥

数掌,都被他神奇莫测的轻轻让过,气得白发根根倒立,凶焰顿炽。

他就猜不透这小子飘忽不定的玄奇步法,是属于何门何派,料定必是得自“玄

天秘篆”。

到了平地之上,他宽心大放,双掌蓦收,巍然卓立,人知临风玉树,气似贯日

长虹,飘飘然有不可一世之概。

三老者成品字形把他围在当中。

一场罕见的搏斗又将展开。

他右手两指,又在袖中不停的弹动,飞快的运功一周天,内力源源涌出,充满

全身经穴。

白发老人鼻孔内哼了一声,双掌一错,连攻八掌。

他立地旋身,左封右架,在刹那之间,架开了对方刚猛无前的八掌之外,还攻

出了三掌。

两老者同时暴吼一声,从两侧抢攻而上。

这一来,情势大变,他一方面要专心应付功力和他差不多相等的白发老人,同

时那两老者也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借刀杀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面震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