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震武林》

第八章 喋血少林

作者:陈青云

四周僧众紧张的注视着场中的一对,随着他们逐渐接近的身形,一颗心直往上

提。

一丈,

八尺,

五尺,

护法悟玄僧两掌蓦举,平胸推出,一股万钧力道立时涌出,刚劲强猛,狂飚如

涛。

他冷哼一声,双掌贯足十成功劲,疾推相迎。

掌风相触,一声惊天动地的轰然雷震,双方各退三步。

气流激荡,竟使四周僧众衣袍飒飒飘舞,劲风触体生疼,群僧相顾失色,想不

到这年不满二十的小煞星,竟然能与寺内护法平分秋色。

悟玄僧身为少林护法,一身内外功已臻绝顶,想不到对方竟也有这高修为,如

果今天不能把这小煞星收拾下来,真有些下不了台。

怒哼一声,运集毕生功劲,连进三步,猛然推出。

他心中方自暗忖,这悟玄和尚不愧少林护法,功夫果是不弱,又见对方双掌狠

狠猛推而至,劲道较前更强。

暗道一声:“来得好!”同样以十二成功劲。奋力拍出,一声振耳慾聋的巨响

过处,两厢偏殿窗棂门户咯吱连响,狂飚暴卷,殿角屋瓦竟被震碎一大片,哗啦啦

泻了一地。

功力稍差的僧众,竟被劲风吹袭得几乎立身不住,齐齐发出一声惊叫,细看场

中,更是愣震莫名。

悟玄大师退身五步之外,身形摇摇慾倒,口角已溢出一缕鲜红的血,面色难看

已极。

怪手书生司徒文仍卓立原地,面色微显苍白。

悟玄僧羞愤攻心,面向大雄宝殿躬身合什,大叫一声:“弟子无能,不能克魔,

使本寺蒙羞,佛门染垢!”猛举右掌,就向太阳穴拍去,意图自尽。

四周群僧心头巨震,齐声惊叫,此时谁也没有这分功力,能阻止这惨剧的发生,

眼看悟玄僧就要……

就在众僧惊叫声中,千钧一发之际,司徒文指出如电,两缕白蒙蒙的指风,疾

射向悟玄僧已将抬下的右臂“经渠”“太渊”两穴。

悟玄僧堂堂少林护法,当着众同门之面,被人一掌震伤,平日自视极高,并且

十分珍惜羽毛,方才大话在先,要为先后死在铁笛主人师徒手下的同门复仇,不想

两招未到,就已落败受伤,急怒攻心之下,顿萌自戕之念。

生命正在千钧一发之际,蓦觉举起的右臂,如被蜂螫,穴道一麻,劲力全失,

手掌搭然下垂,长叹一声,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瞥了怪手书生司徒文一眼,低头向

殿后缓缓走去,神色黯然已极。他心中方在想,好一个刚烈的莽和尚……

风声飒然中,身前出现一个白眉老僧,手执一柄白鬃拂尘,双目炯炯的怒视着

司徒文。

四周僧众本已纷纷逼近场中,见这白眉和尚现身,又一齐退身回到偏殿廊沿之

前,面上呈现着一片愤怒莫名之色!

“施主请亮兵刃!”白眉和尚手中拂尘一扬,神色湛然,很有名门高僧的风度,

心里虽然怒到极点,但仍强自忍住。

他一听对方竟然不问因由出口就叫阵,心想,看来今天的事,有理说不清,越

想越气,无名孽火几乎冲顶而出,我且先闹你一个天翻地覆,看你掌门出来不出来

“请教法号上下?”

“老纳了凡!”

“在下空手接前辈几招!”

了凡和尚白眉掀动,气往上冲。

武林不成文的规例,如一方亮出兵刃,另一方不肯以兵刃相接,仍愿空手过招

。无疑是轻视对方无能。

了凡和尚定力再深,也无法忍受司徒文对他如此轻蔑,心头之火阵阵上冲。

其实司徒文并非轻狂之辈,他的本意是一旦兵刃相见,难免要演出流血事件,

他不愿在他外祖父魔笛摧心所交付的事来完成之前,弄成不可收拾的场面,所以要

以空手接招。

了凡大师怒喝一声:“好狂妄的小辈,接招!”声出,一柄白鬃拂尘,突然笔

直如刀,卷风般向司徒文扫来。_

了凡和尚与当代掌门了因同辈,仗一柄拂尘闯荡江湖数十年,一套“银拂荡魔”

的招数,系由“达摩降龙杖法”演化而来,手法诡谲,变幻莫测,内力贯足之际,

鬃丝如刀,昔年黑道高手,丧命在他这一柄拂尘下的不知几几,今天含怒出手,狠

快凌厉兼备。

了凡和尚怒气之中,拂尘一抖,内力直透尘梢,一招“疾风劲草”尘影如电,

一蓬光芒宛若刺猬,嘶嘶锐风,彻骨生寒,对着司徒文中盘腰际扫去,招数奇快,

内力至猛,不愧少林一代高手。

他见了凡和尚出招神奇刚猛,心中不由一凛,但仍不慌不忙,俊目含威,兀立

如山,看看拂尘将要临身的电光石火之间,肩不晃,身不摇,如一张轻飘的白纸般,

飘出尘幕,身法玄奇利落,巧妙已极。

这一手玄奇身法,看得众僧惊讶不已。

老和尚不愧成名高手,眼看尘招走空,不待招式用老,手腕一沉,左脚斜滑半

步,右脚叠人左脚之后,闪电般向右猛一拧身,折身尘招又出,一招“麻姑献寿”,

斜走偏锋,把司徒文的“巨阙”“连里”“分水”三大要穴,全部罩住,尘芒如剑,

根根坚竖,尘影过处,发出嘶嘶锐啸之声。

司徒文见老和尚招出如电,步履如风,手法诡异神奇,功力已臻化境,不敢稍

存大意。

尘芒看已沾体,只见他微一倾身,右脚向后一拖,右掌顺势挥出,了凡的拂尘

竟被逼得歪在一边。

跟着脚踩“烟云飘渺步”,如一缕虚幻的淡烟般,不退反进,贴着拂尘翩翩游

走,看得人眼花缭乱。

一阵展闪翻腾,刹那之间就是三四十个回合,拂尘招数离奇,竟奈何不了这空

手接招、二十不到的小子,连衣角都不曾沾上半点。

了凡和尚心惊之徐,怒火更炽,杀机隐现,把拂门心法用到极限,贯入拂尘之

中,内力陡然上增,刹那之间,只见尘影如山,势如排山倒海,阵阵狂飚,猎猎作

响。

所幸地是青石铺成,否则早就尘沙弥天了。

司徒文一味展闪,未用全力,但心中已极感不耐,想道:“先打发了他,往里

闯,今天非见到掌门人不可。”

心念转处,玄天绝学已自源源施出,三招之后,乘了凡和尚当头一拂之际,右

掌疾挥对方前胸,左手却迅快无匹的抓向那笔直如利剑般的拂尘。

了凡和尚蓦觉右手一紧,拂尘已被对方撄住,一挣不脱,而对方掌风又到。

此时了凡和尚如不放手后退,那就无法避过对方的一掌,如撒手后退,则一世

英名付诸流水。

事实却不许他多所考虑,宁折不弯,右手拂尘不松,左手猛迎对方来掌,这是

硬碰硬的打法,丝毫也不能取巧。

砰的一声巨响过处,了几和尚左腕尽折,面目凄厉,身形痛得一阵阵颤抖,但

却半声不哼。

他一见伤了对方,已知今日之事,决无法善了,心一横,暗想,走到哪里算哪

里反正豁出去了。

但他却不愿再下重手,左手一松,退后三步。

四周僧众见伤了老和尚,暴吼声中,蜂拥扑上,拳、掌、刀、杖、铲、棍纷纷

出手,势如滔天巨浪。

威势之盛,骇人已极。

他凄然一声长啸,坎离铁笛已掣手中。

一溜乌光闪处,如孽龙出海,一阵阵夺魂褫魄的呜呜怪啸应手而起,以雷霆万

钧之势卷向众僧。

刹那之间,刀折杖摧,惨呼声闷哼声此起彼落,而那慑人心魄的锐啸,如一柄

利剑戳向众僧耳鼓,一阵紧似一阵,那些功力高深的,尚可勉强忍住,但出手已经

缓慢了下来,功力较差的,纷纷不迭掩耳后退,坐地运功抵敌。

他杀机已起,不再顾及后果,实在他是被逼如此。

眼看一座佛门清净地,顿将变作杀人屠场染上血雨腥风。

“住手!”声如黄钟大吕,入耳嗡嗡不绝,震得檐头屋瓦隆隆作响,久久徐青

尚绕耳不绝。

他被这一声佛门狮子吼,唤回了心智,忙收笛停手。

围攻僧众,除了躺在地上呻吟的而外,齐齐低头躬身合十,齐唱一声:“阿弥

陀佛!”纷纷后退,一部分并扶起伤者,径入殿后去了,所幸尚无一人死亡。

他先一定心神,循声望去,只见罗汉堂石阶之上,站着一个鹤发银眉的老和尚,

宝相庄严,满面怒容的看着自己,身旁赫然立着那了尘大师,身后站着一排年轻小

和尚,一个个目射精光,满脸悲愤。

他一看就猜想到是掌门方丈现身了。

疾行数步,躬身深深一礼道:“武林后进司徒文,衔铁笛主人之命,拜谒掌门

人及了尘大师,了却一段武林公案。”

“阿弥陀佛!施主恃强,血染佛门净地,你先还老纳一个明白!”少林掌门,

沉声说道。

“后辈以礼求见,奈何贵寺的大师父们,不唯阻拦拒不通禀,而且咄咄逼人,

后辈容忍再三,不得已出手!”

“好个不得已出手!”

他不由又激发怒意,暗道,连掌门人尚且如此,何况其馀,当下面容一变,冷

冷的说道:“后辈实情实说,信与不信,全凭掌门了。”

“听你语气,就是桀骛不驯的狂徒!”

他双目一瞪,大声道:“请掌门人说话稍留馀地!”

“哈哈,狂妄的小辈,你待如何?”

“晚辈还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义之所在,生死不辞!”

“哼!好志气!”

“五年之前,令师以一面魔笛摧心令牌为凭,和老纳相约五年之后,由施主赴

少林了断当年那段过节,现在你就先作交代吧!至于最近杀害五大门派中人及今天

的事,稍停再说!”了尘大师,说完目注掌门人。

掌门人颔首认可。

“施主你就作交代吧!”了尘大师又加上一句。

全寺僧众神色摹然紧张,昔年“五龙今”被夺,惨杀藏经楼十名高增的公案,

他们耳熟能详,纷纷在心中忖测,不知这小煞星要如何来交代这一段公案。

他自己接受了外公魔笛推心关任侠的临别之命后,就直奔少林,到底那黑布所

包竟是什么样的物事,他自己也是丝毫不晓。

他伸手怀中,取出外公交付的那小小黑布包。

众人疑虑不释的齐齐紧盯着小包。

掌门人身后,立即走出一个僧人,从司徒文手中接过,双手送呈掌门方丈,然

后退立原处。

场中落钟可闻,大家屏息静气的等待事态发展。

他心中也是紧张之极,不知这黑包给他带来什么遭遇。

黑布包被打开,一支上绣五条金龙的黄色小旗,应手展开,众僧面上掠过一丝

异样的神色。

“五龙令!”僧众中传出一声轻叫。

随着“五龙令”的展开,一纸素笺,飘落地上。

了尘大师随手拣起,送呈掌门方丈。

掌门方丈看了一遍之后,朗声道:“昔年夺走五龙令,大闹少林古刹,杀死藏

经楼十大高僧这件公案,既然令师已经查明,是情天不老鸳之子寰宇一奇所为,并

已取回五龙令,这段公案,就此揭过,至于……”掌门方丈说到这里,略作沉吟。

他心里刚觉得一松,听掌门人沉吟不语,知道必然另有下文,外祖父交代的事

既了,自己的事,他可是无所谓,躲脱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一副泰然之色,静待

下文。

掌门方丈略一停顿之后,面色一寒,厉声道:“小施主擅闯本寺,连伤我数十

门人……”

“后辈方才已经说过,以礼求见,不蒙通禀,反而被贵门人节节围攻,为求自

保,不得已而出手!”

“以你所说,乃是我少林门人的不是了!”

“大师可传问贵门人,就知原委!”

掌门方丈明明知道门下人是为了最近的同门被杀事件而愤然出手,究其实,寺

有守规,未奉命而私行出手,虽然情有可原,但也难免贻人口实。

他转回望了阶下院地中的众门人一眼之后,冷然说道:“小施主既然这么说,

这事暂且不提,但江湖中残杀五大门派弟子,并在尸身上留紫色令记一节,小施主

又何以自圆其说?”

说完,神目如电炬般,直看着司徒文。

众僧也同时面现悲愤之容。

“这件事,并非后辈所为!”他从容的答道。

“那尸身上的魔笛摧心印记,难道是假的不成?”

“这是别人借刀杀人之计,后辈已……”

“哼!小施主还是俯首认罪的好!”掌门人声色俱厉。

他一听,气往上冲,把要解释的话,又咽了回去,心里想:“多说也是枉然。

你少林寺纵是刀山油镬,我又何惧。”当下怒冲冲的道:“不认罪又待如何?”

掌门人霍然作色,高喧了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喋血少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面震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