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震武林》

第九章 生死之约

作者:陈青云

马上人连转念头收势都来不及,一阵狂飚卷处,惨呼声、闷哼声、惊叫声,夹

着马儿悲嘶声惊鸣声,顿时响成一片。

只见当先两骑,连人带马,已横尸地下。

后面的一阵鸟乱之后,纷纷飞身下马,一拥而前。

身形甫定,看清发掌之人的面目后,齐齐后退一步,由背脊骨里直冒寒气,脱

口齐呼了一声:“怪手书生。”

司徒文右手两指在袖中一阵疾弹,眼中射出骇人已极的棱芒,冷然注定众人,

脸上杀机重重。

一个白发白眉的赤面老者,突然越众而出。

“小子,你打算怎样?”

司徒文一见老者之面,杀机更炽,冷哼一声道:“赤面神煞翁子都,小爷今天

叫你们半个也难逃公道!”说完,墓地欺近三步,那肃杀之色,令人不敢逼视。

赤面神煞翁子都本是他掌下亡魂,明知万万不是对手,但今天众人之中,以他

为首,不得不勉强出头,心中却在冒着阵阵寒气,见对方欺身上步,不自觉的直往

后退,众人也惊怖的随着后退。

空气中顿时弥漫了死亡的气息。

他们做梦也估不到会碰上这小煞星。

天毒门中,除掌门人外,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几次交手中,集中了天毒门

一流高手,联合对付,尚且死伤累累,今天二十多人,全都是二三流身手,无异以

卵击石,焉能不胆颤心寒。

“姓翁的,今天如果你坦白的说出天毒门开宗立派的地点,小爷恩施格外,放

你们一条生路!”

赤面神煞须发箕张,惨笑一声道:“小狗,今天老夫认命了,你尽管下手吧!

你如果想从我们中人口中得到半句话,那是休想!”

“你真的不肯说?”

“不必妄想!”

“如此小爷先成全你!”

声落,右手倏出,快逾闪电的劈出一掌。

赤面神煞双掌上扬,掌劲还没有吐出,一股排山劲气,已然及体,“嘭!”的

一声,胸头一紧如遭千斤重锤,惨呼一声,连退五步,“哇”的喷出一股血箭,身

形摇摇慾倒,面目狰狞如鬼。

掩口白须,顿呈鲜红之色。

众人齐齐惊叫一声,面目变色,正想转身……

司徒文一掌劈出之后,并未收势,肩不摇,身不动,疾飘三尺,右手两指一弹,

两股白气蒙蒙的指风,挟哧哧锐啸,射向身形未定的赤面神煞。

惨号之声又起——

赤面神煞前胸已被洞穿两孔,血如喷泉,砰的一声,仰面栽倒,已然气绝身死,

就在赤面神煞横尸的同时,另两个浑身浴血的人,也缓缓倒下。

原来司徒文恨极了天毒门人,出手决不留情,那两缕功能洞金裂石的指风,洞

穿赤面神煞之后,余势不衰,紧立在赤面神煞身后的两个天毒门徒,也同时遭殃,

一被射穿喉头,一被洞穿左胸。

众人见状,面目立呈死灰,一愣之后,纷纷四射逃走。

他杀机炽盛,岂能容这些魑魅之徒逃出手下。

身形展处,铁笛已掣在手中,一溜乌亮光华,冲天而起,挟着一阵阵夺魄褫魂

的怪啸,绕空盘旋,上下腾跃。

那怪啸声,不啻是摧命的乐章。

众天毒门徒丧胆亡魂,五内如煎。

刹那之间,惨号频传,血雨飞洒,残肢断体凌空四射,二十多人,竟没有半个

逃出死亡的命运。

恐怖凄惨的场面结束了,剩下四处积尸,满地血腥。

他拭净铁笛的血迹,缓缓插入怀中。

脸上的杀机消退了,这一场疯狂的屠杀,使他心中的怨毒减轻了不少,他冷眼

一瞥现场的断体残肢,遍地鲜血,心中微觉不忍,但当他想起自己一家和慕容伯父

一家的惨死情状,再加上无极老人的惨遇,那一丝恻隐之心,即告泯没。

杀!

血债血还!

只有杀,才能止杀!

妇人之仁,只有使武林更加添增杀劫。

母亲和姐姐被困李家堡的事,又上心头,逍遥居士,妄逞鬼蜮伎俩,想以母姐

的生命作为要挟,要我献出“玄天秘录”,“玄天秘录”存置虢公古墓之中,面虢

公古墓已被贪慾不得逞的江湖败类炸毁,异宝也随着沉沦。

即使秘录真的在身上,凭你逍遥居士也想染指吗?

他暗哼一声,哺哺自语道:“我必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阵阵热血,又开始翻涌,轻啸一声,正想……

破空之声,倏告传来!

他将要飞起的身形,又不得不停下来。

“小子果然是心黑手辣!”

声落,嗖嗖连声,场中纵落数条人影。

他俊目一扫,杀机又起,不屑的一阵哈哈狂笑之后,沉声道:“我道是何方高

人,原来竟是些掌底游魂,哈哈!物以类聚,黑白双妖,南荒双木,还有这位是……

恕在下眼拙……哈哈哈哈!”

“小狗你狂个什么劲!老夫四海游魂南宫非……”

“嗯!四海游魂,生得紧!生得紧,没听说过,倒是有一位叫掌下断魂,与阁

下如何称各!”

“掌下断魂?四海游魂南宫非,重说了一遍,忽地发觉对方是有意调侃自己,

怒气顿生。

“小狗,你敢卖弄口舌!”欺身上前三步,就想出手。

司徒文听他连叫了两次小狗,怒极反笑道:“老狗!你敢再上前一步,叫你立

刻变作掌下断魂!”

四海游魂纵横江湖数十年,心黑手辣,桀骛不驯,岂能吞得下这口气,他本是

受南荒双木之邀,前来助拳,正巧又碰上黑白双妖,五人一拍即合,说好联手对付

司徒文,以报南荒双木被魔笛推心挖眼之恨,同时谋取“玄天秘录”,五人同参。

当下阴恻恻的一笑,上步出掌,快逾电闪,势若狂涛。

岂知他快,人家更快?

掌劲方吐,人影已杳,蓦觉后颈被人摸了一把,寒气顿冒,飞快回身,就回身

之势,双掌齐推。

岂知又是扑空。

立定身形一看,司徒文面露不屑,渊停岳峙的站在身侧一丈之外,不由气得三

户神暴跳,七窍生烟。

狂吼一声,电闪般扑去。

黑白双妖与南荒双木脸色一变,齐齐怒吼一声,分从四方扑上,各劈出一掌。

场中五人都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魔头,五人同时出掌,威力可以想见,三股阳刚

的劲气中,夹着南荒双木的两股阴寒劲风,激荡的潜力,在中央会合成一股强劲无

匹的涡流,飞沙走石,势若翻江倒海。

五人满以为这一下对方插翅难飞。

岂知事实大谬不然,五人同觉眼前一花,司徒文已如幽灵鬼魅般的脱出劲气之

外,身法之奇奥快捷,盖古凌今。

五人同时惊咦一声,收掌飘身,站成一排,满脸俱是惊诧莫名之色,愕然征视

着司徒文。

司徒文目射威棱,杀气蒸腾,直瞅着南荒双木,他负伤离少林寺时,南荒双本

乘危对他下毒手,若不是雪山魔女适时伸                 

                —

手,只怕早已魂游黄泉了,他此刻面对二人,‘心中如何不恨。

南荒双木被他看得心底直泛寒气。

他心切母亲和姐姐的安危,不愿多延时光,希望速战速决,当下冷冷一笑,沉

声向五人道:“各位冲着在下而来,敢清说明意向?”

四海游魂阴凄凄的一笑道:“知事的把‘玄天秘录’交出,万事全体!”

黑白双妖堆满鸡皮的老脸一拉,随声附和道:“小子你看着办吧!”

他不屑已极的冷哼了一声,转头向南荒双木道:“两位不用说,有志一同,另

外还要索取挖眼之恨?”

甲木追魂狞笑一声道:“小子既然知道,就不必多废话!”

司徒文面色遽寒,沉声道:“如此甚好,我必定成全各位,你们一起上吧!”

五人见他如此轻蔑自己,怒不可遏,同时又是专门为他而来,哪还顾什么江湖

规矩,暴吼一声,齐齐扑上。

劲风激荡,掌影如山。

司徒文星目射出骇人的杀光,一声震耳的厉啸响处,身形诡谲绝伦的飘闪欺上,

穿入弥天掌势之中。

仗着神罡护体,步法玄奇,出手就是杀着,径取南荒双木,双臂怪异绝伦的一

圈一抢,交相劈出。

这一招是“玄天掌法”中最凌厉的一招“旋乾转坤”。

此招击出的掌势,刚劲强猛怪忽兼备。

威力之强,足使乾坤倒转,风云变色。

两声凄厉刺耳的惨叫声划破长空,南荒双木两个瘦长如蜡杆的躯体,一左一右,

被劲风带得直飞出二丈开外,砰!嘭两声,一动不动,显然已毕命掌下。

黑白双妖与四海游魂三人,心胆俱寒,涌身飘退丈外,愣愕莫名的看着司徒文,

呆若木鸡,心中已萌退志。

这一招虽然击毙了南荒双木,但他自己也觉面红气喘,真气不调,因这一招最

是消耗真力不过。

他生死玄关之窍已通,运功调息轻而易举,就站立之式缓缓运功,眨眼之间又

回复如初。

他轻蔑已极的扫了三人一眼,冷冷的说道:“三位是否仍然要得到‘玄天秘录’,

在下尚有要紧的事要办,没有闲工夫奉陪,依我看,还是走为上着!”

三人明知不敌,但又实在吞不下这口恶气。

面色一寒,缓缓举步逼来!

“三位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在下一并成全了你们吧!”说完,

俊目奇光暴涨,如两道冷电寒芒,紧盯着三人逼来的身形,脚步慢慢前移。

浓厚的杀机,使场中笼罩上一片惨雾愁云。

死亡的气息,也越来越浓厚!

蓦然——

一声凄厉的长啸,破空传来,啸声低沉刺耳。

四人心内各自一震。

司徒文对这啸声,并不陌生,他知道是发自称尊大漠的大漠驼叟,一股干云豪

气,油然而生。

他知道他此来的目的,是要了断昔年被魔笛推心击败的那一段过节,师债徒还,

他虽然不是魔笛摧心的传人,但魔笛摧心是他的外祖父,而且他早已作了决定,他

要以铁笛传人的身分,担当魔笛摧心的所有恩怨过节。

啸声愈来愈近,也愈感凄厉刺耳,耳膜刺痛慾裂。

他豪壮之气顿生,引吭发出一声长啸。

啸声高吭入云,如裂金帛,如海浪般一波接一波的震荡出去,刹那之间,已完

全掩盖了那凄厉的啸声。

黑白双妖四海游魂等三人,虽不知来人是谁,但已从啸声中忖测出,来人功力

决不亚于眼前的怪手书生。

却不知他的来意如何,是否也是为了“玄天秘录”而来,如果是的话,那他们

三人只好干瞪眼了。

啸声甫停,场中距四人三丈之外,已毫无声息的站定了一驼背老人,满头白发

如银,身躯伟岸,虽然是驼背,但仍比众人显得高大。

黑白双妖及四海游魂等三人,一见来人之面,蓦地想起一人,不由心泛寒意,

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大漠驼叟哈哈一阵狂笑之后,沉声向司徒文道:“小子艺业不凡,不愧是铁笛

传人!”

“嘿嘿,谬奖!谬奖,区区在下实在不敢当!”

“昔年那老鬼的一段过节,得由你来了断!”

他一听“老鬼”两个字,辱及他外祖父,不由心泛怒意,面色一整,大声道:

“在下一力接着,如何了断,请划出道来!刀山剑林,在下一准奉陪!”

“哈哈!小子有志气,你有自信能接得下?”

“接得下接不下,让事实来证明!”

黑白双妖等三人一听,心中可乐了,双方都是一时之选,既是了断过节而来,

当然不见真章不休,只要待到这小子力乏之时,乘机下手,岂不天从人愿。

大漠驼叟一扫场中断肢残体道:“这些人都是你杀的?”

“不错,魑魅魍魉,不杀何待!”

“小子真算得上心狠手辣!”

“这是题外的话,毋须操心,如何了断,就请划下道来,在下还有事情要办,

不能久候!”

“哈哈!小子,老夫等了数十年还不急,你急什么?你准知你还能有余力去办

旁的事?”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等于说,双方交手之后,你准保能全身而退,言中之意,

当然是不把司徒文放在眼下。”

“哼!这个么,也不劳操心!”

“小子!今天可是个死亡约会,不见真章不散,如果你自承不是老夫敌手,留

下铁笛走路吧!”

“哈哈哈哈!狂得倒也可以,如果在下不敌,莫说是区区铁笛,这一颗头颅,

一并奉赠。”

这一分英风豪气,使场中各人一齐心折。

大漠鸵叟双目一睁,立时射出两道电炬般的精光,直照着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生死之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面震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