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 一 章 闪电杀手

作者:陈青云

雪剑。

当代第一奇兵,“顽铁大师”南宫宇冶铸,费时三十六年又七个月零三天,剑长三尺六

寸,切金断玉,无坚不摧,唯剑性奇寒,取材自极地玄冰窟之万年铁母。

发炉之日,适逢“地三妖”及“石城八怪”赶到谋夺,遂成为开剑之牺牲。

剑成,人与器俱失其踪。

以上这一则简略的记载,是见于“剑圣”公孙无望的遗札中,曾引起武林的騒动,于今

犹未止息。

六月天!

赤日炎炎,流金或石。

有钱的爷们要就是觅地避暑,要就是家居蛰伏,但必须为生计而奔波的行商贾贩人等都

尽量把日程改为夜路,早晚趁凉,白天歇脚,如果非白天上路不可,也都单衣赤膊,抢凉赶

荫,这种热死人的天气,要是有人穿着狐皮袍子顶太阳,那这人不是疯子定然也是怪物,可

是天底下无奇不有,眼前就有。

开封城外的官道上,烈日当空,铺路的青石板烫得可以烤熟鸭子,天地真成了一个大火

炉,行人莫不挥汗如雨,尤其那些身上还有负载的苦哈哈朋友,擦汗的布巾每隔一阵子就得

拧一次水,简直热得叫人发狂。

现在,如果有一桶冰凉的水从头淋下,或是干脆整个人没到冷水里,那该是非常非常惬

意的事,可惜这只是热昏了头的胡想,沿途连一条可以湿湿脚的小水沟都见不到,草候着

头,黄土仿佛已晒成赤红。

这时,居然有一个暖带轻裘的年轻人在火伞下安步当车,一副悠然自在的样子,像是在

冬寒未尽的郊原踏青。

所有见到他的人全直了眼,感受上不是遇到疯子,简直就是碰见了鬼,因为疯子也是

人,虽然心智丧失了,对许多事物已失去正常的反应,但生理上的变化是自然的。可是,此

人额不见汗,连脸皮子都不红,你说邪门么?

他真的是鬼么?当然不是。

鬼不会在大白天现形,他不但百分之百是人,而且还是个赫赫有名,令江湖黑白两道闻

名丧胆见影亡魂的人。他是谁?

闪电杀手“不见红”司徒明月。

人如其名,他的风采就像天上的一轮皓月。

他何以有这外号?杀人能不见红么?答案是否定的,用剑杀人当然非见红不可,问题在

于被杀之人没有当场见红,通常是在他收剑之后甚至更久才开始流血,为什么?通天之下知

道这秘密的一共只有三个,除了他自己,一个已经不在人世,所以实际上只有一个。

他年纪不大,绝对没超过二十四岁。

他十九岁出道,于今整五年。

五年,他做过不少震惊武林的大事,其中比较胎炙人口的是诛杀中原道上以暴虐凶残闻

名的七剑十三鹰,使茶毒武林十二年的“剑鹰帮”瓦解冰消。其次是剪除关洛巨盗“牟氏三

凶”。再就是废了称霸关外达二十年之久的黑道魁首“笑面阎罗”皮立万,而使他在出道之

夜一夕成名的是击败不可一世的“青城八剑”。“青城八剑”是集合该派的三代高手,曾经

粉碎过昆仑、武当、峨嵋、华山四大剑派的高手,能将之击败可以称之为武林奇迹。

他有两样很明显的标志,一是不分春夏秋冬四季,他身上穿的都是极华贵的皮裘;另一

是他的佩剑,银鞘、银柄、银穗外加一颗悬在穗上的核桃大的晶莹白珠子,任何在道上行走

的只要见到他的影子便能认出来。

还有,就是他那份天生的高贵气质,使他成为不折不扣的贵公子,而冷峻也属他的特

征,令人不敢逼视。

好不容易前边出现了一片苍绿,仿佛就是沙漠绿洲。

三株浓荫匝地的大古榕如顶顶大无朋的巨伞撑苗在路旁,荫覆数亩,不但遮盖了长长一

段路面,遂形成了一大片阴凉,喷火的太阳被阻隔了。

树荫下空荡荡不见行人,因为这是私人开的路。

官道两端的人马投入荫凉汇聚,脱衣服、拭汗、喝凉茶、摇扇子,有的干脆朝地上一

躺,四仰八叉大喘其气。

司徒明月来到,穿过人群,到树荫旁缘没人的地方面向岔路拣了个光滑的石头坐下,这

位置已漏阳光并不凉。

人群稳下来之后,嘴痒的便开始抖嘴皮子了。

“那穿皮袍的公子哥儿满有意思的……”

“不知是个疯子还是白痴?”一个尖嗓子的年轻小伙子立即接话,“这种天气穿皮袍,

不怕烧坏了骨头,真他妈的造孽。”

“喂!小声点,说不定是什么奇侠……”

“江湖奇侠?哈!”尖噪子的声音更大。

“他不是带着剑么?”

“剑?城里街上什么地方没得卖?”

“老兄,人家剑柄上那颗珠子值多少家当?”

“你知道那是真的假的?”顿了顿又道:“俺跑的地方大,见的古怪事可多了,凭那一

身行头,带不起跟班骑不起马?告诉你,八成不是失心疯便是呆子,说不定是从家里偷跑出

来的,只有一点好处,这种人不会闯祸。”

“像么?”另外一个接了口。

“你不见他那木头样子?”

司徒明月坐得很远,但人群里的每一句话他一个字不漏,这种情况他碰得多了,无知俗

人,根本不值一笑。

他仍呆呆地坐着,目注岔道尽头。

远远看去,在一般平常人的眼中他的确像个呆子。

一声重重的冷哼过处,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出门在外,还是少翻舌头为妙,没听过祸

从口出这句话?”

说话的是一个靠在树身上打吨儿的糟老头子,说他是糟老头子一点不假,一身粗布衫已

看不出原来是什么颜色,黄不黄黑不黑还加了两个补钉,鞋尖子露出脚趾头,一蓬枯草似的

头发纠缠着满嘴胡须,身边还放了根青竹子。

尖噪子是个瘦削年轻人,看上去不到三十岁,嘴皮薄薄,头骨高耸,一眼便可看出是那

种喜欢饶舌之人,凭老头子的形象,他当然不服气。

“老头,你教训俺?”他瞪起了斗鸡眼。

“那也没什么!”

“你算老几?”

“至少比你多活了几岁,多耗了些米,多走了些路,多见过些世面,对别人不敢说,对

你来说算老大足有余。”话说了一大串眼睛却是闭着的。

“老不死!”

“好在我老头子设做过贼,世代身家清白。”

“你居然骂人?”尖嗓子的蹦了起来,握拳拿袖,摆出要揍人的姿态。

“算了,大家都是出门在外的,争什么闲气,难道天还不够热要活动活动?”原先接口

说话的劝了一句。

“哼!倚老卖老,不瞧瞧自己的德性。”尖嗓子的怒犹未息,狠狠瞪了老头子一眼:

“碰上你算俺倒媚!”

老头子不再开口。

尖嗓子的口里还在滴咕,但已没有接腔。

就在此刻,一阵急骤的蹄声倏然响起,一簇人马旋风般匝地卷来,眨眼间便到了树荫之

下,齐齐勒马离鞍。

来的一共九骑,八个是剽悍的劲装汉子,人高马大,就像是八头豹子,个个凶神恶煞,

为首的是一个面目阴沉的半百老者,鹞眼鹰鼻,留了撮山羊胡子,黑衫佩剑,目光溜扫之

下,就像是猛鹰在搜寻它的猎食对象。

在树荫下歇凉的除了那糟老头子照睡他的大头觉外,其余的全都以惊恐的眼光望着这一

行九个恶客。

尖噪子在此刻是低头缩胸,仿佛连看都不敢看。

司徒明月还是一动不动地呆坐着。

他在想心事么?对,极重的心事。

“总管,在那边!”一名劲装汉子用手指了指司徒明月,人强气粗,在他以为是低声,

其实老远都可听到。

“嗯!”鹰鼻老者点点头。

“抓活的不容易!”另一名汉子接上口。

“要死的!”鹰鼻老者阴森地吐出了三个字。

“就动手么?”先开口的汉子补上一句。

“嗯!”鹰鼻老者又点点头,锐利的鹰眼遥盯着司徒明月。

一名汉子接过马纽,然后把九匹马聚拢级绳联结。

行旅商贩最怕碰上江湖凶专。一看情形不对,纷纷起身上路,刹那间去个干净,只剩下

那精老头子酣睡未醒,尖嗓子的换位置缩到了树身之后,口里嘟联道:“再过去十里之内没

地方歇凉,毒太阳准把头皮晒炸。”

精老头梦吃般地道:“想看热闹何必表白!”

尖嗓子的横过斗鸡眼,想说什么又闭上了嘴。

九个人扇形散开朝司徒明月迫去。

糟老头子闭着眼又哺哺地道:“人要作死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倒是这几匹牲口还不

赖,说不定可以发一笔小财。”

尖嗓子在皱眉,但没吭声,脸上浮起惊疑之色。

八汉一老已到了司徒明月身前,弧形站立。

鹰界老者站在弧形人围的中央略前。

这老者是何许人物,竟然敢找上别人避之犹恐不及的“不见血”司徒明月?既然找上了

就应该采取有利的部署,却摆出双方对阵的姿态,仅仅控制了一方,留下三面空档,这又是

为什么?他们有这大的把握?

司徒明月像是不知道来了敌人,纹丝不动。

冷,像一座冰山,改变了周围的空气。

“司徒明月!幸会!”鹰鼻老者开了口,声音像经破竹子,使听的人有被针扎的感觉,

喉头会冒酸水。

“朋友是谁?”

“我们绝对不是朋友!”

“好,那你是什么人?”司徒明月声音一寒。

“认不出来就不必问了,知道了也是多余。”

“你们已经跟踪了在下七天七夜?”

“对,为了选风水、合时辰!”

“你以为此时此地最好?”

“完全正确。”

“何事找上在下?”

“讨债!”

“嗅!在下欠的债太多难以分清,但不知是哪一笔?”司徒明月还是望着前方,连眼皮

子都不撩一下。

“吕梁山风火谷那一笔。”

“哦!吕梁山风火谷剑鹰帮,你是该帮漏网之鱼总管‘九阴绝剑’郭光远,没错吧?”

说着缓缓起立。

司徒明月转身面对“九阴绝剑”部光远,精亮的眸子透着野性,神色是冷峻中带着孤

傲,充分代表了他的性格。

“部总管的剑术想来已经更上层楼?”

“今天杀你不必用剑。”

“嗅!另外有高明的杀着?”

“可以这么说,老夫耗费心力,特地为你准备了一分超生之礼,不但你满意,还会大快

江湖人心。小子们,把礼物给摆出来。”

八名剽悍的劲装汉子齐齐抬手,每人手里多了一个两尺长粗如鹅卵的乌竹筒子,简口齐

指向司徒明月。

是以机簧发射的暗器筒么?以机簧发射的暗器不但劲道强、射程远、数量多,而且不受

暗器型式的限制,即使细如牛毛仍然根根着力,可以说既歹毒又可怕。

司徒明月心里在盘算,但表面上眉毛都不曾动一下。

“九阴绝剑”邱光远嘿嘿一声狞笑道:“司徒明月,现在告诉你,这暗器是长眼睛的,

你有通天的本领也逃不过,筒子里装的是苗疆蛊王特饲的‘千蛊蜂’,每筒一百双,八筒共

计八百双,不放出毒刺不休,你认为这礼物还满意吗?”

司徒明月登时心头泛寒,这种连听都没听过的毒物不是凭武功可以抗拒的,想不到对方

会使出这种手段。自己就算剑术通神,一举尽毙对方,依然逃不过毒物的追刺,三万两黄金

买八百双“千蛊蜂”,那就等于自己的命值三万两黄金了?

“哈哈哈哈……”邱光远得意地狂笑起来。

司徒明月急急运转他的智慧,他必须绝处求生。

八名劲装汉子全都面露狞笑,他们似乎已笃定可以讨回这笔债。

“司徒明月!”郭光远敛笑开口:“你号称闪电杀手‘不见血’,现在你也不会见血,

被毒蜂螫咬是不会流血的,倒是有一点先声明,这毒蜂饲养时每天喂以各式蛊毒,故而奇毒

无比,被螫之人无救是当然的,最要紧的是蛊毒攻心之苦,铁铸钢浇的罗汉也受不了,痛苦

会持续一个时辰,想自决亦不可能,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显然都光远是故意先给对方精神上的折磨。

司徒明月现在只有一个打算,以他的闪电剑法,在倒地之前一定可以擎杀郎光远,其他

的杀一个便赚一个。

他痛恨这种手段,但痛恨于事无补。

他并不想死,他还有许多大事要做,但不想死并非可以不死,至于如何死法他不在乎,

好死歹死总是死。

突地,郎光远一个倒弹,退到了弧形人墙之后,动作太快。

太突然,司徒明月没想到对方会来这一手。

现在,司徒明月面对的是八支竹筒。

毒蜂的飞行速度极快,八百双足以控制每一寸空间。

生死俄防……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司徒明月突然双睛一亮,因为他发觉一个淡蓝色的影子无声无息

地飘向部光远身后。

他当然知道这淡蓝色的影子是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闪电杀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