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十一章 玉狮风波

作者:陈青云

坟前。

一个红衣女子面对一个村姑。

村姑正是既土又五的纪大妞。

原先在场准备挖坟的四名汉子这时已没了影子。

司徒明月来到坟后树丛中隐住身形。

“你是谁?”红衣女子开口问。

“我姓纪,名大妞,附近村子里的人。”

“哦!不是吧?”

“信不信在你。你又是谁?”

“这你就不必管了!”

“那好,咱们谁也别管谁。”

“可是我非得管你不可。”红衣女子挑了挑眉,“这地方不许任何人涉足,你公然敢胡

闹,一定有什么不良的居心,你现在非把来路交代清楚不可。”

“如果我不说呢?”

“就要你好看!”

“哈!你是哪来的野女人少臭美,我纪大妞土生土长,玩泥巴打架可是内行,你要是不

信我就叫你吃土。”

“你真有这本事?”

“不信你就试试看?”纪大妞开始挽袖管,做出要打架的样子,其势汹汹完全是一副乡

下野姑娘的姿态。

红衣女子是奉命探索对方路数的,当然无所犹豫,上步,伸手便抓,这二抓之势,迅捷

玄厉皆臻极致,而且含有莫测的变化,令人无从闪避招架。

纪大妞一扭身轻轻避过,这一扭令人叫绝,完全是不可能的角度,仿佛人不是个整体而

是分段各行其道。

暗中的司徒明月并不惊奇,因为他领略过她的身手。

红衣女子却大大地震惊了,她自己身为四大怪之中“霹雳夫人”的弟子,出手落空还是

极少有的事,而对手只是个既土又丑的村姑,事实已经很明显,这村姑绝不是寻常人物,女

人通常心胸狭窄而好胜,双掌一错又出手,这一把可不比刚才的一抓,凌厉诡辣得令人咋

舌。

纪大妞只一亮右拳,像个不经心的手势。

“波!”地一声,红衣女子连退三步,粉腮大变。

“我不想伤你,自量些吧!”纪大妞淡然地说。

“你……到底是什么来路?”红衣女子寒声问。

“你想我会告诉你么?”纪大妞笑笑,“从你的衣着,我知道你是‘霹雳夫人’的高

足,两个不离轿的贴身弟子之一,你是大红,另一个叫小红对不对?”

红衣女子惊愕地望着纪大妞,她默认了。

司徒明月现在算知道了两名随轿红衣女子的名宇,大红小红这可是简单顺口,胡莺莺也

是“霖雳夫人”的弟子应该排第三,怪不得她也是一身红,连坐骑都是红的。

“你说你不想伤我?”

“对!”

“为什么?”“你不必知道。”

“如果我想伤你呢?”大红上步到原来位置。

“你真的想吃土?”纪大妞偏起头。

大红立起双掌,掌心相对,双掌齐腕以下迅快地透出红色,红色加深,变成了一双刺目

又恐怖的血掌。

这是什么功力?

无疑地她准备施展杀手。

这杀手能抗拒得了纪大妞的阴功么?

“你这是独门绝学‘霹雳掌’对不对?”

“不错!”大红牙已咬紧。

“我看省了吧!”纪大妞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有多大能耐敢大言不惭?”

“伤不了我就是的!”

“好!你就试试……”看宇还含在口里,血红的双掌已经劈出,“轰隆!”竟然挟雷鸣

之声,女人而练这种阳刚的掌功,江湖上还真罕见。

纪大妞依然只是一亮单掌。

挟雷霆之威的掌势竟然消失于无形,没有下文,不止如”

此,大红还踉跄退了两个大步,粉腮一阵煞白。

司徒明月真正地震惊了,他不知道“霹雳掌”的威力究竟有多大,但纪大妞的阴功比他

想象中还可怕。

大红深深吸一口气,右手骄指如戟。

潜意识中涌起的念头,不能让两个女子拼到有一方受伤,目前最主要的是弄明真相,司

徒明月意念这么一动,立即现身出去。

“司徒……”只吐出了两个字,纪大妞两眼瞪大。

司徒明月步到坟前,隔三步与纪大妞相对。

纪大妞眼里泛出一种异样的光芒,直照在司徒明月脸上,由于加上金老四探听到的消息

指出了纪大妞的情意,司徒明月的内心也起了异样的感受,当然,这种感受是下意识的,是

男女之间所必然发生的微妙心理作用。

“司徒大侠,想不到……你也在此地。”

“我在等你!”

“等我?你……知道我会来?”

“你一定会来!”

“为什么?”

“司徒明月的目光变得更为森寒,就像“雪剑”所发的冷光,逼注在纪大妞脸上,用最

冷最低的声音——“因为你跟收尸树墓立碑的‘飘萍过客’是同路人,有人看到他出现在你

家里,所以你一定会来。”

“哦!”纪大妞并无特别反应。

“如果我没请错,他就是你舅舅。”

“你猜对了,不错,他是我舅舅,我曾经放过你的手下金老四,是他告诉你的对不对?

只是我不明白,金老四怎么知道我舅舅是‘飘萍过客’?”

“金老四并不知道,提供消息的另有其人。”

“谁提供的消息?”

“我不会告诉你。”

“那就算了!”纪大妞苦苦一笑。

“现在我问你,你舅舅收尸的目的何在?”

“做好事!”

“做得很好,谁是杀人凶手?”“我怎么知道?”

司徒明月眼中的冷芒变成了两根银线。

“江湖上从没听说过‘飘萍过客’这一号人物,他到底是谁?”

“是我舅舅!”纪大妞回答得很妙。

“哼!”司徒明月冰凉地哼了一声,“依你的身手看来,他绝对不是寻常人物,你不说

也无所谓,我会直接找他,现在你自己说,你为什么会来,目的何在?”

“情不自禁!”又是一句妙答。

“纪姑娘,我希望你说实话!”

“我说的是实话,一个字也不假!”

“我的耐性有限!”

“动武?可是我说过我们永远不会成为敌人。”

司徒明月已经按捺不住,照“霹雳夫人”的判断,如果掘墓开棺,凶手很可能现身阻

止,想不到现身的竟是诡秘的村姑,而收埋柳漱玉母女的又正巧是她的舅舅。照金老四的说

话,她还有个母亲,身手更加惊人,凶手是她们一窝子么?

是否要动武?

司徒明月必须立作抉择,如果凭嘴说,显然不会有任何结果,要动武就得以非常的手法

不给对方施展阴功的机会。就在心意将决未决之际,四大汉抬着红色轿子突临现场,轿子放

落,四大汉退开,司徒明月和纪大妞不期然地齐齐侧身面对轿门,大红立即移身到轿子侧

后。

“你叫纪大妞?”炸雷之声响自轿中。

“不错!”

“报上来路?”

“无可奉告!”纪大妞相当沉稳,似乎对这令人闻名丧胆的女怪人并不怎么在意,人不

起眼但有其特殊格度。

“你丫头的功力还真不赖!”

“夫人谬奖!”

“我老婆子要量量你丫头的尺寸。”

“以夫人的名头地位,这样做不嫌过分?”

这句话相当够分量,纪大妞身手虽然奇诡,但却是名不见经传的后辈,以“霹雳夫人”

的身份地位而言,明摆着就是她以大欺小,而且首座弟子大红已经吃了亏,未能从武功路数

中判出纪大妞的门户也算是栽了筋斗。

“我老婆子不讲究这些臭规矩。”怪人怪语。

“夫人意思是……”

“徒弟吃了亏做师父的得替她找场。”

“如果晚辈认输引退呢?”

“不行,我老婆子非伸量你不可。”

“夫人的意思是打了小的老的便会出面?”

“是有这意思。”

“另外的目的是要从晚辈的功夫中探来路?”

“你丫头很聪明!”

“要是晚辈不还手呢?”

“那是你丫头自己找死,我老婆子不管这些,你现在准备着,我老婆子要出手了,警告

你,你必须用全力。”

司徒明月这才体会到怪物之所以被称为怪物,什么武林道路江湖规矩完全视同无物,不

怕风评流言,好歹我自为之。

纪大妞的神情黯了下来。

空气在刹那间骤呈紧张。江湖四大怪之首,将以什么手段对付一个少女。

司徒明月冷僵得像尊石像,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

“哈哈哈哈……”长笑声中,一个衣着光鲜的中年人步人现场,细皮白肉,像个殷实的

生意人。

“舅舅!”纪大妞唤了一声等于点出了来人的身份。

司徒明月心中一动,“飘萍过客”终于现身了。

“飘萍过客”深深望了司徒明月一眼,然后转向纪大妞。

“大妞,你怎么到处惹事?”

“舅舅,我没惹事,是人家找我的茬。”

“嗨!真是的,你站到一边去。”

纪大妞很听话,立刻退开。

司徒明月从刚刚“飘萍过客”望他的一眼中感觉到此人透着邪意,而且相当油滑,极像

生意人,当然对方不是生意人,只是形似而已。

“飘萍过客”面对轿子。

“你就是‘飘萍过客’?”震耳的声音响起。

“区区正是!”说着抱了抱拳。

“来路?”

“无名小卒,夫人就不要问了吧!”

“人是你埋的!”

“是!是!收尸埋骨是积阴功,既然碰上了,就不能睁着眼不管,何况死者是江湖一枝

花,谁见了都会生出恻隐之心。”

“人是怎么死的?”

“这就不知道了!”

“土里真埋得有人?”

“夫人这话问得希奇,难道埋的是空棺材?”

“这可难说。”

“夫人的意思是……”

“我老婆子要挖开来看看,要是真埋得有人,就要从死因找出凶手。”

“夫人!翻尸动骨乃人情法理之大忌,区区以为不可。”说着,转注司徒明月道:“以

区区所知,死者是少侠你的红颜知己,你赞成这么做?”

司徒明月此刻心理上已有了很大的转变,纪大妞甥舅先后现身,这情况显得突兀月想而

知绝不是巧合,而从外表观察,“飘萍过客”不像是正道人物也许“霹雳夫人”的作法是对

的,说不定由此而查出杀人凶手,更说不定这坟墓根本就是假的,如果柳漱玉真的没死,那

可是大大的喜事。心念之中,冷冷地道:“可以一试!”

“飘萍过客”摇摇头,又面向轿子。

“夫人真的要这样做么?”

“我老婆子还能说着玩?”

“那好,区区做好事的心意不能白搭,有条件。”

“你居然也有条件,说,什么条件?”

“飘萍过客”望望纪大妞,又望望司徒明月,然后笑了笑,用沉缓的声调道:“如何从

死者身上找出凶手与区区无涉,要是空墓,区区当场自了,要是有人……”说到这里,话锋

突然顿住,又朝司徒明月望了一眼。

司徒明月直觉地感到对方的确邪门。

“怎么样?”“霹雳夫人”追问。

“我这外甥女人才平平,但武功可是第一流的,她对司徒少侠甚有心意,如果证实柳姑

娘确已身亡,司徒少侠必须答应娶她。”

纪大妞扫了司徒明月一眼,垂下了头。

司徒明月却是心弦震颤,这算什么条件?

“霹雳夫人”哈哈一笑道:“这条件很新鲜,你这做舅舅的这么关心外甥女的终身大

事,选得真好!”

司徒明月的心已沉了下来,“飘萍过客”既然以自了作为相对条件,证明墓里确实有

人,万一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一朵红云突然飘降,赫然是“火凤凰”胡莺莺,亮丽的大眼睛在司徒明月身上一绕,再

转向纪大妞,然后停在“飘萍过客”

的身上,撇了撇嘴,满面不屑的神气。

“真是好舅舅!”

“你该是……胡大小姐?”

“不错!”

“看来胡大小姐对司徒少侠相当有意思?”

“我承认!”胡莺莺是任性惯了的,当着司徒明月,她满不在乎地承认了,随即又接上

一句,“司徒大侠一向眼光很高,对普通女子不屑一顾。”言中之意,以纪大妞的材料,根

本就配不上司徒明月。

纪大妞眼里飘过一抹异色。

“胡姑娘是高枝上的凤凰,条件当然优厚,不过……天下的事很难说,贬低别人并不一

定能抬高自己。”纪大妞立即还以颜色。

“对别人我可以考虑,对你纪大妞我就敢这么说。”

“你会后悔!”

“怎么,想动手?”不离手的皮鞭挥了挥。

“你胡姑娘恐怕还差了些。”

胡莺莺眉毛一挑,上步欺身。

“退下!”轿子里传出霹雳喝声。

胡莺莺“哼!”了一声,咬牙退了开去。

“夫人,区区的条件如何?”

“你可以问他本人。”

“飘萍过客”转向司徒明月。

“少快意下如何?”

“不答应!”司徒明月不假思索地回答。

“对!正合我老太婆的意思!”“霹雳夫人”补上一句。

“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玉狮风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