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十二章 赌命博毒

作者:陈青云

“一个乡下女子!”

“什么,乡下女子?”

“是的!”青衣少女欠了欠身,“两位姥姥……挡她不住,四位护庄大娘全受了伤……

看样子她会……”

“四绝夫人”脸色大变。

“居然有这等事,一个乡下女子……”

“是她!”司徒明月日爆寒芒。

“她是谁?”“四绝夫人”望向司徒明月。

“纪大扭,一个村姑打扮的神秘女子。”

“什么来路?”

“不知道,武功相当诡异,曾经一掌打得‘逍遥公子’管寒星口吐鲜血,他有个舅舅叫

‘飘萍过客’,也是个诡秘人物,奇怪,她怎会……”

话声未落,人影已在院地出现,果然是纪大妞。

完全不起眼的村姑,怎么看也不像个高手,连是个练武的都不像,竟然使“天地双杖”

和四大护庄吃亏。

两个白发老太婆倒曳拐杖,气冲冲地跟踪而人。

紧接着是那四个使铁棒的中年妇人,口角全带血。

纪大妞根本无视于身后围上的“天地双杖”和四护庄,厉叫道:“四绝女,你给姑娘我

滚出来。”她竟然直呼“四绝夫人”

昔年的名号。

司徒明月脚步一挪,就要现身出去。

“四绝夫人”抬了抬手道:“由我去会她!”

“天地双杖”一左一右挥杖疾劈,势如雷霆万钧。双杖联手对付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女,

在二老而言可能是有生以来的头一遭,以鼎鼎大名的“四绝山庄”来说,应该也是破天荒的

事,简直教人难以置信。

纪大妞双掌左右一推,无声无息,两根拐杖竟然停在半空,不但如此,还双双退一个大

步,太惊人了。

“现在还不到杀人的时候!”纪大妞所行无事的样子。

两个老太婆的老脸扭歪了。

“四绝夫人”步出厢房门,在这种情况之下,她依然保持雍容华贵的风度,只是那本来

冷的脸又加了一层霜。

纪大妞的眸子泛出历人的杀光,现在她再不像村姑了,变成了一个女罗刹,杀光里又迸

发出浓浓的恨。

司徒明月和“青竹老人”的身形被门框挡住,因为正中央摆着少女的尸体,两人是左右

分开站立的,门框两边是窗子.故而两人可以看到外面,而外面的人却无法透视房里,所以

纪大妞没发现司徒明月在场。

“你叫纪大妞?”“四绝夫人”冰声问。

“不错,想不到你也知道。”

“闯我山庄何为?”

“讨债!”

“讨债……讨什么债?”

“血债!”

“四绝夫人”冷艳的面庞微微一变。

“血债?你年纪轻轻,本夫人会欠你血债?”

这时,“天地双杖”已经收杖后退。

“上一代的债!”

“你姓纪……上一代是谁?”

“四绝女,等你躺下之时,姑娘我会告诉你的。”

“天地双杖”齐齐暴喝一声,“无礼!”

“四绝夫人”的脸色变了又变,堂堂一庄之主,鼎鼎大名的“四绝夫人”竟然被一个名

不见经传的晚辈女子当面侮辱,这简直是江湖奇闻。

“小姑娘,如果这是误会……”

“误会!哈哈哈哈,告诉你,这是铁的事实,当年你自恃天生的妖媚,蛇困的心肠,害

人家破人亡,必须付出百倍代价,‘四绝山庄’该绝灭。”

“四绝夫人”眼睛发了蓝,怒极反笑。

“你有这大能耐?”

“没这能耐还敢上门?”

“本夫人不随便杀人,你最好说出来路身份……”

“说过了,等你躺在地上断气之前我会告诉你。”

“天地双杖”和四名中年妇人蠢然慾动。

“四绝女!”纪大妞又开口,“你用毒号称一绝,不过我奉劝你不必多此一举,最好是

凭真功实力保命。”言下之意,她根本不怕毒,当然,即使她不说别人心里也有数,如果怕

毒她便不敢闯来了,而且也到不了山庄的心腹地带,进门便已经为毒所制。

“小姑娘,你最好还是说明因由,免得自误。”

“自误?哈哈哈哈……”“不要笑!”“四绝夫人”保持了极佳的风度,身为一庄之

主,当然具有超乎常人的修养,虽然内心已经激愤到了极点,但还是忍住了,“本夫人说自

误二字并非虚言恫吓,你最好冷静地考虑一下。”

“姑娘我没任何考虑。”

“一意孤行,你会后悔。”

“索血讨债,谈不上后悔二字。”

“你真的不考虑?”

“多余的一句话!”纪大妞的神情显示,她索仇的意志很坚决,而且杀机也相当浓炽,

绝无外圜余地。

“四绝夫人”森冷的脸上结了一层冰,目芒也变成了冰针。

“你动手吧!”四个字,像是从冰窟里发出来的。

纪大妞面上的杀机一下子凝聚成了形。

“天地双杖”和四大护庄作出了准备之势。

空气骤达爆炸的顶点。

纪大妞双掌缓缓立起……

“四绝夫人”也开始扬掌……

一条人影从厢房门闪现,给人的感觉上也只是人影那么一晃,便到了院地中“四绝夫

人”的身侧,赫然是司徒明月。

“你……”纪大妞两眼瞪大,立起的手掌垂了下来,人也向后倒退两步.显然是司徒明

月的出现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纪姑娘,你很意外?”司徒明月语冷如冰。

“是没想到,司徒大侠……怎会在此地?”

“巧合吧!”

纪大妞默然了片刻,眼珠子连连转动。

“司徒大侠谅也已经知道我的来意?”

“晤!听到了。”

“希望你置身事外。”

“那得看情况而定。”

“看什么情况?”

“纪姑娘声称是报仇讨债来的?”

“不错!”纪大妞咬了咬下chún,眸子里煞芒连闪,煞芒中掺和着栗人的恨和怨毒,这是

怀仇者必有的表征。

“江湖中恩怨情仇层出不穷,无理可言,但有一个原则,讨债索仇必须叫明打响,所讨

何债?所索何仇?这是人人都要遵守的,所以姑娘务必要先作明白交代,在下衡量情况,插

手还是不插手。”司徒明月说得冷沉有力。

“你是第三者,没任何理由插手。”

“在下目前是山庄的客人,主人有事当然不能袖手。同时,天下人管天下事,维护武道

是武士的天职。”

纪大姐的脸皮子起了抽动。

“你不能不管?”

“不能!”司徒明月回答得很干脆。

“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成仇。”

她在柳漱玉坟前说过同样的话,真的意图不明,但司徒明月不愿去深想,双方之间还有

个大问题尚待澄清,柳漱玉母女是她的舅舅“飘萍过客”收埋的,而她不止一次现身当场,

行为身份都相当诡秘,这问题必须追究,而眼前应该先解决她向“四绝夫人”寻仇这档事,

说不定送玉狮子杀人这桩离奇公案就与她一家子有关。

“如果彼此无怨便不会成仇,否则也不会凭一句话就可以化解。”司徒明月说这句话是

含有深意的,暗示了可能会牵扯出的枝节。

“我们之间根本无怨。”

“那得让事实来证明。”

“如果我不先作交代呢?”纪大妞目芒灼灼逼人。

“那就要大伤和气。”

“你准备动剑?”

“必要时就会!?”

纪大妞的脸皮子再一次起了抽动。

司徒明月侧顾“四绝夫人”道:“请夫人暂且退开!”

“四绝夫人”冷艳的脸上一连起了几个变化,这是她个人的恩怨,身为一庄之主,总不

成要不相干的晚辈代她出头?可是目前情况暧昧,对方也是晚辈,以她的身份地位,自不能

率先出手,由司徒明月出面逼出对方路数,好有个考虑的余地未尝不可。心念之中,她退了

开去,半句话没说。

“司徒明月,你要替别人顶缸?”纪大妞动了火。

“随便你怎么说!”司徒明月上前两步。

“记得我们曾经交手,而你……”她隐起了你不是我的对手这半句话没说出来。

“当然记得!”司徒明月面无表情地回答。

“你还要动剑?”

“故事不会重演。”

“什么意思?”

“你不会再有施展阴功的机会。”这不是大话,因为他是闪电杀手,而现在的距离也正

恰当,他有这份自信。

纪大妞的脸孔起了扭曲。

“没人能阻止我报仇!”她这句话是叫出来的。

“你执意不作交代?”

“不!”纪大妞断然应了一个字。

“那好,我就阻止你。”司徒明月不再自称在下,周身已散发出无形的杀气,在场的每

一个人都可以感觉到。

纪大妞的眼里进出了痛苦之色,这是非常奇怪地表情,她真的不愿与司徒明月为敌?她

真的如此一厢情愿?片刻之后,痛苦之色隐没,恢复了原先的恨和怨毒,她似乎已经作了抉

择,十个指头在微微弹动,手臂伸直。

她抬手是瞬间。

司徒明月出剑当然也是瞬间。

两个瞬间之间,看谁能快几分之一瞬。

空气冻结,人的表情也凝固。

鹿死谁手无法逆料。

“且慢动手!”出声喝阻的是“青竹老人”。

人随声现,缓步到了阶沿边,好整以暇地坐了下去,竹棍朝腿上一靠,翻眼望向院地,

逐一扫过场中各人,然后斜睨着纪大妞。

纪大妞重重地哼了一声道:“四绝女,你请的帮手还真不少,还有么?如果有,就叫他

们通通出来吧!”

“青竹老人”接口道:“小丫头,我老人家可不是什么帮手,更不是助拳的,只是凑巧

赶上这场热闹。”

纪大妞半旋身,面对“青竹老人”。

“你老头凭什么阻止?”

“一念之仁。”

“哈!你老头居然还有仁心,少来。”

“小丫头,我老人家完全是为你好。”“老头,你听着,少耍嘴皮子,别以为你名气

大,我纪大妞还不在乎,君子明哲保身,活到大把年纪不容易,好好坐着别搅浑水,一句

话,今天谁要插手,我便当他是生死之敌。”说完,举单掌隔空朝五尺外一个石墩按去。s

没有任何声息,一个大青石墩突然碎散成一堆石屑。

匪夷所思的功力,出现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少女身上,如非目见,谁也不敢相信这是事

实,太惊人了。

在场的全为之心悸神摇。

“小丫头,这是向我老人家示威么?”老人面不改色,连眼皮子都不动一下。

“并非示威,是警告。”

“警告?啊哈,有意思,我老人家这辈子还没被人警告过,今天被你这黄毛丫头警告还

真的感觉新鲜,可惜现在没酒,不然值得干三杯。”

“别倚老卖老,喜欢喝酒就该留住老命。”

“越说越好听了,丫头,现在该我老人家说了……”

“免开尊口!”说完,恨毒的目芒扫向“四绝夫人”道:“四绝女,你是有字号的人

物,自己不敢抵挡?”

“四绝夫人”正要开口,“青竹老人”又发了话。

“我老人家要是不把话说出来,一定会遭天谴雷殛,小丫头,我老人家真的不愿意眼睁

睁看着你死。”

“什么?你……”纪大妞回过目光。

“你这么年轻,刚出的太阳,死了能闭眼么?”

“老头!”纪大妞怒叫,“你到底什么意思?”

“你要是不听话,准死无疑。”

“你老头要是硬插一手,同样准死无疑。”

“哈哈哈哈,小丫头,先别说狠话,我老人家生来命大八字硬,不会那么容易死。”

“那就试试看!”纪大妞挪步。

司徒明月手指搭上剑柄。

空气再呈紧张。

“青竹老人”怪叫一芦:“慢着!”不是喝,不是吼而是怪叫,那声调跟喊救命差不了

多少,的确滑稽之至。

滑稽,当然会逗笑,但现场没有人笑,连想笑的表示都没有,相反地人人皱眉,有的甚

至现出痛苦之色,因为这一声怪叫就仿佛恶作剧的人凑在你的耳筒上暴叫一声,使你心颤神

摇,听觉消失,思想也是空白。

纪大妞不进反退一步。

通天怪物,名列江湖四大怪,其怪自不在话下。

老人抚了抚须发杂乱的下巴,徐缓地开口。

“小丫头,好好听我老人家说,说你今天准死无疑并不是故意吓唬你,你的阴功是够邪

门,但你而对的是闪电杀手,他出剑绝对比你抬手发功快,只消快上那么一丝丝你就非挨剑

不可,而这小子有意杀人的话绝无幸免。”

纪大妞望了司徒明月一眼,咬咬牙。

“未见得!”

“好,就算你们同样快,那便是两败俱伤之局,你还是无法活着出‘四绝山庄’。”老

人此刻表现出前所未有的认真神情。

纪大妞再瞥了司徒明月一眼。

“如果我比他快又将如何?”

“这是退一步的说法,你还是活不了!”

“怎么说?”“就算发生了奇迹,这小子倒下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赌命博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