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十四章 翠园疑云

作者:陈青云

“司徒大侠,依我看……这件事内中大有文章,我一直想不透。”

“什么文章?”

“七巧燕是花花公子封子丹的贴身保镖,主从二人一向形影不离,是尽人皆知的人物,

武功是第一流的,尤其他的身法步法,别人想碰他一下都难,而管公子一抬手便要了他的

命,他没门让也没还手,这……”

“你怀疑管公子的居心?”

“不,只是……觉得奇怪。”

“这没什么值得奇怪的,管公子与封于丹是游乐场中的朋友,七巧燕对管公子当然很

熟,双方突然碰上,他看出是管公子,所以没攻击也没防卫,当时天色不明,又是武宏刚被

杀的情况之下,管公子见人出手是必然的。”

“七巧燕至少该出声。”

“也许他以为管公子已经看出是他。”对管寒星的情谊司徒明月是认定了的,在任何情

况之下都不会对他犯疑。

“大侠认为七巧燕是什么身份?”

“可能是武宏的同路人,暗中担任警戒。”

“我搜过他的身,没有信符。”

“不一定要有。”

“还有那两次杀我不成的蒙面人……”

“会不会是封子丹?”纪大妞插口。

“极有可能,我们可以找到他,他可能是被‘金剑帮’笼络的密探。”说完,又向金老

四道:“你昨晚在小河边看到‘无头人’与‘玄狐’武宏会面?”

“不错!”

“我记得密探在会见密使接受任务时都是蒙面的,昨晚武宏没蒙面?”

“有,我事后跟踪,发现了他的真面目。”

“你传管公子的话时没说这一点。”

“没机会说。”

“这就是怪事了,难道……,”司徒明月深深想了想又接着道:“是‘无头人’指示武

宏冒充他的形象代赴管公子之约?如果是的话,‘无头人’并没有死,也不是武宏,可

是……以‘无头人’的身手,何以不出手支援?”

“所以这就是文章。”

“你知道封子丹的住所?”

“知道,有三处,但他常待的地方是翠园。”

一好,我们去拜访他。”

纪大妞抬头望了望天。

“司徒大侠,我刚才跟你谈的问题……”

“在下会考虑。”

“我要重复一句,不论在任何情况之下我都不会改变主意,除非我断了三寸气,我走

了!”说完,飘闪而去。

金老四当然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想问又住口。

司徒明月一偏头道:“我们也走!”

翠园,这名称很雅。事实上这地方的确是很幽雅,园亭木石都匠心独运,不雅.于“四

绝山庄”,由于空间只及山庄之半,所以更见精巧,在开封近郊的私人别墅中,堪称首屈一

指。

地方雅,可惜主人并不雅,只能算是个有钱的市并无赖,没有丝竹管弦之盛,更无吟风

弄月之举,只是酒色自娱。

话虽如此,主人花花公子封子丹还算得上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不管一般人对他是什么

评价,反正出名就是。

现在还不到黄昏,夕阳余晖染得园林一片绚丽。

花荫深处有座八角凉亭,亭子里摆了桌酒菜,高贵的器皿配上精致的菜肴,再加上浓醇

的酒香,使人看了就会垂涎,如果你是真正的食客,准会食慾大动。

席间只三个人,看上去是一堆,因为三个人腻做一团,一男二女,男的是敷粉何郎封于

丹,女的是两个身披薄纱衣的娇媚少女,一个坐在他的大腿上,一只手勾脖子,另一只持酒

杯,一个紧贴在他的身上,手拿着筷子。

拥红偎翠,喂菜送酒,真是赏心乐事。

封于丹仰靠高背椅,眼睛眯成一条缝,如果他会转文,定会说虽南面王不易也!没有责

任在有权威和享受。

当然,所谓权威只限于他豢养的女人。

一名青衣小婢来到亭外。

“公子,有客到访!”

“你是死人,这时候要我见客?”封子丹睁开眼大声叱喝,两只手把两段细腰搂得更

紧,三个人完全贴牢。

“公子,来客说非见公子不可!”小婢苦着脸。

“此地除了受邀的不欢迎任何客人,你不懂?”

“婢子知道……”

“既然知道还来打扰;说我不在!”

“可是”

“可是什么?”

“来客很凶!”

“凶?哼!翠园可不是让人凶的地方……”

“公子,来客说您要是不见便自己闯进来。”

“谁敢大岁头上动上?”坐在大腿上的一个发了话。

“定是不长眼的东西!”另一个立即接上腔。

“来客可曾报名?”封子丹坐直了身子。

“有!”

“叫什么?”

“什么……不见血司徒明月!”

“啊!”封子丹像被人在背后捅了一刀似的蹦了起来。两名少女朝两旁翻了开去,差一

点摔倒地上,披着薄纱的衣滑脱,变成了两个光溜溜的妖精,可能是习惯了,并不急着遮

掩,就这么妙相毕陈地站着。

小婢的脸色泛了白。

“奇怪,这煞星怎会找上门来?”封于丹自语了一句之后,朝小婢道:“把客人请到外

客厅,我马上来!”

“是!”小婢急急转身出去。

“司徒明月……这名字好熟?”少女之一开口。

“嗨!我想起来了,管公子常提的那个。”另一个抢着说。

“你两个到里面去!”封子丹摆了摆手。

外客厅,面对花树成荫的院子。

司徒明月兀立在白石铺砌的花径接阶沿的尽头。

“哈哈哈哈……”笑声中,封子丹自厅门出迎,抱着拳:“司徒兄,难得,常听管公子

提及大名,只是没机会拜识,今日光临,真是……真是……,呃!蓬……蓬荜生辉!”好不

容易挤出这句词,人已到了阶沿边。

司徒明月的脸色很冷,为了管寒星的面子,勉强抱了下拳:“无事不登三宝殿,有桩事

特来拜访!”

“不敢,不敢,请里面坐!”侧身抬手邀客。

司徒明月举步上阶,人厅,双方落空。

小婢献上香茗,退了出去。

客厅里摆了不少古玩,居然也挂了些时人字画。

“司徒兄光临有什么指教?”

“想见一个人!”

“哦!谁?”

“封兄的左右手‘七巧燕’符易水。”森寒的目光像两柄刀,直插在封子丹的脸上,单

刀直人的问法,目的是看他的反应。

“司徒兄要见符易水?”封子丹的表情是意外,并没有震惊或是不安的样子,十分平常

的反应,毫无异象。司徒明月大为困惑,照理,封子丹应该已经得到符易水的死讯,如果他

是参与者,不可能这么沉得住气,如果说他不知情似乎又说不过去,可惜来时匆忙,不曾先

向管寒星打听一下他的为人心性,否则就可据以判断。

“不错!”司徒明月口里漫应着,心里在急急的盘算。

“找他什么事?”

“有个问题要当面向他求证。”

“他人不在。”

“是封兄差他去办事去了?”司徒明月话中有话。

“这倒没有,他并不一定跟在下住一道,不瞒司徒兄说,男人嘛,总难免有他个人的活

动。”他说得很从容。

“能找到人么?”

“难说!”封于丹摇了下头:“司徒兄是想求证什么?如果事关紧要,在下立刻派人分

头去找。”

司徒明月心意一转,决定引藤挖根。

“听说他是‘金剑帮’密使‘无头人’的手下密探。”声音冷,但相当有力。

“什么,他……是‘金剑帮’密探?”封子丹吃惊了。

“对,有铁证!”

“这……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司徒明月半步也不放松。

“他跟了在下很多年,从没发现他有什么……”

“封兄,即使是跟你一块长大,也难保他没隐私。”

封子丹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这虚有其表的花花公子是扮猪吃老虎还是真的不知情?

司徒明月一时无法判断,但他已下定决心既然来了就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封子丹吐口气,眉头舒开。

“反正在下不在帮不在派,管他是什么密探,跟在下什么关系也没有,大不了请他走

路,在下不沾惹就是。”

“封兄,事情怕没那么简单!”

“怎么说?”

“‘金剑帮’爪牙在开封已经做了好几件惊人血案,血案的苦主都是极有分量的人物,

符易水是封兄的贴身保镖,说无关系,恐怕没人会相信。”司徒明月脸色更寒。

“这……这……”封子丹站起来,在厅里转了半个圆,苦着脸道:“司徒兄,说老实

话,在下除了结交几位朋友,喝酒赏花之外从不过问江湖是非,管公子跟司徒见是至交,不

看僧面看佛面,请多多包涵,代为洗脱。”说着,深深一揖。“封兄,若非因为管老弟的关

系,在下不会是这等态度,一句话,请封兄交人。”司徒明月是故意这么说的,因为符易水

是管寒星所误杀的,而封子丹与管寒星是朋友,不管双方是在什么情况之下结合,朋友总是

朋友,即使要把事拉明,也应该由管寒星自己来做。另方面封于丹是什么身份还是未知数。

“要在下交人?”

“不错,今晚三更,在下再来拜访,希望到时候能见到符易水,话说到这里为止。”说

着,站起身来。

“司徒!”封于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如果符易水真是‘金剑帮’的密探,司徒兄到

此访他定然会知道风声,以他的身手而论,在下自保都成问题,怎能交人?”

“那是封兄的事!”司徒明月冷面无情。

天色已在不知不觉间暗了下来。

小婢进来燃上了蜡烛,又低头步了出去。

司徒明月挪步……

封子丹急忙抬手。

“司徒兄,在下想到一个主意……”

“噢!什么主意?”

“司徒兄难得光临,容在下略尽地主之谊,饮上几杯,在下立刻着人分头去找符易水回

来,如此一举两得。”

“不必,在下说过三更再来。”司徒明月如此坚持是有用意的,明里看不出马脚,只有

暗里抓狐狸尾巴,符易水现在可能已经人了土,找人是句空话,在三更天之前,换由金老四

来探索,定可摸出蛛丝马迹。

封子丹怔住。

司徒明月举步。

“在下送司徒兄!”封子丹跟着挪步。

“用不着多礼.在下自己会走!”蓦地,一条人影挡在厅门之外。

司徒明月止步。

封子丹“啊!”惊叫出声。司徒明月定睛一望,不由心头剧震,堵在门口的赫然是早已

陈尸丛林小路边的“七巧燕”符易水,死人复活还是他根本没有死?人是管寒星杀的,善后

也由他料理,管寒星是精明的人,这到底怎么回事?映着烛光,符易水的脸孔苍白得没半丝

血色。

“易水,怎么……回事?”封子丹期期地问。

“我……受了伤!”符易水虚弱地回答。“进来再说!”

符易水人厅,摇晃着到椅上坐下。

司徒明月转回身来,冷眼望着符易水。

封子丹走近符易水身边。

“易水,你……怎么受的伤?”

“我……被人……出卖。”

“慢慢的说!”苍白的脸抽动了几下。

“伤得重么?”

“一时死不了,但也活……不了。”

“你……”封子丹的脸色变了又变。符易水这时才把目光投向司徒明月,脸上现出一个

比哭还难看的笑,如果他没有动作,已经是个标准的死人。

“易水,司徒大侠是专程来找你的。”

“唔!”

“他要向你求证一件事……”

“什……么?”

“听说你是‘金剑帮’的密探,有这事么?”

“有!”符易水的目光没离开司徒明月。这一个“有”字,使司徒明月心弦一颤,他居

然毫不犹豫地承认了,看样子今晚没白来,一定有好文章。

“你……真的是……”封子丹的脸色开始泛白。

“司徒大侠!”符易水的死人脸突然透出了红色,精神似乎振作了许多:“请稍为忍

耐,等在下……做完该做的事。”

他要做什么事?

司徒明月默然,心里急转着念头,情况太诡谲,他必须要很冷静地应付。现在,他开始

担心管寒星的安全,符易水死而未死,管寒星很可能已经遭遇了意外,因为照情况推测,武

宏是“无头人”的替身,现场又出现了个金黄布套的蒙面人,“无头人”再加两度袭击金老

四的蒙面人,管寒星绝对应付不了。

心念之中,他开口了。

“本人先问一句话。”

“请问。”

“管公子平安么?”

“当然。绝对!”

司徒明月放下了虚悬的心,但也更加困惑。

符易水的目光转向封子丹。

“封公子,在下。……跟你名为主从但情同手足……”

“没错,你想说什么!”封子丹的目珠在转动。

“在下一直担心没机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翠园疑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