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十五章 神秘失踪

作者:陈青云

就在此刻,纪大妞出现在堂屋门。

金老四心里直念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赶紧上前几步背过纪大娘,朝纪大妞连连挤

眼,然后放大了嗓门道:“纪!”

娘,你要我办的事出了点小问题,我不敢做主,请你随我到现场看样东西。”说完,又

重重挤了下眼。

“丫头,你要他办什么事?”纪大娘上前盯着问。

“一件对我很重要的事!”纪大妞显然已经应和。

金老四的心放了下来,手心里全是冷汗,要是纪大妞不肯盲目附和,言语中露马脚,后

果可就严重了。

“什么重要事?”

“娘,回头我再告诉您。”

“你要跟他出去?”

“是的!”

“丫头,你可要自量些,别给我捅漏子……”

“娘,这我知道。”说完,朝金老四挥手道:“我们走!”

金老四如获大赦,匆匆地向纪大娘抱拳躬了躬身,转身便走,他怕大娘又改变主意盘根

问底,可就麻烦了。

出了大门,纪大妞跟上。

“老四,你玩什么把戏?”

“真的是有事。”

“什么事?”

“先找个稳妥的地方再说。”“好,顺城脚走。”

两人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停下来。

“老四,说,你找我什么事?”

“司徒大侠失踪了,今天是第三天。”金老四的目芒紧盯在纪大妞的脸上,他要从对方

的反应来探测谜底,“司徒……大侠失踪了?”

纪大妞显然很震惊。

“是的!”

“因为……我知道姑娘很关心他。”金老四的斗鸡眼一瞬不瞬地望着这长相不高明,但

却神秘可怕的女子,在猜测中司徒明月的失踪可能与这一家有关。

“为何断定他是失踪?”

“已经三天找不到人的影子,也没他的消息n”

“要是他有事去了别处呢?”

“姑娘认为他可能去了什么地方?”金老四逮住了话头趁机反问,这句话是有特殊含义

的,等于是正面攻击_“你是跟他的人,对于跟他的人,对于他的行踪应该比谁都清楚,为

什么反来问我?”

纪大妞瞪大眼显然地不高兴。

“姑娘别生气、我只是……无心的一句话。”顿了顿又接下讲道:“司徒大侠的对头不

少,尤其很多人想图谋他的雪剑,人有失手,马有漏蹄,功力再高,也难免不遇到凶险,我

最担心的是那些不敢明来暗中使险心的……”

“好啦,别说了,事情是怎样发生的?”

金老四看不出对方有什么可疑的迹象,略作考虑之后把两人分头查探花花公子封子丹住

处,以及管寒星上门追究,“七巧燕”符易水自裁等经过说了一遍。

纪大妞的眉头变成了一个倒八字。

“这么说来,司徒大侠的失踪可能与‘金剑帮’有关?”

“十有九是如此。”

“封子丹不是‘金剑帮’的弟子?”

“表面上看是如此,不过……江湖人心鬼蜮,在没百分之百证实之前,一切都难说,尤

其‘逍遥公子’管寒星,我始终觉得他不是心术正大的人……”

“好!我知道了。”纪大妞咬校牙,这句话的意思到底代表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老

四,你可以走了!”

“姑娘对这件事……”金老四想讨句实话c“我说我知道了!”

“姑娘的意思是……”

“怎么做是我的事。”

金老四无话可说了,事情等于没有结果,但他有两个判断,一个是司徒明月的失踪与纪

大妞一家人没有关连,另一个是纪大妞可能采取行动。拱拱手掉头离去。现在,他考虑如何

向“青竹老人”回话,事情办得并不漂亮,定会招来老人一顿嘀咕。

小吃店——老人口里的臭地方。

事实上小店并不臭,反之还很干净,只是店面太小,一共只有四张白木桌子,厨灶占了

三分之一的空间,掌锅跑堂全由老板一个人包办,菜式不多,大半是现成的烧卤,老板是个

胖弥勒型的半百老头,满福态的。

现在,只有两个客人,一个是发枯须乱衣履敝旧的“青竹老人”,另一个是干瘦穷高的

“马二先生”。

桌上五六碟烧卤小菜,两个酒碗,酒罐子放在桌边。

老板坐在角落里的竹椅上眯着眼摇扇子。

两个老怪物似乎已经有了七八分酒意,双目已经发了红,相看是用斜眼,但酒碗还是满

的,看样子二老是不醉无休。“马二,怎么样?”

“差不多了。”

“可以谈正事了吧?”

“唔!”马二先生手指摸向酒碗。

“慢着!”老人把他的手扒开:“暂停,趁你还没趴倒之前先谈正事,谈完再喝。”偏

着头,翻着醉眼。

“老小子,你是心疼酒钱?”

“随你怎么说,反正没谈正事之前不许碰酒碗。”

“好吧!”马二先生无可奈何地甩甩头。

“快说,趁现在没别的耳朵。”

“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问吧!”

“你老小子现在是‘四绝山庄’的贵宾?”马二先生的神情忽然正经起来。

“不错!”老人点头,“你跟‘天龙神君’谷中强是过命的交情?”

“对!”

“我知道凶手是谁。”

“谁?”老人目暴厉芒,就像热铁在砧上被敲击的第一锤。

眯着眼在竹椅上扇凉的店老板也圆睁双目,挺直了上半身,脸上松垂的肥肉也突然抽

紧,直瞪着两个老怪物。

看来彼此是同路人,不然二老谈话不会毫无顾忌。

“鬼中鬼!”马二先生一字一句地说。

“鬼中鬼……想不到是这该死的老王八。”老人相当激动,须发乱抖,表面上拖拖沓沓

的,他真正发了火,那神情还是非常可怕的:“我莫三白要敲碎他的乌龟壳。”

“老小子,乌龟要是缩了头,揪出来还真不容易。”

“马二,你是怎么知道的?”

“当年我是唯一的目击者。”

“你亲眼看到?”老人猛拍了下桌子。

“不错!”

“谷中强是被害于行官密室,你当时在场?”

“没有!”马二先生摇头。

“你在寻我开心?”老人横眉竖目。

“老小子,你听我慢慢说,别急。谷中强在得到玉狮子和‘玉机金经’之后,遭到‘鬼

中鬼’和一个蒙面人联手截击,我是路过听到搏击之声跑去的,到了现场,正碰上谷中强受

伤不支倒地……”

“蒙面人是谁?”老人忍不住开口。

“别插嘴!”马二先生瞪了瞪眼,接下去道:“我一现身便被两人缠上,那蒙面人的剑

法相当不赖,加上‘鬼中鬼’的鬼门道,我自顾不暇,要谷中强快走,他伤势不轻,行动艰

难,被蒙面人分身截住,我又摆不开‘鬼中鬼’的死缠……”说到这里,端起碗就喝。

“要你暂停……”

“口渴了,先润一下喉咙。”

“嗨!”

“别嗨!”放下空碗,伸伸细长的脖子:“谷中强意在先保住命,从怀中掏出东西抛了

出去,天黑,看不清楚落点,蒙面人舍了谷中强去捡东西,金经是轻东西,抛得不远,被他

捡到,玉狮子本身重,飞得极远,谷中强趁蒙面人去寻找玉狮子的空档脱了身,‘鬼中鬼’

自知收拾不了我,虚晃一着也溜了。”话声到此打住。

“完了?”

“还有下文!”

“继续说呀!”

“我担心谷中强的安全,追了下去,却没追到人,我判断他必回行官,而现场距离行宫

不到五十里,立刻转方向赶奔行宫,刚到地头,又碰上‘鬼中鬼’和蒙面人会合,‘鬼中

鬼’告诉蒙面人已经除去姓谷的永绝后患。”

“好哇!马二先生,你居然装了十几年哑巴……”

“事情还没完!”

“说!”老人忍不住也把前面的一碗酒灌进了嘴。

“蒙面人也告诉‘鬼中鬼’,据手下暗桩报告,在对付谷中强的现场附近发现了‘神刀

客’胡满的行踪。”

“哦!‘古月世家’的开创人,后来呢?”

“两人判断玉狮子已落人胡满手中,决定去追踪胡满,我暗中尾缀下去,一到郑州城我

一个疏神脱了线……”

“道行太差!”

“少风凉,你老小子的道行也高不到哪里。”

“别停,说下去!”

“第三天夜晚,我认定已没指望,准备折回神君府看看谷中强的下文,想不到半路撞上

了,两个臭王八用最残酷的手段逼胡满交出玉狮子,那小子够狠,人只剩半条命,就是死不

屈服,最后半条命也没了。”

“玉狮子呢?”

“胡满身上搜不到玉狮子。”

“嗯!这我知道。”

“你老小子知道?”

“玉狮子包了一层壳,变成了金狮子,而且还是‘古月世家’的传家之宝,可惜继承的

不知道金狮子便是江湖上拼命争夺的玉狮子”接着,老人把胡家堡失窃,掏空了的玉狮子送

回到“四绝夫人”手上的经过说了一遍。

“这么说……胡满在拣便宜得到玉狮子之后,立即找金匠加以改装,然后转手送回胡家

堡,而他的家人不知道金狮子便是玉狮子当珍玩藏着,可是……时隔十多年,是谁发现这秘

密而加以窃盗?又为什么在取去狮腹藏宝之后把玉狮子送给‘四绝夫人’?”

“这且不谈,你还没交代这十多年你窝在哪里?”

“算了,说起来丢人。”

“丢人也得交代。”

“哼!”马二先生坠了下桌子:“在胡满惨死的现场,我本意要替谷中强讨公道,一个

疏神反而中了‘鬼中鬼’那王八羔子的‘森罗丧元掌’,差一点老命不保,总算我脚底下

快,憋了一口气脱身,到现在才算复元。”

“好家伙,你能保住老命复功算侥天之幸。”

“我差一点想从此埋名……”

“废话,公道哪能不讨。”

就在此刻,金老四匆匆进人小店。

“怎么样?”老人迫不及待地问。

“司徒大侠仍然下落不明。”

“纪家怎么说?”

“我看见纪大妞,不是她们干的。”

“你小子能断定?”

“能察言观色,再加上那不自量的妞对司徒大侠的死心塌地,十有九错不了。”金老四

在路上就想好了说词。“十有八九,另外一成要是错了呢?”

“您老人家……别这样挑好不好。”金老四苦笑。

老人猛抓头上的乱发,久久才拍了下桌子道:“那小子非找到不可,只有他的快剑能对

付那王八羔子,同时这也是他该挑的担子。”说着瞪向金老四:“小子,快吃快喝,填饱了

就走,上天入地得把小子翻出来。”金老四拉椅子在下首坐下。

胖老板不待吩咐,主动添了碗筷,外加一大盘熟肉。

二更初起的时分。

翠园。

一辆双套马车缓缓驶出西门,赶车的一声,扬起鞭子正要加速,一条人影从路边现身,

直立在路中央,赶车的放下鞭子,这是距西门不到三丈,门口高挑的气死风灯还能照及,拦

路的是个村姑打扮的少女”

马车已停住。

“喂!你这是做什么?”赶车的喝问“车里是什么人?”

“咦!怪事,车里是什么人与你何干?”

“快回答!”

“你有毛病?”

“你想死?”车里传出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一个女人家怎么这样凶,没来由到人家

大门口来找碴,黑三,我们要赶路,别惹事费时间,好言好语打发她吧!”

赶车的喘了口大气,道:喂!我说姑娘,算拜托你让路行不行?”

“不行,你说车里是什么人?”

“封公子的家小。”

“到哪里去?”

“回乡下娘家!”

“打开车门,人下来。姑娘我要检查。”

“人下来……检查……这算什么?”

“算什么都成,姑娘我说一不二。”

“你不怕被马撞倒?”

“那你们就永远到不了乡下。”

车厢里又传出那女人的声音:“姑娘,你是谁?”

村姑道:“别管我是谁,出来!”

赶车的黑三怒哼了声道:“疯子.懒得跟你歪缠。:鞭子“叭!”地在空中一挥,两匹

马立即昂头起步……

村姑双手前伸亮掌,作出拦阻之势。

“吐噜噜!”两匹马发出一个怪声.前蹄一屈,趴伏下来,赶车的身手却也灵便.迅捷

地跃落地面。

“啊!”车厢里传出一声尖叫。

赶车的正待发作,低头一看两匹马寂然不动,像是已经死了,登时僵住,无声无息,一

抬手便毙了两匹壮健马,太骇人了。

“什么事?”一个人步出园门.迅快地接近马车,是个衣着华丽的年轻人,站定之后.

目光一扫现场,然后停在村姑身上,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这位……姑娘要搜车!”马车里的女人声音。

“两匹马报销了!”黑三接了一句。

“姑娘,你……”年轻公子紧皱眉头。

“你就是封子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神秘失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