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十八章 疑云密布

作者:陈青云

“你懂我的意思?”司徒明月一手握剑柄,一手抓剑鞘,剑已抬起。

金老四全身抽紧,又矮了半截,一步一步后退。

司徒明月随之上步……

金老四自知无法幸免,他很明白闪电杀手的能耐,他不能喊救命,那是多余的,因为不

会有天外飞来的救星;这瞬间,他内心的感受无法以言语形容,做梦也估不到生命会结束在

他最亲近的人手里,的确是死难瞑目。

“司徒明月,我金老四为你出生人死,你……竟然狗肺狼心,你尽管下手。”金老四激

愤地狂叫出声。

“老四,你只能怨命,谁要你……”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一个怪怪的声音传自司徒明月的身后:“小子,把你的手放

下。”声音近在耳边。

司徒明月电挚回身,雪剑已离鞘在手,但却不见人,呼吸登地为之一窒。

金老四像野兔般窜进乱草杂树中。

“小子,你为何要杀金老四?”怪声再传,近在飓尺,就是不见人影。

“老前辈!”司徒明月手中剑垂下:“只是做戏。”

“做戏?”

“是的,为了对付‘金剑帮’,晚辈有一套完整的计划,不得已而委屈老四,只是表

演,并非真的杀人。”“表演给谁看?”

“老前辈,难保不隔墙有耳,暗中有眼。”

“真的是这样?”

“老前辈信不过晚辈?”

“当然信得过,否则怎会点你雪剑招术的缺点;对了,你小子被神火教徒引走,到了什

么地方?”

“邮山!”

“发生什么事?”

“去见他们的教主!”

“噢!你见到了死灰复燃后的神火教主?”

“没见过,只闻声而不见人,老前辈知道神火教的来路么?”司徒明月乘机询问,同时

一直在暗察声音的方位,但他失望了,听来近在耳边的声音竟不知发自何处。

“不知道,他找你何为?”

“算不久前在‘古月世家’杀神火使者的旧帐。”

“哦!结果呢?”

“晚辈侥幸脱身。”

“嗯!很好,很好,你好自为之,老夫走了!”

司徒明月任立当地。

晨曦初露。

封树人的茅屋幽居。

“青竹老人”莫三白与风不变在喝酒,从桌面上的空碗碟和桌脚边的空罐子来看,两个

老怪物已经喝了一整夜,醉眼迷离,头晃手抖,但仍有一口没一口地跟着。

金老四匆匆来到。

“两位老人家还在喝?”

“老友久别重逢,不醉无休!”“青竹老人”乜斜起醉眼。

“虽不醉,不远矣广风不变的头直摆。

“小子,找到司徒明月那小子没有?”“青竹老人”问。

“找到了!”金老四苦着脸。

“人呢?”

“说来话长!”

“时间还早,慢慢说吧广头一仰,连人带椅靠在壁上。

于是,金老四把司徒明月与纪大妞在老榆树下交谈,纪大妞被“飘萍过客”带走,怪老

传声,邓山约会以及险遭杀手等等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二老纵然动容。

“青竹老人”坐直,双肘重重放在桌上。

“这小子在捣什么鬼?”

“小的看他有点怪,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金老四翻起斗鸡眼:“他要杀我灭口,

一点也不像是做戏。”

“你小子的意思是……”

“不是中了邪就是已经被人控制利用。”

“废话!”

风不变冷冷地接口道:“江湖上的事很难说,凭他随身带的雪剑,不知引起多少人的窥

觎,之所以还没有发生强取豪夺,一方面是他剑利功高,等闲之辈不敢轻言动手;另方面,

他的同路人都是难缠难幕的人物,不能不有所顾忌。”啜了口酒道:“不能明争,就出之以

阴谋是可想而知的事。”

金老四急接道:“风老前辈说的是。”

“青竹老人”瞪眼道:“你小子懂个屁!”风不变又道:“金老四说的那个发怪声的是

不是你糟老头昨晚说的那个隐埋了十多年,连带马……”

“青竹老人”抬手阻止风不变说下去,点点头道:“是他没错,到洛阳来找我还没跟他

碰头,这桩事找到他说不定就可以揭开真相。”

外面一个怪怪的声音接口道:“不必找,本人已经来了!”

金老四道:“对,小的听到的声音就是这位……”

“青竹老人”挥手道:“少开口,到外面看看。”

金老四耸耸肩,转身出堂屋门。

“青竹老人”抬头向外道:“进来吧!”

人影出现在堂屋通灶的门边。

现身的是个须发俱白,眉毛特长,目闪绿芒,脸上尽是疫病的灰衣束腰老人,手里持着

一根弯弯的藤杖,那形象不是怪而简直是可怕。

风不变站起身来,老脸一片惜愕。

“青竹老人”斜起醉眼道:“你老弟够诡,的确是鬼气很重,竟然从灶洞里钻出来,有

酒没菜怎么样?”

怪老人道:“现在不想喝,我们就这样谈谈广绿芒扫向风不变。

“青竹老人”道:“你老弟应该认识这老小子?”

怪老人点点头道:“认得,果然是没变多少。”

风不变道:“阁下倒全变了!”

怪老人打了个哈哈。

“老弟,谈吧!”“一青竹老人”撑起手拐,半身靠桌。

“司徒明月的表。现的确非常古怪。”

“怎么古怪法?”

“您老哥已经完全知道整个事件的经过!”

“老四小子全说了。”

“好!那小弟就把怪处一样一样说出来:第一,他听不出小弟的声音,这应该是不会有

的事;第二,他对那个姓纪的丫头突然有意,竟然作非分之想,而且自毁了在柳漱王坟前所

发的誓言,这不是他的作风……”

“他说过有所图而故意演戏这句话?”

“对,但小弟看来不像演戏。”

“好!说下去!”

“第三,他声言不再干预姓纪的向‘四绝山庄’索仇,必要时还将加以协助。”

“嗯,第四呢?”

“一个姓牟的神火教徒传口讯相约,他们曾经交过手,可是他认不出对方,说是健忘,

这太不可能了吧?”

“懊!”“青竹老人”搔搔头上的乱发:“第五?”

“他到了北邙鬼丘应约,被神火教主胁迫加盟,他竟然动了心,照理为了他师父‘万寿

老人’之死,以他的个性,不应该敌意杀意俱灭,但他没有,只是口头上……”

“他当场杀了对方两名弟子?”

“是不错,那只是情势所形成。”

“你老弟认为呢?”

“心性失常,有可能被某种力量所制。”

“说完了?”

“还有,第六点,在他拒绝交出‘雪剑’作质之时,似乎自恃暗中有援手而十分笃定,

第七,他准备杀金老四灭口时,眼里的杀光表示他是认真的,由于小弟出声阻止,所以他改

口诡称是为了某种企图而做戏。”

“你老弟对他的看法是不……”

“最后一点小弟说出来您老哥去评断,助他脱困之人论身法在你我之上,人能幻成影化

成烟,当今之世有谁?”

“青竹老人”虎地站起来身来,目芒电张。

“难道会是……”他只说了半句话便住口。

“您老哥想到谁?”

“鬼中鬼?”三个字分成三段说出口。“一点不错!”

怪老人深深点头。

“这可就是怪事了!”

“怎么说?”怪老人目中绿芒连闪。

“青竹老人”离开桌子,走到怪老人身前,偏起头,把他看了又看,最后,腰一伸,双

目圆睁,连吹胡子。

“你老小子有毛病?”怪老人的白色长眉弯成了两道半环。

“毛病大了!”

“什么毛病?”

“你老小子到洛阳来是野游作客?埋了这多年,过没太阳的日子,你等待的是什么?”

“青竹老人”越说越生气:“好不容易从陪宰的马二那儿得到线索,天从人愿碰到了正点

子,你老小子竟然轻易把他放过……嗨!”

“哦!原来您老哥是为这个生气,对于这点小弟有解释。”

顿了顿才又道:“对方是什么角色您老哥很清楚,什么人就要以什么方式对付,如果不

能一击奏功,便成了打草惊蛇,岂非弄巧反拙?他要是从此销声匿迹,永不出世,这些年付

出的惨痛代价岂非全落了空?”

“歪理!”口里这么说,实际上是承认了。

“不管什么理,您老哥消口气就成了。”

“你老小子有有何打算?”

“稳扎稳打,谋而后动。”

“这是不着边际的话。”

“不,谋,知敌诱敌;动,情况时机。进行的方式得看线索和情况而定,我们随时商

量,目前最主要的是司徒少快跟对方的关系和他本身情况不明,必须先设法查清楚,否则我

们便无法展开行动。”怪老人沉稳地说。

“如照你老小子的猜测,那小子着了道儿变了心性,这问题便相当棘手,他那柄捞什子

雪剑,更使他如虎添翼,困难在于我们对付他不能过分,而他在别人支使下对我们却毫无忌

惮,希望他真有所谋是在演戏。”“青竹老人”收拾起了玩世不恭的态度,一本正经地说。

“小弟也希望猜测错误。”

“我们得特别注意他与神火教主三天之约。”

“对,最好能在他赴约之前查明情况。”

“照目前情形,他定然逃避跟我糟老头见面……”

“对了,为了安全起见,金老四必须避免跟他照面,如果小弟的判断正确,金老四可能

成为无辜的牺牲者。”

“嗯!这倒是很重要。”

“敝人有个建议。”风不变开了口。

“你老小子有什么傻主意?”“青竹老人”回头。

“暂时解除他的雪剑。”

“晤!主意是不错,用什么方式?总不成用强硬的手段,那会激起他的反抗,后果可能

十分严重。”

“抬出打铁的。”

“青竹老人”点点头,又摇摇头道:“打铁的远在崤山,时间上来不及,而且那小子的

臭脾气比我糟老头还倔强,他干不干还是问题?”

风不变道:“他自己的事他不管谁管?”

怪老人道:“事到如今非请他出山不可,时间早晚没紧要,问题是谁去请他?你我都不

能分身,而别人恐怕连见他的面都难,这……”

“青竹老人”一拍胸脯道:“由我糟老头处理,准保他马不停蹄地赶来。”

风不变慾言又止,脸上现出了痛苦之色,这一点当然逃不过“青竹老人”的双目,转过

身又瞪起了眼。“老小子,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没有!”风不变摇摇头,神色回复正常。

怪老人悠悠地道:“在打铁的没来之前,我可以先行试试,用点手段,也许能把雪剑收

回,一方面减少凶险,另方面防止万一落人神火教主之手。”

“青竹老人”转回身道:“好,这主意不赖,不过,你准能找到那小子人么?”

怪老人道:“尽力而为,告辞!”身影缩回灶房。

“青竹老人”用真气向外传声道:“老四,进来!”

金老四进人草堂。“老四,你马上准备跑一趟崤山。”

“做什么?”

“做事,做什么?你先去收拾,我老人家会交代。”

“是!”

天香楼——洛阳豪华酒店之一。

时当正午,酒店最热闹的时候。

后进正楼第三间雅座,一个红衣少女独据自饮,桌面上摆了最少十道菜,而且都是精致

的,这些菜让一个大肚皮的壮汉来吃恐怕也撑不下去,何况一个少女;只一副杯筷,当然不

会还有别人,看样子是钱多了吃派头的。

她是谁?她就是开封“古月世家”的少主“火凤凰”胡莺莺,骄纵任性的大小姐,一个

妙龄少女上酒馆已属少见,独站一间雅座更是绝无仅有,然而她却不管这些,她一向是率性

而为,爱怎么就怎么。

“咋!咋!”门上起了叩击之声。

“谁?”

“小二!”

“什么事?”

“姑娘要找的客人来了!”

“嗅!”胡莺莺霍地站起身:“请他进来!”又黑又大的眼睛直盯着房门,抿着嘴,粉

腮上透出了一抹欣悦。

门轻轻推开,站在门边的赫然是司徒明月。

两人默然对望。

小二悄然退了下去。

“请进!”久久,胡莺莺才开口。

司徒明月跨进,顺手反带上门,走近桌边。脸上是惯常的冷漠,他没有说话,就这么直

挺挺的站着。

“何不请坐?”胡莺莺抬手。

司徒明月缓缓在胡莺莺对面坐下,还是闭着嘴。

“司徒大侠,想不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吧?”

“的确是想不到广司徒明月意态冷漠。

“我是专程到洛阳来找你的。”胡莺莺笑笑。

“哦!这么远来找在下,有重要的事么?”

“是有事!”

“胡姑娘怎知在下到了洛阳?”

“我从家师‘霹雳夫人’那儿得到的消息,你被人绑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疑云密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