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 二 章 通天怪物

作者:陈青云

“千蛊蜂”是前所未闻的毒物,这老头和刚才离开的年轻汉子居然不惧,这有两种可

能,一个可能是他们歇脚的位置跟现场有一段距离,没听到“九阴绝剑”与司徒明月的对

话,所以不知道有这致命的毒物;另一个可能是他俩与“九阴绝剑”本是一路的,先涂了防

螫之葯,这是管寒星心里依情况所作的分析。

“青竹老人”走近。

在管寒星眼里,对方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糟老头子,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看到而且是根本

就不值一顾的角色。昏沉沉的目光毫无神采,怎么说也不像是练过武功的人,表面上的反应

是如此,但却不敢掉以轻心。

“青竹老人”冲着管寒星减牙一笑,然后巡视了现场一遍,就最靠近脚边的一具死尸仔

细看了看,摇着乱蓬蓬的头,自语般地道:“都了结了,准没苦主。嘻,九匹马,是一笔小

财,运气还不错。”

管寒星一怔,这老头是装伴还是真的想发死人财?

“公子!”老人望向管寒星:“你认识他们么?”

“不认识广管寒星随口而应。

“你是过路的?”

“唔!”

“看来你是有钱人家的公子,不在乎小钱,我老头可是个穷哈哈,三天两头缺酒钱,他

们留下的那几匹马……你不反对我老头子牵去卖吧?”

“当然!”管寒星现在有些摸不透这糟老头子了。

“九匹马,贱卖,每匹至少十五两银子,九得九,五九四十五,一百三十五两,嘻,可

以自在地混上一些日子了!”晃了晃毛头,用竹棍拨了一下脚边的乌竹筒,哺哺地道:“这

是什么捞什子,不会藏得有宝吧?”

管寒星的心弦震颤了一下,他怕把毒蜂给拨出来。

“青竹老人”弯腰捡起两个竹筒,走向原先司徒明月所坐的大石头,朝两端看了看,作

势就要往石头上砸。

“老先生,你要做什么?”管寒星脱口惊叫。

“你……叫我老先生?”

“是呀!”

“哈!有意思,从来没听人称呼过我老头子作老先生,糟老头、老不死、老狗这倒是听

惯了的,你很懂礼。”

管寒星可没耐性跟对方扯淡,他担心的是毒蜂。

“老先生想做什么?”

“打开来看看呀!说不定里面有可以卖钱的东西。”

“里面是要命的东西。”

“要命的东西?嘿!公子很会说笑,我老头子连白天做梦都想要命的东西,钱就是穷人

的命,要命就是要钱,对不对?”

说着,把乌竹筒用力朝石头砸去。

管寒星慾阻无及,呼吸一窒,向后急弹。

竹筒碎裂,黑点飞迸,洒了一地。

管寒星连脸都青了。

奇怪,不见毒蜂飞起?

“青竹老人”扔去手中碎竹片,口里道:“晦气,我老头子以为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想

不到是些死蜂子。”

死蜂子?

管寒星回过了神,弹身掠了过去,一看,真的怔住了,石头上、石头边地上洒满了一大

片黑毛蜂子,细腰虎头尖角,全身披满黑毛,每一只足有半寸长,看上去就十分恐怖,但都

死了,没半只能动的。

这可是做梦也估不到的怪事,“九阴绝剑”花了三万两黄金从苗疆买来了这批特饲的

“千蛊蜂,主要目的是对付“不见血”司徒明月,怎么会是些死蜂呢?怪不得这些死者在按

动卡簧之后,不见有毒蜂飞出……

“这怎么回事?”管寒星脱口问。

“怎么回事?”老人反问。

“在下……是说这些死蜂子……”管寒星一向口齿伶俐。

俊逸洒脱,现在却变得很笨,非常之笨。

“死蜂子就是死蜂子,这有什么稀奇。”

“老先生知道这是什么蜂么?”

“野蜂,谁都能一眼就看得出来。”

管寒星哑口无言,对这g老头子他又无法作任何判断。

“糟!这笔小财发不成了。”老头子跺了跺脚。

’‘为什么?”管寒星有些迷茫。

“我老头子在开封混了一辈子,好歹二个是分得请楚的,这里是‘古月世家’的地盘,

在他们的地大卜死了这么多人,他们一定会追究一,要是我老头子把马牵会女厂,这不是找

死么?

命还是比钱重要,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还是趁早离开为妙广说着掉头便走。

管寒星的头脑忽然清醒过来,他要把事情弄个明白,堂堂白云堡少堡主“逍遥公子”绝

对不能受人戏耍。

“老先生慢走!”他轻轻一飘截在头里。

“公子有话要吩咐?”

“不错!”

“莫非看我老可惜财发不成,要赏赐几个酒钱?”

“并无不可!”

“那……谢啦!”

“先别激,老先生到底是谁?”

“我?”老头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还能是谁,开封城一个老混混,连姓什么都已忘

了,只差点没做伸手大将军,偷鸡摸狗混日子.又没勇气上吊…,··”

“老先生是江湖人?”管寒星切断了对方的话。

“当然,没亲没戚没地方落脚,不是江湖人是啥?”

“在下要知道老先生来路?”

“公子,说过了,无名少姓的老混混。”’“老先生还是说实话的好?”管寒星的俊面

已寒了下来,人俊,看起来一点也不凶,但语气却已经不善。

“我老头子说的没半个字是假的!”

“老先生要迫在下得罪么?”

“哦!这……岂敢、岂敢,公子太看得起我老头子了,竟然用上了得罪二字。峪!真是

的……”头一转,突然怪叫道:“我的妈呀!这下可惨了,这一耽搁,长翅膀也飞不了,公

子,我老头子的命交给你啦!”

管寒星转头望去,心头突然一紧,俊面也随之一变。

一顶红色轿子,由四名赤膊壮汉抬着,像一朵红云般飘来,轿后随着两名红衣女子,已

经进人树荫之中。

糟老头子躲到树身之后,口里急念房:“阿弥陀佛,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保佑我老头

子别被这婆娘逮到。”

也只眨眼工夫,轿子已到现场。

管寒星暗叫了一声:“霹雳夫人!”

“霹雳夫人”是当今武林几个使人连听都不敢听到的邪门巨率一魔二鬼三妖四大怪之中

四大怪之首,其余一魔二鬼三妖各代表一个人,名次是这么排,但各有千秋,谁只要碰上其

中任何一个,就算是倒足了八辈子的霉。

管寒星现在断定糟老头子是江湖人物了,而且可能不是些次之辈,只是装疯卖傻而已,

否则他不可能一眼便认出来的是四大怪之首的“霹雳夫人”而且还加以躲避。

轿子放落,四名轿夫退到轿后,双臂环胸、昂头,就像是四头没毛大狗熊。两名红衣女

子站到轿门边,粗黑旷悍。如果不是因为衣着打扮,你绝对不敢承认她两个是女人,大小之

别与四个大狗熊异曲同工。

“莫三白,给老娘滚出来!”

声音从轿子里传出来,像平地起了个声焦雷,武功不济的定会震破耳膜,怎么说也不像

是女人的声音。

管寒星打了一个震颤,并非由于“霹雳夫人”的霹雳之音,而是“莫三白”三个字。

“通天神怪”的化身之一“青竹老人莫三白他没见过但耳熟能详,对方的青竹棍是标记,自

己竟然没想到,实在是差劲。

“莫三白,你还敢躲着?”又是一声雷鸣。

“老婆子,你怎么阴魂不散,老盯着我?”

“今天不打你,快出来!”

怪人怪性,管寒星直想笑,但他不想招惹麻烦,所以忍住了不是。

“青竹老人”像小孩子做错了事怕见娘般从树身之后造了出来,一步一挨,也只走了四

五步便停住了。

“莫三白你还是这副德性?”

“人穷,没办法,钱都送给杜康子了。”

“哼!我问你,这些躺着的怎么回事?”

“不干我事,是别人做的。”

“谁?”

“一个叫什么‘不见血’司徒明月的小子。”

“嗯!老娘我认识他,这小白脸又是谁?”她指的是“逍遥公子”管寒星。

“白云堡少堡主‘逍遥公子’管寒星!”

“管彤云的儿子?”

“不错!”

“他跟你是一路!”

“不错!”

管寒星可是一怔,“青竹老人”怎会这么顺当地承认自己跟他是一路?这老怪物是信口

而应还是想玩什么把戏?

“老不死的,你还真会巴结有钱有势的人……”

“人穷志短,没办法!”

“少放胡屁,听着,今天老娘破例不揍你,你去替我办件事。”

“什么事?““把‘人妖’崔花风的老瓢儿摘来给我!”

管寒星心头又是一震,“人妖”崔花风是一魔二鬼三妖四大怪之中的“三妖”,是江湖

上成了精的色魔,可以说是天怨人怒的巨邪,武功之高自不在话下,现在“霹雳夫人”竟然

要“青竹老人”取他的脑袋,这真是骇人听闻的事。

“老婆子,这……你认为我办得到么?”

“非办到不可。”

“那是为什么?”

“他调戏老娘,你……”

管寒星实在忍不住“咕广地笑出了声,“霹雳夫人”的真面目他没看过,但凭声音就可

以知道绝对高明不到哪里,论年纪当然也跟“青竹老人”差不了多少,居然说崔花风调戏

她,简直是不可思议。

“老婆子,崔花风是不是瞎了?”

“谁说的?他那双色眼还好好的……”

“他不瞎……天底下女人绝了种也不会调戏你。”

“好哇!老不死的,你居然敢损老娘,今天要是不拆散你的骨头……”听语气似乎就要

冲出轿子。

“喂’老婆子,老婆子……”“青竹老人”连连摇手急排!:千万别生气,我是说着玩

的,你吩咐的我马上就办,宁可要崔花风拆散我这几很老骨头,我这就去,尽心尽力去办·

·。…”边f边转身播少,身躯还在发抖。

这外!一物有一克,“青竹老人”莫二白被称为‘通天怪物’,是人见人怕的人物;想

不到他对“霹雳夫人”如此服帖,怕她怕成这样子。

这两个怪物之间是什么关系?

“青竹老人”走了几步又回过身来。

“老婆子,我有句话忘了说……”

“有屁快放!”

“崔花风相当贼滑,要找到他并不容易,而要摘他的瓢儿更得看机会,可不比采豆摘瓜

那么顺当,你不能限我时间!”

“可以!”

“还有”

“你怎么这样罗嚏?说!”

“这一点非常重要,我这一生与竹子结了不解之缘,手里拿的是青竹棍,嘴里灌的是竹

叶青,我此番去找崔花风,无凶就危,后果是很难料的,要是不幸有了三长两短,得用竹叶

青酒泡在大坛子里,埋在绿林中,这点你能答应么?”他不但说得煞有介事,而且毛脸上还

流露出企盼之色,真的是交代后事的样子。

“老不死的,你一向命大,绝对死不了,要是真有这种事发生,我一定照你的话做,尽

管放心好了!”

“青竹老人”扬长而去。

管寒星望着那顶红艳艳的轿子,心里却不敢把这件事当笑话看,他在想:“以‘霹雳夫

人’的能耐难道还对付不了‘人妖’崔花风而要假手‘青竹老人’?‘青竹老人’又为什么

肯受她的支使?这批在武林中成了精成了怪的邪魔外道要是斗起来,定然会使天下大

乱……”

像管寒星这等俊品人物,即使是男人也会忍不住要看他几眼,然而奇怪,轿边的两名红

衣女子却始终望着前边连眼角都不曾扫他一下,是自惭形秽还是“霹雳夫人”的管教太严?

管寒星一向习惯了被看,是以现在觉得奇怪。

“小子,老不死的收了你?”轿子里发了话声。

“晤!”管寒星含糊以应,刚才“青竹老人”承认了他跟他是一路,现在无法否认,如

果否认可能又是麻烦。

“老不死的瞎了眼厂管寒星怔了一怔,他完全不明白对方这句话的意思。

照理,像管寒星这种资质人才,如果能收归门下该是很难得的缘分,而管寒星是武林世

家之子,是不是肯投门还是问题,“霹雳夫人”竟然说“青竹老人”收他是瞎了眼,这句话

的确耐人寻味。

管寒星微笑不言,保持了极佳的风度。

“你跟司徒明月是好朋友?”

“是的!”两个字管寒星回答得很坦然。

“他也是瞎了眼!”

管寒星室住了,一脸的惊愕。

“老前辈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走!”“霹雳夫人”显然不愿意回答,下令上路。

四名大狗熊般的轿夫立即就位,平平稳稳地把轿子放上肩头,如行云而去,两名红衣女

子跟在轿后身法若流水。

红云飘进艳阳中,然后消失于官道。

管寒星皱着眉头木立当场,他似乎在深思一个问题。

另一片红云从反方向飘来,管寒星立即惊觉,转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通天怪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