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二十一章 魔争鬼斗

作者:陈青云

日出时分。

留香院一片冷清。

这时候当然不会有寻芳客上门,留宿院里经过一夜的狂欢浪荡此刻正是精疲酣卧的时

刻,当然也不会有人离开,半掩的门外一个年轻龟子靠在门墙上直打呵欠,眼角上有两堆熬

夜留下的白眼屎,眼皮子垂得很低。

一个混混模样的蹩足到了门前,是金老四,他没资格当寻芳客,也没正式进去逛过,但

对门槛却极熟,绝不含糊。

“兄弟,你早!”金老四双手叉腰,大模大样。

“早个屁,昨晚根本就没睡。”年轻龟子撑开眼皮,一看金老四的模样不像是上门的客

人,但是混混没错,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老哥早,有事?”

“是有点事!”

“请指教?”

“打听一个人。”

“谁?”

“麻皮老三!”

“麻皮老三……”小龟子搔着脑袋。“这麻皮老三,听起来挺熟的……他是干什么

的?”

“跟你兄弟~样。,“我知道有个王三哥……”

“对,就是他。”

“哦!王三哥挺义气的,对我们新进的相当关照,他半年前离开了,改行进了戏班子。

请问你老哥跟他是……”

“磕头兄弟!”

“啊!失敬,贵姓?”

“金,黄金之金!”

“金老哥,小弟胡二狗,请问在哪发财?”

“谈不上,街坊弟兄帮衬,在周公庙一带混饭。”

“啊!”胡二狗哈腰。“金老大,多担待。”

就在此刻,里面传出一声吆喝道:“二狗子,把门打开,轿子要出去。”

胡二狗朝金老四作了一个请让开的手势,然后赶紧转身把半开的门扇推开。金老四闪在

一边,一顶小轿出门,轿后还跟了个小丫头。

“胡兄弟,轿子里是谁?”金老四赴前问。

“咱们院里的头牌白姑娘……”胡二狗竖拇指。

“洛城之花白水仙?”金老四故作淡然无事。

“不错。”

“一大早上哪儿去?”

“听说要到桃花庵烧香还愿。”

“哦!”金老四默然片刻。“胡兄弟,打发了,既然老三已经不在院里,我这就走啦,

咱们改天见!”

“金老大,赏脸去喝杯早酒如何?”胡二狗一脸巴结之色。

“胡兄弟,我还有事,改天吧!”说完转身便走。

“金老大,改天务必赏脸!”

金老四没回头,但扬了扬手,拐过街角之后,他立即加快脚步,一路抄僻街背巷跟踪,

一忽儿超前,一忽儿落后,不会断线,但又不虞被发现,老猎犬,自有他一套本领,他当然

明白,这头娇狐绝不是去烧香还愿。城里人多半睡晏起晚,这大清早几乎不见行人,所以金

老四行动自如,一点都不受影响,跟夜行差不了多少,但更方便,因为视线开朗。

逐段抄捷径超前的钉梢方式,既省时又省力。

就当他算准方向距离,绕另一条街穿小巷超到前头准备等待之际,不仅傻了眼,轿子竟

然往回走,桥后跟的小丫头不见了,从轿夫的步履和轿杠闪动的情形看,已然是一顶空轿,

白水仙不知在哪里下了轿。

这里巷道很杂,根本无从判断。

被誉为跟踪专家的金老四,心头的窝囊简直无法以言语形容,他自动请命盯人,现在却

漏了底,不由呆住了。

突地,他发觉斜对面的巷子口站个中年妇人,鬓脚簪了朵红绒花,抬眼之际,对方竟然

冲着他笑了笑,这使他心中一动,以这妇人所站的位置,定然可以看到轿中人下轿的经过,

于是,他横过街面走了过去。

看这妇人的装扮,似是有钱人家的管家妇之流。

金老口走近,笑笑,这笑也算是表示一点礼貌。

“大娘,请问……”

“唔!”

“刚才有位姑娘坐轿子来,还带了个跟轿的小丫环,不知是在哪里下轿?”

妇人上下打量了金老四一番。

“你找那姑娘干吗?”听声音她知道白水仙的去处。

“我是她跟班,路上一点小事耽搁走岔了。”金老四信口回答,急切里他想不出更好的

说词,只好胡扯。

“咕!”妇人笑了一声,比了个王八的手势。

金老四哭笑不得,婊子的跟班当然是王八,看来这妇人知道白水仙的身份,但随即心里

发了毛,刚才隔着街无缘无故的那一笑就很古怪,而且一个正经的妇道人家不会对一个陌生

汉子作那种手势,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

“喏!”妇人用手指了指。“对街摆了个石墩的那条巷子,右首第五家,去吧,要小

心,谨防恶犬伤人。”

“多谢大娘!”金老四作了个揖,他没别的话好说,也没时间去多想,匆匆转身过街,

在巷口张了一眼,发现这巷子连通另一条街,巷后有巷,于是,他估量了一下形势,从旁边

另一条巷穿了进去,他的目的是钉梢,并不打算采取行动,他也没能耐采取行动,尤其妇人

说的谨防恶犬伤人这句话给了他极大的警惕。

他选了个适当的位置停了下来,在巷的另一端,是一家棺材店的后门,门边靠墙堆放了

不少棺材板,呆在这里绝不会引人注目,因为他本身就像是个店伙。

白水仙到这里来究竟所为何事?

七里河之约是在晚上,如果白水仙稳住不动,这一整天如何打发?

日头已经升得老高,街巷里逐渐有了行人。

金老四垂头抱膝,倦坐在棺材板上。

脚步声移近,金老四没抬头,他想是过路的人,但脚步声却在他身边停下,仰起脸一

看,身心顿时收紧。

两个彪形大汉站在身前,利刃般的目芒显示是不弱的高手,脸上的表情证明是两个狠角

色,标准的杀手形象。

“起来!”其中一个额有刀疤的开口。

“两位朋友有什么指教?”金老四起身。

“你叫金老四?”另一个落腮胡的暴声问。

“不错!”金老四挺了挺胸。

“进去!”落腮胡的手指着棺材店后门。

“朋友什么意思?”“没什么,谈几句话。”

“有话就这里说不是一样?”

“这里不方便。”

“痛快些,别替司徒明月丢人。”刀疤汉子补上一句话。

金老四心念疾转,对方既然一口叫出自己名字,又提到司徒明月,显然对自己的身份十

分清楚,只不知对方是什么路数,巷口那妇人所谓的恶犬么?要赶自己进棺材店,八成是白

水仙要离开,他俩先出来清道。

“如果金四爷我不想进去呢?”

“叭在路边多难看!”落腮胡的面现狞色。

“保不准是谁趴在地上。”

“还跟这小子耗什么,解决了完事。”额有刀疤的伸手便抓,这一抓之势就像野豹探

爪,快厉凌狠,挟带风声,似乎想一下就把金老四抓烂。

金老四武功稀松,但身眼步法的小巧功夫可是第一流的,游鱼般滑了开去。

落腮胡汉子“呼!”地劈出一掌,劲势之强令人咋舌,金老四再闪,“波!”地一声,

一块五寸厚的大头板裂了开来,刀疤汉子一抓落空,掣出了长剑,毫不迟滞的择了出去,落

回胡汉子预判金老四闪避的方位又是一掌。

脱袍让位,金老四玄奇地再次滑开,正好是剑掌的空档,这空档仿佛是特意为他留下

的,粟米之差非死即伤。

两名汉子齐齐怒哼一声,落腮胡也亮了剑。

金老四尖声尖气地叫道:“你们要钱我是个穷哈哈,身上的衣服剥下来顶几分银子,如

果是要命咱们根本不相识,谈不上冤也说不上仇……”

两名汉子连睬都不睬,双龙寺珠,两支剑暴闪着寒芒,一左一右,钳形夹击,势如驰电

奔雷,带起一阵疾风。

在无隙可乘的情况下,金老四亮出了“顽铁大师”南宫宇所赠的短刀,一溜耀眼青光破

风突起,在空中幻成半个弧。

“锵!”地一声人影霍然而分。

额有刀疤的长剑短了尺长一截,落腮胡的剑身崩了一个大口。

两名汉子面露骇然之色,他俩低估了金老四。

当然,金老四这一手仗的是削铁如泥的短刀,如果硬碰硬,他说什么也不是任何一名汉

子的对手,他出手是不得已,随即就后悔了,这一亮宝刀,后患无穷,以他的能耐,要想保

住这柄短刀的确很难。

“想不到你小子居然还带着罕见的家伙!”刀疤汉子满面杀气,眸子里透出了贪婪之

色,抖了抖手中断剑。

“做不了你岂非是笑话!”落腮胡的狞色更浓。

“这把刀切肉断骨绝不含糊。”金老四摆出准备豁出去的姿态,其实他心里在打主意,

看样子这两头恶犬是白水仙那一路的,盯梢下去已经不可能,短刀虽然锋利,但自己并非上

得了秤盘的刀手,要是对方改变打法,兵刃不碰刀子,自己非吃亏不可,还是溜为上策。

刀光一闪,猝然扑向刀疤汉子,其实是虚招。

刀疤汉子手中是短了一截的断剑,心理上有了怯意,下意识地朝旁边一闪,金老四泥鳅

般滑了出去……

“站住!”一条人影从棺材店的后墙飘出,正好截在金老四的头里,是一个身着锦衫的

中年人,面目阴沉可怖。

金老四斜斜弹起,准备上屋。

锦衫中年双掌倏扬,连圈疾划,“波!波!”声中,一个劲气漩涡,硬生生把金老四从

半空中拉回原地。

这一手不但惊人,而且是闻所未闻。

两名汉子并肩堵住巷子的一端。金老四落地站定,心头寒气股股直冒,他知道目上了惹

不起的人了,后面如何实在难料,斗鸡眼已聚拢成一点。

“小子,你的刀挺利的,叫什么刀?”锦衫中年阴阴发话,声音不带半丝活人的气味,

就像僵尸突然开口,光只这话声就足以使人头皮发炸。

金老四没答腔。

“小子,你怎么突然变成了哑巴?”

“没什么好说的。”金老四咬咬牙。

“堂堂闪电杀手司徒明月的跟班会这么窝囊?”

一句话激发了金老四的斗志,他不能称为武士,但却是江湖人,江湖人有其传统上的特

殊格调观念和对人处世的法则.这瞬间他有了决定,司徒明月生死下落不明,关键在于冒牌

的假司徒明月,跟踪白水仙,只是行动的一个步骤,并非关键所在,既然事已不可为,便只

有放弃,妄逞豪勇无补于事,先求全身而退是上策。

决定在瞬间,行动也在瞬间。

他作势要弹起,但只是作势,长身,曲腿,挥臂。

锦衫中年扬掌,准备以刚才的手法把金老四击落。

就在锦衫中年所扬掌的同一瞬间,金老四身形一塌,像草窝里的野兔般贴地飘了出去,

速度之快,动作之敏捷简直无法以言语形容,这一飘足有三丈之远,是武功,也可以说是特

技或专长,反正这一手很少人能办到。

算盘打得好却未必如意。

金老四翻起身准备变势采取第二步闪电行动之际,突然泄了气,因为又有两名黑衣汉子

拦在他的身前,是预先埋伏的好手适时现身,锦衫人已回身边进到八尺之内,他已被紧紧夹

在当中,真的是没了辙。

锦衫人阴测侧地道:“金老四,别妄想逃走,你就是长了翅膀也飞不掉入了吧9”狞色

一现,双掌徐徐扬起。

两名黑衣汉子手中剑作势待发。

金老四自知短刀虽利,但在没有精妙的招式配合的情况下,根本发挥不出威力,尤其锦

衫人的掌功他无法抗御,何况两把到正在出手的距离之内,一发即至。如果锦衫人施出漩涡

掌,他的身体无疑地会自动送上剑锋。

照情况判断是死定了。

就在这生死立见之际,一条人影如疾箭般射人巷中。

“哇!哇!”两名持剑汉子栽了下去。

就像是发生了奇迹,金老四惊喜得发抖。

不期而现的竟然是纪大妞。

金老四横移侧开,纪大妞面对锦衫中年。

额有刀疤的和落腮胡汉子双双退到锦衣人身后。

“你……就是纪大妞?”他竟然也能叫出她的名字。

“不错,有人先告诉了你。”

“你们是一路的?”

“说是,也可以说不是。”纪大妞撇了撇嘴又道:“你就是金剑帮红旗堂堂主‘回龙

手’竺起风?”

锦衫人退了一个大步,骇异地望着纪大妞。

纪大妞冷冷地道:“姓竺的,一大清早姑娘我不想杀人,以后别撞在我手里。”说完朝

金老四挥挥手。“我们走!”她完全不把这金到帮的红旗堂堂主放在眼里。

“回龙手”竺起凤阴着脸没开口,看似有意避免跟她斗。

金老四随着纪大妞步出巷子,到了街边。

“纪姑娘,你怎么会来得这么巧?”

“有人特地找我来的。”

“啊!谁?”

“一个下人装扮的中年妇人,簪了朵红花……”“是她?”金老四立即想到巷口指引白

水仙落脚处的中年妇人,古怪,她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魔争鬼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