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二十三章 魑魅现形

作者:陈青云

“没有下文。”

“青竹老人”深深思索了一阵子。

“老小子,金剑帮总舵设在何处?”

“孟津!”

“孟津?离洛阳并不远。帮主是谁?”

“不知道。”

“会不会就是管彤云老小子?”

“只能说有可能。”

“既然他儿子当了金剑帮密使,管老小子不是帮主也必知情,我们就从白云堡下手追

查,如果封老小子还活着的话,救司徒明月也等于救他,这件事得跟打铁的他们从长计议,

首先要对付的是‘鬼中鬼’甘十斗,我们走。”

“好!回去再说。”

“小子!”“育竹老人”转注金老四。“你留下,注意这一带的动静,小心些,别让鬼

追去了你的魂。”

金老四只有点头的份儿。

“青竹老人”与风不变离去。

金老四独自留在现场,他不期然地又想到了小愣子,白水仙是洛阳花魁,也是江湖尤

物,而小愣子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双方怎会搭在一道?他师父风不变到这时才吐实

爆出惊人的秘密,其中会不会另有文章?

正想得出神,突然响起了声呼唤:“老四!”

金老四吓了一大跳,抬头望清了来人,心才定了下来。

现身的是纪大妞。

“阴符姹女”被神火教主以“无火之火”震散了功力,纪大妞跟她舅舅“飘萍过客”随

之而去,看来他们之间存在着某种关系,现在纪大妞又回到现场定有所图,刚刚风不变抖出

的秘密她听到了么?金老四对她十分好感,便立即迎上前去。

“纪姑娘!”金老四笑着招呼。

“老四,白水仙人呢?”

“被‘鬼中鬼’甘十斗打成重伤,小愣子把她带走了,能不能保住一条命还不知道。”

说着,四下里扫瞄了一下,毕竟“鬼中鬼”是相当可怕的人物,才提及这名号时,下意识中

自然产生警惕之念。

“现在她已经不重要了!”纪大妞神色很沉重。

“是!”回答了才发觉不妥。“纪姑娘是说……”

“我早已来到,听到了灰头发老者透露的秘密。”

“哦!”金老四的斗鸡眼睁大。

“不必紧张,我的目的跟你们一样,完全是为了营救司徒明月。”她对司徒明月的的确

确是一片痴情。

“可是……纪姑娘,司徒大侠还是生死不明。”

“逮到姓管的便可明白真相,万—……他真的遭了不幸……”纪大妞眸子里闪出杀光,

挫了挫牙。“对方将要付出惨重代价。”

“但愿司徒大侠平安无事。”

“他一定没事的。”

“纪姑娘有此把握?”

“对,因为我有这种感觉。”自顾自地点了下头。“老四,我相信你会为司徒大侠作任

何事,甚至不计生死凶危,对是不对?”“一点不错!”金老四露出坚毅的神色。

“那我们马上采取行动。”纪大妞的口吻是决然的。

“只上采取行动?”金老四有些吃惊。

“嗯!事不宜迟,迟则生变,换句话说,打铁要趁热,不能给对手从容弄鬼的机会,对

方现在还不知道底牌已泄,这对我们相当有利,你的点子多,而我还有那么几下,我们两个

合作,一定能成事。”纪大妞意态昂扬。

“这……”金老四露出犹豫之色。

“怎么,你是害怕?”

“不是!”

“不相信我?”

“也不是!”

“那是为什么?”

“是为了……”金老四吐口气。“青竹前辈他们正在商量对策,如果我们擅自行动,说

不定会妨碍到他们的计划,要是惹火了青竹前辈,他那根竹棍子绝不留情,我的脚踝可就要

遭殃了,所以……”

“所以怎样?”纪大妞面现不悦之色。

“先禀明他老人家,彼此互相配合,岂不更稳当?”

“不稳当。”纪大妞一口把金老四的话给堵回去。“我做事喜欢用自己的方法,不作兴

一窝蜂,顾虑太多反而坏事,你既然畏首畏尾,我一个人去办。只当我没提这件事,你跟着

几个老顽童去听候使唤吧!”说着转身……

“纪姑娘,别这么性急,我们再商量。”

“没什么好商量的,做或不做只一句话。”纪大妞回过身来。

金老四的脸胀红了,听候使唤四个宇很伤他的自尊心。

人,除非修养到了极致,否则那口气是要争的,他在想是不是也该表现一个独立的性

格,让别人惊奇一下,自己是个大男人,怎能吃女人笑话。心念之中,他拿定了主意,下意

识地挺了挺胸。

“好,我跟你去!”

“主意打定了?”

“当然,金老四虽不成材,也是条江湖汉子,不至于虎头蛇尾,说话不算话。纪姑娘,

你说,怎么行动?”

“先离开此地再说。”

“好!”金老四毅然点头。

两人离开野林。

村边小茅屋。

“青竹老人”与风不变在堂屋里喝酒。

房间里,小愣子在替昏迷不省的白水仙换衣服,换的是他自己穿的男装,为了掩饰她那

鼓突突的大胸脯,小愣子很费了一番手脚,整整一正布,才算把胸部包平,腰围变粗,换完

衣服,他已经汗流满面,不是费力而是紧张,虽然他看过她躶捏以对,但要用手触摸翻动可

就是另一回事了。

接下来,他为她梳头拢发戴面具,动作相当利落,真看不出小愣子居然有这一手,于是

一个惹火的风尘尤物在转眼间变成了一个乡下小伙。端详了一番,小愣子笑了,似乎很欣赏

自己的杰作。

“小愣子,怎么啦?”风不变大声问。

“成了!”小愣子擦着汗走出房门。

“坐下,喝两杯,吃点东西。”

小愣子在下首坐下,趟上酒,先敬二老。

“师父,白姑娘……”

“小子,从现在起改口,他叫二呆子,是你兄弟。”“是,能不能……让她醒来?”

“能!”风不变点头。

“武功呢?”小愣子瞪大眼睛问。

“她这辈子只能做个普通女人。”风不变淡淡回答。

小愣子现出黯然之色。

“我说老小子!”“青竹老人”呷口酒,徐徐放下杯子。“先商量正事,司徒明月和封

老小子全失陷在金剑帮,而姓管的小子是帮中的密使,以他的身份不该投效金剑帮,目前的

问题是管彤云的立场必须查清楚,你的看法……”

“依我看法,有两个可能的情况。”

“哪两个?”

“一个,白云堡可能已经被金剑帮控制。”

“晤!有此可能,第二呢?”

“第二,金剑帮的总舵在孟津,而孟津与洛阳近在飓尺,基于一山不容二虎的原则,白

云堡为了自保,跟金剑帮挂上了钧。”

“青竹老人”发怔,然后猛拍一下桌子。

“错不了,准是如此。”

“什么准是如此?”

“青竹老人”先望了望小愣子然后才开口。

“当年为了玉狮子和‘玉机金经’,‘天龙神君’谷中强遇害,马二那老小子是目击

者,证实凶手是‘鬼中鬼’甘十斗和一个蒙面人,马二中了‘鬼中鬼’的‘森罗丧元掌’,

十年才恢复功力重出江湖……”

“啊!”风不变相当震惊。

“据马二说,蒙面人剑术奇高,管彤云外号‘金剑无敌’,现在又有了个金剑帮,照我

糟老头子判断……”

“管彤云便是当年的蒙面客,也就是金剑帮主?”

“正是这句话。”“青竹老人”深深颔首。

“我们如何行动?”风不变情绪略见激动。

“对方现在还不知道已经泄了底,不会采取防范措施,这对我们有利,集中全力对付,

绝对不能让‘鬼中鬼’逃脱。”

“直捣白云堡?”

“不行,对方控制了人质,得考虑人质的安全。”

“那该怎么办?”

“监视白云堡,设法逮到管寒星当本钱。”

“立即行动么?”

“无妨多等等,也许老四那小子会带来消息。”

小愣子沉着脸为二老添酒。

纪大妞与金老四顺大路而行,眼看到了河神庙。

“纪姑娘,我们直闯白云堡?”

“对,管寒星并不知道身份已经暴露,而他跟司徒明月是表面上的好友,我们装着去拜

访他共商救人之计,如果机会好能制住他,事情便好办了。”

“‘鬼中鬼’甘十斗不好应付,我们……”

“到时再说,没什么不好应付的。”纪大妞似乎很自信。

“我们先到庙里去仔细盘算盘算怎样?”

“可以!”

两人踅入河神庙。

刚到庙门外空地,金老四眼尖,立即发现庙里有人,停步道:“纪姑娘,神殿里像是有

人,我们回头吧?”

纪大妞张了一眼道:“好歹看看是什么人?”

两人又举步,到了庙门,一条人影从神殿现身,赫然是“飘萍过客”,纪大妞喜孜孜地

叫了一声:“舅舅!”

两人近前,金老四躬身,口称:“前辈!”纪大妞拉住“飘萍过客”的衣抽,一副天真

之态。“舅舅,许……许前辈情形怎样?”

金老四知道她问的是谁,“阴符姹女”许秀仪。

“要恢复武功……恐怕很难。”

“这……”纪大妞目光一黯。

“慢慢再想办法吧!”

金老四可不明白纪大妞何以会如此关心“阴符姹女”,“青竹老人”还没告诉他,“阴

符姹女”被“无火之火”震散阴功这一节,也不明白双方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舅舅,您怎么会在这里?”纪大妞转了话题。

“还不是为了你这丫头。”

“为了我?”纪大妞放开手仰脸问。

“不为你我巴巴地到洛阳来做什么?”顿了顿又道:“丫头,你这死心眼的舅舅我真拿

你没办法,你这么做知道祸闯得有多大么?”

“闯已经闯了,我会要对方付出代价的!”

“好,舅舅我算是赔进去了,来,我告诉你……”说着,低头在纪大妞耳边悄语了一

阵,然后道:“去吧,你会如愿的。”

“哈!”纪大妞鼓掌,欢呼道:“舅舅,太妙了!”

白云堡。

雄踞在邙山脚下,宏伟的巨构跟它的声名一样煌赫,在中原道上是数一数二的门户,洛

阳四周百里范围之内尽属它的势力,堡里跑出一只狗来也没人敢招惹,不过,江湖中对它的

风评还不错,没有任何可议的恶行劣迹。

月光已经西偏。

一双男女来到了巍峨的堡门前,是纪大妞和金老四。

巨大的堡门只比城门略小,紧闭着,旁边开了一道偏门,说是伯门,仍可容一辆马车出

人。八名武士雁翅排在门边,佩剑,双手抱胸,相当够派头。

带班的武士迎上前,朝两人一阵打量。

“两位有何贵于?”回话还算客气。

“要见你们少堡主!”纪大妞回答。

“噢!两位是……”

“我叫纪大妞!”大拇指一撇。“他叫金老四,跟你们少堡主是在开封城认识的朋友,

有要紧事找他。”

“少堡主的朋友叶带班的武士看两人的穿着打扮长相竟似不信,“逍遥公子”管寒星会

有这种不起眼的朋友?

-假不了的!”金老四插了一句。

*少堡主一大早出去,尚未回堡。”

“这……就见你们堡主吧!”纪大妞接回话。

“见堡主?”带班的武士露出轻鄙的神色。

“对,事情不但重要而且紧急。”纪大妞尽量抑制。

-什么事?”

“不能告诉你。间“那对不起,在下无法通报,堡主不轻易见外客。”

“你的意思是不让我们进去?”纪大妞心火已发。

“嘿!”带班的武士冷笑了一声。“白云堡从开堡到现在,还没人闯过,纪姑娘口气

大,谅来本领也不小?”

“本领谈不上,但小小白云堡还没人在姑娘我眼下,要你通报是照江湖规矩,同时看你

们少堡主的面子,否则的话,根本不必多此一举,你不通报而拒客,责任由你负。”说着,

侧向金老四道:“老四,我们进去。”

金老四相信纪大妞的身手,但他也相信白云堡是龙潭虎穴,如果硬闯,后果实在难料,

可是蛇吃扁担转不了弯,事到如今只有豁出去了。“走吧!”两个字,金老四是硬着头皮说

的。

“你们真敢?”带班的武士手按剑柄,两眼发了红。

“没什么敢不敢的!”纪大妞举步。

金老四随之起脚。

带班的武士退后两步,掣出剑来。

守卫的七名武士也纷纷拔剑迫了过来。

空气骤呈紧张。

纪大妞与金老四脚步没停。

就在双方说话即将接触之际,一声暴喝传自堡楼之上:“退下!”

八名武士齐齐退了开去。

堡楼又传下声音道:“他们两位的名字我听少堡主提过,尤二虎,带两位到外客厅,我

去通禀堡主。”人没现身,不知道是什么角色,想来在堡里多少有些分量。

七名武士收剑站回原位。

纪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魑魅现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