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二十四章 直捣虎穴

作者:陈青云

管彤云脸上露出残狠之色,此刻谁要见到他的神情都会吓一跳,那分狞态,信佛就像是

一条出洞的赤练蛇。

一条人影出现厅门,似乎是空气里幻化出来的。一般商贾的打扮,看上去绝不像江湖

人,相当的俗气。

管彤云大惊起立,白云堡戒备森严,此人竟然登堂人室,未免太可怕了。

“阁下是……”

“区区‘飘萍过客’,纪大妞的舅舅,这一说,堡主心里就应该有数了。”

管彤云心头一震,但表面上却摆出威严之态。

“飘萍过客”跨步人厅。

“请!”管彤云抬手肃客。

“不必了,我们就站着谈谈。”

“有何指教?”管彤云的目光变成了穿心之箭。

“不谈指教,区区是为了一笔大买卖而来。”

“哦!”略略一停。“本堡刚刚有人纵火,六名弟子陈尸后山,阁下不请自来,对此是

否有所解释?”

“用不着解释,区区是谈买卖而来,其余一概不知。”

管彤云略作沉默。

“谈什么买卖?”

“说起来……区区只是个中间人,货色是在第三者手上,本不想搅这笔买卖,偏偏舍甥

女纪大妞先插了手,不得已只好承接了。”

管彤云的脸色变了变,但很轻微,几乎无法觉察。

“开门见山地说吧!”

“好!区区一向最喜欢干脆,再大的买卖也不过三言两语,如果有诚意,根本不必讨价

还价,一句话便可成交,人换人,两不吃亏。”

“人换人?”管彤云明知对方来意,却故问一句。

“不错。”

“如何换法?”

“以贵堡囚禁的三个人质换令公子。回“三换一?”

“对,就是十换一堡主也一定乐于接受。”

管彤云抚了抚口须,一副从容不迫之态。独生子被反扣作人质,他居然能保持镇定来谈

判,这一份修养是常人无法企及的。

“阁下刚刚说是承揽第三者的买卖?”

“没错!”

“那老夫有个附加的条件……”

“嗅!什么附加条件?”

“老夫要知道第三者是谁?”

“否则的话呢?”

“买卖恐怕无法成交。”

“哈哈哈哈!”“飘萍过客”大笑了几声。瞩管堡主,不泄露当事人的身份是这种买卖

的规矩,即使生意不成,区区也不在乎,接这笔生意的佣金是舍甥女纪大妞的安全,要是赚

不到佣金,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勉强不来。”

“阁下不在乎令甥女的生死?”

“在乎又能如何?”目芒闪了问又道:“堡主既然不在乎爱子的生死,舍甥女又算得了

什么?司徒明月当然更与区区无关,不过,第三者方面已经撂了话,如果交易不成,堡主会

每天收到一份礼物,连续五天……”

“连续五天什么意思?”

“因为这份大礼只能分五份,分五天送。”

“什么大礼?”

“四肢加上六阳魁首。”“飘萍过客”说这种血淋淋的话就似是谈天气一样平谈,礼物

的本身当然是管寒星。

管彤云脸皮子一阵抽动之后,居然笑了笑。

“是很好的礼物,如果老夫加四倍回礼,怎么说?”

“四倍?”

“对,每次四件,其中一件是阁下的。”

“哈哈哈哈!”“飘萍过客”又大笑,作出趣味盎然的样子。

“这是个好主意,真亏堡主能想得出来,不过,是否如愿便另当别论了。比如说,区区

现在尚未进人牢笼,会不会成为礼物还很难说,而第二第三两方面目标是司徒明月,第四方

面的对象则是易容专家封树人,全都不是省油的灯,白云堡固若金汤,高手如云,谅来可以

应付裕如。”这几句话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管彤云现在已经没那么威严十足了。

“何以提及封树人?”

“道听途说,闲话一句而已。”

“闲话还是少说为妙,现在准备谈正经……”

“飘萍过客”正想要说拭么。突然感觉脚底下一浮,他连想都不想。身形拔空而起,十

指附上罦大梁。人便悬在空中。原先立脚的位置陷落成一个方洞,但瞬又复原。

管彤云退到椅边,平按扶手。

“飘萍过客”斜飘而下,避开原先位置。

一片网状之物,当头罩下。“飘萍过客”脚末落实,在脚尖触地的刹那,旋风般飘出厅

门,粟米之差,网落厅地,是一张径丈的绳网。

四道剑光闪射而至,左右各二。

“飘萍过客”抬手左右一挥,“砰!砰!”声中,四名武士栽毙厅廊,像四头被抛落的

死狗,趴地不动。

数十武士蜂拥而至,封锁了走廊两端和厅前空地。

管彤云步到厅门边。

“飘萍过客”对这批武士不屑一顾,望着管彤云沉声道:“堡主,买卖不成,区区本待

告辞,但这么一来,便难免蒙上逃走二字之讥,不走,便只有伤人一途,白云堡人多,死几

个当然无所谓,但人命总是宝贵的,所以区区建议要他们退下去,不必在此虚张声势。”这

几句话相当狂,但也是事实。

就在此刻,一个土老头从厅内面出现到管彤云身后。

管彤云回头望了一眼,然后向外挥挥手。

所有武士纷纷退走,同时也带走四具尸体。

人撤尽,土老头缓步出厅,面对“飘萍过客”。

“朋友狂得可以!”

“好说!”

“朋友是谁?”

“飘萍过客。”

“江湖中好像没听说有你这一号人?”

“那是你甘老大孤陋寡闻。”

这土老头正是“鬼中鬼”甘十斗,极少公开在人前现身,其目的不问可知,当然是存心

杀人。

“你认得老夫?”

“你甘老大化成灰区区也分辨得出来。”

甘十头心里老大不是滋味,因为他竟然判不出对方来路,依江湖惯例而言,他算是栽了

一个跟斗,但他还是笑了笑。

“朋友易容之术很高明,不过总是要现形的!”

“那就要看你甘老大的本领了。”

“好!朋友请看。”双掌缓缓扬起。

“飘萍过客”也立掌当胸,掌心向外。

双方相隔顶多六尺,这一亮掌,实际的距离只剩下四尺不到,可说是近在飓尺。四掌相

对,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就这么僵住了,双方的眼睛都瞪得很大,嘴也抿得很紧,逐渐,双方

的额上冒出了青筋。

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双方在作无形的拼搏,而且施展的同属上乘的阴功,这在江湖中难得

一见,因为双方都是不世出的高手,正面碰硬厮拼是极罕见的事。

管彤云的脸沉得像铅块。

总管史大方从厅廊的一端匆匆奔来,人胖行动却不笨拙。

见两人的情状他滞了一滞,然后继续举步,在进人距两人八尺范围之时,突然脸色一

变,疾退了三个大步,他是触及了无形的阴煞之气,差点承受不了。

“史总管,什么事?”管彤云问。

“禀堡主,有人闯堡。”

“什么人?”

“那帮老怪物。”

管彤云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眉头攒在一起。

“你下去,传令所有弟子不许妄动。”

“遵命!”史大方深深看了两人一眼才转身急离。

甘十斗额上沁出了汗珠,显然他功逊一筹。

“呀!”厉叫声中,“飘萍过客”双掌一颤,场面依然平静,没有其他声息,更没有火

爆的情况发生。

甘十斗弹退八尺,一张脸泛了紫,双手捧胸,看样子他已受了伤,而且伤得不轻。管彤

云老脸起了扭曲,他倚为靠山的“鬼中鬼”甘十斗竟然不是“飘萍过客”的对手,这是他始

料所不及的。

一颗人头从广场出现,朝这边走来。

甘十斗一晃而没,“鬼中鬼”名不虚传,果然行动如魁,快过浮光掠影,受了重伤居然

还施展这等通玄身法。

来人到了廊沿之下,是“青竹老人”、风不变和小愣子师徒。另外一个特别着眼,是一

个满面瘰疬的灰老人,须眉俱白,目射绿芒,手持弯曲的藤杖,光看他的形象就足以吓死

人,他,正是名列一魔二鬼三妖四大怪之首的“秘魔”,他竟然也现身了。

管彤云栗呼了声:“秘魔!”退身消失在厅中。

一阵狂风挟着郁雷之声匝地暴起,卷人厅门,就像是海上突起的飓风,整座厅堂为之震

颤,花屏倒了四扇,是“秘魔”施展他的“风雷神功”。

紧接着厅内响起“呼轰劈啪”之声,桌裂椅碎,木屑横飞,加上机关枢纽被震毁而发动

的效果,仿佛巨浪冲击破船,一片疯狂,令人怵目惊心,待到一切静止,“秘魔”从厅中步

出,绿芒闪闪的眸子使他状如恶鬼。

“青竹老人”目注“飘萍过客”。

“老弟,你没得手?”

“失算了,区区该先制伏管老狗的。”

“丫头没下落?”丫头指的是纪大妞。

“陷在密室里。”

“不要紧,我们巳经分兵二路,等消息吧!”

密室里。

纪大妞还在寻找枢纽,四壁都已仔细摸索过,现在她检查那张木床,床脚床栏—一敲击

扳动,就当她试着旋动床尾两腿间的横档时,蹲脚之处的地面突然翻移,身子一虚,人便直

落下去,重重摔在地上。

摔得虽重,所幸没有受伤,努力一定神,爬起身来。

又是一间没有门窗的密室,既然是被翻板陷落,这密室当然是下层,换句话说是一间地

窖。

密室一分为二,还有内间。

内间里居然有灯光,借着内间门里透出的惨淡光线,纪大妞抬眼观察,这一看,使她头

皮发了炸,一颗心也顿时抽紧。

外间里摆的挂的全是刑具,稀奇古怪,琳琅满目,刑具上,地下全是斑斑血迹。这时,

她才闻到令人慾呕的怪味,是血腥味与霉湿之气的混合,多少人在酷刑之下流血丧命不得而

知,看来不在少数。

她转身向内门。

有灯必然便有人,会是什么人?是司徒明月么?如果是,他已经被折磨成什么形象?想

到这里,激灵灵连打寒颤,心抽得更紧,呼吸都有些困难。

她步近门边朝里一望,陡然间,仿佛一支利剑刺进了心窝,光溜的木板床上躺了个披头

散发的入、,由于脸朝上对着灯,她一眼便看出是司徒明月,双目呆滞湖,面色憔悴,简直

就像是一个病人膏盲的病人。

生龙活虎的闪电杀手会变成这个样子,令人难信。

“司徒大哥!”她哀叫一声,扑了进去。

司徒明月没有丝毫反应,如果不是睁着眼,鼻孔里还有气,准被认为是个死人。

“司徒大哥!”她哀叫了一声,手抚上他的脸颊,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扑簌簌纷滚而

落,凄声道:“我们一起死吧,生死不分开。”

她长跪床前上身伏在他的身上。天旋地转,灵魂似乎已脱离开了身壳。

一阵剧烈的悲痛过去,她站起身来,求生的意志抬头,只要一口气在,她不能放弃脱身

的希望。她检查他的穴脉,脉息微弱但很正常,穴道也没被封的迹象,是被葯物所制么?可

惜,她对这一道是外行。

在这机关重重的地窖里,即使找到了出人的门户,要带一个完全失去自主能力的大男人

出去势比登天还难。

“格格格格!”外间传来机关启动的声音。

纪大妞猛一挫牙泊语道:“我要杀人,杀两个够本,杀三个倒赚。”

接着是脚步声,人已进人外间。

纪大妞闪到门边,充满杀机的眼睛朝外间扫去。“啊!”她惊叫了一声,几乎不相信自

己的眼睛,进人地窖的,竟然是金老四和一个须发如银,头挽朝天髯的土蓝布衫老者,既然

跟金老四一道,不用说是自己人。

这老者,正是“顽铁大师”南宫宇,但她不认识。

“纪姑娘!”金老四发现门里的纪大妞,急步上前。

-老四,这位是……”

“是……打铁老前辈。”

“什么,打铁老前辈?”纪大妞皱起了眉头,朝正在观察外间形势的南宫宇深望一眼,

这算是什么名号?

“对!”金老四不敢饶舌,泄露老人的身份。

“你们……怎么进来的?”

“打铁老前辈对机关这门学问是专家。”

“哦!你不是也被……”

“我运气好,找到了个地洞钻出去了。纪姑娘,司徒大侠他…,,“就在里面!”纪大

妞侧开身朝里指了指。

金老四一头冲人内间中。

南官宇也跟了进来。

三个人急靠近床边。

纪大妞声带激动地道:“老前辈,晚辈检查过他的穴脉,似乎一切正常,跟好人一样,

会不会被葯物所制?”

南宫宇这时才正式望了纪大妞一眼。

“要经过检查才知道,听老四说,你叫纪大妞,对司徒明月这小子相当死心眼,甚至可

以为他死,对不对?”

“对!”纪大妞居然承认了,毫无扭怩之态,以一个少女而言,是少见的爽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直捣虎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