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二十五章 无剑公子

作者:陈青云

金老四待喘息平定下来之后,才回答“青竹老人”的问话。

“白云堡毁了!”

短短五个字,令几个怪老人全为之震惊莫名,瞪大眼望着金老四,这的确是想不到的变

化,情势无疑将因这而改观。

“怎么毁的?”

“神火教发动突袭,一些藏在暗处的白云堡弟子全被烧了出来,没人抵抗,只顾着逃

命,神火教徒够狠,逐屋破坏,声势显赫的中原第一堡已经变成丁空壳。”

“嗯!一山不容二虎,称尊当王只能有一人,再加上管寒星那小于冒充司徒明月戏弄了

神火教主,这是迟早必然发生的事,这么一来,我们的目标可以放在孟津了,他们这一斗,

对我们相当有利。”“青竹老人”频频点头,话锋一顿又道:“小子,多卖点力气,再去

探。”

“好!”金老四擦了一把汗又奔了出去。

“你们慢慢商量,我跟打铁的非得争取时间赶办正事不可。”说完,离开桌子向南宫宇

道:“我们快走!”

南宫宇点头。

二老相偕离去。

小愣子的茅屋蜗居。

月华似水,四野寂静无声。

小愣子与二呆子兄弟坐在门外篱笆边,表面上看,真的是一对土宝,其实,两个都不是

等闲人物,一个是在开封字号响亮的花花公子封子丹,另一个是易钗而弁的洛城之花白水

仙,而现在,两个都是被迫猎的对象。

两人依偎得很紧。

—小愣哥,你会要我?”

“为什么不?”

“我是败柳残花。”

“二呆,我们是同类,最好的配对。”

“你真的不嫌我?”

“我该嫌我自己,为了图享受而出卖灵魂,成了江湖上最不肖之徒,也是天地间最不孝

之子,老父……因我而枉送性命……”头垂下,泪光莹然。

“小愣哥!”她靠得更紧。“不要太过自责,人,难免会走错路,我呢?父母眼中的

宝,却自我作践,羞辱门楣,纵使回头,能洗清污秽么?”

“唉!人不能走错…步路,否则便遗终生之憾。”

“好,我们不谈这些,过去的已成过去,永远无法改变,追悔只有徒增痛苦。二老要创

奇迹何时才“竟功?”

“至少得四个时辰。”

屋里。司徒明月盘膝坐在床上,风不变和南宫宇一前一后跌坐,各以右手拳分附司徒明

月的“腹结”与“命门”。

三人已联成一体。

司徒明月的身体不停地战颤。

昏昧的油灯下,只见二老面如白蜡。

时间在无声无息中流逝。

村鸡三唱,司徒明月的头顶冒起白雾,不久,白雾聚成了一个顶盖,司徒明月的身体已

经停止了战颤,变成了一尊石雕,二老徐徐收掌调息。

灯光变成了一粒红豆,天已经大亮了。

二老收功起立,神情肃穆地望着司徒明月。

司徒明月顶上的白雾呈漏斗状朝头顶心缓慢地回注,面色一片湛然,盏茶工夫,白雾收

尽,司徒明月张开眼,两道冷电冲射而出,像两根成了形的银钱。

南宫宇兴奋地脱口叫道:“成了!”

风不变接着道:“这是百年难遇的机缘,想不到你打铁的除了冶铁喝酒还有这一套,真

亏你老谋深算,下了这着妙棋。”

司徒明月下床,眸光收敛,除了澄澈之外,毫无精芒,就像——双普通的眼睛,这叫神

仪风敛。练武者一个至上的境界,人的形象也有了改变,不再是以前逼人的冷芒,而是一种

秋水般的清光。

南宫宇连连点头,像艺匠欣赏一件得意的作品。

司徒明月抱拳躬身道:“谢两位前辈成全。”

风不变悠悠地道:“真正成全你的是那纪大妞。”

司徒明月惊异地道:“怎会是她?”

南宫宇朝床边凳子上一坐道:“小子,听我老人家说,那小妞练的是一种至上阴功,我

趁在地牢里替你打通偏穴的机会,,在你体内储集阴阳二气,糅合你本身内元,完成一种极

少人练成的玄功,称为‘混元神功’……”

“混元神功?”司徒明月脱口呼出。

“对,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用之于雪剑,不但意动即能伤人。而且能御‘无火之

火’,因为雪剑天生奇寒,我老人家现在给它取名叫‘无剑之剑’,我曾经拜托那癞脸的指

拨你原先剑法上的缺点,熟练了么?”

“熟练了!”司徒明月现在才明白“秘魔”毫没来由指点自己剑法的原因,原来是受南

宫宇之托。

“很好,现在你必须以另——种面目出现……”

“前辈的意思是易容改装?”

“对!”

“晚辈认为……”司徒明月皱起了眉头。

“你小于认为什么?”

“一个堂堂正正的武士……”

“我老人家知道你的心意。”南宫宇抬手止住司徒明月的话头。“小子你听着,兵不厌

诈,何况我们做的是堂堂正正之事,拘小节,重虚名,并不算真正的英雄,除魔卫道乃武土

天职,如果不能竟功,英雄会变成狗熊,你目前是众矢之的,各方为了谋你将不择手段,一

个疏失便终生饮恨。同时你也是我们这些老不死希望之所寄,只能赢不能输,对付非常的敌

人用非常的手段,斗智为上,斗力次之,否则便是匹夫之勇,你懂我老人家的意思?”

“……”司徒明月无言地点点头。

“先易容,行动的细节再慢慢商量。”

“晚辈从命!”

无剑公子。

很古怪的外号,江湖上前未之闻,只号而不名,不知是打从哪儿冒出来的,既不俊,也

不美,一脸的胡碴子,体型像一头矫健的野豹,公子二字之称,对他而言是完全沾不上边,

如果勉强硬搭,那就是他那一身华贵的打扮,别看脸,他是可以被称为公子的,而且还是贵

介公子。

号称无剑,他却佩着剑,制作得非常精巧的鱼皮鞘,剑柄镶满了宝石,尤其一颗垂珠足

有核桃大,最名贵的黑珍珠,珠光宝气,能吸引任何人的眼睛,使人忘了那是一柄杀人的

剑,并不是用以炫耀的饰物。

折柳为剑,击败了名列当今十大年轻高手的“太原三英”

兄弟,使他一夕之间名动洛阳,成为新闻人物。

他的跟班却很俊,叫小安,一脸机灵相。

日薄西山。

主仆俩出现在白云堡外,另带一匹通体无半根杂毛的纯骏马。

堡门紧闭,四下一片岑寂,已不见雄赳赳的把门武土,堡楼上“白云堡”三个巨型大字

似乎也黯然失色。

“公子,白云堡莫非已搬了家?”小安指着堡门。“废话,一方霸主怎能轻易放弃基

业。”

“可是连半个鬼影都没有?”

“那你看堡楼上是人还是鬼?”

“啊!”小安仰面啊出了声。

堡楼垛口上有个人影露出上半身,看形象是个老头。

“下面是什么人?”老头发了话。

“回答他!”无剑公子吩咐小安,自己连头都不抬。

“无剑公子!”小安大声回应。

“无剑公子?”

“不错!”

“何事?”

“我家公子要会你们堡主。”

“噢!请道来意?”

“比剑!”

“比剑?”

“不错,管堡主号称‘金剑无敌’,而我家公子乃是天下第一剑,不希望江湖上有‘无

敌’二字的称号,所以专程拜访,确定谁该取消名号。”

“哈哈哈哈……”笑声激荡排空。

“这有什么好笑的?”小安高叫了一声。

“非常好笑,太好笑,管堡主成名多年,居然有人狂到要他取消名号,成名有成名之

道,不是靠亡命行险,人必须活着才能享成名之荣,要是没了命,名归何处?徒在江湖留一

个笑柄而已,无知莫此为甚。”

这老者不知是何身份,竟然还抖出一篇道理。

无剑公子悄声道:“把话说得难听些。”

“啊哈!”小安怪笑了一声。“成名与浪得虚名是两回事,如果是名实相符,就接受我

家公子挑战,否则就主动除名。”

“你们公子如此急于成名?”

“无剑公子已经成名,只是要清除浪得虚名之辈。”

“报上出身来路,老夫好作处理!”

“无剑公子四宇足够。”

“江湖上从没听说过这字号。”言下之意,无剑公子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之辈。

“现在你有幸听说了,这是你的光荣。”

“哈哈哈哈,那就进堡吧!”

“打开堡门。”

“堡墙并不高。”

“我家公子不作兴跳墙逾垣。”

“架子还不小!”

“本来就不小!”

垛子口人影隐去。

黄昏已经来临。

“公子,管彤云敢应战么?”

“难说,白云堡经过这剧变,他不会轻率现身。”

“我们采取第二步行动,立即赶赴盂津,金老四最精江湖门槛,他一定有办法能挖出对

方的密窝。”

无剑公子其实是司徒明月的化身,而小安则是原来的小愣子封子丹改扮的,明知白云堡

内部已被神火教所毁,但为了确定管彤云是否舍白云堡而就金剑帮总舵,同时刺探“鬼中

鬼”甘十斗的行踪,再方面借机传扬无剑公子之名,所以两人才会演这出戏,封子丹承父

业,对易容一道是堪称翘楚的。

“刚才那老者我没见过,不知是什么路数?”

“当然是金剑帮的人,不然刁;会在堡里现身。”一顿又道:“会不会是甘十斗,他一

向不以真面示人……”

“只要面对面,我就能判定是否易容,比如说,‘飘萍过客’和纪大妞就是易了容的,

不过,功夫已经到了家。”

“他甥舅是易了容的?”司徒明月大感意外。

“对,非常高超的技巧。”封子丹点头。

“这么说……我们岂非也有可能被对方看出来?”

“不可能,这点我有自信,比如说,管寒星冒充你就没入能看出破淀,连‘青竹老人’

他们都被蒙过。”

“不对!”

“什么不对?”

“管寒星的面目是被白水仙揭穿的……”

“不是揭穿,是披识破,白水仙没这份能耐,她之所以能识破,是凭她那种女人对男人

的敏感,不是她精谙此道。”

“这怎么说?”

就在此刻,堡门边平时专供少数人出入的小小便门突然打开,开门的是名劲装武士,侧

身抱拳道:“请!”

两人步了进去。

便门随即关上。

一眼望去,堡里黑沉沉没半星灯火,但月亮已升,照亮了厅前广场的一段,由于檐前一

段有月光,是以走廊显得更暗,暗影中,五条人影一字式排列。两人步近阶前,这时可以看

出站在走廊上是一个锦衣蒙面人外带四名武士,从八只闪亮的眸子可以判定这四名武土身手

不弱。

这黑袍蒙面客会是管彤云么?

双方隔着阶沿相对。

司徒明月略一抱拳。

“阁下是谁?”

“白云堡目前的主人!”

锦衣蒙面人这句话有了文章,如果是管彤云本人,便不会说是目前的主人,而且听声音

对方是个中年人。

“目前的主人如何解释?”

“没解释的必要。”

“在下要会管堡主。”

“稍待再说,朋友叫无剑公子?”

“不错!”

“分明佩剑,何谓无剑?”

“在下之剑从未离过鞘,有剑等于无剑。”

“听说朋友以柳枝代剑击败‘太原三英’?”

“有这回事。”

“要会管堡主有何目的?”

“比剑!”

“既然剑不离鞘,又号称‘无剑’,比什么剑?”

“在下之剑并非永不离鞘,遇到特定的对象就会。”

“谁是特定的对象?”

“目前暂时列了三个对象,头一个是‘不见血’司徒明月,他的剑法可算十大年轻高手

之冠,可惜我在开封没找到他。

第二个是管堡主,因为他号称‘金剑无敌’,在下要证明他是否真的无敌。第三个是金

剑帮主,以剑为帮派之名,剑术造诣必然非凡。至于是否还有第四个要看情形而定。”司徒

明月说的煞有介事。

“除此三人,朋友你不拔剑?”

“完全正确。”

“意思就是说朋友自命为天下第一剑?”

“对!”狂傲之态溢于言表。

“也是天下第一狂人?”

“不否认!”

“嘿!”锦衣蒙面人冷笑了一声。“如果区区要问朋友你的师承来历,朋友大概是不会

说的了?”

“不会!”司徒明月答得挺干脆的。

“如果有人要向朋友讨教,可列为第四么?”

“谁?”

“就是区区本人!”

司徒明月心中一动,这锦衣蒙面人既敢挑战,自然不会是寻常人物,他是谁?

月光已经升高,凑冷的白光洒满了整个广场。

“阁下什么身份?”

“算是挑战者吧!”

“挑战者三个字还没资格要在下的剑出鞘。”

“朋友不拔剑便是自误。”说着,步下走廊。

四名劲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无剑公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