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二十六章 诛鬼伏魔

作者:陈青云

夜已深。

月正明。

司徒明月与封子丹隐身在堡楼里,高耸的堡楼,可以俯瞰全堡内外,如果有什么动静,

逃不出楼中人的视线。

“封老弟,你跟管寒星关系如此密切,在此之前,你从没怀疑过他老子便是金剑帮

主?”司徒明月目注外问。

“没有,小弟一直认为管寒星只是靠帮之人。”

“在开封,为何要杀害‘燕云神雕’齐啸天一家?”

“因为齐老英雄知道金剑帮的秘密。”

“为了灭口?”

“对。”

“柳家母女遇害的确与管寒星有关?”

“以小弟所知,不是他做的。”

“何以见得?”

“他不止一次向小弟提起他十分喜欢柳漱玉姑娘,可惜他争不过你司徒大哥,但并不死

心,他要得到她。柳姑娘母女遇害,他曾经发誓要追凶报仇,看他的神情并非作假,而是发

自内心的话,所以小弟认为他不会辣手摧花,因为他一直还抱着希望。”

“唉!”司徒明月深深叹了口气。

封子丹突地从窗口向里指道:“看,后院……”

司徒明月目光遥遥扫去,心头登时一紧。

后院正屋走廊,一个幽灵般的人影已到了月光照及之处,一阵逡游之后又缩了回去,胸

前似乎还抱了样东西。

“窃盗趁虚而人么?”封于丹低声说。

“不可能,再大胆的窃盗也不敢进白云堡开路,而白云堡是在神火教霸占之下,这出现

的人影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负有任务的神火教徒,一个是白云堡的人回来取遗落的贵重东

西。”司徒明月冷沉地加以判断。

“需要加以查究么?”

“不必,那不是我们要等的对象,不必暴露行迹。”

又一条人影不能说是人影,只是个淡影,并不具人影——从后面屋面掠过,没人另一重

院落之中,行动之飘忽使人感觉仿佛是眼花,这种形同鬼魅的身法功力稍差的根本无法发

现,但逃不过司徒明月这等高手的视线。

“先后两人是一路么?”封子丹也看到了。

“也许是,也许是互相追逐。”

“这等身法江湖罕见……”

“目前所知,只有一个人可能。”司徒明月心中一动,他想到了“鬼中鬼”甘十斗,甘

十斗是管彤云的同路人,他之出现非常可能。

“‘鬼中鬼’?”封子丹反应不赖。

“看样子要逮住他很难。”

突地,那原先一现而隐胸抱东西的人影又出现,四下一阵扫瞄之后,穿过院落,进入前

厅所遮的死角。

“那家伙像朝前面来?”封子丹紧贴堡楼窗棂。

“来了!”司徒明月点点头。

人影从前厅门出现,鬼鬼祟祟地一阵张望,然后步下走廊,进入月光中,现在可以看清

楚了,是一个短小精悍的汉子,胸前紧抱着一个尺长的锦盒,他朝左侧方的一排矮屋走去,

看样子是准备由这一方跃出堡墙。

就在那汉子走了几步作势想加快速度的瞬间,四条人影从矮屋之中扑出,那汉子抹转头

飞弹两丈,一耸身,窜上大厅屋面,身法利落得惊人,堪堪站稳身形,屋脊反面突然冒出三

条人影,扬手便发出暗器,那汉子在避无可避之下,一个钡fj翻,半空变为飞燕抄水落回地

面。

右侧方暗影中又标出四条人影,一共八人飞风合围。

那汉子转朝堡门方向突围,八人之中的两个闪电般剧弧兜截,一流的身手,行动快捷无

伦,那汉子顿被圈在核心之中。

尸司徒大哥,我们要采取行动么?”

“弄清楚情况再说。”

厅顶屋脊上的人影隐去,看来是定位埋伏的暗桩。这汉子是什么身份,所为何事,暂时

成了谜。

“你是什么人?”

“你们又是什么人?”汉子反问。

“相好的,到这里来作贼真是不长眼。”

“我是贼那你们是强盗?”

“先逮下他再说。”包围圈缩小到两丈直径左右,那发话的在腰际一摸,扬手,手中多

了个小红葫芦。

“神火!”那汉子栗叫了声。

“你还挺有见识的。”

“你们是神火教的人?”

“不错,听清楚,小葫芦一开口,你马上便会化成灰,现在规规矩矩回答,你是什么

人,干什么的?”

“地龙张三,奉命办事。”

“办什么事?”

“取这盒子!”

“盒子里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

“你奉谁之命办事?”,“堡主!”

“原来你是白云堡的人,把东西交出来。”

“这么容易?”

“你想被神火烧成焦炭?”

“你绝不敢放火。”

“不敢,那岂非是天大的笑话?”

“绝对不是笑话。”地龙张三似乎有所恃而不恐。“这盒子是武林人连做梦都想得到的

东西,你们烧我,盒子当然连作烧成灰,而事后被你们教主知道,你们几个会是什么下场不

必说也该知道,你敢么?”

那问话的神火教徒呆了一呆。

“你刚刚说你不知道盒子里是什么东西?”

“是不知道,我不认字,看不懂盒子里东西上写的是什么,但知道是无价之宝,我接受

的命令是物在人在,物亡人亡。”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最好是物在人亡,省得活着回去不好交代。”随着话声,一条

人影切人人围,看不清用的是什么手法,闷叫声中,地龙张三仆了下去,怀抱的锦盒已到了

那突然而现的人手中。

现在可以看清了,杀人取宝的是个中年汉子。

堡楼上,司徒明月脱口道:“是他!”

封子丹道:“他是谁?”

司徒明月道:“神火教外堂巡察牟有利。”

牟有利打开锦盒,看了看,口里“啊!”了一声。

八人之一道:“巡察,是什么无价之宝?”

牟有利道:“这东西得亲自呈与教主,你们各归原位,继续监视的任务,这具尸体也拖

走别摆在这里。”

“是!”八人齐应一声,其中一人带着地龙张三的尸体然后左右各四退离现场。

牟有利再次打开盒盖,想了想,褪下外衫,把锦盒包妥,两只衣袖是现成的背带,把包

裹捆在背上,然后奔向广场侧后方,纵身上屋。

司徒明月匆匆向封子丹道:“你守在此地别动,我去截牟有利弄清楚情况。”没完,从

堡楼飘落堡外。

牟有利从侧方越堡墙而出,左右一望之后,朝东北角奔去,一小片杂木林环绕山脚,穿

过杂木林便登邙山。正当他冒出林子,准备向上升登之际,一条人影突然出现身前,是个满

面于思贵公子打扮的健壮人物,腰间的剑在月光下映出宝气珠光。

“什么人?”牟有利喝问。

“无剑公子!”司徒明月淡淡回答。

“你……阁下就是无剑公子!”

“不错。”

“有什么指教?”

“把你背上的包袱解下来让本公子过目。”

“什么?你……”牟有利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本公子已经说得很明白。”

“阁下不是跟敝教主有过合作的协定么?”

“有,但这是两回事。”

“阁下这样做……是否违反了……”

“牟有利,放明白些,你从地龙张三手甲硬抢来的东西是本公子先发现的,所以本公子

尹必须要知道是什么东西,多一句话都不必说。”

牟有利心头大震,他与无剑公子索昧生平,人家很顺口地便叫出他的名字,而他对他却

一无所知,只是奉上命不许与此人为敌,现在对方要他交出锦盒,这锦盒如果交出去等于拱

手献宝,教主知道了非砍头不可,这该怎么办。唯一办法只有设法脱身一途,心念之中,身

形一贪,想倒纵入林……

一股无形劲气袭上身来,使他真力全泄,不由亡魂大冒,无剑公于用的是哪一门子功夫

他无从知晓,只是感觉上相当玄奇,也可以说是邪门,看来要想脱身根本就是妄想,他回过

身来,正对司徒明月。……现在,司徒明月注意到了,上一次双方接触时,牟有利腰间悬了

六个小葫芦,现在变成了三个,两红一白,那白的想来就是神火教主所发明的所谓“无火之

火”,但他并不在乎,他已具备了克制之道。

“你阁下要迫牟某人用杀手?”牟有利已打定了主意。

“你居然还有杀手?”

“足可取你性命。”

“‘无火之火’?”

“你说对了!”

“嘿!本公子不必拔剑,只要你手指头一动就得躺下,你没有任何机会,不信就马上试

试看。”

牟有利心头发了毛,但剑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必须拼死维护背上的锦盒。

司徒明月的目光没有剩余芒,是澄澈的清光,与月光同色但更亮,这是内功修为到了某

一极高层次的表现。

对峙,一动就能决生死。空气凝固,时间冻结,杀机像一引即发的炸葯。

现在司徒明月对付牟有利的武器是一个“快”字,闪电杀手的功力已更上层楼,他有绝

对的信心克敌得手。他脱困之后首次对敌,他要借此考量一下自己的能耐到了什么程度,因

为真正的大敌还在后头。

不管僵持多久,事情总有一个开端,然后是结果。

牟有利的手按上腰间的小白葫芦。

司徒明月的手掌向前发出。

如果形容其快,双方几乎不见动作,只是改变了手的位置,而这改变仿佛又是原本的姿

势,不见火光,不见劲气,场面;依然是静止的。

没有计算时间,也许很长,也许极短。

牟有利的口角鼻孔溢出了鲜血。

司徒明月缓缓收回手掌。

牟有利栽了下去,“砰!”这是现场唯一的声音。

司徒明月解下牟有利背上的包袱,打开,取出锦盒,再揭开盒盖,里面又是个扁平的玉

匣,玉匣正中内刻了四个古篆字,赫然是《玉机金经》,百年来独一无二的治剑名家,“顽

铁大师”南宫宇的失物。,的确是无价之宝。

司徒明月持盒的手感到一阵发麻,内心起了强烈的冲击,南宫宇以“雪剑”为酬,要他

完成的就是这任务。

当年“鬼客”辛公望在古陵中巧得了玉狮子,因无法开启,由神偷“空空儿”盗取了南

宫宇的机簧宝典《玉机金经》,其后玉狮落人“天龙神君”之手,而“天龙神君”在行宫遇

害,最后得主“古月世家”第一代主人“神刀客”惨死,玉狮与金经下落成谜。十年之后传

出玉狮在胡家堡失窃,不知落人谁手,而金经由目击者马二先生证实落在“鬼中鬼”甘十斗

的手中,与甘十斗同路的蒙面客已证实是白云堡主管彤云,两人也就是谋害“天龙神君”的

凶手,现在,金经算是原璧归赵了。

经过这么多这么大的风浪波折,得回确属不易。

超人的镇定功夫,司徒明月随即冷静下来,他倏然想到,这么珍贵而且关系重大的东

西,管彤云在被神火教迫离之际,为什么不随身带走,事后差遣一个小角色地龙张三来取

回,这当中会不会另有文章?

空气突然起了波动,这在一般高手是无法觉察的,但司徒明月却有了强烈的反应,凭本

能和经验这轻微的空气波动不寻常。

他没有任何动作,但已经立即戒备应变。

新成就的“混元神功”比当初雪剑在手更具威力。

月光很亮,地面投影掠到,虚幻的影子,一抹浮光。

司徒明月朝空际挥出一掌,这一掌是依投影掠来的角度不经思考本能挥出,而且用的功

夫有别于对付牟有利。

“波!”地一声空爆,有条黑影旋空而降,眼前丈外多了个人,是个土老头。

“鬼中鬼”甘十斗!司徒明月在心里暗叫了一声,他脱出地牢密室之后,外间的一切具

细状况都已经全部了解。

“无剑公子,你算是哪一路的!”甘十斗开口。

“自己一路!”司徒明月沉静地回答。

“现在把东西交出来。”

“凭什么?”

“不该得的东西到了手是祸不是福,老夫完全是基于一片好心,并非窥视这件东西,老

实告诉你,这是不祥之物,沾之者必有奇惨下场。”

“嘿!你阁下眼前就有奇惨下场。”

“什么意思?”

“因为在下不辞千辛万苦为的就是找你阁下。”

“噢!”甘十斗以一种极古怪的神情望着司徒明月。“你在找老夫……这可是怪事,你

知道老夫是谁?”

“‘鬼中鬼’甘十斗。”

甘十斗连退两步,两眼瞪圆,眸光变成了两根线直盯在司徒明月脸上。名列当今一魔二

鬼三妖四怪七大顶尖人物之一的他,大大地震惊了,被人一口道出来路算是栽了大跟头,因

找他的人不但名不见经传,而且还是个后生小子,他对他一无所知,连武功路数都看不出

来。

“找老夫何事?”

“代人讨一笔陈年旧债。”

“代谁讨债?”

“‘天龙神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诛鬼伏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