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二十八章 两败俱亡

作者:陈青云

惊心动魄而恐怖的爆炸过去之后,庙墙上人影乱窜,墙外的神火教徒立即展开截杀,又

一个gāo cháo叠了出来。

蓝光闪烁中,蓬蓬烈焰暴起,夹着刺耳的惨号。

每一次闪光,代表一个或更多的生命殒灭。

神火,血肉之躯定当其锋,但金剑帮弟子的剑法也未可小觑,突围的人半毁于神火,但

也有不少趁隙冲人人圈,于是利刃发挥了威力,真正大屠杀的开始,双方各有死伤,惨号之

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

纪大妞仍紧紧抓住司徒明月的手膀。

“司徒大哥,你看……这样挤下去会是什么结果。”

吵“两败惧亡。”

“这一来岂不是天下太平?”

“现在还言之过早。”

庙里的大火不再扩大蔓延,可能是爆炸塌屋阻断了火路之故,但中心地段主要的建筑无

疑地将成灰烬。

杀戮的画面也和缓了下来,伤亡枕藉,分不清双方损折孰重孰轻。

“司徒大哥,我们到现场看看?”纪大妞放开了手。

“再稍待片刻,看情况会不会又起变化。”

“如果让首恶免脱……”

“静以待变,才能掌握最佳机会。”

封子丹又匆匆奔了来。

“庙里的情况你知道么?”纪大妞冲着就问。

“双方伤亡惨重,活着的不多,金剑帮的弟子多半是被神火烧死,而神火教徒大部分是

被炸死,金剑帮在庙里好几个地方预先埋了火葯,一炸一烧,这座庙算全毁了。”

“死伤的应该是双方的精英?”

“可以这么说。”

“双方为首的没现身?”

“两位快随我来!”封子丹急声说。“风前辈发现了一个秘密通道,是地窖出口。管家

父子现在藏匿在地窑里,迟早会出来。”

“走!”司徒明月摆摆手。

两人随着封子丹绕了个大弯转到庙后。

一座宝塔矗立在庙后的土阜上。

封子丹远远叫停。

“我们就在这里守候,这宝塔便是出口。”

“是怎么知道的?”司徒明月遥望着宝塔。

“风前辈和我本来隐身在塔里,凑巧逮到一名传讯的金剑帮弟子,只那么三两下,他便

受不住全招了。”

“哦!”

庙里火势减弱,火头降低,但狂冒浓烟。

月光还没完全沉落东方已经发白,因为月令已届下旬。

一个模糊的身影从塔门幽幽出现。

封子丹身形一动。

司徒明月立即低声道:“别急,这只是探风声的。”

那人影左右一望,然后缓缓移到塔前空地,四下张望,看样子相当谨慎,好一会儿后才

朝塔门比了个手势。

两个长衫蒙面人步出塔门。

封子丹激动地道:“是他俩父子!”

紧接着,五六个短打扮的随从拥了出来。

一伙人毫不迟滞,立即转向侧方。

封子丹志切父仇,暴喝一声:“别走!”人像脱弩之箭般射了出去。司徒明月和纪大妞

一左一右兜了过去。

一伙人纷纷弹身乱窜。

一条人影灰鹤般从白塔的中层疾惊而下。

三人围上,正好截住了两个长衫蒙面人,其余五六个短打扮的已散开掠下土阜。

从塔上飞截的豁然是风不变。

四人合围,两个蒙面人被圈在核心。

封子丹咬牙出声道:“管寒星,我要把你碎尸万段。”举步欺向那体型较瘦的,他判断

他便是管寒星。

两蒙面人背对背站立,各掣出长剑。

管寒星一向用的是折扇,现在居然用剑?

封子丹扑上,徒手对长剑。

风不变是正面对那较胖的蒙面人,他也出了手。

恨毒冲胸,封子丹和风不变出手相当厉辣,每一掌是狠招杀着,两个蒙面人的长剑竟然

有些施展不开。

以管彤云父子的功力,绝对不可能有这种情况发生。

司徒明月大叫一声:“我们上当了!”双手齐扬,朝两个蒙面人一挥,然后闪电般掠离

现场,纪大妞也跟着弹身。惨号之声随起,两个蒙面人各中一掌,栽了下去,主要的原因是

司徒明月挥出的“混元神功”使两蒙面人内腑重创,所以封子丹和风不变一掌奏功。

封子丹抓落两人的蒙面巾,是一瘦一胖两个中年汉子,根本就不是管彤云父子,这一手

够诈,不用说两父子已经混在短打扮的手下中间逃脱了,这两名惑敌的手下算是白白地作了

牺牲。

风不变急声道:“快追!”

封子丹顿足道:“早该看出来的!”

一老一少急急奔离,现场留下两具尸体。

天色已经微明,将沉的月光像个走了样的白瓷盘。

又有两条人影从塔门出现,一个是锦袍老者,腰悬长剑,另一个是年轻公子,手里持着

折扇,正是管家父子。

“爹,我们现在怎么办?”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可惜没能炸死神火教主,不过,为父的已经有对付他的

办法,他非死不可。”

“什么办法?”

“现在不是谈论这件事的时候。”

“我们离开吧?”

“不,我改变了主意,我们留下。”管彤云沉声吐语。

“留下?”管寒星不解地问。

“对,敌人不止一路,最难缠的还是那批老怪物,谁也不会想到我们还留在现场,最危

险的地方最安全。”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发自两人身后的塔门:“未见得!”

父子俩左右弹开,回身。

一条人影从塔门幽然出现。

管寒星脱口惊叫道:“无剑公子!”

从塔里出现的是司徒明月,他本已离开现场,但中途突然想到那几个短打扮的金剑帮武

士是散开逃走的,要追也无法追,说不定父子俩来个虚中虚诱开敌人,更稳当地脱身,于是

他决定赌一赌,折回头由后面上塔,藏身在第二层,他赌赢了。

“不错,正是区区在下!”

“无剑公子,你是哪一路的?”管彤云问。

“自己本身一路。”

“跟本帮作对的目的何在?”

“为老友讨债。”

“老友……谁?”管彤云一代袅雄,非常沉稳。

“‘燕云神雕’齐啸天。”司徒明月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这……债从何来?”

“管堡主不,该称你管帮主,事到如今还装什么相,以你的身份地位,不怕丢人么?连

杀人都不敢承认,居然妄想称尊中原,未免太……”

“住口!凭你也敢向本座讨债?”

“武道不泯,天道长存,多行不义,终必自食其果。”说完,森冷的目光扫向管寒星。

“有其父必有其子,你化身‘无头人’杀害齐老英雄一家五口,利用封子丹作鹰犬又残杀其

父,管寒星,你以为伤天害理没有报应么?”

管寒星眼里突闪杀光,手中折扇“唰”地张开。

司徒明月单掌一挥,闪电杀手出手之快是相当骇人的,而“混元神功”的威力简直可以

说世无其匹,折扇射出的透骨神针仿佛碰上了一堵无形但有着奇强反弹力的钢墙,纷飞激

射,不但如此,管寒星本身宛如中了一记千斤重击,连退三步,逆血几乎冲口而出,脸色一

阵煞白。管彤云双目尽赤。

“无剑公子,看来本座除了杀你别无他途。”

“彼此,彼此!”

“本座的剑已经多年没饮血,今天将为你而出鞘。”

“拔剑!”

“请!”

管彤云神色一肃,右手抓剑柄下压,左手捏住剑鞘,缓缓拔出,上扬,闪闪金光泛起,

人如狱峙渊仁,“金剑无敌”,一代超级剑手,气势果然不凡,在刹那之间人与剑合而为

一,这一点连司徒明月都感觉到了。

管寒星俊美如处子,一向以翩翩风度称绝,现在,他像变了另一个人,点漆双瞳里全是

恨毒,脸色极为难看,面皮肌肉不规则地抽动,牙咬得太紧而改变了嘴形,那样子似乎恨不

得要把司徒明月生吞活剥。

白光乍现,司徒明月已亮出了“雪剑”,他知道面对的是谁,丝毫也不敢托大,这是生

死之决,必有一方留下,同时这种机会只有一次。

双方各占位置,取了最适当的距离。

亮起了手式,人、剑、空气、时间全凝固了。

这种不世而出的剑手对决,一动便可分出的胜败生死,不会费很多时间,但结果是什么

谁也无法预料。

现在,塔里有一对眼睛,塔外树丛里有两对眼睛,三对眼睛集中投注在两人身上,不知

是什么时候来的,现场的人没有发觉,事实上也无法发觉。

一切都是静止状态,可怕的静止。

当事人心剑合一,连意念都已经不存在,紧张的反而是局外人,因为各有关切的对象,

全心等待最后的一刹。这就像押宝,双方投下了全部的赌本,不是赢便是输,绝对没有翻本

的机会,下注的已经豁出去,旁观的反而紧张焦灼。

“雪剑,他是司徒明月!”管寒星突然栗叫了一声。

场中人没丝毫反应,定力之强真正已到了神化之境。

叫声过后,一切又趋于死寂。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因为时间已停滞。

“呀!”两个人发出的是一个声音,同一瞬,没有先后,两声叠作一声庐音不大,但却

有如晴空霹雳。

白光与金芒乍闪即止,同样是极短暂的一瞬,没有金刃碰击之声,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过,人还在原位置寸步未移,只是姿态改变了,雪剑斜向侧下方四十五度角,金剑呈半扬之

势,场面回复原先的静止状态。

到底是谁输谁赢?

“司徒明月,你这叫什么剑法?”管彤云声音极为低沉。

“无剑之剑!”司徒明月的声音是低宏。

“本座无憾!”

“雪剑无敌!”

管彤云手中金剑缓缓垂下。

司徒明月也缓缓收剑。

管寒星木然呆住。

管彤云脸上的肌肉抽紧,瞳孔放大,“砰!”地一声栽了下去。

管寒星如噩梦乍醒,这时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狂叫一声:“爹!”折扇电扬,射出

一蓬“透骨神针”,人也跟着扑出,完全是拚命的态势。司徒明月挥剑闪身,剑芒吞噬了神

针,人也移了位。

管寒星扑空。

“管寒星,拿命来!”

厉喝声中,两条人影疾矢般射人现场,赫然是封子丹和纪大妞。

管寒星一窒,侧转,封子丹已到了他的正面。

封子丹要报的乃是杀父之仇,司徒明月不能阻止,虽然“燕云神雕”齐啸天一家五口的

灭门血案落在他的肩上,但管寒星只有一条命,也只能死一次,他准备在必要时才干预,以

成全封子丹。

“你是司徒明月的跟班。”

“过去是从现在起已经不是。”

“那从现在起你算什么?”

“讨债索血人。”

“什么债?”

“血债!”

“你到底是谁?”

“听我的声音。”封子丹回复他本来的声音。

“你。…··是……”管寒星面孔起了抽搐。“封子丹?”后面三个字是由牙缝里一个

字一个字迸出来的。

“不错,管寒星,你父子心肠之狠毒,手段之卑鄙,在江湖上难找其匹,如果我不机

警,父子俩已经同遭毒手,我要你牢牢记住,转世投胎做个好人……”

“封子丹,你配么?”

“配不配马上就知道。”一翻腕,手中多了一柄亮晶晶的匕首,沉哼一声,身形暴进,

朝管寒星当胸扎去。

司徒明月全神贯注,他知道封子丹不是管寒星的对手,折扇上的暗器与功夫尤其霸道,

必须适时地予以支援。

管寒星张扇,发出“透骨神针”,然后合扇点出,两式杀手其实只是一个动作,完全没

有间隔,非常顺当。

封子丹是一个急冲,没有变势闪避的余地。

事实上,如果“透骨神针”与折扇奏功,司徒明月想支援也来有及……

透骨神针已然上了封子丹的身。

折扇也结实地点中前胸要害。

“啊!”是一声短促的闷嚎。

司徒明月与纪大妞同时冲前,齐齐扬掌……

“啊!”惊叫声,两人齐发,扬起的手掌没动。

封子丹的手紧贴管寒星的心窝,手里握着刀柄,刀身部分已完全没人管寒星的前胸,刀

短,没有透背。

是同归于尽么?

封子丹瞪着眼,杀光未戮。

管寒星俊面已经扭歪,眼珠子暴突,鼻孔嘴角已经沁出了血水。

“一刀,太便宜你!”封子丹居然开口说话。

司徒明月与纪大妞愕住。

封子丹抽刀后退。

血泉喷出,管寒星仰面栽了下去。

司徒明月垂下手。

“封老弟,你……伤得怎样?”

“我没受伤。”

“你……没伤?”司徒明月既惊且感,分明是神针上体,折扇中穴,他居然说没受伤,

太不可思议了,封子丹何来这份能耐?

“你怎会没受伤!”纪大妞也是大感不解。

封子丹撩起了外衣,露出了令人一看便会头皮发麻的暗赤色鳞甲。

人身上会长鳞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两败俱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