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二十九章 缘证比目

作者:陈青云

纪大妞在阶梯上木住了,她不明白司徒明月何以会突然以这种态度对待她,从神色上

看,定然发生了极不寻常的事,他拒绝支援,是有什么顾忌?

司徒明月冷静成性,虽然这意外的非常刺激使他骤改常态,但极易回复,只片刻工夫,

他又冷静下来。

“大妞,你不要上来,我要单独处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等会我出去会告诉你。”

“有危险么?”纪大妞关注之情溢于言表。

“放心,绝对不会。”司徒明月为刚刚情绪感到无比的歉疚,“大妞,你守在塔门不要

让任何人进来,万一有问题我会叫你。”

纪大妞犹豫了一阵,终于点头退了出去。

司徒明月回身,现在,他面临最大的考验。

“万寿老人”侠行义风,名传天下,宇内同钦,而现在他不但活着,还是当年他领头除

灭的神火教主,正与邪失去了分际,侠义与邪恶没了准则,如果秘密拆穿,势将成为众矢之

的,身为传人的更无面目立足江湖,对侠义道是极大的讽刺,也在武林史上留下极大的污

点,人心,谁能测透,的确太可怕了。“明月,你处理得很好!”

“师父!”司徒明月心在绞痛。“当年怎么回事?”

“万寿老人”沉默了片刻。

“明月,这算是师门的一段秘事,发生在一甲子之前,你师祖便是武林中声名狼藉的

‘飞豹’曲不平……”

“‘飞豹’曲不平?”司徒明月打了一个冷颤,这名号他听人谈起过,被人形容为人神

共愤的恶魔,只要谈起武林掌故,都会提到“飞豹”曲不平,想不到他竟然是自己的师祖,

看来自己的出身渊源的简直不堪闻问。

“不错!”老人抬头上望,声调突然变得激动。“你师祖生性躁烈是事实,但行事从未

违反武道,就是由于生性急躁,绝不向人低头,更不替人留情面,是以到处树敌,结果被当

时白道中的泰山北斗卫君子‘四海一鸥’黄允武设下诡谋,使你师祖步步蹈人陷阱……”

“啊!”司徒明月啊了一声,但未尽信。

“最后终至变成了武林人皆日可杀的恶徒。”

“传说师祖是被白道人物联手围攻伤重而死?”

“传言没锗,你师祖临终遗言,要为师的必须争取最高的名望,成就江湖的最大事业,

对卫善者尽量打击。”

“师父做到了?”司徒明月深不以为然。

“没有完全做到,所以最后君临天下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神火教必须一统武林天

下。”低头泪光放平。

“师父就是神火教的创始人?”

“对,要以神火烧尽天下不平。”

“当年与敌偕亡是一场戏?”

“对,用一个替身表演教主。”

司徒明月深深一想,脸上抖露坚毅之色。

“徒儿将令师父您老人家失望。”

“什么意思?”老人双眼瞪大。

“师祖当年为卫君子谋算负屈是事实,所以行不当也是事实,武道有其不可变易之道,

‘万寿老人’已为武道而牺牲。武林同钦,而世人均不知‘万寿老人’的师承来历,这形象

永远不能变,让这秘辛永远沉埋。”

“你不愿完成师志?”老人声音转厉。

“非不愿也是不能也,师父,弟子甘负大逆不道之过,坤火教必须从江湖除名。”司徒

明月痛苦万分地说了出来。

“你……”老人眼厉芒如刃。

“时间不待,请师父速作决定!”

“为师的不答应呢?”

“那弟子……”司徒明月两眼突地发红。

“怎么样?”

“大逆杀师,引罪自裁!”八个字,每一个都有千钧之重;每一个字都饱含悲愤与血

泪,自古难惟一死,身为武士,身为人徒,选择这样的死必须有极大的勇气。

“万寿老人”老脸起了抽扭,再抽扭,终至变形。

“你真的敢?”

“弟子心意已决。”

沉默。

可怕的沉默。

“唉!”久久,久久,“万寿老人”长叹一声,轻轻的叹息,不输于九天雷震,因为紧

接着这一声叹息的将是决定性的一个结果。

司徒明月僵立着,脑海由极度的紊乱而是空白。

“万寿老人”的眼眶里竟然隐现泪光。

“明月,让一切顺理成章吧,神火教从此消失。”

“师父!”司徒明月跪了下去,泪水跟着长挂下来,内心的激动简直无法以言语形容。

“弟子送师父出塔。”

“好!”

“江湖事了,弟子将侍您老人家颐养天年。”

“起来!”

司徒明月再拜而起,这是意想不到的结局。

“万寿老人”蒙上了面巾。

师徒俩步下塔楼,守在塔门边的纪大妞张口瞪眼,人整个地傻了,司徒明月竟然与神火

教主以和平的姿态双双下塔,这是什么蹊跷?

司徒明月尽量以平静的口语道:“大妞,没事。”

步出塔门,所有的目光全直了,首先围近前的是“青竹老人”、风不变、封子丹和金老

四,接着,两侧的也拢了过来,马二先生和“霹雳夫人”师徒。

“青竹老人”翻眼道:“小子怎么回事?”

司徒明月冷沉地道:“问题已经圆满解决。”

风不变道:“怎么个圆满法?”

司徒明月道:“神火教从此解散。”

“青竹老人”目注“万寿老人”道:“老小子,把你的面巾拉下来,让我糟老头子见识

一下你什么德性!”

司徒明月立即接话道:“晚辈与教主有协定,即日起撤坛散教,所有恩怨过节从此一笔

勾销。身份保持秘密。”说完,抬手道:“教主,请!”

“青竹老人”怪叫道:“小子,全由你做主?”

司徒明月道:“前辈,不流血而了断乃是上上之策。”

“顽铁大师”南宫宇、“天龙神君”谷中强和风韵惑人的“四绝夫人”主从这时从塔后

现身出来。

空前的盛会大多数是当今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

司徒明月与“万寿老人”正待举步离开……

“火凤凰”胡莺莺大步冲前,先横了司徒明月一眼,然后面对“万寿老人”。

“慢着,古月世家的事如何交代?”

“胡姑娘!”司徒明月抢着代答。“神火教既然解散,世家还是世家,等你见到令兄,

便可明白一切。”

“你保证没别的意外?”胡莺莺回过目光。

“在下保证。”

“我不相信你保证。”胡莺莺求爱不遂,对司徒明月当然是有成见的。“司徒明月,谁

又能保证你这么做没有存别的心思?”

“我保证!”纪大妞昂了昂头。

“你保证?哼!”胡莺莺噘了噘嘴,大眼睛斜睨着。“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保证?

你是他最忠实的同路人,跟他勾串一气,对不对?”

“胡莺莺,你说话客气些。”纪大妞沉下了脸。

“这已经够客气了,我没骂你不要脸。”

“你配么?”

“嘿!有名有姓。有头有脸,哪里不配?”

“你太不自量,我今天要好好教训你。”上步扬手。

胡莺莺也扬起了马鞭。

“霹雳夫人”大声道:“莺莺,不许胡闹!”

纪大妞停止进迫。

司徒明月作了个请!”的手势,与“万寿老人”昂首离去。

没有人阻止,“青竹老人”扬了扬手中竹棍,高声道:“大事已了,恩怨全消,从此天

下太平,有坛归坛,有庙归庙,无坛无庙,各散虚空。

马二、风老小子、打铁的,我们去喝个三天三夜,醉不死的话就找个地方窝起来等

死。”

几个老怪物气味可一致,说走便走。

“霹雳夫人”发出如雷声音道:“莫三白,不许你再像野狗般乱窜,三天后来找我。”

“青竹老人”回头做了个鬼脸,扬长而去。

“四绝夫人”扬声道:“四绝山庄随时欢迎各位光临!”

“天龙神君”接着道:“本人扫榻恭候!”

“霹雳夫人”改以悦耳的声音向“四绝夫人”道:“大妹子,恭喜你夫妇劫后重圆,我

们以后再见。”转身挪步。

大红小红和胡莺莺随即挪步。

现场只剩下“天龙神君”谷中强、“四绝夫人”夫妇和两名女弟子,再有纪大妞,他们

留下是有道理的。

谷中强步近纪大妞,炯炯目光直照在她的脸上。

“你真是‘大漠之虎’纪东离的遗孤?”

“天底下会有冒人作父的?”纪大妞目射杀光。

“这可难说!”一个声音接口。

在场的目光投注过去,现身的是风不变,他去而复返。

纪大妞登时两眼充血。

“前辈懂得江湖规矩么?”

“为什么不懂,老夫这大半辈子难道是白混了?”

“那为什么要插手别人的恩怨?”

“老夫跟谷老弟夫妻是多年好友,跟纪东离也有一段香火之情,这种事既然碰上了,能

睁着眼不管么?”

纪大妞错愕了。

“你跟先父有香火之情?”

“对,不过……你别忙着称先父。”

“什么意思?”纪大妞怒声喝问。

“纪姑娘,你今年几岁?”

“十九岁!”

“好,那你听着,老夫跟纪东离相识在二十年之前,而他是在十八年前因为滥杀无辜而

被谷老弟除去……”

“住口!”

“你必须听下去。”风不变疾言厉色。“老大与纪东离可以说是最接近的人,十几年没

有隔离过,他根本没有成过亲,哪里来的女儿?”

“你胡说!”

“后生晚辈别口不择言,老夫这大年纪还会胡说?”

“我不信!”

“信不信由你,纪东离绝对不会有女儿。”“绝对?”

“嗯!绝对?”风不变略作思索,然后老脸一肃。“这种话不该对你一个姑娘家说,但

又不能不说,纪东离天生不能亲近女人,这秘密不止老夫一人知道,这就是他愤世胡为的原

因,先天的残障使他借残暴行为来发泄。”

谷中强夫妇大为震惊,这是他俩所不知道的秘辛。

纪大妞神色大变。

就在此刻,一男一女出现,赫然是纪大娘和“飘萍过客”姐弟,看样子两人早已潜伏在

场到此刻才出面。

“娘,怎么回事?”纪大妞栗声问。

“别听他的,你不知道他们是同类?”

谷中强夫妇互望一眼,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凝重。

风不变盯着纪大娘,眉头皱得很紧,似乎在思忖一个重大的问题。

谷中强也迫视着纪大娘。

“风不变!”纪大娘开了口。“你真的要强出头插手这码事?”

“不得不管!”

“那你注定了要后悔一辈子。”“飘萍过客”接过话。

纪大娘侧转脸道:“丫头,你还等什么?”

纪大妞立即欺向谷中强。

纪大娘又道:“阎王印。”

“阎王印”三个字代表什么没人知道,但可以想得到必然是一种极可怕的武功,她在指

示纪大妞以之对付“天龙神君”

谷中强。

“飘萍过客”斜瞪着风不变,只要风不变有什么异动他便会立刻出手。

纪大妞已欺到谷中强身前六尺之处,单掌上扬,手掌齐腕变成了暗红之色,眸子里也泛

出艳艳红色。

“住手!”一声暴喝倏然传来。

也就在这一声暴喝声中,双方同时出了手,纪大妞手掌登出,谷中强也举掌相迎,平空

爆出一声劈雷,双方侧跄,齐齐跌坐地面。

司徒明月闪现,他那一声暴喝未能阻止双方出手。

谷中强原本威严十足的脸变成了灰暗,目光黯淡。

纪大姐口角沁出了鲜血。

“四绝夫人”急冲向前。

纪大娘横里截住。

“四绝女,我要你成为五绝女,除了四绝,外加绝后的寡妇“你……许秀仪?”“四绝

夫人”栗叫。

“没错,我早就怀疑她是‘阴符姹女’的化身。”风不变接口,后退两步,指着“飘萍

过客”又道:“崔花风,你逃不过照妖镜,好一对姐弟。”

司徒明月内心起了强烈的震撼,这实在是做梦也估不到的事,纪大娘是“阴符姹女”许

秀仪,而纪大妞称之为舅舅的“飘萍过客”竟然是“人妖”崔花风,纪大妞该是什么身份,

会是“阴符姹女”的女儿吗?

“许秀仪!”风不变又开口。“你跟纪东离完全扯不上关系,竟然诡称这丫头是纪东离

的女儿,目的何在?”崔花风阴阴地道:“风不变,你到阴司地府再饶舌吧!”扬手,十指

曲如钩,闪电般抓向风不变。

“波!”地一声,崔花风被震退一丈有多,出手的是司徒明月,“混元神功”之威力实

在惊人,他是以八成力道发出的。

同二时间,“阴符姹女”一掌劈向坐地不起的谷中强,她存心要他的命。

“四绝夫人”挥袖疾拂。

“阴符姹女”被迫收掌侧闪。

谷中强站起身来,目中凌芒重现。

“四绝夫人”身后的两名随从弟子扑向纪大妞,一左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缘证比目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