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 四 章 群魔乱舞

作者:陈青云

“这可以解释九号弟子未奉令而行动的行为。

“非常有道理,我认为……第一个可能性较大?”

“对,十大弟子的忠诚应该可以信赖。”

“对方可能会是谁?”

“以老夫的看法也有两方面。”

“哪两方面?”

“一个是‘白云堡’,距离本堡最近,根据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视本堡为头号敌人是

使理之常。”

“另外呢?”

“死灰复燃的‘神火教’,一方面威逼本堡臣脆改为该教分坛,以达到逐次并吞各门派

的目的,一方面为本堡制造强仇大敌,这叫双管齐下。”

“野心勃勃的‘金剑帮’呢?”

“也有可能,不过‘金剑帮’是个神秘帮派,无人知其底结“武老,这问题我们再慢慢

斟酌!”说完,转向用上精神已见好转的屠总管:一总管,四号和六号……”

“我们先后遭到伏击,是在回程时!”

“下手的是什么样的人物?”

“四名蒙面女子,身手高得惊人。”

一女人?”胡天汉大感意外。

“是的,女人!”

“四绝山庄?”胡天汉脱口叫了出来。

“有可能么?”武宏搔头:“‘四绝山庄’虽然作风横霸毒辣,但从没主动侵犯别人,

而且是女人为主,难道也有称尊武林的野心?同时根本也没发生过正面冲突……”

不用明刀明剑才最可怕,女人的野心有时远超过男人。

江湖上不乏先例,愚意以为……积极搜证最重要。卯屠总管接过了话。

“先疗伤,别的从长计议!”胡天汉示意结束讨论。

闪电杀手“不见血”司徒明月仗“雪剑”宰杀“神火教”一名特使四名弟子的耸听新闻

很快地传了开来。

这就是“古月世家”的客卿“玄狐”武宏所作的安排,目的是转移“神火教”对世家的

压力,以缓急困。

另一方面,“古月世家”派出暗杀高手,杀害退隐的“燕云神雕”齐啸天一家五口的惨

闻也同时传开,据传杀人的目的是齐啸大明里是封剑退出江湖,而暗中却是“神火教”的地

区负责人,为神火教东山复起效命。

这一来,“古月世家”成了黑白两道的共敌。

这消息又是谁传出来的?目的是什么?

月色清如水!

天宇净无尘!

很美的月夜。

开封城外里许,距西行官道一箭之地有条小溪,一道木板桥横跨在溪上,溪边有岸柳,

北岸连绵着一片柳林,是春夏踏青消暑的好去处。现在是盛夏酷暑,月光下,这片柳林的景

色很美,给人以沁凉的感觉。

时方初更,不见有踏月的人。

说没人却又有人,一条孤寂的人影兀立在柳荫之下,是月光照不及的地方,他是否踏月

来的不得而知。

晃眼望去,这人影像根树桩。

树桩忽然消失,是隐到了树后与树身合而为一。

又一根树桩出现,是动的,飘进了柳林。

静止下来,真正的树桩,没有头,上下一般粗,黑忽忽一段,你绝不能说他是人,天下

没有这样的人形,如果说他是鬼倒有几分恰当,因为树桩不会动而他会动,无头鬼,谁要是

碰上了准会吓掉魂。。

无头鬼停止的位置距原先树桩般的人隐身的老柳树约莫是三丈,这位置有月光照及,是

林中的一块隙地。

空气是死寂的。

没多久,一条人影冉冉飘来,停在无头鬼身前,是个蒙面人,他在空中划了一个手势,

出声道:“见过密使!”

“自报字号?”无头鬼开口,声调古怪之至。

“天地玄黄行三!”

“情况发展如何?”

“一切均如预期!”

“你的身份没被起疑?”

“没任何迹象!”

“请防那对老狐狸!”

“卑属从不敢疏忽!”

“三天后的待命地点仍在此地,时间不变!”

“是!”

“有需要陈报的事么?”

“有,但不太重要。”

“说!”

“种花之人改变初衷,有意要摘花。”

“嗅!这是大事,你居然说不太重要,记住,密切注意情况发展设法阻止,必要时不择

手段加以破坏!”

“遵命!”

“你可以走了!”

“卑属告退!”蒙面人抱拳,转身疾飘而去,身法相当轻灵,月光下有如一股淡烟眨眼

工夫便消失无踪。

无头鬼似的人影一动……

“站住……”喝话声中,树后的人影电射而出,闪到了隙地中,与无头鬼似的人正面相

对,身法之奇、快,弥足惊人,连一丝丝的风都不曾带动,月光下他不再是树桩了,而是个

英俊挺拔的剑士,银光与珠光同时闪耀。

银光是佩剑,珠光是剑柄的垂珠。

“司徒明月?”无头鬼后退一步,语含震惊。

现身喝阻的正是闪电杀手“不见血”司徒明月。

月光下近距离相对,可以看得很清楚了,这无头鬼似的人真的没有头,黑色披风黑头

罩,头罩蒙着黑布披垂到肩下,与肩同宽,连望上下一般粗,就像是没有头。

“‘金剑帮’密使‘无头人’!”司徒明月冷声念出。

“你……怎会知道?”

“江湖上没有绝对的秘密!”

“你早已候在此地?”

“不错!”

“怎会知道这临时地点?”

“不妨告诉阁下,阁下召见所属指示任务,同时规定下一次的时间地点,在下早已知

悉,说穿了毫不为奇。”

“司徒明月,你很了不起!”

“好说!”

“你盯踪区区意在何为?”

“执行任务!”

“什么,执行任务,你替谁做事?”

“卫道会!”

“卫道会,没听说过?”无头人的腔调很怪异,听起来相当刺耳,仿佛是故意颠倒高低

音,使人听了非常地不舒服,会有一种牙痒痒的感觉。

“现在听说就可以了!”

“你的任务主旨是什么?”

“察明金剑帮主的身份来历,敲碎他妄想称霸中原武林的美梦,消灭你们在江湖上恐怖

暗杀的行为!”

“嘿嘿嘿嘿……”笑声有如鸟啼。

司徒明月冷冰冰地寂立着,等对方笑够。

“阁下是‘金剑帮’的一只锐爪……”

“随你怎么说!”

“今晚在下就要先剁掉这只锐爪。”

“你办得到么!”

“让事实来证明!”

“司徒明月,你所说的什么“卫道会’纯属子虚乌有,你只是受一个不敢露面的人所指

使,美其名除魔卫道,实际上只是个杀人的工具,因为代价太高,所以你甘心作工具,区区

对你的一切并不陌生,对不对?”

“什么代价太高?”

“就是你腰间的‘雪剑’,你不会否认吧?”

司徒明月呼吸为之窒,但表面上神色丝毫未变。

“在下不承认也不否认!”

“你的‘雪剑’准备出鞘?”

“对!”

“司徒明月,区区奉劝你最好是保留!”

“绝不考虑!”

“你最好考虑,因为你非考虑不可。”

“为什么非考虑不可?”

“雪剑虽然无坚不摧,你的闪电手法也几乎无人能敌,可有一只无形的手控在你的脖子

上,你绝无法移开,这只手不会直接要你的命,但比要你的命还要严重,你相信么?”话锋

一顿之后又加了一句道:“要区区告诉你么?”

“无头人,如果你阁下想胡说八道而脱身那你就错了。”司徒明月口气已变。

“司徒明月,如果你如此认为,你也留了!”

何谓无形之手?司徒明月无从想象,对方虽然面目不就但口气似乎很笃定,不像是虚言

诈语的样子……

“阁下说说看?”

“好,你听着……”

“无头人”在说完*好,你听着……”之后没继续说下去,似乎又想打什么鬼主意的样

子。

司徒明月的眸光变成了两条线,充满杀机的线,月光下显得十分森寒可怕,这已经充分

表示了他杀人的决心,只要“无头人”有任何异动,便可能真的成为无头之人,任何人只要

接触到这种目光,立刻便知道它的含义。

他没再开口,下一步将以剑代口。

“司徒明月!”无头人开了口:“你一定很想知道那位被江湖人封为‘羞花公主’之人

的下落,对不对?”

司徒明月震惊了,真正的震惊了。

这的确是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他的咽喉,柳漱玉母女如果落在对方手中,对他而言,不只

是致命的要害,“无头人”说对他的一切并不陌生绝不是空口白话,不但了解,还加以掌

握,这是相当可怕的事。

不能失去主动!

司徒明月立即作了决定,失去主动不但成不了事还处处受制于人,如果柳漱玉母女的失

踪是对方布置的阴谋,其最终目的便很难说了,以“金剑帮”的作风而论,什么残忍寡毒的

事都做得出来,保持主动是最聪明的作法,只要自己剑在人在,对方绝不敢把柳漱王母女怎

样,如此便不怕没有救人的机会。

于是,他冷冷一笑。

司徒明月很少笑,很难得笑,这一笑显示他心理上的转化。

“在下是想知道!”很淡,口气并不激烈。

这种反应大出“无头人”意料之外。

“要区区告诉你么?”

“阁下愿意说的话当然很好!”

“如果区区不说呢?”“在下出剑之时,会留余地,让阁下能开口。”这句话回答得不

但巧妙,而且充满了无形的威胁意味,剑下留活口到时候当然是非说不可。

“司徒明月,你狂得相当可以,不必故装镇定表里不一,柳漱玉是你唯一的红颜知己,

你关心她胜过自己的生命,你目前碰破头地在查寻她的下落,连睡梦里都在想,要是你留不

住区区,又将如何?”

这是攻心之术,迫使司徒明月屈服于现实。

司徒明月的冷傲执着相当惊人。

“不会有留不住的事发生。”

“你有这么强的自信?”

“不错!”

“要是柳漱玉被别的男人带上床,你又如何?”

这句话不但卑鄙而且恶毒,但又并非不可能发生的事,司徒明月的杀机狂燃起来,不

过,他竭力保持冷沉。

“那在下发誓要把‘金剑帮’徒赶尽杀绝,鸡犬不留。”

血腥的誓言,令人听了不寒而栗。

这种话,也只有司徒明月有资格说。

就在此刻,“无头人”透过头套规视孔的目芒突然闪动了一下,司徒明月立即意识到对

方来了援手,而且是身手不赖的援手,因为自己没有来了人的感觉。

“司徒明月,活人才能实践誓言对不对?”无头人的口气果然变了,等于是证实了司徒

明月暗中所作的判断。

不能给对方时间!

司徒明月当机立断,弹身,森森白芒破空闪出。

快,果然就像是冷电一闪。

同一时间,一蓬暗器罩身射到,是一蓬不是一种或一件而且不同方位,噬噬的破风声显

示手法相当强劲。

闪出的白芒就空打了个回旋,一闪即灭的白圈。

也是同一瞬间,“无头人”闪电划开投人柳荫。

“无头人”应该逃不过这一击,但他避过了,一来他的身法相当不慢,而且心里早有闪

避的准备,二来发暗器支援的也是一流高手,司徒明月在本能上必须先应付暗器,就这一

滞,他失手了,头一次失手了。

“哈!”一声怪笑传至柳林深处,“无头人”身影已古,听声音,人应该已在七八丈之

外,他跑得可真是快。

援手的不用说也早已开溜。

司徒明月抖落吸附在剑身上的暗器,着地籁籁有声。

“雪剑”回鞘。

他深深自责,这是一次不该犯的错,面对强敌是不能犯错的,如果不作口舌之争,该拔

剑就拔剑,“无头人”绝对无所遁形,但虽自责却不后悔,他一向不作兴后悔,后悔无补于

事,以行动来代替后悔才是正途。

于是,他决定找到胡鸳鸯。

找到胡尊尊便可知道柳漱玉母女的下落。

月如玉!

人也如玉。

这里是地下室,没有月但有人,人,美得像是玉雕,灯光下,闪泛着一片眩目的晶莹,

她,正是被江湖人封为“羞花公主”的柳漱玉,人如其名,洗珠漱玉,但她并非公主的打

扮,只是一般少女的装束,更衬出其自然天姿。

这间地下室布置得华而不美,可以形容为高贵脱俗。

柳漱玉支头坐在妆台边,好一幅美人对镜图。

紫檀木的院花大床,锦帐半钩。

床上骑着个两鬓现霜的老妇人,面带病容。

“娘,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柳激玉回过娇躯。

一早晨换的这一幢葯报有效,精神好多了。”

柳激五起身,坐到床边,轻轻抚着她娘的手。

“娘,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

“孩子,心肝,离开?恐怕……唉!”

“娘……”柳激玉慾言又上。

“孩子,听娘说,本来……我不想让你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群魔乱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