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 六 章 恶毒阴谋

作者:陈青云

“我当时还以为碰见了妖精鬼怪……”

“有这种事?嗯!也许是故作男人腔作弄‘霹雳夫人’,不过……‘霹雳夫人’名列四

大怪之首,年事已高,而且凭声音也可以想见她的尊严。面敢于作弄她的武林中应该找不出

几个?”一顿又道:“说别的吧!”

“最后一样,跟大侠有密切关系。”

“什么?”

“我听得不十分清楚,是关于柳姑娘母女……”

司徒明月心头陡地一震,止步,冷电般的目芒直照在金老四的脸上,他日夜担心的事居

然有了着落。

“快说,她母女怎样?”

“好像是说柳夫人患了绝症,在胡家堡医治……”

“绝症?”

“是的!”

“这么说,她母女是在胡家堡。还有呢?”司徒明月一向冷如冰山,现在却表现得相当

激动,连声音都变了。

“她母女已经不在胡家堡。”

“怎么说?”

“说是不告而别,神秘失踪,不知是偷偷离开还是被人带走,照他们的推测,可能是被

盗宝的人带走。”

“这……会是真的?”司徒明月一把抓住金老四的胳膊。

“假不了,先是胡堡主向‘霹雳夫人’提起,而后又在书房与武宏那老狐狸密谈提到,

应该是真的。”

“司徒明月放开了金老四的手,愣住了。

满以为是大好消息,结果还是下落不明。

偷偷离开!既然是医治绝症,为何要偷偷离开?

被人带走,被什么人带走?

“他们还说……”金老四又开口:“柳姑娘人长得太美,人见人爱,打她主意的人不在

少数,所以……”

司徒明月心弦一颤,这可是事实,他突然想到了两个人,一个是“金剑帮”密使“无头

人”,他曾经以柳漱玉的安全下落要胁过自己,还说过“被别的男人带上床”这话。另一个

便是戏弄“霹雳夫人”的神秘女人,她有这份能耐从戒备森严的胡家堡带人,说不定胡家堡

失盗传家之宝金狮子也是她的杰作,如何才能找到她呢?

如果那女人跟“无头人”是一路的;就更合情理了。

他只在心里想,并没说出口。

“司徒大侠,柳姑娘有家么?”金老四提醒了一句。

“哦!”司徒明月也想到了,而且更深一层,如果柳漱玉母女如所料是偷离胡家堡,一

定会回家,她娘既患了绝症,不会离家远走,说不定这是胡莺莺的杰作,因为她对自己有

意,当然先从对付情敌着手,所不明白的一点是柳漱王从没提过她娘患有绝症。

“何不到她家里看看,也许人已经到了家?”

“我正这么想,老四,再见!”随说随弹起身。

乡间小屋里刚住进一对母女,做母亲的两鬓现霜,年纪在五十开外,做女儿的一身布

衣,但却美如天仙。她俩,正是柳漱王母女。

现在是近午时刻,赤日炎炎,母女俩坐在堂屋里。

茅草盖顶的土砖房,冬暖夏凉,如果不出门,再热的天也热不到哪里。

柳漱玉蹙着额似有什么事不开心。

“娘,您没病,为什么承认得了绝症?”

“是他们要我得病的!”

“这话怎么说?”

“胡天汉那混小子想打你的主意,居然使出这种卑鄙的手段,暗中对我下毒,我只好将

计就计让他得意。”

“是他……对娘下毒?”柳漱玉竖起了柳眉。

“不错!”

“可是……娘为什么一直没告诉我,害我白烦心?”

一孩子,如果你知道,表面上便没那么真了。”

“娘为什么一定要……”

“这是娘几十年的心愿,非了不可。”

“要是对方不来这一手,娘便没机会了……”

“娘会设法制造机会进人‘古月世家’。”

“我不喜欢这样!”柳漱玉的眉头又蹙了起来。

“傻孩子,娘刚说这是几十年的心愿,能不了么?”

“娘,爹早死,我已经记不得他的样子.娘一向绝口不提他生前的事,也不许我问,以

前我小,现在我长大了……”

“我们谈别的广老太婆的脸沉了下来。

“为什么嘛?难道说我……”

“到该告诉你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慎防隔墙有耳,我带着你隐姓埋名,天涯流浪,到处

为家,就是要逃避仇家的耳目,现在心愿达成,流浪的生活也快要结束,孩子,再忍耐些

时,我们就可以过平安的日子了!”

“这么说……我根本就不姓柳?”

“孩子,怎么不听话,教你别谈这个?”

“好!”柳漱玉咬咬下chún:“谈司徒大哥”本来就亮丽的玉靥上泛起了艳艳的神采,她

更美了,如果说真有所谓天仙的话,想来也不过如此。

“谈他什么?”

“我一定要跟他见面。”

“不可以!”“娘!”柳漱玉一副我见犹怜的凄怨样子。

“我说不可以!”老太婆的表情转为严厉,口气也是断然的,表示绝对没有商量的余

地,她一向极少以这种态度对待她美如天仙的爱女。

“为什么以前可以现在就不可以?”百依百顺的乖女儿居然也敢出言反抗,这证明了

“情爱”二字的力量。

“以前是以前,现在心愿已经完成,为娘的要依计划行事,不与任何江湖人接触,不能

因男女之私坏了大事,我也很喜欢司徒明月,但你们以后的日子还很长,不争这一时,你说

你已经长大了,对,长大了就该更明理。”

柳漱玉垂下头抚弄衣角,眼里已现泪光。

“孩子!”老太婆把她抱到怀里,放柔了声音:“这些年,娘一直在人前装成不会武功

的普通老太婆,在你武功还不济的时候,为了保护你,还向那些根本不是东西的人下跪求情

过,这份委屈并不好受……”

“娘!”柳漱玉把脸伏得更紧。

“孩子!”老太婆用手轻柏她的背就像哄小孩子一样:“你一向很听话,你就是娘的

命,你难过娘心疼!”

“娘,我……不难过!”说不难过,声音是哽咽的。

“这就好!对了,你必须易容!”

“易容?”柳漱玉抬头坐直,拭了拭眼角。

“不错,开封城卧虎藏龙,又是‘古月世家’耳目遍布,你的长相太引人注目。我们不

能到没有人的地方隐藏,,所以非改变形貌不可。”吐口气道:“真后悔当初没教你隐秘武

功,招了个‘羞花公主’的外号,你不是树大招风,而是人美招风,这对娘复仇的行动影响

太大,你明白这意思么?”

“明白,不过这是掩耳盗铃。”

“怎么说?”

“很多人认识娘,只要认出娘,我的易容不攻自破。”

“傻孩子,要易容当然是母女一道,还有,不久以后,我母女将以另外一种形貌露脸,

武功也会全改变。”

“变高还是变低?”

“当然是一鸣惊人。”

“这敢情……”

“多言多坏,话到此为止。”

僻街小巷。

巷底靠右倒数第三家,大门深锁。

司徒明月在门口徘徊.今于他是第三次来,他完全失望了,柳漱玉母女根本没有回家,

人到那里去了呢?

照情况判断,她母女离开胡家堡内中大有文章,根据金老四探到的消息,母女俩是不告

而别,但这是堡里人的说法,实情绝非如此。

“司徒兄!”一声朗叫传来。

“啊!管老弟!”

来的是“逍遥公子”管寒星,意态十分潇洒。

“我到你住处不见人,就知道你准在这里。”

“有事么?”

“小弟我已经探出柳姑娘母女的下落了,在‘古月世家’。”

“我已经知道!”

“什么,司徒兄已经知道?”

“是的,可是又失踪了!”

“又失踪了?”管寒星满面惊容。

“据愚兄我得到的消息,柳漱玉她娘患了绝症,在胡家堡医治,结果神秘失踪,令人想

之不透……”

“这就古怪了?”管寒星用折扇敲着手心,皱起了眉头:“怎么可能呢?胡堡目前风风

雨雨,里外都全力戒备,并非可以随便出人的地方,柳姑娘身手是不错,但如果要带生病而

又不会武功的老娘悄然离去似乎不太可能……”

“我也如此想。”

“如果说是被外人带走,也不可能那么顺当,司徒见说神秘失踪,是否没留任何蛛丝马

迹,也没什么征兆?”

“正是如此!”

“司徒兄的消息何来?”

“是……无意中听到的!”司徒明月不愿说出金老四,因为一说便会牵扯到“青竹老

人”,而牵出了“青竹老人”势将会影响到本身的秘密,对管寒星他一向是无话不谈,但现

在他不能不有所保留,因为此地并非隐秘处所,万一隔墙有耳,便将后患无穷,同时柳漱玉

母女情况不明,应该谨慎一点。

“依小弟想……”

“怎样?”

管寒星以极自然的姿态用眼睛搜索了现场一遍,然后以平静低沉的声音道:“胡天汉并

不精于歧黄之术,也不是挂牌行医的,他堡里也没听说有什么名士神医,柳老夫人会去求治

什么绝症,这太不近情理。”

司徒明月点了点头。

管寒星又道:“解铃还须系铃人,系铃应是盗铃人,司徒兄明白小弟的话么?”

司徒明月双眼寒芒闪烁,再次深深点头。

就在此际,巷口方向墙角里露出一张脸朝这面照了照又缩了回去,随着,一个十二三岁

的毛头小子一瘸一瘸地走进巷来。

管寒星淡淡地道:“这小子有鬼!”

司徒明月“晤!”了一声。

毛头小子已蜇到两人身前,怯怯地望了司徒明月和管寒星一眼,似乎想说什么又不敢的

样子,人倒是站定了。

“小兄弟,你想做什么?”管寒星一向都很和气的。

“我……小人……”毛头小子的舌头不太灵便。

“你人本来就小。”管寒星笑笑。

“哦!不……是小人……”毛头小子的脸涨红。

“你想说什么尽管说,不要怕2”

“这位……就是司徒大侠?”毛头小子望着司徒明月。

“不错,我就是!”

“有人,……要小人……送个纸团给您……”

“噢!拿来我看?”

毛头小子抖着手把一个小纸团双手递上。

司徒明月接过手,毛头小子转身一溜烟跑出巷子,可能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个仆趴栽

在巷口,扭头望了一眼,挣起身又跑。

管寒星笑笑道:“这小家伙有意思,人小胆子也小。”

司徒明月冷惯了,一向不苟言笑,再好笑的事也很难引他发笑,所以他连脸皮子都没牵

动一下,望了望手里的纸团,打开,看完,双手一援,字条变成了纸粉洒落地上,口里发出

一声重重的冷哼,冷脸雪上加霜。

“字条上说的是什么?”

“一个特别的约会。”

“对方是谁?”

“暂时不告诉老弟!”

“这么说……是不要小弟参与?”

“管老弟,这档事我自己解决。”

“既然如此……好吧!”管寒星张扇一摇,又合上,显得十分诚挚地道:“司徒兄,你

我情同手足,所以小弟说话毋须顾忌,小弟不知道这约会是什么样的约会,不过俗语说会无

好会,司徒见向来心高气做,希望多加小心,勿为人所乘。”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多谢老弟关怀,愚兄我会牢记广司徒明月以感激的目光望着管寒星,他真想说出约会

的实情,但还是忍住了。

玉兔初升。

小溪、柳林、木板桥,月光渲染下充满了诗情画意。

溪对过连接木板桥有座小土岗。

司徒明月现在就站在小岗上,他望着岗下对岸的柳林,这地点是他头一次见到“金剑

帮”密使“无头人”的地方,而今晚他就是赴“无头人”之约,“无头人”传的字团要他单

独赴约,谈判柳漱玉母女的事。

他准时来到。

月白风清,是一个很美的夜晚。

他心里在盘算,如果“无头人”要以柳漱玉母女作为筹码,必然会提出相当苛刻的条

件,只有到时随机应变。

人影出现。

不,应该说是魅影,因为出现的简直没具备人形,像一段乌黑的树桩,上下一般粗,只

是能移动而已。

司徒明月紧盯住对方。

“无头人”停止在丈许远近之处。

“司徒明月,你很准时!”

“在下一向守时!”

“你没带帮手?”

“那岂非成了笑话?”

“可是区区发现附近有人?”

“此地并非禁区,无人能禁止别人活动。”话锋略顿又道:“在下做事喜欢明快利落,

最好是闲话少讲c”

“好!我们开门见山地谈,你迫切地等待凤凰还巢?”

“不错!”

“那我们就谈谈条件。”

“阁下开出价码?”

“用你的剑作为交换!”

司徒明月先是一怔,继而冷笑了一声。

“武士的剑等同生命,剑在人在,剑去人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恶毒阴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