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 七 章 四绝山庄

作者:陈青云

“我老人家一向健忘,一点都不记得。”

“这……”管寒星有些啼笑皆非。

老人再移步,蹲下去检视了司徒明月一番,又望了管寒星一眼,然后从衣襟里摸出个小

瓶子,慢条斯理地拔开瓶塞,倒出一粒小丸子放到司徒明月口里,再塞好瓶子藏回衣襟,口

里道:“保元定毒,你小子死不了。”

司徒明月吞下葯丸。

“青竹老人”伸指在司徒明月身上戳了三下,口里还带数一二三,然后站起身来,又

道:“赶快行功!”

司徒明月立即聚起残余内元,运功助葯力行消。

“谁下的毒?”老人望向管寒星。

“无头人!”

“没脑袋还能活?”

“是……‘金剑帮’密使的外号,遮头罩身,看似无头,行事诡秘,身手极高,晚辈实

际上还没亲眼见过。”

“晤!”老人昏昏的眸子里突然射出两道异光,在管寒星面上一绕,随即收敛:“你小

子没亲眼见过,唔!”他说这话不知什么意思,但管寒星的身躯像是颤了一下。

“晚辈只是听说。”

“你不是在现场么?”

“晚辈刚到!”顿了顿又加一句:“是因为不放心司徒大哥的约会,暗中尾随来的,中

途被事一岔,迟了一步才赶到,所“嗯!人交给我老人家,你走吧!”

“这……”

“你想跟我老人家谈价钱?”

司徒明月正在行功没有反应。

管寒星恭施一礼,才缓步离开岗头。

“青竹老人”望着他的背影摇摇头。

片刻之后,一个瘦长人影出现。

“老四,怎样?”

“人都离开了!”

“你确定?”

“小的仔细搜过了!”

“好!你去做你该做的事。”

“是!”金老四又走了。

司徒明月收功起身:“谢谢前辈!”

“不必谢,留着去谢别人!”

“前辈……”司徒明月有些错愕。

“我老人家给你服下去的丸子叫做‘磨命丹’,其功能在于使你的命经得起磨,因为你

现在需要的是时间,有时间才能另请高明拔出毒根……”

“这么说……晚辈身中之毒未解?”错愕变成了惶恐。

“一点没错!”

“晚辈中的是什么毒?”

“别考我老人家,我老人家对毒是外行,现在废话少说,你把中毒的经过告诉我老人家

广一口一句老人家。他似乎对这三个字非常有兴趣。

司徒明月把小巷内毛头小子传纸团到赴约的经过说了一遍。

“青竹老人”沉吟了片刻。

“小子,听着两件事……”

“晚辈在听着!”

“头一件,姓管的那小子很邪门,你要加以提防。”

“是!”司徒明月口里应着,心里却不以为然;管寒星行事为人有时是让人不敢苟同,

但与自己却情同手足,人难免会有些缺点,只能求大体而无法求其全,老人此言不知据何而

发,顺而应之也就是了。

“小子,你可别口是心非,把我老人家的话当耳边风,知人知面不知心,要是大意的

话,吃亏的可是你!”

“晚辈会牢记!”

“第二件,你尽快到‘四绝山庄’见‘四绝夫人’,不管有什么天大的事都先搁下。”

老人说这话态度认真。

“要晚辈去见‘四绝夫人’?”

“你小子听不懂这句话?”

“可是……”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你的毒只有她能解。”

司徒明月怔住,要他去求“四绝夫人”解毒的确是件难事。

他没见过“四绝夫人”,但对她的为人却并不陌生,曾多次听人谈过,“四绝山庄”在

关洛一带与“古月世家”和‘白云堡”鼎足而三,“四绝夫人”极少露面江湖,为人是艳

绝、毒绝、冷绝、怪绝,去求这样的女人,如愿的机会几乎等于“怎么不说话?”老人瞪起

了眼。

“晚辈是想……对方肯伸援手么?”

“你没去怎么知道?”

“好!晚辈去试试看。”

“不是试,你不想死就非达到目的不可。”

“前辈对这……还有什么指示么?”

“你只管去,尽你所能达到目的,这就是指示。”

老人这两句话说了等于没说,终归还是要司徒明月自己去碰。司徒明月只有点头的份

儿,两次接触,他已经大致摸清了老人的脾气,说多了也是枉然,既然号称“通天怪物”,

其为人行事之古怪自不能以一般情理衡量。

四绝山庄。

位置在朱仙镇西七里,庄子不大,但屋舍构筑极其精美,有园林之胜,画栋雕梁掩映在

花树之中,一衣带水围绕在四周,有桥可通,桥也是精工设计的,整体的景观可以称得上美

仑美英,置身其间,仿佛是到了风光明媚的江南。但这里可不是任人玩赏的地方,一般人固

然无法接近,江湖人也视之如禁区,外围不设防,但绝无人敢闯。

已牌时分,距正午还有一个时辰。

艳艳的阳光下,一个身着皮裘的年轻人来到桥头,他,正是身中奇毒前来求治的闪电杀

手“不见血”司徒明月,他懂得规矩,没有直闯过去,在桥头止步,桥对过的绿荫中是结构

完美的庄门,门是洞开的,但不见人。

停立了片刻,他开了口。

“武林末学司徒明月专程求见夫人!”

叫到第三遍的时候,才见一条人影晃晃悠悠地步出庄门,是一个头发皤白的老妪,手里

还拄着一根鸠头拐杖。

司徒明月兀立不动。

老妪来到桥的另一端。

“你是谁?”老妪的声调很高,但非常冷,神情也很怪。

报名报了三遍,结果对方还来个“你是谁?”看样子这老妪是重听,凡是重听的人因为

自己听不到把别人也当成了聋子,所以声音特别大。

“司徒明月!”

“什么?”老姐偏头侧耳。

“司徒明月!”这一次司徒明月贯注了内力。

“哦!司徒明月,做什么的?”

“求见庄主!”

“我们夫人从来不见外客。”

“在下是有事求见!”

“有事没事都一样,不见!”说完就想转身。

“在下非见不可!”

“你……说什么?”老妪似乎上了火。

“在下一定要见夫人!”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当然知道,不会走错的。”

“既然知道还敢大呼小叫,简直是不知死活,识相的就快滚,别等我老婆子用棍子

赶!”说完加上一声冷哼。

主人怪,下人自然也很怪。

司徒明月是相当冷傲的人,但有求于人不得不忍。

“老大娘,烦你通知一声!”

没有。“少废话!”“在下礼数已尽!”

“你想怎么样?”

“自行晋见!”

“用闯?”

“恐怕只好如此!”

“格格格格!”老太婆怪笑了一声,然后沉下脸,冷森森地道:“四绝山庄还没有人闯

过,你这初出茅庐的后生小辈,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奢言要闯,你就闯给老身看看?”手中

拐杖重重在地上一顿,本来就瘪的嘴抿得更瘪。

司徒明月面临抉择。

他巴巴地赶到这里来,本意是以礼求见,想不到演变成这种态势,依他的性格应该掉头

就走,生死听天由命,然而这样一来便辜负了“青竹老人”的好意,同时也难以对那位对自

己另眼相看,有知遇之情的特殊人物,尤其甚者,自己当初的誓言无法实现将是终生恨事。

腆颜求告他不愿为。

逞勇闯关便注定无法达到目的。

一时之间,他感到进退失据。

“司徒明月,你没胆子闯?”老太婆又迫了一句。

“笑话!”他开始迈步。

他一向冷静,做事有一定的原则,绝不逞匹夫之勇,然而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即

非所愿也不得不然了。

老太婆在桥头横杖以待。

司徒明月昂然而行。

三丈长的木桥转眼就到尽头。

“呼广老太婆的鸠头杖以泰山压顶之势当头砸下,势沉力猛,从身体的劲气可以估量出

这一声之威足可劈碎一块大石头。杖距头顶约莫三寸之际,突然变势旋敛改为拦腰横扫,急

势之中变势非顶尖高手莫辨。

司徒明月的沉稳令人咋舌,杖影临头他竟然役采取行动,等对方变势横扫即将沾衣之

际,他才翻腕旋身。

粟米之差,但恰到好处池可以说差之毫厘。

足堪断腰折骨的一枚被他反掌拨开,神奇的一拨,没有任何火气,但人已借这一拨之势

旋到了桥头稍侧空地。

老太婆急剧回身,双方又正面相对。

风声飒然中,杖影再度横空,以疾风迅雷之势挥洒而出,招式一连三变,劈点交互,不

下二十杖之多。

司徒明月左旋右突,蝶舞蜂游,悉数避过。

老太婆收杖,白发蓬立,脖子缩短又粗,两眼瞪得像铜铃,身躯微见颤抖,显然她已怒

极。“咿呀!”一声短促的咆吼,鸠头杖第三次出击,这一击与前两次大不相同,招式缓

慢,似实还虚,角度部位大异武学常轨,完全从根本不可能的角度攻向不预期的部位,而且

每一寸的移动都是致命的杀着,功力到了这等境界足令人叹为观止。

司徒明月险象立现,但他还是避过了。

老太婆无功撤杖。

“老大娘,在下已经礼让三千!”语寒如冰。

“谁要你让?”老太婆盛怒如敌。

“在下不是寻仇打架来的。”

“你以为躲过了三招就可以放你进去?”

“在下尽了礼数便要还手。”

“雪剑出鞘?”

司徒明月心中一动,这重听的老太婆居然也知道自己身带的是当今第一奇兵“雪剑”,

这柄剑是人人垂涎之物,今天要是弄得不巧,很可能人剑俱亡,“四绝夫人”用毒称为一

绝,非武功所能敌挡,如果她出面而又见剑起意的话,后果堪虞,现在退身尚不嫌晚,可是

堂堂剑手如此畏首畏尾的话,还能立足江湖么。

“有此可能广他应声了。

“你的雪剑在四绝山庄可能不管用!”

“老大娘打算用毒?”司徒明月早已想过。

“这是本山庄的护法宝c”

“在下不在乎广他这句话是硬起头皮说的,毒,除非是此道高手或是有所辟解,谁也不

敢说不在乎。

“司徒明月,你不在乎再中一次毒对不对?”

司徒明月呼吸为之一窒,对方竟已看出自己中了毒。

“不错!”

就在此刻,四名少女出现庄门,顺林荫道快步行来,很美的姿态,像凌波虚渡,飘飘冉

冉,转眼即至。

到了近前,司徒明月为之心头一凉。

这四名少女年纪均在二十左右,长得非常秀丽,只是每人的粉腮上都罩了一层严霜,板

着险,那神情仿佛是人家欠了她们三百两银子没还。

“姥姥,您去歇着!”四名少女之一开了口。

老太婆退了开去,司徒明月这才发觉这老太婆耳朵重听是装的,她根本就不聋,因为少

女的声音很低她却听到了。

“上广原先开口的少女偏了偏头;。

说上就上,四少女各占一个方位,连招呼都不打就展开了攻击。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

有,出手相当辛辣。。

司徒明月举掌迎战,他并非寻觅杀人来的,别人是徒手,又是女人,他当然不能动剑,

但这一来可就吃力了。

四少女像是受过严格的合击训练,掌指互用,进退疾徐,配合得天衣无缝,就像是一个

人长了八只手由一个脑袋控制,攻守之间完美无缺,兼之又是四个不同方位,没有丝毫空

隙,也不给人喘息之机。

没有敌意没有杀心的架最难打,狠招杀招用不出来。游斗的结果是浪费体力,简直的就

可以说是挨打。

司徒明月现在就处于挨打局面,完全采取守势。

除了猛施杀手,想采取攻势也不行,因为八只玉掌配合得太巧妙,每一出手不但快捷,

而且是攻敌之所必救。

当然,司徒明月是成名的杀手不是傻瓜,情势之不利只是暂时,他不愿虚耗下去,更不

能栽在四个女人手下,现在还没进山庄的大门,真正要对付的还在后头,所以他必须扳回主

动,速战速决,虽无敌意也不是闹着玩。

四少女出手愈来愈疾,也愈辛辣。

“呀!”司徒明月暴叫一声,改变了招式。

这一来形势立变。

“砰!砰!”声中,四名少女仿佛是被杖棍搅起的四条彩蝶,回舞纷飞,本来十分严紧

的阵势被搅乱了。

老太婆拄着杖静作壁上观,没有插手迹象。

战况趋于激烈,但时间不长,在其中一人发出一声娇哼之后,四少女齐齐闪退。

司徒明月心念一转之后,昂首阔步向庄门走去,既然已经破了脸动了手,就非见到“四

绝夫人”不可,至于是否能求得解葯那是另一回事,“不见血”司徒明月这名号不可轻侮,

天底下也并非“四绝夫人”一个懂得毒,如果连人都见不到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四绝山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