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剑冰心》

第 八 章 生死之情

作者:陈青云

老人推杯而起,手抓竹棍。

一老一少离开暖阁。

这暖阁位置在进山庄大门的园林深处,故而庄门附近的动静可以传送得到,这时,外面

的打斗声已十分激烈。

穿过一段花径,现场景象人目。

一个浓妆艳抹,发簪鲜花,体态妖烧的中年妇人在白石板地上徒手独斗四个壮健女人,

两个白发老太婆在一旁拄杖而去。

棒影如山,风声呼呼,每棒击出都可碎碑裂石,四棒交挥,简直的就像巨浪狂涛,而那

妇人却从容之极。

司徒明月与老人来到了斗场外的花荫中。

“不错,就是她!”司徒明月很吃惊于对方的身手。

“她到底是谁?”老人还是认不出来。

妖媚妇人看上去不是真打,只一味游斗,在滚滚棒浪之中如彩蝶穿花,那么严密的攻

势,竟连她的裙角衣边都沾不到。

“嗯!”闷哼声中,一名中年健妇曳棒而退。

又两个回合之后,另一名倒撞出圈子。

“退下!”矮个子的老太婆暴喝一声欺身上步。

两名健妇退开。

矮个子的是“地杖婆婆”,高个子的是“天杖婆婆”,司徒明月在暖阁中时,已听到妖

媚妇人的声音点明了。

“地杖婆婆”二话不说,抡杖就劈。

“为何不一起上?”妖媚妇人全不在意。

鸠头拐杖夭矫如神龙,凌厉似鹰鹫,每一击都是致命的杀着,角度部位玄诡绝伦,换了

一般高手,恐怕半招也接不下,但妖媚妇人却视之如儿戏,伏着灵巧的身段步法像表演特技

似的只避不攻。

司徒明月几乎要脱口叫绝。

“天杖婆婆”沉哼一声,举杖切人。

双杖联手,形势立变。

杖影成幕,仿佛瑞雪飘飘,带起的气流使得数丈外的花树籁籁摇动。

妖媚妇人不再那么从容了,玉掌翻飞,攻守齐施。

十个照面之后,仍是势均力敌之局。

司徒明月心里在想:“这妖媚妇人跟踪‘霹雳夫人’到‘古月世家’,又装男人腔予以

戏弄,还警告自己别沾‘霹雳夫人’,现在又声言慕名拜访‘四绝夫人’,她的目的到底是

什么?她找上的对象都是江湖中人惹不起的大人物,而且身手也高得出奇,连‘青竹老人’

都认不出她的来路,她究竟是何来头?”

场子里“天地双杖”竟然走了下风,杖势失去凌厉,守多攻少胚迭现险招屏打下去,必

败无疑。

“青竹老人”突然哼了一声。

“前辈,您认出她来了?”

“嗯!”

“她是谁?”司徒明月双睛一亮。

“天底下找不到第二个的邪恶人物……”说了半句突然扭头望向后面,下面的话噎住不

出口了。

司徒明月跟着回头,只见“四绝夫人”已然步近。

“莫老,她是谁?”问的是同一句话。

“夫人,你最好不要露面!”老人不答所问。

“为什么?”

“免得以后麻烦!”

“哈哈!”脆笑声中,妖媚妇人闪出杖圈外,媚态未改地道:“你两个老太婆居然对我

用毒,实在是多此一举,我要有心杀人,你两个还能活到现在?你们主人也真沉得住气,莫

非是要我直接去见她?”

“天地双杖”气得白发倒竖,再度抡杖进击。

“好吧!再陪你两个玩上一会,我不信你们主人真的不肯展现芳姿!”

惊人动魄的场面再次叠出。

妖媚妇人不怕毒早在司徒明月意料之中,“四绝夫人”四绝中“毒”是其中之一,如果

要闯山庄必须要先具备克毒辟毒之能,否则便是自投罗网。

“小子,你出去宰了她!”老人甩了甩蓬头。

“宰了她?”司徒明月感到意外,老人竟要他杀人。

“对,再切下她的头,绝错不了!”老人一本正经。

“前辈没说她是谁?”

“事后再说,快,别给她施展杀手的机会。”

司徒明月颇感为难,他一向不随便出剑杀人,而杀人就必须有杀人的理由,对方是个女

人,目前并没有什么邪恶的表现,老人不但要他杀人,还要切下对方的人头,却又不点明对

方的来路,这便如何是好?

转念一想,“青竹老人,虽说是江湖中的头号怪物,但却是正派人士,这样做定然有他

的道理,于是。他步了出去。

“住手!”冷喝乍传。

场中人霍地分开。

司徒明月步人石板地。

妖媚妇人先是表现吃惊,继而眉眼生春。

“司徒明月?”

“正是在下!”

双方隔一丈相对。

“天地双杖”退到石板地边沿。

四名持铁棒的中年妇人散立在更远之处。

“司徒明月,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一回生,二回便熟了,我说过我们会再见,会成为

最亲近的人,记得么?”

媚情荡意溢于言表。

“记得!”司徒明月冷得像一个冰雕。

“那太好了,司徒兄弟,你怎么会在这里?”

“作客!”

“作客?噢!当然,像你这样的男人是到处受欢迎的。”

她毫无忌惮,忘了置身何地,也忘了旁边还有人,仿佛现场只有她和司徒明月两个人存

在,不但眸子里春光艳艳,还扭腰作态,摆出撩人之势。

两个老太婆和四名中年妇人面上全现鄙夷之色。

司徒明月抿着嘴,面目全无表情。

“你现身出来想做什么?”她向前挪一步。

“杀你!”两个字,冷得令人不寒而栗。

“杀我?”她偏起头,依然笑态迎人。

“不错!”

“什么理由?”

“杀人有时并不需要理由!”

“哈哈哈哈……”妖媚妇人大笑起来,是荡笑,全身起了波动,有如花枝乱颤,几乎要

笑落满园花朵。

司徒明月冷漠地看她笑,听她笑。

好一会笑声才止歇。

“芳驾认为很好笑么?”间徒明月这才开口。

“当然好笑!”

“好笑就趁还能开口,笑个够吧!”

“司徒明月,我不管你杀人是什么理由,受人指使也好,护花也好,强出风头逞英雄也

好,一句话,你有这份能耐么?好兄弟,你多想想!”

“不必想!”

“一定要杀我?”

“不错!”

“唉!”妖媚妇人收敛了笑容,摇摇头,幽幽地道:“多遗憾,我实在是不愿意跟你动

手,彼此无仇无怨,本来可以成为好朋友,这样一来,便什么也别谈了!”她表现出非常惋

惜又十分无奈的样子,荡意已经消失了。

司徒明月的情绪在悬宕之中,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开口就要杀人,口说杀人并不一

定需要理由,但实际上是需要理由的,即使是杀人狂也得找个借口,但他并非嗜杀者,这事

如果传扬开去,他的形象会立遭破坏。

“青竹老人”为什么要给自己出这道题?

他自己为什么不动手?

“好兄弟,听说你身边的是当今的第一奇兵刃?”

“在下不否认!”

“杀人是倚恃剑利?”妖媚妇人的脸上又展现出惑人的媚笑。

“为杀人而杀人,不是因剑利而杀人!”这完全是强词夺理的说法,但现在人已出面,

话也放了,等于骑在老虎背上,他能说什么呢?

“我好欣赏你的豪气!”这种时候说这种话简直地不切题。

司徒明月不再开口,手指搭上了剑柄。

“好兄弟,你真的要出手?”

司徒明月不答,心里仍在犹豫,杀是不杀?这是非常痛苦的抉择,杀,是无故杀人;不

杀,刚才就不该现身。

老人说对方是邪恶之徒,可是证据呢?

老人同时阻止“四绝夫人”出面,为的是什么?

“芳驾到底是谁?”司徒明月不得不问了,老人不肯说,只有问她本人,“雪剑”出鞘

必然夺命,他不能糊里糊涂杀人,如果用剑不当是无法弥补的。

“为什么到此刻才问?”

“因为在下的剑即将离鞘!”

“这有关系么?”

“当然,这是在下用剑的原则!”

“好兄弟,你一现身便说要杀我,到现在才想起问我是谁,这证明你是完全受人利用指

使,连要杀的对象是谁都不知道,我本来想告诉你我是谁,因为你这句话我改变主意了,留

待以后再说……”

“还有以后么?”司徒明月还是下不了最后的决心。

“当然有,不但有,日子还长,我一辈子不做后悔的事,所以我愿放弃今天来此地的目

的,完全是为了你。”

司徒明月感到一阵迷惑。

妖媚妇人的身形一晃……

司徒明月拔剑刺出,他没有再考虑的余地,出剑是本能,闪电杀手,在别人眼中不见其

动作,只是白光乍闪。

而就在白光闪起的同时,场中有三个妖绕身影。

白光乍闪即灭。

妖绕的身影也从眼底消失,是完全的消失,象幻影一样寂灭,仿佛场中原本就没这妖媚

妇人存在过。

她是如何消失的?

大白天不会见鬼,而现在真的有鬼,只有鬼才会象空气一般消失,这算是武功还是法

术?真的在变戏法么?

司徒明月呆住。

“鬼影分身!”惊叫出声的是“天杖婆婆”。

何谓“鬼影分身”?从没听说过。

“小子,你是怎么啦?”老人弹到了司徒明月身前,一张毛茸茸的老脸难看之极:“早

知如此我自己动手。”

司徒明月冷眼望着老人没接腔。

“以后要找她太难了!”老人连顿竹杖。

“她到底是谁?”同徒明月收了剑。

“色魔!”两个字,老人说得很有力。

“色魔?”司徒明月大奇,“色魔会是女人?”

“她不是女人!”

“那她是男人改装……”

“他也不是男人!”

司徒明月为之瞠目,色魔,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天底下、的人除了男人女人之外还有

什么人?妖魔鬼怪?

“那她算什么人?”

“人妖!”

“啊!”司徒明月懂了,人妖便是阴阳不分的人。

“他向来都是以男人姿态出现,想不到今天化装成了女人,我老人家是从他的武功身法

认出来的。”老人摇摇头又道,“小子,你听说过一魔二鬼三妖四大怪?”

“晚辈听说过!”

“他便是‘人妖’崔花风!”

“啊!”发出惊呼的是那四个持铁棒的中年妇人。

司徒明月的内心是着实地震惊了,想不到刚刚面对的妖媚妇人会是江湖中令人闻名胆落

的第一号邪恶人物“人妖”崔花风,根据传言,他找的都是武林中有身份地位的成名女人,

难怪今天他来拜访“四绝夫人”,其用心不问可知,但他对自己何以又……转念一想,脸上

发起热来,人妖,兼具阴阳之休,俊男美女都是他的对象。

“前辈何不早说?”

“我老人家当然有顾虑。”

“前辈顾虑什么?”

“青竹老人”不答司徒明月所问,转头向原先隐身的花树浓荫里道:“夫人,山庄里的

酒菜甚对我的胃口,哪天我犯了瘾会再来,地方上不安静,多多提防。”说完,回过头道:

“小子,我们走!”

一老一少出了“四绝山庄”走在通往朱仙镇的路上。

“前辈,您说先不点出‘人妖’崔花风的来路是有所顾虑,到底顾虑什么?”司徒明月

看老人久不吭声,只好出声追问,有问题憋在心里的确不舒服。:“崔花风有个毛病,只要

被当面掀了底牌立刻会杀人,我怕当场万一被他听到,山庄里那两个老太婆和四个玩铁棒的

定会遭殃,所以先不点破。”

“嗨!”

“有什么好嗨的?”

“您老人家不会悄声告诉晚辈么?”

“要是你小子出场漏了嘴,便减低了杀他的机会,你别小觑了他,还真不是容易对付的

人物,他的短处是见了美女俊男色迷心窍,你的剑,你的闪电手法,加上你的长相正好克制

住他,成功的机会很大,所以才要你出去,想不到你犹豫不决,错失先机。”老人现在说话

倒是一本正经。。

“晚辈是……没杀人的理由不随便杀人!”

“臭毛病,别说了,听口气他还会找你,你把握住以后的机会吧!记住一点,不能当面

点出他的来路。”

“晤!”司徒明月点点头,又道:“前辈在山庄里已经在多人面前揭穿了他的来路,要

是他们在暗中……”

“我老人家还没醉,老眼也还管用,看着他离开山庄的,只是追之不及而已,你以为我

糟老头子真的精朽不堪了?”

“原来如此!”

“小子,记住两点……”

“前辈清说?”

“头一点,只要有机会碰上崔花风,替我宰了他!”

“人神共愤的色魔,既然知道了就是前辈不说,晚辈必然也会下手为武林除去祸害,怎

么能说是替前辈……”

“好!”老人抬手止住司徒明月的话头,“第二点,尽力设法找到持有另外一只比目玉

鱼的人,算是你还‘四绝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生死之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剑冰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