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狂人》

第十章

作者:陈青云

余梦秋听到这突来的笑声大吃一惊—— 余梦秋大吃一惊,霍地一松追云叟的左腕,疾退数尺!

但听这刺耳惊心的“嘿嘿”笑声,忽高忽低,似有一定的旋律般,阴气森森,慑人心魂,缭绕耳际之中!

这当儿……

不但余梦秋觉得突然,就是追云叟和玄机子,以及身受创伤的百惠大师,及宏元和尚,也都心里震骇,全身的汗毛根根直竖起来!

他们都觉得这动荡心魄的怪笑,异常耳熟,几乎同时惊叫:“红衫怪客……”

一股冷气,也打从心底里直冒出来!都不禁机伶伶打了几个冷颤!

余梦秋心中猛然一震,暗道:“果然是他老人家来了……”

心想之间,仍然聚精会神的留意那笑声!

可是——

追云叟的心里,却更惊异不止了……

心想:“现下这一个娃儿,老朽等都不是敌手,如果那红衫怪客现身,这条老命只怕保不住了……”

心念未了,那慑人心魂的“嘿嘿”笑声,戛然而止!

他们知道笑声一止,就是红杉怪客现身之时,因而,剧烈跳动的心,几乎从口里跳了出来!

瞬息之间,他们的命运就有了安排,所以他们的心里更是惊惧不安……

玄机子、追云叟都是名重武林的当代高人,然而在此情形之下,由于压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反而缩手缩脚不知所措了。

就在这时——

突然一阵“沙沙!沙沙!”的脚步声,传到众人耳际之中!

追云叟和玄机子的心中,又是猛然一震,瞪着惊惧眼神,循声瞧去!

他们只觉得这“沙沙”的脚步声,如同铁锤一般,“砰砰”的击在心坎上,脚步之声越近,心里觉得越痛……

余梦秋没有移动半步,仍然凝神倾听……

可是——

他的脸上,却现出一副奇特的表情,说不出是惊?是喜?

他斜耸着剑眉,使人莫测高深……

说也奇怪!

那“沙沙”的脚步声,虽然越传越近,但没有看到一丝人影!

突然——

那脚步声,却忽然停在追云叟和玄机子的身前!

两人心头一凛,下意识的后退了三步!

然而——

他们两人的眼前,仍然是空荡荡的,没有半点人影!

这一来,两人大为惊骇,暗叫:“怪!怪!……”

此刻——

两人顿时惊惧已极,早已忘记了身边的强敌——余梦秋。

只要余梦秋略一抬手,两人便会伤在他的掌下。但他,并没有这样做,他仍然凝神注视着笑声的来处!

蓦然间——

又是一声阴沉笑声,划空传来!

余梦秋心中刚自一怔,突然两声“哇!哇!”惨叫。

侧目一看,只见追云叟和玄机子已七窍流血栽倒地上,在两人的顶门之上,插了一柄明晃晃的小剑!

余梦秋愣了一愣,脱口叫了一声:“师父……”

叫声未落,突见一条红色人影,冲天而起,快的如同闪电惊虹般“哧”的一声,射到他的身前!

余梦秋一看果然是师父驾到,赶紧的跪到地上,还未来得及开口,突听一声冷喝:“秋儿快走!”

一把被师父提了起来,只觉得如腾云驾雾一般,“哧”的一声向前掠去!

这不过是刹那间的事情。

余梦秋被三面人魔刚刚拖走——

云雾缭绕的断悬之中,突然“哧”、“哧”冲出两条人影!

这两人的身形快如闪电,简直使人无法分辨,但听“哧”“哧”两声风响,一前一后,落在断崖之上!

前面的人影身材较为纤小,显然是个女子。

她那嫩美的脸蛋儿,显得非常憔摔,两只剪水双眼,也是红肿肿的,似有无限幽伤……

她——正是寻找梦秋的翠萧仙子。 在她的身旁,站着一个身穿袈裟的年迈僧人,此人正是极受武林同道敬仰的少林掌门广元大师。

两人游目一扫,几乎同声的“唉”了一声!

显然躺在崖上的少林弟子,已使两人大感意外!

广元大师泫然长啸一声,起落之间,已掠到宏元大师的身旁!

宏元大师一见掌门师兄,忍不住说了一声:“红衫怪客……”余话未完,但觉一阵天旋地转,人便昏了过去!

广元大师心中猛然一震,转脸一看!

只见百惠大师满脸血迹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广元大师虽然定力深厚,此时也禁不住气冲牛斗,脑门之上,如受锤击,霍地跃到百惠大师身前,一把扶着他摇摇慾坠的身子,问道:“老友伤势如何?”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雪白的银发,也根根竖起来,他已是气愤已极了!

百惠大师叹道:“追云叟和玄机子已经……”

“死了”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广元大师已看到玄机子和追云叟两人的脑门之上,各插了一柄明晃晃的短剑,禁不住目眦皆裂,泫然惊叫出声!

这当儿:

翠萧仙子也飘然来到百惠大师的身旁,她看了一下曾被自己救过的追云叟和玄机子,忍不住的问道:“大师,这怎么回事?”

百惠大师长叹一声道:“他们已经死了,死在红衫怪客的暗剑之上……”

他话未完,翠萧仙子失声叫了一声:“什么?……”

显然她心里大感奇怪,更不相信这件事是身中寒毒、跳落断崖的余梦秋干的。

百惠大师叹道:“老袖等先是和一个身穿红衫的少年交手,唉!这个跟头也栽大了,不数回合,我和宏元大师便身受重创,栽倒地上!”

他说至此,仍然心存惊悸的停了一停,接道:“后来,两位老友,便毁在三面人魔的短剑之下,老袖只听那少年喊了一声师父,便红影一闪,那少年人也不见了……”

翠萧仙子已确定这件事是三面人魔亲自干的,百惠大师说的少年人,也一定是自己要找的秋弟弟了——

当下忍不住的问道:“大师可知他走的方向吗?”

百惠大师道:“他们好像是向崖下的崖谷间掠去……”

他的话犹未完,翠萧仙子已焦急无比的娇躯一闪,“哧”的一声,电掣掠去!

她急慾找到心爱的秋弟弟,同时,想当着梦秋的面,把三面人魔的败德乱行揭露出来,使秋弟弟知道他的师父的确是个“混世恶魔”。是以,她这飞掠之势,快速无比。刹那间,已掠到涧谷之外!

凝眸四周一望,但见重山峻岭,青葱一片,哪里有三面人魔和梦秋的人影!

这一来——

顿使她感到茫然!

眼望着当面的弯曲山径,一时之内,竟不知如何才好!

突然—— 她心中一动,暗道:“我何不先掠到当面的峻岭上瞧瞧,说不定会发现秋弟弟的踪迹……”

心念一决,展开身形,向上攀跃过去!

这座峻岭,虽然峭险高拔,但,凭翠萧仙子一身超凡入圣的功力,攀到山顶并不太难,纵跃之间,已掠到半山之上!

片刻之后,她已掠到山顶!

轻风吹拂着她的红色长衫,她凝神远眸,低头游望……

她仍然没有发现秋弟弟的踪影,心里不禁大感奇怪,暗道:“三面人魔的身法再快,也不会在瞬息之间便和秋弟弟走得无影无踪,难道他们已离开了嵩山不成……”

那样一想,顿觉得惆怅若失……

然而——

当她想起梦秋是自己仇人的徒弟时,又气得咬牙切齿的责问自己道:“我为什么爱上他?爱上这个仇人的徒弟……”

她的双眸又红了,眼泪又涔涔的流了下来!

她心里非常矛盾!越是如此,她愈是觉得少不了梦秋,因为,梦秋潇洒的影子,已把她一颗芳心牢牢吸住……

渐渐的——

泪水已湿透了她的半片衣襟,她,仍然极力的观望着,甚至于想有奇迹出现——梦秋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再说余梦秋被三面人魔紧扣着一只右手,掠出了回谷,翻过了三座峻岭,仍未有停步之势,而且面色之间,也大异往昔的冷峭无比,不禁使梦秋大感奇怪,暗道:“他老人家拉着我这样飞奔是什么用意呢?……”

忽然——

一个可怕的阴影,从脑际中闪电而过,他惊惧无比的瞥了三面人魔一眼,骇异不已忖道:“难道师父已怀疑自己对他不忠实吗?如若不然,怎么这样气势汹汹的不理睬自己呢?”

心想及此,一股冷气直冒出来!

忽然——

耳际中响起了师父的声音,问道:“秋儿,你想些什么”

余梦秋心中一震,脱口说道:“师父不理睬秋儿大概已生秋儿的气了……”

三面人魔“嘿嘿”冷笑,没有回答!

余梦秋心头一凛,忖道:“师父一定是生气了!……”

突听师父喝了一声:“起!”

但觉身形冲天而起,低头一看,只见身子已飞临到一道约七丈的山洞之上。

三面人魔拉着梦秋,若无其事一般,轻飘飘的越过山洞,落在对面。

但——

他的身形并未停留,三起三落,已到了一片密林之前!

三面人魔突地松了梦秋的右手,嘿嘿冷笑一声,道:“师父先去办一件事情,你在此稍等!”

话音未落,红色一闪,已飞跃到高拔四丈的林梢之上,脚踏树叶,宛如流水行云,闪电而去!

余梦秋不禁怔了一怔,忖道:“奇怪,不知师父有什么要事这样匆忙,使人百思莫解……”

突然一声暴喝,打断了他的思潮!

随着喝声,一阵划空劲风,向梦秋的后背击到!

余梦秋心中一震,猛一回头,只见一道白光,电闪而至!

当下脚步一滑,曲指弹出一缕指风,向来袭的暗器迎去!

但听“砰”的一声响,那袭来的暗器,已被震落地上。

余梦秋早已看出那突袭来的暗器,是一柄锋利的飞刀,不由晒然哼了一声,冷冰冰喝问道:“什么人这样胆大,竟敢暗施偷袭!”

一语甫落,但见十余条人影,身驾飒风,飞掠到他的身前!

这十余条人影掠到梦秋的身前,突然一分,竟把他团团围住!

余梦秋心中大感奇怪,只见来人都是年约五旬以上,每个人都目射冷芒,怒目圆瞪,逼视着他!

从他们锐利的目光中,已看出来人都是修为极深的武林高手。

余梦秋被他们看得心头火起,冷哼一声喝问道:“余某和你们素昧平生,不知你们暗剑伤人是何居心?”

忽见一位长髯垂胸,年约七旬以上的秃头老者,冷笑一声,道:“阁下若不故弄玄虚,暗剑伤人,那‘龟甲秘录’,怎会被你偷走!”

他话虽说得不疾不徐,但那两道利剑似的锐目,却紧紧盯在梦秋的俊脸之上。

梦秋闻言大怒,喝道:“余某几时偷了你的‘龟甲秘录’?

你怎可血口喷人!”

秃头老者怒声叱道:“若不给你点颜色看,你还不知道武林四老的厉害!”

呼的一掌猛劈而出。

余梦秋是天生拗性之人,见他不分皂白贸然出手,暴怒异常,冷喝一声,道:“武林四老吓不住我余梦秋,就你们四人全部出手,余某也不会看在眼里!”

身子斜跨二尺,让过了对方威猛一掌!

秃头老者突然大笑一声,正待再次出手——

他身旁的冷面尊者倏然闪了出来,说道:“孙老前辈暂请息怒,让晚辈先收拾这后生娃儿!”

膝不弯,腿不曲,倏然射到梦秋的身前!

余梦秋嘿嘿冷笑一声,说道:“尊驾口气不小,好像手底下有点分量,余某倒要见识见识!”

他神态冷傲已极,不但冷面尊者那副毫无表情的面上挂不大住,就是其他的人,也听得怒火陡起!

冷面尊者冷声喝道:“好狂的娃儿,先接我一掌试试!”

右手起处,一轮劲风随手劈山!

他盛怒之下,举手一掌,已运了十成功力,劲风呼呼,掌力如涛,端的威猛。

余梦秋哂然一笑,道:“接你一掌也没什么大不了!”

左手随意一挥,掌势虚飘飘的,使人看来毫无一丝力道!

冷面尊者心中暴怒,厉喝一声:“胆大的娃儿竟敢目中无人!”

喝声未落,陡觉一股绵绵不断的无形潜力压过来,冷面尊者大吃一惊,霍地潜运真力,左臂猛然推出!

哪知—— 他左掌刚出,那股极大的压力,忽然消失,但他因用力过猛,身子陡然向前一栽,若非他及时稳住身形,几乎一头栽在地上!

这一来,冷面尊者顿觉羞愤难当,抬头一看,只见对方面带不屑的看着自己,不由杀机陡起,厉叫一声,呼呼呼连劈三掌!

余梦秋冷笑一声,身子忽地施出“三步无形”闪电三旋,已欺到冷面尊者的右侧,让过他的威猛三掌!

这一下——

不但冷面尊者大骇,就是围在四周的十余名高手,也看得暗自心惊!

尤其是那位自称武林四老的秃头老者,竟然没有看出这位偷窃自己“龟甲秘录”的红衫少年,用的什么身法?这等诡异莫测!

冷面尊者虽然惊心,掌势却未停留,一看对方欺到右侧,猛然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狂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