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狂人》

第十一章

作者:陈青云

这突来的震天暴喝,顿使余梦秋大吃一惊!

口里的红色小丸,也不自知的突然落入肚中。

就在他震骇不已,小丸刚刚落入肚中的刹那——

三面人魔突然阴恻恻冷笑一声,“呼”的一声,劈出一股凌厉的掌风,把梦秋的身躯卷起,直向二丈外的巨石上摔去!

口里也阴森森喝道:“尊驾既然知道‘蚀骨毁容丹’的厉害,何不再现身救这叛徒一命!”

他话说得神气活现,冷傲无比,不但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就是梦秋摔个粉身碎骨,他也无动于衷!

突听一声怒喝:“阁下心狠手辣,果然名不虚传,对自己的徒弟竟然也不例外……”

一条灰影,随着喝声,自密林中电闪掠出。

此人身法神速绝伦,宛如疾驰的流星一般,射向梦秋。

眼见就要摔到巨石之上的梦秋,被灰衣人一把抓住,轻飘飘地把他放到地上。

余梦秋想不到师父竟下这等辣手,心中一阵无比的难过,突觉天旋地转,双目昏花,几乎一头栽倒地上!

这虽是间不容发的刹那间——

然而——

三面人魔却心头不由一震,吃了一惊!

他想不到六十年前,被自己猝然一掌,打的口吐鲜血,滚落“冷云峰”下的天南隐叟,会在此时此地突然现身!

而且身法也是诡异绝伦,显然六十年来他的一身功力,又增进了不少!

三面人魔虽然有点心惊,但他乃城府深沉,机诈万端之人,仍然不动声色冷笑一声,道:“韩某以为你已经死啦!嘿!

想不到阁下的寿命真长,六十年后,突然会在此地现身!”

天南隐叟报以冷笑,道:“无耻之辈,亏你说得出口,当年若非凌某一时大意,怎会叫你击中一掌,像你这等心黑手辣的歹毒家伙,只怕当今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他一面说着,心中愤恨不已,缓缓向前欺近!

三面人魔“嘿嘿”阴声一笑,道:“好说好说!韩某若不心黑手辣,只怕被你们这些自命武林正宗的顶尖高手,早已毁在当年了!

他言词狂傲已极,显然武林中各大门派,都没放在他的心上!

“住口!”天南隐叟厉喝一声接道:“像你这样生性嗜杀,居心叵测的‘混世老魔’,任何人都把你恨之入骨……”

三面人魔闻言大为震怒,冷声喝道:“‘冷云峰’一别六十年,或许你的功力已有惊人成就,所以才这样猖狂无礼,韩某倒要试一试,看看你的进境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地步!”

说着也自徐徐起步,走到距离对方一丈之远,倏然止步,又冷冷说道:“你且接韩某一掌瞧瞧!”

左手齐胸缓缓推出,顿时一股阴寒之气,随势而出!

天南隐叟所以没有贸然出手,就是想先试试对方的功力进境,当下止住前进之势,冷哼一声,道:“接你一掌也未必奈何于我!”

陡然一掌,猛劈而出!

两人掌力虽然大不相同,一属阴柔,一为阳刚,但力道却是强劲绝伦,凌厉无匹!

疾劲的掌力过处,已在双方身前五尺之处,倏然相接。

但听“轰”的一声,两人身前劲风急转,潜力激荡,一片沙石杂草,已被卷往天际!

两人觉得心头一震,掌势一发即收!

双方都是牛刀小试,先探探对方的锋芒,因此尽管狂飙急转,声势骇人,但这两位仇深似海的高手,却都稳立如山,连衣袂都没有飘动!

这当儿——

余梦秋已体会到自己授业恩师,当真是个居心歹毒的混世魔头了!

他真想不到师父会用这等举世无匹的毒辣手段,对付自己!纵然自己对他忠心耿耿,他也毫不动情!

于是——

也开始恨三面人魔了!

但是——

他心里又非常矛盾,觉得师父这样做,完全是出于误会,决不会像灰衣人所说的那样残忍,师父会给自己“蚀骨毁容丹”吃!

然而——

师父为何又突然要把自己毁在他的掌下呢?若非灰衣人及时出手,岂不摔个粉身碎骨吗?……

他这样一想,又不禁狠狠瞪了三面人魔一眼!

忽然间——

一道灵光从他脑际一闪而过,心中一动,暗道:“余梦秋呀!余梦秋,你也太笨啦!当师父怀疑你是否到神府仙洞去的时候,一定有人去投了帖子,要不然师父怎会怀疑你呢?唉!

为何不把锦囊中的帖子拿出来数给师父看呢……”

于是——

他启开了锦囊,把红色帖子完全拿了出来!

他记得师父曾给他十个帖子,除了已按址投递了两张外,尚有八张,他不禁一、二、三慢慢的数着。

突然间——

他吃了一惊!发觉手里的帖子只有七张,还有一张呢?

他急忙的又探向锦囊中摸了一遍,然而——

帖子,仍然是七张!

他不知何时何地,竟然失落了一张!

这一下——

顿使他大为震惊,茫然不知所以的愕在当场!

就在他愕然发愣之际——

天南隐叟仰天长笑一声,道:“想不到阁下的‘寒天功力’已达收发由心之境,若在六十年前,凌某定然站不住脚了

三面人魔可想不到道家失传百年的玄武门罡气,今宵会出现在天南隐叟的掌上,心中不觉大为震骇!

要知三面人魔的寒天功力,可说独步武林,当今世上,能和他相抗之人,已是寥寥无几,但,天南隐叟突然施出这等失传多年的神功,怎能不使他心头震惊!

但他乃是一代枭雄,尽管心里凛骇交集,面上却是不露丝毫神色,仍然嘿嘿冷笑两声,道:“尊驾又何必提当年之事,哼!若非韩某手下留情,纵然你狡猾绝伦,也休想活到今宵

天南隐叟突然冷笑一声,道:“休逞口舌之利,你也接凌某一掌试试!”

右手一挥,玄门罡气如排山倒海一般,挟着一阵劲厉的啸声,直涌过去!

三面人魔阴恻恻冷笑一声,掌心一吐,寒飙陡发,威势比第一掌,更见凌厉,显然他已用了十成功力!

两人这一击之势,笼罩了三丈方圆,余梦秋虽站在巨石之旁,却宛如置身惊涛骇浪之中,不禁身躯滑动,消卸压上身来的威猛掌力!

但听“轰”然一声巨响——

两人都不禁震的血气翻涌,“噔!噔!噔!”各自踉跄后退了三大步,方自拿桩稳住身形!

天南隐叟见自己的玄门罡气竟然伤不了对方,不由心中大为震怒,冷声喝道:“三面人魔你再接几招试试——”

人随喝声,“哧”的一声,飞扑而来,双掌挥处,陡然一招“石破天惊”,挟着锐风,当头击下!

三面人魔见他不但功力深厚,而且出于一击也是这等威猛

惊人,心中自然不敢大意,倏然冷笑一声,身躯一转,让过来势!

但他身形并未停留,闪让之间,左手一挥,随手卷出一股奇劲的潜力!

天南隐叟冷哼一声,身躯一翻,双脚已落实地,右掌起处,五指箕张如钧,反向三面人魔的左腕扣到!

三面人魔何等人物,他不但武功高绝,而且心狠手辣,就在天南隐叟的右掌堪要扣在他的左腕的刹那间,右手疾出如电,呼的一掌击向对方的前胸,同时左腕一翻,点向对方的曲池穴!

他变招发掌简直快的使人无法看清,端的使人莫测高深!

天南隐叟潜修了六十年,就是为了要报当年一掌之仇,三面人魔虽然出手一击,姜桂老辣,也不会让他轻易得手!

但他一声厉喝,左手陡然一翻,当胸硬接对方的掌势,右掌霍然变为“玄乌划沙”,宛如利剑一般,斜劈对方的左腕!

三面人魔心计多端,怎肯和他硬拼,霍地双掌一收,斜退数尺,接着展开一套威猛绝伦的“旋天掌法”,向天南隐叟的要害重穴绵绵攻到!

天南隐叟倏然长啸一声,霍地开展“游龙十八拳”,见招拆招,全力抢攻!

刹那间——

狂飙陡起,飞沙走石,两人已笼罩在弥漫的沙石之中了!

不大功夫——

两人已对拆了五十余招,竟然是功力相当,势均力敌!

三面人魔不禁杀的火起,大喝一声:“凌老儿,接韩某这一掌试试!”

呼的一掌,潜运“三阳六阴两极神功”,猛然劈出!

要知,这种功力,是聚阴阳两极之大成,威力之大,不但可碎石如粉,而且可伤敌于不知觉中!

天南隐叟大喝一声,也自潜运“玄门罡气”,挥掌相迎!

但听“轰”的一声,两人都不禁被震的连连后退,谁也没有占了丝毫便宜!

要知天南隐叟的玄门罡气,乃是至高无上的上乘功力,三面人魔的两极神功虽然厉害无比,却也无可奈何!

三面人魔见自己的两极神功也伤不了对方,不由杀机陡起,阴恻恻冷喝一声,再次扑身而上!

天南隐叟早已杀的性起,双掌挥处,拼命抢攻!

瞬息之间——

两条翻飞的人影,在月光的映照之下,已交织成一道绮丽的彩霞!

站在巨石旁的余梦秋,只看的眼花缭乱,心头骇然,暗道:“两人这样打法,当真是举世罕见,只怕一时之间,难以分出胜负……”

他怔怔的望着斗场,双眸只有呆呆地看着!

忽听一声厉喝,两条人影,倏然分开,但瞬息之间,又自扑在一起!

两人飞扑之势,虽然仍是快如闪电,迅猛惊人,但却没有一丝划空风声,只见两条人影忽高忽低,盘旋飞舞!两人正自打的难分难解——

突然一阵哈哈大笑声传来,说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偏偏又在此山中,这场热闹,我孙断腿总算看到了!……”

先发的话声,似在数十丈外,但尾音一落,一条黑影己倏然飘到斗场之旁!

三面人魔和天南隐叟,听到这突来的笑声,都不禁吃了一惊,在不知是敌是友的情形之下,不约而同的倏然一分,霍地飘退一丈以外!

侧目一看——

只见来人是个蓬头垢面,腋下架着一支铁拐的怪样老人!

此人——正是名震江湖的独行客孙千里!

三面人魔一见是他现身,不禁心头微微一震,暗道:“不用问,这怪小子一定是跟踪而来,今宵之事,只怕有点辣手了

他正自思谋对策之间,独行客吟吟一笑,道:“三面人魔,想不到吧!我孙断腿也来啦!’”

三面人魔冷哼一声,道:“你是来送死,还是来陪葬……”

独行客不待他说完,大嘴一咧,口沫横飞地说道:“既然来了,当然也算上一份我,至于是送死,还是陪葬,哈哈!那也未必由得你!……

说着,突然放声大笑……

笑声高拔激昂,直透霄汉,群山回应,历久不绝!

三面人魔直听得心头忽然一震,暗道:“不好,这怪小子诡计多端,狡猾异常,如我所料不错,说不定这雷鸣长笑,就是传讯示警……”

这当儿——

天南隐叟已知道这位独腿老者正是名震江湖的独行客了,心中也不禁打定了主意,只要他一出手,立即联手把三面人魔除去!

三面人魔何等狡黠,心念转动之间,已窥透了两人的心意,但他仍然不露声色阴声一笑,道:“孙老儿,你既然想参加一份儿,韩某当然接待!”

独行客冷哼一声,喝道:“三面人魔,你先别自鸣得意,孙某先提醒你一句,今宵你若想全身而退,哼!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话音未落——

突听一声大喝,两条黑影,宛如天马行空一般,倏然飞掠过来!

两条人影尚未来到斗场,三面人魔已经看清来人,不禁心头一震,暗道:“果然孙老儿是以笑声传讯……”

忖思之间,双目精光一闪,狠狠的瞪了独行客一眼!

来人正是独行客的师弟,东山老臾和威震天山的飘萍子。

东山老臾和天南隐臾本有数面之缘,他眼见天南隐叟肃立一旁,朗声一笑,道:“天南老友,咱们已多年不见了,今宵能共会三面人魔,实在是生平一大快事!……”

他知道天南隐叟和三面人魔仇深似海,是以,干干脆脆的邀约他联合出手。

天南隐叟心中自然明白,当即报以爽朗的笑声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今宵之事,要仰仗大力了!”

飘萍子一来到斗场,便双眸精光灼灼的盯在三面人魔的身上,他看不出这位红发红面的怪样人物,凭些什么艺业,这样震撼江湖! 三面人魔冷眼瞧着当面的四人,心中忽的一动,暗道:

“这四个家伙,一身武学都是非同小可,以一对一,自己虽然不怕,若是四人联手,却是非败不可……”

他权衡情势,知道东山老叟和飘萍子是最弱的一环,于是他打定了主意,只要四人一块出手,他就以迅雷手法重创二人!

念头刚定,忽听东山老叟说道:“师兄,现下还不出手,等待何时?……”

独行客倏地哈哈一笑,道:“为了‘龟甲秘录’,我们兄弟也只好贸然出手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剑狂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